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全集阅读)

2019-01-07 16:07:59作者:编辑部
爆火女频言情小说《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全网连载中,小说题材新颖,是一本剧情设定极佳,主角情绪饱满的小说,实力强推。十二年前,她说服父亲收养了他。 十二年后,他害她家破人亡。

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   第1章 找死吗?滚开!

“痛……”

明幼音自昏迷中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痛。

浑身都痛。

她睁开眼,动了动,手脚都被绑着。

她因昏迷初醒而迷蒙的眼睛骤然睁大,意识瞬间回笼。

她被绑架了!

在酒店陪客人喝酒,从卫生间出来,被人敲了闷棍,昏了过去。

是谁?

想干什么?

明幼音压下心头的慌乱,用力挣扎,手脚上的绳子却纹丝不动。

开门声响起,一个秃头顶、啤酒肚的中年大胖子,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见明幼音醒了,他淫邪的笑,走到床边,摸明幼音的小脸儿,“爷阅女无数,头一次遇到美人儿你这样的极品,爷今天运气爆表!”

“放开我,别碰我!”明幼音厌恶皱眉,躲着他的手,奋力挣扎。

她一身红色真丝短裙,修长双臂,笔直双腿,精致的锁骨全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妖冶的焰红色衬着她瓷白的肌肤,绝美的脸蛋儿,妖精般动人。

男人瞬间便硬了,浴火中烧,急不可耐的撕扯她的裙子,“宝贝儿,别急,让爷好好疼你,爷保证一会儿你爽到尖叫!”

“找死吗?滚开!”明幼音拼命躲着不住蹭在她身上的让她恶心的手指,挣扎着大喊救命。

“刺啦”一声,衣服被撕开,大片雪白的肌肤袒露于男人眼前,娇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男人眼睛更亮,探手朝明幼音雪白的浑圆抓去。

“滚开!”明幼音挣扎的手脚都被绳子勒出血来,看着朝她伸来的肥手,眼睛通红,绝望的嘶喊声如杜鹃泣血。

“砰”的一声,房门被踹开。

男人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还没骂出声,就被抓住头发扔出去。

他肥硕的身子重重摔在地上,刚想起身,命根子被人踩住,脚尖一碾,他杀猪般惨叫,瞬间晕死过去,没了声息。

叶启寒厌恶的看了眼晕过去的男人,抬脚回到床边。

明幼音终于挣脱了手上的绳子,代价是双腕磨的血肉模糊。

衣服被撕烂,明幼音扯过床单盖在身上,抬眼看向叶启寒,身体微微颤抖,望着叶启寒的眼中,却透着刻骨的恨意。

叶启寒看着明幼音倔强的神情,取出一张银行卡,“医院说,没有一百万,明天就把明瀚扔到街上去。”

明幼音瞪着他,死死咬住下唇,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叶启寒将银行卡扔在明幼音手边,“这里面有一百万,陪我睡一晚,它就是你的了。”

明幼音气笑了。

叶启寒。

她的好哥哥叶启寒。

当年的街头孤儿、如今的锦城首富叶启寒。

心头恨的恨不能将叶启寒千刀万剐,她却低低的笑出声来。

她撩了撩耳边滑落的长发,眼波流转,举手投足,风情万种,说不出的魅惑妖娆,“好啊,叶少爷,一夜一百万,总比让刚刚那个胖子白睡了的好。”

叶启寒眉尖蹙了下,忽然后悔刚刚踩的那一脚太轻了些。

明幼音裹着床单起身,跪坐在床上,嫩白的食指,划过叶启寒俊秀的侧脸,眼波妖娆,“叶少爷,音音烦您稍等,总要让音音洗个澡,免的让音音的身子脏了您,您说可好?”

