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上司的情人

金冉今天没有穿黑白相间的职业套装,可她到小腿处的灰色长裙依然能让人感觉到强大的气场,黑色的镜片挡住了她好看的眼睛,薄唇紧闭。 今天总公司的老总过来检查分公司的工作,她作为分公司老总毫无意外的必须要来接机,金冉推了推墨镜与其说是来接老总视察,还不如说是偷见情人。 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出口的方向,人群涌动里她看到了华海成的身影。 说来也奇怪华海成明明已经快四十岁的人了,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没有硕大的...

亲吻之后就分开

一家普通西餐厅的二楼包间沙发上坐着我和我的男朋友,确切的说应该算是前男友,因为我们是来吃散伙饭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在五月里并不是那么晒,多的是让人觉得舒服的惬意! 对面的他长的真帅,微微有些黑的皮肤透着结实和健康,浅蓝色的衬衫扣子开了两颗,头发是刚刚理过的,指甲也是刚刚修剪过的,整洁圆滑。 就是这副模样,让我第一次见就喜欢上了。谈了半年多的恋爱,现在坐在一起吃散伙饭,我们都有点不知道说...

温柔的男生才是真正理想的恋爱对象!

文/沈未名 1 我特别喜欢一部动漫《夏目友人帐》,里面的夏目贵志是我见过的最温柔的男主。 看动漫时,弹幕里全是小女生的各种求嫁,出现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夏目好温柔啊,好想和他谈恋爱。 他真的很温柔。走在路上看到超级小的妖怪时,会给他们让路;遇到性格粗暴的妖怪时,会耐心地听他们说话;就算面对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他也会先替别人着想。他的温柔不分男女老少,不分高低贵贱,甚至不分物种。连妖怪都说,夏目是...

姑娘,他就是不爱你

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雨 前天晚上,一个小简友,给我发来了微信。她给我诉说了她的情感故事。 晴儿的男朋友叫子赫。晴儿跟他在一起的这四年,每天都在不停的纠结,子赫到底是不是真心的爱她,因为子赫从来都不会主动的哄哄晴儿。 他们是初中同学。当初,子赫坐在晴儿前面。后来,高中毕业之后,他们在一起的。 毕业以后,正值暑假嘛。晴儿和子赫就一起学车。晴儿遇到一个教练,对她挺凶的,把她骂哭了。 ...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01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 当我写下这篇文章时,刀郎的《西海情歌》已经在我的脑子里循环了整整一天。 昨晚,陈宁又赶在宿舍楼门禁的前一分钟回到了宿舍,她回来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洗漱了一下就上床了。 陈宁睡在我上铺,她虽不说,室友们也都知道她又去找那个大四的学长了。 宿舍熄了灯,我躺在床上打开微信,刚好看到她新发的一条朋友圈,她在朋友圈中写到: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

“如果你爱我,请把时间给我”

她问他 “是什么让我们彼此有了隔阂,又是什么让我们在一起,心却无法在,两圈的共同处。” 他说“是时间,时间让我们产生隔阂。” 她说“如果你把属于,爱我的时间,给我,那就不会这样。” 两人在一起后,属于原本自己的时间就会变少,之所以变少,是用到了对方的身上,放在自身的心思也就少了,因为认为对方的世界就是你的世界,因此觉得时间少了,其实,你的时间没有少,你只是用着时间,数着寂寞,忘了自己。 不知...

我们天生一对

十八岁生日那天,李景玉忙的抽不开时间回来,只能打电话给我。我对着话筒无赖道:“以后我就算是长大啦,所以压岁钱要翻倍!”他笑了笑答:“好,我等这一天等了十八年,你想要什么都行。” 01. 高二下学期开学,许多成绩不太好的高中生决定走艺术专业。我也在班主任以及父母的劝导下,诚实面对自己惨淡的成绩,决定走美术专业。 那天是第一天上课,我没掐准时间,到三楼高中部时,已经迟到六分钟。一眼望去偌大的教室...

风吹过海底的星星

1 他一开始只是想帮助她。 海星是程风的助理兼秘书,他们很早就认识,当时的海星的母亲在程风家做佣人。有一次,海星母亲病了,海星便顶替母亲几日,到程风家里帮忙。 那年,海星才18岁,皮肤吹弹可破,白皙的脸颊上,一双大眼睛忽闪。 程风的母亲很喜欢海星,说这姑娘将来肯定有出息。 海星接到了重点大学录取通知书,离开家,去了另一个城市。 刚下车,藏在书包最底层钱就被偷了,那是她整一个学期的学费,是海星...

对不起,我已经去了月球!

校园里,樱花飞舞,一对少男少女手牵手在樱花树下昵哝。 少女娇羞地问:“如果有一天,我不理你了,再也不见你了,你会怎么办?” 少年一瞪眼:“不许这样!这辈子,除非你去了月球,我都会找到你!” 樱花树下,两人嘻闹成一团...... ​ 01 艾凌从梦中醒来,又是当年那一树的樱花,和林宇一起热恋的感觉依稀还有残余的甜蜜萦绕在心头。艾凌叹口气,有时候,真想一直活在梦里。 看一眼枕边,空荡荡的,林宇没...

姚七言,我稀罕你

1 我曾经很爱很爱一个男人,爱的程度你可能想象不出来,这么跟你说吧。 当你吃饭的时候,你会想他吃饭了没有,在吃什么;当你睡觉的时候,跟他说了晚安后,满脑子是他,辗转反侧一宿无法入眠;当你突然听到一首音乐,会想起你们过去的种种,无法控制地泪流满面;就连工作都是一心二用,一边工作,一边想他;你的24小时有三分之二点五都在想他。 你无数次的想象如果有一天他落魄了,生病了,甚至缺胳膊断腿了,你会毫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