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来人往,你是我的旧时光
人来人往,你是我的旧时光

文|莹莹 01 林子沐离婚了 冬日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我身上,家里开着地暖,我索性坐在地上,慵懒地翻阅着手中的时尚杂志。 门铃一阵阵地响,很急促。我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这大周末的,会是谁呢。 我打开门,闺蜜乐米闪了进来。 “怎么这么慢,在里面干嘛呢。”乐米熟门熟路地越过我的身旁,进了客厅,把驼色大衣脱下来挂在衣帽架上,一屁股坐在我刚刚坐过的地毯上,拿起我刚看过的《VOGUE》翻了几页,抬...

年少时光里的白云苍狗
年少时光里的白云苍狗

高考结束之后,闷热的盛夏午后,位于西南的边陲小镇里,丁一坐在回家的1路公交车上,喝着三块一杯的加冰柠檬水,车窗外行人汽车建筑飞速倒退,高中生涯的结束,给了丁一大大的陌生感,仿佛昨日同窗还在跟他一起埋头苦干,而今日却各自散去,头也不回。特别是那个唱起歌会发光的女孩,再也听不到她的歌声了。 丁一是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子,不算太高但是有一点帅气和阳光,扔在人群里也不会是亮眼的那一颗,成绩也不太优秀,皮...

我的流深时光.
我的流深时光.

一 许流深 初次见到许流深是在大学的一次辩论赛上,他作为正方二辩,提出的问题犀利又深刻,并且对反方问题回答的一针见血,最后正方赢了那场辩论赛,他就站在小组里微微一笑,并且给了与对手每人一个友好的握手。 或许是在那次的辩论赛上许流深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我开始或多或少的去关注他。 周一,在大学每月一次的升旗仪式上,他在国旗下演讲,声音如同涓涓流水,清澈明亮。 周三,我在学校的三食堂遇见了他,他手里...

时光流逝的爱情
时光流逝的爱情

“天上风雨多,人间鸟归窝,只有那个赶路人,不怕路坎坷…”每每在山上听到这首歌,总情不自禁想到三爷爷。 我所在的村子四面环山,山中央是一大片平地,也是田野。田野里有一间孤独的老式瓦房,那便是三爷爷的家,也不知多少年了,经历过上百次洪水的冲刷,不曾倒下,刻满了无数岁月的痕迹。 天气只要不坏,就能在山上或是田里看到三爷爷的身影,像是忙碌的蚂蚁,劳动不止。三爷爷干农活时认真、仔细,无聊时来上一首充满...

时光里的安徒生
时光里的安徒生

我只是一个时光里的安徒生。 (一)多想跨越太平洋 一对年轻的男女相偎相依坐在海滩上。 男子看向女子的眼里柔情满溢,他的手轻轻地搭在女子的肩上。女子的笑容像清晨的阳光般。 我视线的末端是他们,仅看着也怦然心动的画面。 夹杂着几分寒意的海风轻拂过我的面颊。 男子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女子的身上。随后他们十指相扣,男子俯在女子的耳畔轻声低诉,只见到女子的笑容愈加灿烂。 像是察觉到了我炽热的视线,男子...

最动人时光,未必地老天荒
最动人时光,未必地老天荒

认识王太白,正好两年。 第一次见到王太白是什么场景,我已经不记得了,按照经验还原,应该是办公室一群女孩儿叽叽喳喳地在讨论,来了一个颜值很高的小哥哥。 然后午饭的时候,正面见了本尊,颜值确实很高,白白净净,鼻梁高高的,带着一副眼镜,穿着藏青色衬衫,一副谦谦君子的温和气质。 太白应该是我们这栋楼长得最好看的男生吧。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太白的认知,只存在女孩儿们的八卦聊天里,比如“太白好帅”、“太白...

