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条和可乐的爱情

1、按时打扰睡觉 光明还未起床,天空灰蒙蒙一片,凌晨的五点,一道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宛如黄昏斜阳西下时,一群乌鸦横飞而过,呱呱叫嚷声打破了画卷般的静谧。 “苏幕晴” 苏幕晴睡觉浅,经不得打搅,木小呆的这一嗓子让她彻底没了睡意。 苏幕晴的父母经营着家具城,生意繁忙,她虽然力气小,却也偶尔打打下手,年关将近,家具销量大,加之作业少,苏幕晴便帮着父母打下手、看家,一直忙到了凌晨一点半才睡。 所以,...

和男朋友最刺激的一次外出经历

去年暑假考试刚刚结束,男朋友拉我去酒吧一起玩。我们一开始点了两杯红酒,喝完之后,我们就去柜台前排队。貌似是第三次去柜台时,我俩喝的都有点晕,两个人就挤在吧台附

教你三招扭转分手局面

我是一名普通文员,工薪阶层,家庭一般,我和男朋友在相亲网站认识的。我30,他29,刚认识时候他一直追我,我看他也蛮有诚意的,所以我也没有明确说不行,不接受他。所以就想尝试在一起试试看,刚开始时候我们会经常每天一起吃饭,散步,每到周末都要和他一起去约会,即使他和他朋友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我也会跟着他一起出去,那个时候,不管他走到哪里,我都会粘着他一起,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他有时候会意外给我一些小惊...

“可我以为――”

认识许诗曼是个很偶然的机会。 那天食堂人似乎异常得多,与我同行的迢迢只顾说笑,一个转身竟将西红柿蛋汤泼在一件素白的旗袍上。迢迢吓得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那旗袍的主人只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无事,脏了就扔。” 我盯着远去的白色背影发呆。 后来去学校礼堂练钢琴,才发现首席小提琴手就是许诗曼。穿着一件红旗跑,绣的是喜鹊登梅。那红是极红的,衬得她皮肤白皙如一块无瑕的羊脂玉。 发现自己被人如此放...

茉莉咖啡

阿健,大家都叫他健哥,他是我的合伙人,咖啡馆的大股东,我其实只占有很少的股份。馆里的大多事情都是他去打理的,我反而是经常无所事事的。 私底下,我会偶尔叫他健叔,因为他的年纪是比我大了很多,我二十八岁,而他大我八岁。他也不喜欢这种叫法,有时候也在抗议说他还没有结婚呢。 他是个睿智的男人,有时候,我的很多烦恼都抵不过他轻轻的一句话,然后,相视而笑,轻松的继续工作或者生活。也许,当初选择与他合作,...

未来的路,我想陪你走

1 我是一个喜欢独处的人,不善于交朋友,也不屑于交朋友,直到升入高二,我都还是孤身一人坐在角落里,看起来像一个不良少女。 我还是会乖乖听老师的话,每天上学、完成作业、不破坏班级风气,虽然我经常迟到、作业乱写一通、每天就自己一个人待在角落里,发呆或者看小说,似乎是这个世界的绝缘体,可能和那次经历有关吧。 习惯了独来独往,当被告知即将迎来新同桌的时候,我是一万个不情愿。 新同桌是个男生,高高瘦瘦...

嫁个机器人

嫁个机器人 >竹晴是个美人,十六岁时,几个男同学为她打架;二十六岁时,被她踹掉的男人不下 100;现在她三十六岁了,好男人找不着,尕男人她看不上,眼瞅着花也谢了,果也落了,人也瘪了。心酸地说:没有男人也得过! >这天,电视上播放着一个介绍智能机器人的节目:机器人做家务,机器人逛街,机器人打台球……竹晴看着看着突发奇想...

大学宝典青芒杯征文 “你很好”是最毒的拒绝方式

文|2011 阿茜 青春里,我们总会遇到一个特别喜欢的人,然后当成他的影子,他是你的全世界,而你是他的甲乙丙丁。 而阿西就是这样一个姑娘。 18年没有谈过恋爱,有人说不谈恋爱的人有2种,第一种眼光太高,第二种看爱情小说太多活在了自己创造的童话世界里,而阿西姑娘属于第二种。 她从小就喜欢看各种小说,每个小说的女主角都是那么普通,普通的像描述的自己一样,所以阿西姑娘一直等那个让她一见钟情、奋不顾...

100+

时间很快,转眼之间我们认识100天了。 从我们认识不长的那段异地恋时光到同一个城市去奋斗,从视频通话聊天的日子到现在我们住在了一起,时间真是匆匆而逝,留在内心中的都是美好。 我总是会想起那段时光。每天互道晚安,每天固定的时间去聊天,去视频通话。我开始对每天下班有了期待,开始真正的去思考去想着为未来做些什么。我们的未来。 我一直希望我们认识的时间能更长一些,等到某一天,你问我我们认识多长时间了...

真心画

我有绿色,一片清新的青草;我有红色,两百米多的跑道;我有黄色,三两零落的路灯;我有粉色,散着黑发的女孩;我有啡色,躺在草地上的吉他。 但我被遗忘了,一间杂乱的房间里,还有散落一地的颜料。白天不闻敲门声,黑夜不见月光影。如此这般,已有两年时光。 两年前,我也曾轰动一时,是他说与朋友的骄傲,是他学校那年美术学院最佳毕业作品之一,是他想送给她最美的礼物。 毕业那天,他喝了很多酒,回到卧室,抱着我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