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下课,伴你回家

2018.1.21 周日 晴 1 狗子发来一条消息,我点开一看,杰伦两个字扑面而来,心里有种久违的熟悉感,暖暖的,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手一瞬间停顿,屏住呼吸,却不敢点开。 “强子,你听了没有?” 我在输入框里打了很多字,一大段话,又一个个删掉,重新打了两个字,没有。 “洛洛很喜欢的歌手。” “我知道,我也喜欢。” “你忘了洛洛?” “???” 我分分钟想拉黑狗子,看在多年来吃饭总...

揣在口袋里的爱情

好像很久很久以后我都无法忘记与宋韩相遇的场景,花园里纷纷扬扬落下的叶子在空中打旋,我透过稀疏的枝丫看到湛蓝的天空,那天秋风和煦,阳光正好。 我睁开眼睛时看到宋韩,安静的石板路上他正匆匆走来,阳光穿过枝丫洒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他对着电话露出的微笑,他的笑容温暖如阳,只一眼便不可自拔的迷恋上了。 回了宿舍我不断跟室友描述着白天的场景,清新俊逸,品貌非凡大概都不足以形容当时宋韩给我的印象,室友拍拍我...

1889年的决斗

1889年的决斗 我离开房间,任由身后臭气升腾。 现在看来我的想象和创作似乎毫无价值,毁在不可理喻的妻子身上。四年前我与她通过朋友介绍相互结识,半年后走入婚姻的殿堂。三年里,我们争吵的次数远远超过做爱的次数。在体验过新婚的悸动、发现彼此截然不同的生活习惯与行为情感后,就连交媾都已成为一种痛苦的仪式。 而月底的那天过后,离婚也成了多余。那晚,传奇的卡洛斯·费尔南德斯在我的梦中出现。 1889年...

五行死亡接力

苏哲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一间漆黑的屋子里,前方的墙上有个红点在闪动,他走过去看了看,发现红点旁边是个开关,他按了下去,整间屋子被一盏灯点亮了。 苏哲环视四周,发现这是一间圆形的屋子,地上躺着六个人,都是自己的同学,从灯开关位置出发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圆形的门,一共六个门。苏哲走近离自己最近的那扇门看了看,门上有锁,他回过头,发现有两个同学醒了过来,他女朋友谢楚乔还有班里的混混乔杉。 “班长,...

暗恋是一个人的自我修行

作者/高公子 -1- 在大家都去看《前任3》的时候,我又看了一遍《前任1》。不出所料,哭得一塌糊涂。我没有前任,有的只是横跨我一整个青春的一场暗恋。电影里的罗茜不露声色地爱着孟云,为了他放弃世界五百强的工作,陪他吃苦,陪他成长,看着他一点点地蜕变。她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天长地久。没想到孟云对夏露真的动心了,听到他们要结婚的消息,罗茜崩溃了。在那个和孟云有过很多回忆的房间里,她把自己喝得烂醉,尽...

喜欢你,很多很多年

文|南有南风 -1- 我曾经喜欢过你,很多很多年。 高一那年,你坐我后面,长长的马尾,棱角分明还带点婴儿肥的脸庞,整齐的白T,不是很高但有点瘦,成绩也有点优秀。 我喜欢看你嘴里叼着笔解函数的模样,紧皱着的眉头还有支撑着脑袋的右手;还喜欢看你英语课上朗读课文的样子,一脸认真声音清脆余音绕梁。 在我有限的可以搬出来回忆的青春里,我将暗恋献给了你。 你不知道我总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是因为你总是留在...

越是青梅竹马,越要趁早表白

文 / 寒江钓月 不知道你们欠过女朋友什么?而我欠了苏小小一个爸爸。是真的爸爸!她爸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被我弄丢的。 01 方便面 我和苏小小的相识,源于一包方便面。准确的说是方便面的祖宗,三鲜伊面。现在的小孩,可能放到手里都不会吃的东西。那时候,可是我们眼里顶级零食,其地位甚至高于夏天吃的娃娃头雪糕! 那天,我坐在门口拿着一包三鲜伊面,咔嚓,咔嚓的干啃,直吃到家对面的一个小女孩留着口水朝...

大学爱情故事

稻草和叮当是在上大学前的校友群里认识的。他们报的是同一专业,算是先交个朋友,到了学校有个照应。 缘分就是这么刚刚好,他们被分到了一个班。第一次见面时,是在军训。教官要求记住前后左右的同学名字,方便集合。 热情的稻草一到休息时间,就买水给叮当喝,叮当盛情难却的接过,表达谢意。“大家都是同学嘛!要互相照应!”稻草快乐地说。 新学期第一堂课,我们宿舍集体睡过头,没吃早餐就匆匆跑来教室。舍友一哧溜全...

(谎言)刀笔吏

阮先生是个在县衙修县志的。 他腰间别着一把玉书刀,长不过三寸,比一般书刀小了一半。玉倒是好玉,至于怎么好法,大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反正阮先生天天带着,总该是个宝贝的。 阮先生还有个玉带钩,龙头虎尾,勾凤刻龟,一看就金贵得很,也挂在腰间,走起路来,玉书刀和玉带钩发出碰撞的清响,叮当叮当,叮当叮当,好听极了,阮先生说这叫“环珮琳琅”。别人问他,这玉带钩哪来的?阮先生回答,捡的,挂着有面儿!大...

你什么都没错,他只是不喜欢你了

01 公园里人不多,没人注意到长椅上坐着的那个低头掉眼泪的姑娘。 从杜仲电话里说让她带着框架眼镜出门,白芷就知道肯定有事会发生。白芷爱美,出门约会从来都是戴着隐形眼镜。但她什么都没说,直接戴着框架去了约定地点,下午的公园湖边人不多,白芷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树下静静看着湖面的杜仲。 白芷没有如往常见面般从背后蒙住他的眼睛,出门正好错过一趟公交车,公园门口被碎石绊了一下,乌云覆盖的天空,这一切都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