叶启寒微微皱眉,看着明幼音。

这样的明幼音,让他无比的陌生。

他与明幼音从小一起长大,他印象中的明幼音,干净、纯澈、明艳动人。

可此时他眼前的明幼音,脸蛋儿依然是原本那绝美的脸蛋儿,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媚惑,勾人的像个妖精。

想到刚刚那个男人,看过这样的明幼音,他忽然有种将那个男人眼珠子挖出来的冲动。

明幼音起身下地,去了浴室。

半小时后,明幼音裹着洁白的浴巾,走出浴室。

浴巾只裹住了她胸口以下,大腿根之上的位置,除此之外,一览无余。

叶启寒看着她按着胸口的浴巾,一步一步朝他走近,喉头滚动了下,身体迅速有了反应。

明幼音走到他近前,一手按着浴巾,一手搭在叶启寒肩上,按着他的肩膀,将他推坐在床上,眼波流转,笑意妖娆,“叶少……音音伺候您啊!”

她清甜的声音,软腻的叶启寒心头发颤。

隔着衣服,他都似乎能感觉到搭在他肩头的柔软小手。

曾经,他们……无数次十指紧扣……

明幼音跨坐在叶启寒双腿上,唇缓缓朝叶启寒的唇接近。

叶启寒体内像是被谁点了一把火,手猛的箍在明幼音腰上,想将明幼音撂倒在床。

“别动!”明幼音甘甜软腻的声音忽然变的冷冽。

冰冷尖锐的玻璃碎片抵在叶启寒颈动脉上。

明幼音依旧笑的妖娆,只是眼波不再勾人,只有刻骨的恨意。

尖锐的玻璃碎片抵住叶启寒的颈动脉,明幼音缓缓坐直了身子,看着叶启寒的目光,冰冷讥嘲,“想睡我?呵,轮谁都轮不到你!”

叶启寒看了一眼抵在他颈动脉上的玻璃碎片,扭头看向明幼音,“你不敢!”

“想试试看?”明幼音手上用力,玻璃碎片刺入叶启寒的肌肤,猩红的血液顺着叶启寒的脖颈滴滴答答的滑落。

血,有叶启寒的,也有明幼音的。

玻璃碎片是明幼音在浴室敲碎了一面小镜子得来,形状并不规则。

握着玻璃碎片用力,不规则的玻璃碎片,割破了叶启寒的脖子,也割破了明幼音的手指。

叶启寒扭头,看着不断滴落的鲜血,眼眸黯沉,心脏绞痛。

他可以无视自己淌血的脖子,却不能无视明幼音被割破的手指。

叶启寒的目光,顺着明幼音鲜血淋漓的手指,落在明幼音倔强紧抿的双唇上,他轻轻笑了笑,“行,这次算你赢,你走吧。”

从小一起长大,他太清楚她的倔强。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露出这样神情的明幼音,真的敢死。

而他,不敢让她死。

明幼音低低笑出声,玻璃碎片又往叶启寒的脖颈抵了抵,“麻烦叶少让人给音音买身衣服送过来,虽然音音如今烂命一条,可该有廉耻之心不能少,叶少您说呢?”

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   第2章 退役军人,不是坏人

叶启寒看她一眼,取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阿阙,给明幼音送身衣服过来……还有……医药箱。”

挂断电话,叶启寒看了眼明幼音死握在手中的玻璃碎片,“你可以放下来了,我们好好谈谈。”

明幼音不动,“我和你,无话好说。”

十二年前,她在街上救下叶启寒,引狼入室。

十二年后,叶启寒吞并明家,取代她的父亲,成为锦城首富。

她的父亲明瀚,受不了打击,脑溢血昏迷入院,至今未醒。

曾经,叶启寒是她最爱的哥哥,最亲密的恋人。

如今的叶启寒,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明幼音与他,无话可说。

叶启寒看着她,缓缓说:“明幼音,让我睡,我留明瀚一条命。”

明幼音不屑嗤笑,“让谁睡都不会让你睡!我会吐!”

叶启寒眼眸黯沉,“明幼音,你不了。”

你只能是我的。

明幼音冷笑,“那就试试。”

她不信命。

人人都说她走投无路,可哪怕披荆斩棘,她偏要闯出一条路。

叶启寒那条回头路,是她唯一不会走的路。

让叶启寒睡?

