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2019-06-01 18:33:57作者:故事-老何

    睡梦之中的王英有着别样的美,平躺在水泥炕上的她,两座**挺翘出诱人的曲线,极致完美的身段,圆润修长的大腿,一切的一切都在挑逗着林天成的眼球,看着王英的睡姿,瞄着外面的几个女人,妈的,老子来到这里要怎么做才能将莲花村的贫穷摆脱老子要怎样才会拥有着权利想到两年前李大壮的那副鬼脸,林天成的心里就有着一股邪劲!自己坚信,总有一天会将他踩在脚底下,让他为自己舔鞋底!


    “咚!”


    村里响起一击鼓声!


    “咚!咚!咚!”


    单调,沉重,一击比一击沉,林天成的心随着鼓点跃出身体之外,那鼓声把自己体内的鲜血召唤!


    “咚呛咚呛咚呛……”配乐响起来,杂着鼓点,整个村庄顿时给吵得沸腾起来,热闹欢乐四面溢开,洋洋洒洒,热情奔放,甚至流出村口,传向远方!


    林天成给摄住了,心里停着感动,说不出话,这是村民在欢迎自己走马上任的仪式!想到马翠莲那些女人白花花的身子,体内深处的激情被解开穴道,很想在今晚狂上一回!


    锣鼓声就在不远处,隔着山坡,看不见,可是听着扑耳,那被淹没的鼓点,从众多声音里透出来,不屈不挠,以固定的节奏捶着林天成的胸口,接着传向全身,然后,一下一下砸着自己的懒鸟,他感觉到自己的懒鸟在随着鼓点的节奏慢慢坚硬起来……


    看着院中,唐小翠几个女人已经将桌椅饭菜收拾妥当,几个女人报以一个甜甜的又具有异样眼神的微笑,扭着腰肢离开村部!唯有唐小翠靠在村部的玻璃,敲了几下,说道:“林主任,你要注意田刚!那人一直惦记大英子呢!我先回去了哦!咯咯,一会你也下山来凑个热闹吧!”

    唐小翠走了!她的背影令林天成有一种背弃自己的感觉,自己要随着她的身影而去,很想仔细的感受她的小手是如何让自己的懒鸟舒服,这种感觉让自己的懒鸟热热的被洪流淹没,烫着心,滴着血,烧透脸庞……


    “嗯……”


    终于,锣鼓声渐渐缓慢下来,变得零落细碎,还给村庄平静,林天成的心有些淡淡的失落,似乎自己的心已经被带走了一般,村庄此刻安静下来,也就是在这一刻,王英轻嗯了一声,睁开了双眼!


    “嫂子,你醒了”


    “嗯!头好痛!我是不是喝了好多酒”


    “呵呵,不能喝酒以后就不要贪杯!”林天成伸手搀扶起王英,刚刚睡醒的她,头发有些散乱,衣服也有些凌乱,本就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此刻更是尽显女人的风情!


    操!毫不客气的说,王英是自己目前看见过最美的女人!虽然只是一个农妇,但是她的身上却有着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魅惑!


    “嗨,这不是你来了嘛,平时我是滴酒不沾的!我们回家吧!在这里我不太习惯!”王英挪动着她的身体从水泥炕上走下来,见到林天成有些发愣,羞着脸蛋走出屋子,林天成站起身体跟在身后,可是一转眼的时间却不见了王英!


    站在村部的门口,忽然听见强头有一阵水流的声音!操,她在撒尿!


    妈的,她的小妹一定很肥美鲜嫩,滑滑的,热热的吧小草是茂盛的生长着,还是稀疏的俏皮着林天成口干舌燥,有一种想要过去一睹真容的冲动,可是自己却伸手了自己一个耳光,心想:林天成,你是怎么了她可是你嫂子啊!


    “好啦!我们回家吧!”王英忽然从墙头走了出来,脸上有着一丝淡淡的袖晕!


    落日余晖,村庄的面容模糊起来,四面的山,失去了颜色,却出现了躯体的轮廓,也许这才是它真实的面孔!


    此时,林天成看出来了,山从四面凑过来,围在了中间一块平地,一起构成了一个雌性的凹形,孕育了莲花村的村民!走在莲花村的土路上,模糊中,看见一个人影悄悄的向着村西头走去,是田刚!


    林天成加快脚步跟着王英,突然抓住她的手,小声嘀咕道:“嫂子,这个田刚是不是对你有非分之想”


    “哎,嫂子守寡几年,这个田刚每次从城里回来都会骚扰我!不过你别害怕,他不敢对我怎样,上一次他光着身子翻墙过来,如果不是他跑得快,我一菜刀就剁了他没有用的活儿!”