恰似时光入梦来
恰似时光入梦来

踏雪直到死的那一刻都从来没有告诉过南笙,在她的心中南笙终究是不同的。她爱他就像向日葵慕着太阳一样,虽然总是追随着他,但那是一种无声的仰望,哪怕是盛花期也总是低垂着头,害怕别人看见她的心事。 01 踏雪初见南笙那天,南笙刚刚经历过一场厮杀。那时的南笙浑身浴血,血染红了他玄色的长袍,湿哒哒的贴在身上,又顺着手肘流到他修长白皙的手指上,最后滴落进泥土中。本应是很狼狈的模样,但是南笙那冷峻的表情和深...

时光里的温柔
时光里的温柔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S2,主题:期盼。 上午我正和同学打闹嬉戏,禁不住对旁边三五个女同学的八卦起了兴趣,便停下来听。他们正讨论着村里的谁谁嫁给了个凶汉子,这次把她的腿打断了,还被扔回了娘家。顿时,我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乱撞,由于找不到她所在的方向,急得大哭起来,直到把自己哭醒过来。 现实中,我依然找不到她。也许,我并不是非要找到她,只要知道她过得好就好。 我时常庆幸自己是个幸运的人...

触碰影子的时光
触碰影子的时光

越发懒了,想冬眠起来,偶尔只晒晒太阳。 北方的天气,进入十月份的时候,已经开始冷了。秋风入袖,阵阵凉意。晨起吃完饭,母亲已经洗好了衣物,准备晾干。 昨晚雨下的挺大,给侄子的推车放在院里屋檐下。所幸,早上起来未发现它淋到雨。 我喜欢听雨,在寂静的夜里,通过屋檐的瓦片掉落在院子里的声音,重重的,有点沉闷,像极了七八十岁的老头,入了困倦,阖目之时。 喜欢听一早被麻雀叫醒,叽叽喳喳,欢呼雀跃。 喜欢...

倾城时光不负卿
倾城时光不负卿

一 孟奇打开了音响,歌曲随着电波缓缓流淌。 喧嚣热闹的商业街,于傍晚时分,更是熙熙攘攘。 孟奇喜欢沧桑低沉的男声,那些歌声,就如同他三十年的人生那般,百转千回,却一定都不潇洒恣意。 “孟老板,来份烧烤,老样子,”孟奇烧烤店的熟客小李又来了,对于这里,他早就轻车熟路了。 “好嘞,小李,今天又换人了?”孟奇一边熟练地操作着烧烤架,一边笑着看着小李。 “哎呀,孟哥,年轻人嘛”小李说着还朝着孟奇挤眉...

 13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推荐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很污很肉的小说推荐|绝品邪少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很污很肉的小说推荐|绝品邪少

小说简介:“小根,你帮忙照看下玉儿,我先去洗澡了!”夜幕降临,看到嫂子何杏儿端起盆朝屋后的卫生间走去,蹲在墙角玩蚂蚁的王小根立刻一跃而起,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第1章 听到卫生间传出“哗哗”的水声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一次比一次深入

小说简介:希望高扬躺在床上,突然听到隔壁传来阵阵奇怪的叫声,他心里明白,表舅打临工今晚刚回来,现在估计在隔壁跟表舅妈杨玉萍造小人呢。 第1章 耳边断断续续传来杨玉萍那悦耳的声音,高扬一下子就有了反应,杨玉萍年轻的时候

主角黎浅陆天擎小说 娇妻好孕到 全文完整版
主角黎浅陆天擎小说 娇妻好孕到 全文完整版

娇妻好孕到 简介:今天是黎家另一个女儿、黎浅的姐姐黎汐出嫁的好日子,家里所有人都在另一家酒店,正祝福着黎家大小姐幸福美满的婚姻。很讽刺,黎家大小姐嫁给宛城颇有声望的程家最英俊杰出的儿子,而她这个二小姐却在同一时

乱欲短篇系列合集阅读 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花医
乱欲短篇系列合集阅读 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花医

杨柳姐说只要我帮她办了那件事,她就跟我好上一回。她是村里头最漂亮的小媳妇,浑身散发水蜜桃般的气息,皮肉光滑粉嫩得就像是刚出锅的豆腐。村里哪个男的不想上了她,但都不敢,因为她还是村长的儿媳妇。 我是村里的大夫,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