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文/夜小篱 01 昨晚我难得没有失眠,11点多便入睡了。早上醒来,看到羽绒过零点后给我发了红包。正纳闷着,点开红包是5.20,我才想起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七夕。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牛郎和织女这一对众所周知的异地恋情侣,在长达一年的分离后,今晚终于能够在鹊桥上相见了。不知现实中有多少异地情侣也趁今天相聚,总之,我和羽绒是没有见面的打算,因为我在广州忙着家教抽不开身。 若是以前连七夕节也不...

倾心相遇,安暖相陪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今日便是七夕,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原本是神话传说的爱情,但在我们身边处处可寻。 1.每一段故事,都有个开始 小佳是我的朋友,她成绩不好,是一名专科生。大一下学期她的家人给她办理了退学手续,不是因为家里面没钱,而是觉得小佳在一所专科学校念书没有出路。现在的大学生出来都要替别人打工,何况她一个专科生,每年还要往学校砸钱,还不如让她提早在厂里上班挣钱。 我时常和小佳...

我们的七夕节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六个七夕节了! 一、 2013年,我在成都做导购,他在老家开店做小生意。他来一趟成都至少要八个小时的车程。 那时候我都还不确定自己对他的心意,更不敢期待他能那么远跑来陪我过七夕节。 因此接到他电话得知他在成都时还是挺意外的。然而我在上班,也没能陪他。 他说他一个人逛街好无聊,我就让他去帮我买盒眼影,告诉他选个浅色系的就可以了。(早上化妆的时候把眼影摔坏了) 晚饭后上班,发现...

幸好,不是我一个人独孤求败

毕业快十年的时候,那个往常一潭死水的初中好友群突然热闹起来。 “卧槽,你们这群牲口喔,找到你们真他妈不容易啊。我们好久聚聚吧,都快十年了啊。”刚刚进群的张庄开始叫吼。 “哎哟,张总请客的话,必须去,必须去。”下面开始拍马屁。 张庄顺势发了个红包,写着日期和地点。 “黎茉去不去?”张庄问道。 没人说话。 稍后黎茉问我,同学会去不去。 想了小会儿,我告诉她,你去我就去。 喝完啤酒上白酒,男的开始...

理工男的反击

一月 你还没有出现 二月 你睡在隔壁 三月 下起了大雨 四月 里遍地蔷薇 夏胜西躺在寝室的床上,反复读着林白的这首《过程》,沉浸在诗中,幻想着自己也有个缠绵悱恻的恋人。 一团纸从对面床上向她飞来。 “酸死了,赶紧去找个人一起淋大雨,看蔷薇,滚床单。”室友姚姚睁着一双哭成核桃的眼睛,一边擤鼻涕,一边说道。 “我拒绝,看了你这个样子,我发现单身挺好的。”夏胜西被戳中痛处,抱着枕头咬牙切齿。 夏胜...

碧落黄泉 不负君,终负君

月老掌管万千凡人的姻缘,可是却决定不了自己的情缘。因为作为月老是万万不可动情的。 一 “哎,你们知道吗?传闻月下仙人清染和天君是师兄弟,他们都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听闻几千年前天魔大战,月下仙人更是以一当十,奋力杀敌,勇冠三军,宛若谪仙。他的名气当时在天界颇高,比起现在的天君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次大战之后,月下仙人就自请成为月老,干起了帮人牵缘拉线的活,当真...

一个人的七夕节,也要开心地笑

昨晚在KTV, 我点了一首《分手快乐》,同事问我有故事么?我开心地笑答“没有故事”。 就在前几天,我们差一点就弄丢了对方,差点就让今天的“分手快乐”变成现实。 异地恋的感情,总是或多或少会有些许艰辛,吵过哭过闹过,最后还是和好了。 这是我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七夕节,可你还是没能陪我过,希望未来的每一个节日我们都能一起过。 我们在一起已经8个多月了,可是异地的日子应该有7个多月。当我和你说起这可...

我喜欢你,那又怎么样?

01 许夏捏着火车票,站在候车厅里,听着广播一遍一遍地通知着检票。她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检票进站。 她仍旧记得大三那年,她和男朋友因为异地分了手,而临近毕业前,她找了实习的工作,就在男朋友隔壁的城市。她曾无数次的想过,在他毕业前,和他见一面,甚至有一次连车票都买好了,她也是这样,拿着火车票,站在检票口前面。看着前面的乘客一个个进了站,等轮到她的时候,她却跑走了。她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 而此刻...

河神家的小媳妇

她是临水村里边年纪最小的村姑,她叫九月。 九月最近可谓十分烦恼,虽还未到及笄之年,爹爹却已为她敲锣打鼓张罗起婚事,每日光相亲就占去了大半时间。 她年纪尚小,且模样算佳不愁婚配,本不必如此着急,询问下才得知其中缘由。 原来,临水村坐落在淮水河畔,村民们靠水吃水,自古以来都是在水上讨生活,因此河神便是村子的守护神。 不知从何时起,村民将村子里的女娃赠与河神,愿与之结亲,以祈求长久的风调雨顺。 而...

爱情里的标准答案和满分选项

一 七夕节前夕的我,差一点就脱单了。 在我和大圣拜完把子两天后,大圣约我出去玩。我当是“增进兄弟情谊”,欣然赴约。 吃完饭,看完电影,打完电动,逛完商场。走完这一套标准的约饭流程后已经11点了,大圣送我到我家楼下。 和大圣挥手道别后,进了楼梯口的我回头看,发现他立在入口还没有离开,门口照明灯黄色的光晕下他整个人显得有些呆滞,仿佛很努力的在思考些什么。我转身去找他,问他是不是不记得出小区的路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