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以南 北城以北

我们多久没见面了? 你去了哪里?在谁的身旁低声细语? 我好想念你。 塔塔,如果世界末日来临之前你还没嫁人,我就娶你。 塔塔,你真让我心疼。 塔塔,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 2012年我二十七岁,在一条不知名的街角开了一家叫做朴塔塔的饰品店,我喜欢白色的长裙却时常一身黑色,有人说我像行走在午夜里的幽灵一样,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经常来光顾的女孩子都说我是一个怪人,声音一定很难听所以不爱开口讲话,店...

突然想起那位悲惨的女人

有一天早上我在街上走,天还比较阴,深秋季节,我看到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排成一字,一会排成人字。就想起小学课本上曾经学到的那篇课文。“秋天到了,一群大雁往南飞……” 我不太喜欢穿着暴露的女人。 我忘了是在等人还是等车。突然过来一个袒胸露乳的女人递给我一份宣传资料。上面宣传的是一些安利的化妆品。我问她为什么要给我这个?我还是礼貌的接过来了。她愣了一下,她追着我喊到多买多优惠呦。真的是很可笑。这是...

自渡人

这是一个故事,这不是一个故事,这是一个“自渡人”的重生。 “咚···咚···咚···咚···”清晨里,无名山上的钟声准时响起。今天敲钟人是寺庙里的住持,整整一百零八下钟声,深沉而绵长。 九九八十一级台阶上面是一扇长满苔藓的木门,庙里的住持命弟子在今天早课后打开这扇久未开启的山门。 台阶下方,一名中年男子拖着疲惫的身躯蹒跚而行,看着眼前陡直的台阶,他擦了擦汗,低头不语,依旧奋力向上攀登。 住持...

《轻舟已过小山峰》

暗恋一个人会不会是一辈子的事呢? 室友赖在我身边翻着手机中的相片炫耀,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却引得她尖叫连连!我无奈地接过看了一眼,是李易峰的一张写真,他站在阳台上轻闭着眼感受着阳光的抚摸,那张褪去稚嫩的脸变得棱角分明,他在时光的打磨下变得愈发精致成熟! 2014年的时候,沉寂了七年的李易峰凭借一部仙侠剧火得一塌糊涂,好多人在一夜之间认识了这个长相阳光的男孩,他落落大方、彬彬有礼,他说的每一句话...

合租女的报复

曲戎拉着行李箱,一路上打着男朋友白澍的手机,没有人接。 她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客厅里没有人,靠墙有两个鞋架,其中一个,放着几双高跟鞋。看样子合租房里又搬来了新的租客。 “白澍,你在家吗?”她喊着,向主卧走去。 开门的是夏冷忆,她的前上司:“白澍在睡觉。” 01 “这次能拿下‘天使’这个大单,是公司业绩上的突破。”庆功会上,销售部经理夏冷忆说,“为了犒劳大家,明天全体放一天假。” 同事们欢呼雀跃...

现代男女找对象难,到底难在哪里?

1 上海的一相亲角上,一位母亲在为儿子相亲,要求女生必须是四大名校的。 据母亲说,她的儿子北大硕士,高学历是他自己对未来妻子的硬性标准。 除了高学历外,其他方面的要求放比较低,不要太漂亮,不要事业心重。 男生怕自己hold不住,之前经历了十多次相亲,均是因为女生事业心太重而分手。 说实话,自己是名校出来的,要求对方必须是四大名校,这不算过分。 但是你同时又要求对方不能长得太漂亮,不能事业心太...

当爱情抵不过人性

最近在看挪威作家易卜生的《玩偶之家》,事实证明:确实是艺术无国界,文学无国界,从挪威作家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到中国曹雪芹的《红楼梦》到鲁迅的《伤逝》,俄国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英国的莎士比亚,德国的歌德,法国的巴尔扎克的文学作品中,无一不在倡导女性意识的觉醒。从原始部落的母系社会到后来上千年的父系社会,女性地位逐步下降,逐步被沦为男性的附属品,渐渐忘记了自己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思想,女性意...

你的地老,我的天荒。

文/任蔻蔻 你的地老(男) 我又重新踏上了西安这片土地,在我离开三年之后。 这座城市变了很多,我们以前经常抱怨西安的交通,现在有地铁了;我们以前经常一起去的城东客运站,搬迁到新址了;我们一起吃过很多次的那家大碗山楂牛肉面馆,如今也关门了。 我一个人去坐了西安的地铁,去了城东客运站的新址,重新找了一家面馆吃牛肉面,真难吃。 我重新走了一遍这个城市,这座满满的都是有关于你的记忆的城市,哪里都是你...

是否确实欧非洲人的性能力偏强?

一直听闻民间有戏谑说:中国男人找洋妞是牙刷搅牙缸。 这我就有点不服了,外国人真有那么大? 所以我特地来问问各位老司机,想知道有没有切身体会者,是什么感受。 别

女同和男同那个让你更受不了?

虽然现在社会很开放了,身边也会有蕾丝跟基佬,可是平常看起来很正常的人,那个会让你更受不了? 1.男同的得艾滋几率极高,在所有人群中排行第二,最高的是吸毒者,其次就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