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小时:逃出生天
72小时:逃出生天

秦百川躺在地上,他的手里抓着一个养生保温壶,养生对于一个无期徒刑的囚犯来说,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他呼了口气,将保温壶抛了出去,一看距离,三米三。 “操!又抛远了!”他骂了句,这已是他今天抛的第101次了,他一定要将这个保温壶准确的抛出到三米这个距离,多一分,少一厘,都不行。 墙上的时钟指向21:00,他只剩72分钟了。 此时头顶上驶过一列富贵快线的列车。 这是一间十平方米的密室,位于地铁隧道...

逃离501
逃离501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约会的好日子。 刘明最近心情很不错,因为认识了李晓萌这样的姑娘,长得像范冰冰一样,非常美丽。这样的姑娘,自然也不乏有许多追求者,其中最大的竞争者是邓杰,185的身高,英俊的面容,健硕的身材,并且他还懂得把自己收拾的干净整洁的,姑娘们自然对他也是很有好感。 不过今天,最开心的还是刘明,因为李晓萌邀请他去自己家里做客,难得的一次机会,也是第一次去李晓萌住处。 小萌住这楼的...

逃婚
逃婚

对于老李来说今天绝对是个大喜的日子,老李30岁的儿子李霄今天终于要结婚了。这个年近60的大老爷们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自从这门亲事定下来之后,老人就忙活着准备今天的喜事,找算命先生核了生辰八字,看了结婚日子,虽然说八字有点不合,但算命的先生说可以化解,再想到孩子都30好几了,能赶紧找个人结婚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也没在意八字的事。 这些年来,老李可受尽了旁人的冷嘲热讽,按理来说现在他早就应该抱上了...

用一辈子来逃离
用一辈子来逃离

我们终其一辈子都在逃离,逃离宿命,逃离本我,逃离小山村的一切。 ——题记 春天是个多么美好的季节,桃花开了,龙眼树芒果树黄皮树上的花压垮了枝条,北方的燕子飞回来了,围着屋梁飞来飞去,河里的鱼奔奔跳跳,老母鸡带着几个毛茸茸的小鸡啄着小石子。 农田里铺了一层水,漂着浮萍长着嫩绿的小草,人们捋起袖子,吆喝着老水牛,犁过一遍又一...

那个被监床的媳妇出逃了
那个被监床的媳妇出逃了

01 七十年代末,南方一个偏远的山区,晚上八点半,婆婆到邻居串门去了,丈夫伟东迫不及待地把丽文双手抱起,脚下三步并作两步地登上楼梯。 丽文被丈夫抱在怀里,都能听见丈夫急促的呼吸声,她的心也在极速狂跳。到房间伟东重重地把丽文放到床上。 他开始丢盔弃甲,亲吻像雨点般落在丽文的脸上、唇上,如火的舌撩的妻子全身酥软,娇声连连。 两具焦渴的躯体正准备腾云驾雾,突听到楼梯咚咚咚的脚步声,他俩瞬间偃旗息鼓...

逃离东莞,为了那份挚爱
逃离东莞,为了那份挚爱

2001年前后发生的事情,叫人终生难忘。 一 时间还要从99年开始,我和刘虹相识于东莞的一家玩具厂,两颗年轻的心在异乡越走越近,流水线的生活,单调而枯燥,有了爱情的滋润,日子就没那么难熬。 春节前夕,家人才告诉我一个惊天的噩耗:一向孝顺公婆、疼爱我这个幼弟的嫂子过世了。得了白血病,家底掏空了也没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 刘虹担心我一去不返,执意要跟我回湖北老家,而她家却...

你想和我一起逃离吗
你想和我一起逃离吗

(一) “你想和我一起逃走吗?” 当我对刘小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从今往后我门俩的命运将紧紧的捆绑在一起。 我叫王五,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他们这一辈子除了勤勤恳恳的干活以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投机取巧的美梦。他们给我取名叫王五,不是因为我排行老五,而是因为他们觉得给一个男孩取一个顺嘴好叫的名字,这个孩子就会平平安安的好养活。作为家里的独子,...