如果杀人不用偿命,她会立刻用手中的玻璃碎片割断叶启寒的脖子!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相顾无言。

敲门声响起,叶启寒的特助吴阙拿着一身女装进来。

看到春光外泄的明幼音,吴阙立刻低下头,双手将衣服递过去,恭敬的叫:“大小姐。”

明幼音曾经待他不薄。

只可惜,他的主子是叶启寒。

明幼音接过衣服,“谢啦!”

她终于肯放开叶启寒,起身去了浴室。

换好衣服,明幼音离开浴室,看都没看叶启寒一眼,径直朝门走去。

叶启寒看了吴阙一眼。

吴阙会意,追上去,“大小姐,我帮您上药。”

“不用,我没那么娇气。”明幼音头也不回的离开。

叶启寒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发怔。

曾经轻轻碰一下也要委屈的抱着他,让他抱抱哄哄的女孩儿,手掌割的的鲜血淋漓,却满不在乎的说,她没那么娇气。

叶启寒心头堵的厉害。

十二年前,拦下明幼音的车,故意接近明幼音,是他复仇计划的第一步。

十二年来,他步步为营,每一步都在他的算计之中,终于成功。

唯一的意外,是他假戏真做,真的爱上了明幼音。

杀父之仇,他不敢娶明幼音为妻,怕父亲地下有知,死不瞑目。

可养的那么娇那么美的女孩儿,就那么便宜了别的男人,他不甘心。

他想让明幼音做他的情儿。

玩弄仇人的女儿,父亲泉下有知,一定高兴。

可明幼音却不肯让他玩儿。

他步步紧逼,原本被娇养的娇气跋扈的女孩儿,爆发了让人惊叹的潜力,他逼了半年多,她伦落到去广告公司给人陪酒,却依旧不肯低头。

他不住的催眠自己,他只是不想养的那么娇美的女孩儿便宜了别人。

他只是想玩玩儿而已。

可是看着明幼音头也不回的离开,心脏的位置像是被挖了个洞,空荡荡的,四处漏风。

*

离开酒店,走到外面的街上,凉风一吹,明幼音忽然发现,她身无分文。

无奈,只好步行。

不知是又上了酒劲,还是失血过多,她越走身体越无力,眼前渐渐模糊。

定神看了看,小区就在前面不远。

她打起精神,强撑着身子又往前走了几步,眼前一黑,终于昏了过去。

一辆路虎揽胜在她身边戛然而止,战云霆下车,走到她面前,探手试了试她的鼻息。

片刻后,战云霆俯身将人抱起,放入车中。

十几分钟后,明幼音从一阵刺激性的剧痛中醒来,睁眼看到沙发边蹲着一个好看的男人,正给她的手指上药。

她疼的想缩手,掌心被男人牢牢按住,动弹不得。

“别动,”男人低声说:“我叫战云霆,退役军人,不是坏人。”

男人好听的声音,像是书上形容的,只听声音就能让人怀孕,身上沉稳的气质让明幼音心安。

明幼音忍着疼,不再动,感激道谢:“谢谢您救了我!”

“不谢,”战云霆给她的手指上完药,又处理她的手腕,“你救过小五,是我谢你才对。”

明幼音疑惑:“小五?”

听到自己的名字,一条大狗凑上前,大脑袋在明幼音怀里拱了拱,亲昵的舔了舔明幼音的脸蛋儿。

“啊!是它!”看到大狗,明幼音想起来了。

前段时间,她去医院看爸爸,路上遇到几个熊孩子打一条受了伤的狗,她看不过去,赶走熊孩子,救了大狗,把大狗送到了宠物医院。

明幼音摸着大狗的脑袋问:“这是您的狗?您怎么知道是我救过它?”

