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有限公司

难过有限公司 所有失眠的人都应该去教堂,然后挂着黑圆圈在一起。 听着神父说,你们是否愿意结为神经病,就像猫头鹰,瞪着眼睛永远都看对方不腻。 和你说个特别有勇气的故事。开头是他喜欢了他七年,结局是他没有变。 和你说个特别有可能的故事。开头是她曾爱过一个女孩,结局是剩下曾。 “我再也吃不到外婆做的红烧肉了。” “只有你妈和我妈同时掉水里了,我们才有可能会在一起。” “这件衣服不适合你这个年龄穿。...

薄祭青春

被窗外的车声吵醒,无法入眠,不记得上一次睡不着是什么时候。上了锁的记忆,我无可奈何,我可能把钥匙放在了高数大教室的课桌上,也可能放在了喝醉酒那晚的白衬衣口袋里,总之是被我遗弃不在意的角落中,不愿继续寻找,直至生锈,腐烂。 顾城说,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少不经事的青春嫌隙中难以滤过那让人刺眼的阳光,身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努力寻找闪亮的开关,却总是停留在空中,徘徊许久。 黑暗的通道中,我异常平静,...

我可能再也不会喜欢你了

文|王一泠 -1- 深夜,楚楚一个人坐在烧烤摊,两个空瓶,一个喝了一半的酒瓶,桌上摆放了很多烧烤。 她是一个十分清秀的女生,每个见到过她的人都无法想象有一天她也能颓废如此。 楚楚依然闷头喝着酒,周围一些用餐的人也忍不住盯着她看,心想这个女生莫不是遭受什么打击了。 可楚楚不管别人目光,一个劲地喝着,吃着那些辣到变态的烧烤。至少这样心就不会那么痛了,至少这样别人就会以为她是被辣哭了,而不是为了那...

暗恋过

中考才刚刚结束,就迎来了高中军训,炎炎夏日,人人都成了木炭,出了校门便格外出众,黝黑的皮肤,挺拔的身姿,以及那坚毅的眼神。 军训那会,我喜欢过你,你不仅高大,还极其负责。有次,女孩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抽到我,你对班上的哪个男生有好感?我毫不犹豫地选了你。还不到一壶茶的时间,不知是谁便传到男生那去了。我当时恨不得把头埋进土里去。...

我有一个女朋友,怎样爱她都不够

承诺很长,我准备好了用一生去实现。 2017-11-01 星期三 晴 室友小A说:“枕头,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我说:“不了,我女朋友在等我去吃饭。” 01 爱她,我就要给她一个浪漫的告白。 麦兜曾说:“有事情要说出来的,不要等对方去领悟,因为对方不是你,不知道你想要什么,等到最后只能是伤心和失望,尤其是感情。” 在爱情里,你连一个告白都没给她,怎么给她未来。既然喜欢,就说出来。当然,有时候...

分到20㎡ 老坛酸菜味的军人家属房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太大的地方。 (一) 2015年初,新婚第三天,我和老公随军来到部队,住进了家属房,开始被称为“家属”。 来时的路上,老公一直给我打预防针:房子不大,老旧,要有心理准备! 我不以为然,寻思着都21世纪了,能有多差的房子。夜幕降临,司务长早守候在门口,见到我们大步迎上来,拉扯着行李箱,兴冲冲地说:连长,家属房都收拾好了,你和嫂子好好度蜜月吧! 所谓的家属房就是一栋两层的石...

在午后的光影里喝茶

叶儿是个真实面对自己身心的女子,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知道哪些事情是应该做的,哪些事情不该做,她把许多事情都控制在一个适当的范围内。她的身上有一种千帆过尽的沉静。在红尘中起起伏伏多年,她历练出一种荣辱不惊的淡定从容,然而更为宝贵的,她又总是保持着一种单纯,过着一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极简单的生活。有人说,这个时期的她是最美的。 她以为从此日子会像家乡的小河,静静地流淌,无波无澜。或者说,她希望这...

爱情里的姿态千姿百怪,但我只喜欢这一种

自古以来,男为刚,女为柔,而《将军在上》却大胆颠覆了这一思想:王爷娇柔妩媚爱红装,将军战场杀敌御八方,女刚男柔,看着也蛮配。 将军未还朝,大街小巷已传她活阎王茹毛饮血,杀人不眨眼。 未见亲婆,太妃早已日日以泪洗面,极不待见。 未见相公,王爷早已策划了N种悔婚逃跑之策。 要是个平常女子,遇到这样,肯定要死要活不嫁了吧,但将军却只嘴角微勾,随他们去。 新婚之夜,王爷要分房,将军准了。 新婚第一日...

是时候踢翻这碗“安稳”的鸡汤了

文/尚未央 一 它是一只猪。 确切的说它已经在生命的轮回中当了99世的猪,连续循环了99次作为一只猪的生活,在猪圈里出生,一开始吃奶,到了吃猪草的时候就吃猪草,到了该交配的时候就交配,到了该死的时候,就被送往屠夫的案板,世世如此,所以每次轮回之前它都叫苦不迭,不情不愿,这样重复的生活实在是太没有意义、太枯燥了! 所以它有了一个愿望,那就是——当一个人。 ...

我深爱的女人,是爸爸的情人

已经是晚上0.00,尹青阳一个人躲在漆黑的屋子里蜷缩在一角,眼神空洞的看向前方。 尹青阳:她走后,我爱上了黑暗,也爱上了一个人独处! 1.故事的开始总有因有果 尹爸爸下班回到家,放下公文包,把笨重的身体摔在沙发上,拿起手机刚想打开,突然想到了什么朝楼上喊: “青阳,出来,过两天你就成年了,爸爸想给你办个生日宴。” 从屋里走出一个身穿休闲浅色睡衣的男孩,高高瘦瘦,白皙的脸庞一尘不染,冲爸爸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