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萌宝腹黑妻》全文及大结局苏清月白承允小说

2019-03-09 10:58:15作者:雪月
《双生萌宝腹黑妻》全文及大结局苏清月白承允小说,简介:夜。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苏清月第一次这样满足,被心爱的男人压在身下,任他是兽是魔。爱了整整十年。结婚两年。虽然很疼,很疼,但她也是愿意的。她终于完整的属于了他,也拥有了他。——次日清晨。苏清月醒来时才……喜欢就点击阅读全文吧!

第一卷: 第7章 心机女孩

孩子一段话讲完,主任忍不住红了眼睛,她看向园长,希望可以网开一面。

可园长一个眼神杀过来,主任只能闭了嘴。

苏清月忍着没哭,拉着孩子还是学着孩子一样给幼儿园领导鞠躬,僵硬走出了面试室。

礼貌不是因为卑微,是想做孩子最好的老师。

幼儿园主任转头看向园长,红了眼睛,“园长!教育面前,人人平等!您怎么能因为一些过去就否定了她?她才四岁,就那么伶俐聪明。”

园长站起来发火,“你懂什么!跟那些犯人长大的,学的都是些心理阴暗的奸猾诡计,看起来当然聪明啊!正常的小孩能有这么多心机骗人吗?”

主任气得拍了讲义,“您哪只眼睛看见一个四岁的小女孩用心机骗大人了?我看到她家教很好!”

“你觉得好就是好吗?我告诉你!以后这两母女要是有什么根子上的问题被激发出来,出了事情,你敢负责任吗?万一吃饭不舒服拿着筷子扎了别的小孩眼睛,你来负责吗?你敢给我打包票吗?”

主任被噎得一句话讲不出来。

苏清月从幼儿园里出来,碰上拉开车门下车的白成谦。

白成谦拉开后座车门,“是不是又黄了?”

苏清月想要努力扯个笑容,可是眼睛里的湿润反而越积越多,笑比哭还难看,“不是,人家现在不招生,要等几个月呢。就我不懂规矩。”

白成谦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他摔上车门,走过去就拉着苏清月重新走进幼儿园。

“什么规矩不规矩,等到招生的时候你再来,你以为还有你的份儿?是不是我不查,小心柑读书的事情你就打算一直瞒着我?就不读了吗?”

苏清月根本不想再进去,死活不肯往里面走,她不喜欢那些人落在孩子身上的目光,“心柑不想在这里读。”

白成谦是真气,要不是苏清月死活不肯接受他给的钱,他马上就安排私立幼儿园,绝不让她们遭这些白眼。

心柑点头,”谦爸爸,我不想在这里上学,这里的园长不讲礼貌。“

白成谦顿步,“清月,让小心柑上私立吧,我借钱,借钱给你行不行?”

心柑仰着爆炸头挽着白成谦,再次重重点头,“谦爸爸,母债女还,别让我妈妈做很辛苦的工作,如果她还不了,等我长大了来还!”

白成谦弯腰点了一下心柑的挺翘小鼻尖,“就你鬼精鬼精的!”

上私立对苏清月来说压力太大,如果她找到工作还好,如今就靠平时做几件衣服卖,根本撑不起孩子学费。

“成谦,这样吧,这个事情你先别管了,如果到了九月份,小心柑还是上不了学,我就送她上私立,我会在这之前努力做衣服凑学费,到时候实在凑不够,我再找你借。”

白成谦刚要开口,苏清月继续道,“成谦,现在对我来说,自尊心太重要,一个女人,一定要有自尊心,不然会很惨的,你不要再说了。”

当年,她为了能彻底的爱一个人,放下女孩子该有的自尊,没脸没皮的倒追,结果呢?

