太子好甜,请求支援

2017-10-13 18:21:19作者:薄骨生香

长相思

《太子好甜,请求支援》by 薄骨生香

1.

我是东海丞相九千岁归墟。

千年王八万年龟,很不幸,我还是个王八。

我对王八跟龟的区分很在意,所以我们一族一出生的目标就是熬!熬到一万岁,就可以变成龟了,再也不用被别人戳脊梁骨了。

本来我再熬一千年,我就可以变成龟仙了,但是有个男人为了我入了轮回,我被罚去了四千年修为,并得命去人间带回他。

站在轮回道口前,我气得发抖。敖辰!看老娘我找到你后怎么收拾你!

我本来只需要再等一千年!一千年!结果被罚掉四千年修为,一朝回到解放前,这等深仇大恨,我与敖辰不共戴天!

“前面的快点儿,后面排队呢!”

后面不知是谁伸出一脚,我一头栽进轮回道里,随着身体慢慢变形,我才尖叫着:“刚才是谁踢我的,我要杀了他!”

没错,我掉进了畜生道。

“娘,它睁眼了!睁眼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猛地响起,吓得我一个激灵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小糯米团子兴奋的脸,我眼神一眯,危险地盯着他。

捧着我的糯米团子虎躯一震:“娘,它的眼神好凶,好像要吃了我。”

没错,我就要吃了他!我还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这个害我的罪魁祸首!

我张大口就冲着他那短胖的大拇指咬去,却没想到惹得头顶那人咯咯直笑。

“好痒哦。”

我猛地想起我还是刚出生的龟,没有牙,连忙一口吐出他的手指,“呸呸呸”了三下。

似乎我的模样逗笑了他,他短胖的小手摸了摸我的头:“你这么可爱,就叫你八八了。”

“你就是东海里唯一的那只王八女丞相吗?”记忆里,那个小人儿大眼睛一转,“王王是哮天犬的小名,那本殿下就叫你八八了。”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糯米团子,果然不管是东海龙太子的他,还是投胎为人的他,始终能找我的痛处戳。

东海神龟一族,寿命都很长,其他水族四千岁成年,我们六千岁才算成年,所以历代辅佐东海龙王的都是我们神龟一族,因为资历老。

千年前,我在东海某处浅水区晒着太阳讲着黄段子时,有人将敖辰带到我身边来,说是太子到了辅佐年龄,敖辰交由我带。

那时敖辰才一千岁,人间孩童五六岁的模样,我嫌日子无聊,便欣然答应。

可是敖辰长得很快,养着养着,便在我眼皮底下从五六岁的孩子变成十七八岁的少年。四千岁成年礼那天,敖辰找我讨要礼物,我被这小鬼亲了,还被求了亲。

那时我才幡然醒悟,我养了他那么多年,他却一直觊觎我!

我吓得缩回乌龟壳里,跟龙王交代等我成了龟再出山当丞相。却没想到因为这事没告诉敖辰,他到处找我,最后心灰意冷拒绝继位,说我什么时候回来,他才继位,然后一个人去了凡间,打算熬过我需要成龟的一千年。

一千年,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我生命的一瞬,却忘了对敖辰来说,是一种漫长的等待与煎熬。

2.

龙王对我说,因为敖辰心中有执念,所以除非是他心甘情愿,不然他得在轮回中度过一千年才能回来。

我想来想去,他的执念不就是喜欢我被我拒绝后伤心欲绝吗?于是为了断了他这执念,我决定让他爱上人间姑娘,让他明白喜欢我只是因为他只跟我一个女的接触多年,少不更事口味重外加眼瞎!

薄骨生香
薄骨生香  作家 写手薄骨生香,擅长欢脱萌宠甜文 微博:薄骨生香(欢迎关注哦)

皇上,请减肥!

编剧睡服日记

太子好甜,请求支援

我是一只老鼠

我是一只老鼠。 我跟我的鼠兄鼠弟们住在人类世界称呼的商铺二楼。一楼都是纸张,我们不喜欢去,可是很多年纪不大的小人类喜欢在里面流连忘返。搞不懂哪有什么好的。有一次我趁人不注意,偷偷咬了两口,可是纸张干巴巴的,一点意思都没有。那只能是我最后最后最后最后的备用食品。 我喜欢二楼。那是我的天地。尤其是那里。 你肯定不知道那里是那里吧。嗯。我摸摸我的肚皮,惬意的呼了口气。看在我今天心情好的份上,就勉为...

优质小说《对不起,我爱你》全本在线阅读

对不起,我爱你主要内容:一场阴谋,一桩婚事。一颗心脏,一个死婴。“这场游戏我不叫停谁都不能结束!我永远都不会输”陆炜迟掐着林安安的脖子一字一句说道。可骄傲如他也不曾想,终有一日,他会跪在地上低声哀求。&ldq

其实,我不想只做你的朋友

01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我趁机偷瞄了程诺一眼,发现她赶紧擦干眼泪,拿出课本,竭力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可哭得红肿的眼分明泛着水光,昭示着她的难过,也让她柔弱无辜得像一头受伤的小鹿。 我从习题本上撕下一张白纸,写上“怎么了,有不开心一定要和我说”后,将纸条传给她。 “没什么,就是我妈好像察觉到我早恋了,昨晚骂了我一宿。” 传回来的纸条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轻描淡写得像没事发生一样。我却明白...

我不是齐天大圣,我只是只猴子

依旧瘦瘦的猴子穿着笔直西装,在众人的唏嘘里,喜笑颜开地迎接他的新娘。 我醉眼朦胧,想起六年级排的那个荒唐小品:女儿国国王文淑,顶着破蚊帐站在猴子面前,猴子热泪盈眶,单膝跪地双手颤抖举起金箍圈,说,请陛下帮我戴上,我愿誓死追随陛下。 于是他们拜堂成亲。 鞭炮齐鸣。 1 小学五年级时,我总拿第一名,猴子总拿最后一名,于是我坐宝座,他坐雅座。 宝座是正中间第一排,老师拿正眼看;雅座是讲桌旁设的单座...

元夕·梦回还

(一) 上元节那天,一如旧年的热闹,只是,在那片喧嚣熙攘后,落了一场雪。 夜市长街,烟花已冷。 我独自寞寞地走着,看那些突如其来的雪花,它们正尽情亲吻着夜风中明灭不定的灯笼,点滴错落,温情缱绻。 蓦然地,我竟发现,这风雪之中,已只留我一人身。 空荡荡的长街,我竟一时不知,何为归路。 我,是西辰国的公主,却又是一位极为不受宠的公主,缘因我的生母,她婢女出身,卑贱低微,自打生下我后,就被算计着,...

离婚的两个人,谁会走的最潇洒?

一 不爱那么多 只爱一点点 这两句话出自台湾李敖之口,是他一首小诗里的两句,后来这首诗巫启贤谱成了歌,由他和方丽仪演唱,风靡一时。 它看似平淡如白米饭,却言浅意深,虽然和爱的热情不合拍,但确实是爱的箴言,无比正确。 年轻的时候曾经以为自己懂了这句话。觉得它就是在和年轻人说这样一个道理:爱要适度,不要过火。 爱如果太多,自己就容易患得患失,甚至迷失自己。打查岗电话,翻对方手机。想着他和身边的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