    王英借着淡淡的夜色看着林天成,心里有一丝久违的感动,他是在关心自己吗


    “嫂子,你放心,从今天起,没有人敢欺负你!走,我们回家,如果田刚敢找麻烦,老子送他去见鬼!”


    林天成牵着王英的手向着茅草屋走去,途中,王英有意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是力气太小,又怕被村民看见,只好由着林天成的紧握,一会的时间,回到茅草屋,夜色下,果然有一道身影离开,骂骂咧咧的离开……


    妈的,这个瘪犊子看来是死心不改,操,若是敢招惹老子,我林天成可不管你是谁!


    心中怒哼一声,跟随着王英前后走近茅草屋!


    啪……灯光点亮,简陋的摆设并没有让林天成觉得有什么不适,反而心里有一丝不安!


    只有一铺炕啊!


    “天成,你先坐着,若是困了就先睡吧,嫂子洗个澡,天气太热了,如果不洗洗,有点不习惯呢!”王英说着话,从墙上拿下挂着的白毛巾,端着脸盆便走近厨房!


    说是洗澡间,其实也就是用几块木板搭起来的一个棚子而已,简陋到木板中间的连接处还有着缝隙,林天成坐在水泥炕上,身后的墙上有一个小窗口,透过窗口正好可以看见那间小木棚!


    唰唰……林天成的眼球之下,一件接着一件的衣服从小木棚顶端被挂了起来,还在吞咽口水的时候,诱人的胸罩和充满了女人身体味道的内裤也挂在木板之上……


    哗啦啦……


    林天成转过身体的时候,听见厨房传来一阵倒水的声音,想到嫂子的身体,懒鸟不受控制的坚硬起来,忍着小腹之下的火热,偷偷转过身,看着那小木棚之内……


呃.再舔.舔的好爽 小东西你都湿透了快舔

十年前的一个阳光纷扬的午后,还在上小学的我,看到了邻居美姨的身体。当然,你们不能因此就判定我从小就是个流氓,因为那完全是场误会。那天家里来了亲戚,正在厨房里大展厨艺的老妈,在一道菜下锅后才猛然发现没有醋了,因此我奉

慕子溪洛晟寒小说《一胎二宝:神秘老公请签收》全文在线阅读

一胎二宝:神秘老公请签收 简介:车上,慕子溪穿着一件驼色的Burberry风衣,里面配着一件酒红色的高领毛衣,绸缎似的黑发披在肩膀,墨镜遮住了她半张脸,让她看起来散发着神秘又迷人的气息。她摇下车窗,透着墨镜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

那手,我下针|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_男人一边吸奶边扎下面好多水

“咱们家族的医术,需要配合心法《龙凤诀》的使用,之所以你二十一岁,仍然没有修炼出半点真气,是因为这门心法,需要和女人合欢,才能提升实力。” “情债累世,切记不要贪图女色,误了自己的医心……” 此刻的周霆坐在椅子上,脑海中回想着爷爷去世时说的这些话。 周霆在江陵市医科大学习中医,今年暑假本想留在江陵市找个零工做做,就接到了自己爷爷快不行了的电话。 爷爷已经去世了七天,除了留给了自己五千元的积蓄和一堆中药材,就再也没有留下其他东西。

夏凉有风季

可不可以对她好点? 我去丽江出差,这里充满了人们的闲情逸致和与众不同的故事,在一家小旅店里,我认识了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她对我说,写作的人,还真有意思,总会写好的一面。 我摆摆手,好与坏只是人们的理解,社会本来就残酷,而你也不知道写作的人经历过什么? 女孩微微一笑,有空写写我吧……果然如此,每个人都有故事…… 1 高考结束后,我顺利的考上师大,听起来很好,可全是父母的安排。被父母提在手里...

留 思 北 顾

小说作者:慕汐醉 【楔子】 回国后很长一段时间,沈沉都强迫自己不去想顾北,她不断给自己找事情做,让自己忙起来。 她忙着找工作,忙着结婚。 直到一次搬家,大宴宾客。来了一位曾远居布拉格的故人。 她夹着菜到人家碗里,犹豫了很久,才状似无意的问到顾北的状况。 朋友噎了一口饭,随口道,“他啊,那个作家,听说出门买东西出了车祸,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死了,他死了。 沈沉手中的筷子应声而落,耳边一阵嘈杂...

言情《狂少专宠微微甜》苏木傅时年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

言情《狂少专宠微微甜》苏木傅时年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简介:苏木、傅时年的爱恨情仇,内容情节十分精彩,诱拐娇妻去领证小说精选:踢掉脚上的高跟鞋,随手将包包扔开,苏木结束应酬回到家已经是将近凌晨的时间,浴室里热水倾洒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