家破人亡。

春风吹开苏清月的刘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她的头发长长了些,能遮住耳垂了。

白成谦装作刚刚什么也没说,一弯腰抱起爆炸头小姑娘,“走,带着我们的小心柑去吃点好的!”

blue餐厅

四人位桌。

白成谦抱着心柑坐下,服务生搬来孩子坐的高脚椅,苏清月坐在了对面。

像极了一家三口,父亲体贴的照顾孩子,为了让妻子多吃点饭菜,所以和孩子坐在一方。

烨哥儿看见自己的叔叔居然和爆炸头在一起,眼睛一亮。

他从自己的位置上跳下走了过去,看着小姑娘的发型,由衷羡慕,“你叫什么名字?”

心柑晃着脚丫子和站在边上的小男孩交流,“我叫心柑,心脏的心,柑橘的柑,苏心柑,是妈妈的心肝命,我没有爸爸,和妈妈姓。”

“好巧,我和爸爸姓,我叫白烨霜,白天的白,火华烨,霜雪的霜。”烨哥儿道。

第一卷: 第8章 时尚炸妹

这也能叫好巧?

白成谦听到这句,笑了起来,可看到苏清月没笑,便收了笑意。

他吐了口气,“阿烨,要不要一起吃饭啊?今天可不乖了,看见叔叔都不叫人了。”

烨哥儿毫不客气,“那叔叔和大人坐吧,我和心柑一起坐,我们年轻人在一起比较有话聊。”

白成谦看了看苏清月,有点为难,“是承允哥的儿子,我侄子。”

要苏清月心里一点不介意也是不可能的,但她还不至于赶走一个孩子。

更何况是当着女儿的面。

心柑是全世界最好的心柑,她绝不能让心柑觉得她是一个坏妈妈。

“你坐过来,让他们两个小孩一起坐。”苏清月站起来把白成谦的碗盘放到自己的旁边。

又把干净的碗盘放到对面去。

烨哥儿让服务生换了和心柑一样高脚一些的椅子,自己爬了上去。

两个小孩居然一本正经的开始聊起时尚。

“你的头发自然的还是烫的?”

“半自然卷,要卷不卷的有什么劲,我就让妈妈给我烫了,爆炸!轰!酷不酷?”心柑咧着嘴笑,晃脑袋。

“很酷。”烨哥儿点头。

“你这个领结很棒哦,香芋紫,是今年的流行色。”心柑伸手摸了一下烨哥儿的领结,“哇,还有金线,你这个领结很贵哦。皮鞋也很好看,是经典的英伦风,和你的气质很般配,绅士。”

烨哥儿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又感觉爆炸头懂很多。

白成谦看了看苏清月,比了个大拇指,“心柑可以开个时尚博主的号了,牛!”

白承允一股火直接从肺里冲到脑门!

那个爆炸头是怎么来的,他太清楚了。

恶心的存在!

白承允站起来,朝着他厌恶的那桌人走过去,“阿烨,回到自己的餐桌吃饭。”

“爸爸,叔叔同意我和他们一起吃饭,叔叔不是外人,我是叔叔的侄子。”

“懂不懂规矩。”白承允的声音冷硬,没有一点点的客套。

心柑抬眼看到白承允的时候就楞了一下。

那就是妈妈日记本里男人的照片。

心柑看到了他眼里的厌恶。

可是她小小年纪,看过太多的有色眼睛,早已经知道避免不了,也不需要去避。

“白叔叔,你不喜欢小哥哥和我们玩,是因为你嫌弃我和妈妈坐过牢,怕我们伤害他吗?我们不会哦,我妈妈在监狱里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大家都很喜欢她,也很喜欢我,而且白叔叔你不要怕,谦爸爸带我们来吃饭的餐厅很高档,有摄像头的,就算我们是坏人,我们也不敢的。”

白承允眸子里刀足以砍死白成谦,谦爸爸?

这就是他的好堂弟!居然认了他前妻出轨产物做干女儿!

苏清月心里一疼,“心柑!不关你的事儿。”

她的目光一刻都没有放在白承允身上过,哪怕知道他就站在他们的餐桌边上,哪怕知道他看着自己女儿的目光很不友善。

可她情愿制止自己的女儿,也不和白承允有一瞬间的交流。

她告诉自己,她已经放下了。

白承允被一个孩子如此逼问,显得格外小人,可他心里有底线,决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和苏清月的小杂种有一点接触!