男女感情出轨,绝对逃脱不了这四种心态
男女感情出轨,绝对逃脱不了这四种心态

近几年,国内离婚率快速增长,正越来越多地引起人们关注。“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似乎在逐渐成为一种奢望。来自民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办理结婚登记834.1万对,比上年增加22.7万对; 办理离婚登记161.3万对,比上年增加28.2万对,增长21.2%。 同时,某知名婚恋机构调查统计,导致婚姻破裂主要因素依次为婚外恋、性格不合和一方不尽家庭责任。其中,婚外情、婚外性成为感情破裂的“头号杀手...

逃难
逃难

我身后的男子一直尾随着我,我心里很害怕,欲躲避之,但是徒劳无功。我竭尽全力往前跑,奈何他人高马大,百步不到,就被他给抓住了。他紧紧抱着我,我感觉呼吸困难,想挣脱他,但是他的力度很大,我两只手紧紧被他吸在怀里,无能为力。我平静了那一刹那,却有感他怀抱的厚实和温暖。片刻之后,我清醒了过来,一把推开他,他刚才沉浸在某种情愫中,没有防备,被我推开后,我们相隔有两步之遥。他楞了一下,紧而表情变得狰狞了...

逃出生天
逃出生天

在这个世界上,你最该相信的人是你自己。 我走在一条无人问津的小路上,路边杂草丛生。我不知道草丛中窸窸窣窣的是什么,只清楚我走它跟着我走,我停它跟着我停。我捡了一块路上的石头,使劲往草丛中砸去便没了动静。 撑着大黑伞的小男孩突然出现在面前,我认得他,他是小时候的阿南。小阿南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看见小阿南的后脑勺嵌着刚刚我砸进草丛的石头,正当我惊恐万分地转身逃跑时撞到了现在的阿南。他笑着摸了...

 63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推荐
翁熄粗大,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翁熄系列乱
翁熄粗大,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翁熄系列乱

巨乳姐姐洗完澡,白色内内让我蠢蠢欲动,没忍住就扒光猥亵,她的黑森林很浓密,淫水多的泛滥了,想想咬住姐姐的咪咪然后抚摸全身..手把腿趴开。。缓缓进入.. 女人的呻吟是最好的催情剂,王萧瑟下身的巨蟒似乎醒了过来,一股前所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_在公车上被一车人轮流进入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_在公车上被一车人轮流进入

这个社会,要么就有绝对的权利,要么就有花不完的钱,如果这两样都没有,就要有艳动鬼神的美色,对于女人而言,青春就是资本,对于男人来说,社会是残忍的!太多的人都觉得有个几把,雄心壮志谁都有,但是处处碰钉子的事情,谁都遇见过!林天成看着白桂花走近乡政府的身影,妈的,这个娘们看来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啊!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林天成呆了!妈的,三十多岁的马翠莲居然还有这样的资本?那一道鲜袖的裂缝散发着晶莹的光泽,简直太美了!而她现在的身体,两腿微微叉开,别有洞天之处一览无遗! 咕噜……林天成吞咽一口口水,大懒鸟忍不住的跳动,似乎要脱裤而出,直达目的地! “哎呀,你愣着干什么啊?没有看见婶子脚崴了吗?过来扶我起来啊!” 林天成的脚步有些沉重,双眼只有两颗鲜袖的大樱桃,粉嫩的让自己很想咬上一口,弯腰摸到马翠莲的手,只感到她的手很柔,很软。在这样的地方,像这样有弹性的手还真是很少见。林

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咣啷……林天成一脚踢开房门,黑夜之下,田刚东倒西歪的踢着篱笆院的木大门,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着! “大英子,大美人,老子来看你了!让俺进去!俺要和你睡觉!” 林天成两步并作一步来到田刚对面,他的手中有一把菜刀,白晃晃的还在流着血! “田刚,你杀人了知道不老子是莲花村的村长,老子有权利抓你去派出所!你老实的,不然老子可他妈不惯着你!” “你是林天成小瘪三,毛都没长齐和老子装大半蒜娘的,老子宰了你!”田刚醉醺醺的握着破菜刀就往林天成身上砍,猛然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