“烨哥儿!”

烨哥儿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给任何人面子,伸手拉了拉心柑,“我要去吃饭了。”

心柑偏头看着烨哥儿,“我坐过牢,你怕我吗?”

“不怕。”

“那我们电话手表加个好友吧!”心柑像是一个从来不会被恶言伤害的小太阳,她总是笑眯眯的对每一个朝她报以善意的人。

两个四岁的小家伙,轻车熟路的用电话手表添加了好友。

烨哥儿回到家中便发了脾气,朝着白承允,“你不能干涉我交朋友!我有交朋友的自由和权利!”

白承允还一肚子火无处发泄呢,“你一个四岁的小屁孩,懂什么权利和自由。”

“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你不要把我当成你的私有物品!”烨哥儿跑上了楼。

白承允失眠了,很严重,他以为这五年,他够忙了,忙到再也不可能去想苏清月。

他忙到没有过问过苏清月的任何一天的生活。

闲下来的日子,他睡不着觉就吃安眠药,今天他吃了安眠药也睡不着。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是在blue餐厅里的事儿。

苏清月竟然是一眼都没有看过他!

这就是她说过的爱?

第一卷: 第9章 超级爆炸

心柑睡在床上,给烨哥儿发了条语音短信,“你不要跟你爸爸生气哦,大人很不容易,他们有中年危机,除了事业,还担心发胖和脱发,压力很大。”

烨哥儿听了短信。

What?

中年危机?

我还有少年疑惑呢,就不能彼此理解吗?

“我知道了。”烨哥儿说了晚安。

苏清月刚洗了澡出来,手机里出现一个新加好友,她本来就在做买手工衣服的生意,便通过了。

还真是顾客,没有打招呼,半个小时后就下了单,在朋友圈挑了三个样衣款。

留言附上尺码:“不着急发货,因为不着急穿,空了做好就行,可以先做别人的,再做我的,如果穿了好看,我再帮你介绍顾客。”

订做衣服,都需要先付钱,对方一声不吭不还价的给了钱。

苏清月以为是白成谦,打了个电话过去,丫已经睡得很迷糊了,声音都在梦游。

苏清月挂了电话,看到了生活希望的她突然有了干劲。

公立幼儿园既然被卡得这么严格,那她就努力赚钱,给女儿赚私立幼儿园的学费,品学方面小心柑肯定能考过,就差钱了。

苏清月熬了一个通宵做衣服,早上六点才睡下。

通常情况下,心柑起床不会影响到苏清月,孩子会自己拿牛奶,面包片,还会使用微波炉。

可是砰砰砰的敲门声跟土匪打劫似的,吓得一向淡定的爆炸头姑娘都把手中的牛奶杯惊到了地上。

心柑刚刚跳下椅子,这边苏清月已经翻身起床冲到了客厅,生怕女儿会出事。

在监狱几年和在部队几年差别不大,紧急集合太多了,练就了她的反应力。

“苏清月!你给我开门!你给我开门!”

白兰儿熟悉的声音不断在外面喊,恨不得左邻右舍都给叫唤出来。

苏清月为了省钱,租的房子是八几年的工厂宿舍区,房子老旧,又都是些老人。

她可不想一堆人等会来看热闹,接着背地里议论她和孩子。

苏清月气势汹汹的拉开门,不等白兰儿骂她,就先发制人,“叫什么!你特么是九姨太么?叫得这么欢!怎么?你家司令又找不着了?跑到我这个前妻门上来要人了?”

苏清月同样一副泼妇骂街的气势。

白兰儿一下就被压了下去。

好个苏清月,居然骂她是《情深深雨蒙蒙》里面的雪姨,还是个姨太太。

白兰儿扯出包里的照片,照片里面是两个小孩,一个小绅士,一个爆炸头叛逆少女,笑起来,天真烂漫。

白兰儿眼珠子都要鼓出来似的怒火冲天,“怎么?苏清月,一回来就不安分了?我老公早就不要你了,你现在主意打到我儿子头上来了?啊?”

苏清月堵在门口,不让白兰儿有半分可能进入屋子,“白兰儿,你嘴巴放干净点!两个孩子聊聊天而已。”

“聊天?”白兰儿冷笑,“你不就是未成年的时候就猫着心思勾引我老公吗?这本事牛逼,你这么贱的女人怎么可能舍得不让这门技术失传?就是要传给你那个杂种女儿了是不是?四岁啊!你也真是狠得了心,四岁就开始教她勾引男人了。”

苏清月抬起巴掌就一巴掌甩在白兰儿的脸上。

白兰儿连连后退,苏清月趁机冲出去,关上门。

苏清月肝火压不住,在监狱里,每个人都很照顾心柑,监狱长专门打过招呼,谁敢在孩子面前说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要惩罚。

心柑又着实懂事招人喜爱。

没有任何人如此恶毒的讲这些污言秽语!

她不想让心柑听见那些带刺的伤害。

“我警告你!不准再侮辱我的女儿!”苏清月咬牙切齿,可她知道,不可以靠近白兰儿,这个女人,很危险。

关上的门,被四岁的小女孩拉开,她穿着拖鞋,拎了一只水枪走出来,对准白兰儿,“这是谦爸爸送我的水枪,抗高强腐蚀,你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吗?”

白兰儿头皮一紧,高强腐蚀?“什么?”

“硫酸!”爆炸头叛逆少女半点小太阳的影子都看不见。眸中一片冷酷,甚至能看到阴狠!
我始终爱着你,之是不能和你在一起

前几天又想起了你,我已经不记得这是这些年来第几次想你了,我一般不大会突然想到你的,只有在看完一本关于别人的故事的书上看见了你,只有在下午的慵懒时光喝下午茶的时候偷偷地想起你,只有在寂寞无人的深夜里,你才会走进我的脑海、我的梦里。你看,我经常是不想你的。那年我们青春年少,当然现在也不差,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你肯定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刚上大学时,我们就从学院的专业新生群了互聊,当...

封楠霍一卓小说《莫负星尘好时光》全文章节阅读

封楠霍一卓小说《莫负星尘好时光》全文章节阅读,由雪月文学免费 提供!一场意外,她间接导致了他父母死亡。人人艳羡的情侣,一夜之间成为有着蚀骨之恨的仇人。从此,她成为他的禁脔,夜夜折磨,从身到心。“是不是只有我死了

没有了第一次,我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吗?

   今天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 不开心 不开心 不开心 不开心 不开心这周有趣又有灵魂的互动话题时间到啦!  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男同学交过很多女

御毒圣医全文章节/御毒圣医小说免费阅读

最新热门《御毒圣医》小说完整版全文由 可可文学 免费提供,本书作者文笔真的很不错,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从连载之初便深受众网友追捧,留言点击量连创新高,内容精彩不要错过!!! 御毒圣医第1章 王 御毒圣医 西子别墅区,

一厢情愿,愿赌服输。

读大学的时候,班上有个女生,一百五十斤,胖成了一头猪。当然大家私底下,也都叫她:苏猪。 苏猪,大名苏小小,脸上除了眼睛都是肉,从来没有见她穿过裙子,裤子永远二尺五的码,运动会铅球一级选手。诺大的建筑工程专业三个班仅有的五位女同学之一。在狼多肉少的建筑系,其它四个女生纷纷脱单,而只有苏猪,骨子里只有深深的自卑感。 这种自卑感在于,她当时就那么觉得自己是最胖最丑最不受欢迎的,同学渐渐远离她,她也...

怀孕人妻的欲求不满

之前跟她是炮友,认识挺久了,每个月都会约个几次吧,不得不说,结了婚的女人还是有味道的,玩的也嗨,拍打下她的屁股,就知道要换什么姿势,胸也可以肆意的搓圆捏扁,屁股也可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