她急着去医院,留下狗和钱就走了,并没留她的联系方式。

等她从医院回来,去宠物医院看狗,被医院告知,大狗已经被主人带走。

她连人都要养不活了,原本也没想养狗,得知大狗被主人带走,放下心,转头就忘了。

战云霆用棉签给她手腕上的伤均匀上药,一丝不苟,“小五认得你。”

“这样啊!”明幼音开心的笑起来,用没受伤的手抚摸大狗毛茸茸的大脑袋。

大狗舒服的打小呼噜,使劲儿把大脑袋往她掌心里拱。

明幼音喜欢的不行,笑着说:“小五真聪明,我们就见过一次,它就记住我了。”

战云霆看了小五一眼,唇角勾出一抹笑,“小五是退役军犬,立过战功的功勋犬。”

他微微露出一丝笑的时候,原本冷峻的面容如寒冰初融,一直暖到人的心头去。

看得出,他很宠爱他的大狗。

这么有灵气的狗狗,明幼音也想宠爱它,又使劲儿揉了揉他的大脑袋。

大狗摇着尾巴撒欢儿,往她手里拱的更加起劲儿,逗的明幼音忍不住笑出声。

自从家中出事,她很久没这么开心的笑过了。

“好了,”战云霆处理好明幼音的伤口,站起身询问:“需要报警吗?”

明幼音愣了下,摇头,“不用。”

如今的叶启寒在锦城只手遮天,警察管不了。

“需要什么?”战云霆看她,“我可以帮你。”

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   第3章 威胁

明幼音抬眼看他。

男人长的极好看,飞扬的浓眉,高挺的鼻梁,亮若寒星般的双眼,身材高大,腰身笔直,身上散发着军人才有的特别气质,冷峻冽冽,看上一眼,就让人莫名觉得可靠。

明幼音下意识回答:“需要钱……”

说完之后回过神,一阵窘迫,慌乱摆手,“不,不是,我是说……”

“卡里有七十多万,密码是卡号后六位,”一张银行卡递到明幼音面前,“我被家里经济制裁,目前只有这么多,不够的话,我去问我弟要。”

明幼音:“啊……啊?”

明幼音傻了。

她拼死拼活喝一晚上酒,谈下最大的单子,提成也不过十几万。

她一句话而已,对面的男人就给她七十多万。

战云霆将银行卡又往她面前递了递,“够吗?”

明幼音舔了舔唇,极度渴望的看着眼前的银行卡。

她太想要了。

医院说,没有一百万,明天就让她爸转院。

她爸情况不稳,第一医院是锦城最好的医院,她不想让她爸转院。

可是……萍水相逢……七十多万……

“拿好,”看出明幼音眼中的渴望,战云霆将银行卡强行塞入明幼音手中,“小五是我的无价之宝。”

不要说七十万,就是七百万、七千万,也买不到小五的命。

这是好心的女孩儿,应得的报酬。

明幼音抓着手中的银行卡,想还回去,却又舍不得。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更何况是一百万。

想想医院里的爸爸,明幼音咬了咬牙,抬眼看向战云霆,坚定说:“我会还你的!”

以后只要有机会,一定还!

“这是你应得的,”战云霆问:“够吗?”

他话很少,但明幼音看得出来,他问的很认真。

她相信,如果她说不够,他一定会毫不迟疑,如他所说,去找他弟要。

明幼音脸皮还不够厚,红着脸点头,“够了够了!”

七十几万,再加上今晚她谈成合同的十几万提成,还差十万左右,相信医院会通融她几天,她可以再想想办法。

战云霆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明幼音不好意思的问:“能留您个电话吗?以后有了钱,我还钱给您。”

“不用,”战云霆摇头,“我工作特殊。”

明幼音:哦哦。”

工作特殊……所以不能随便给别人留电话号码吗?

这个男人话可真少。

算了。

一会儿离开时,记住这里的位置,以后有了钱,送到家里来也是一样的。

几分钟后,明幼音离开了战云霆家,出门一看,发现是她楼下。

明幼音看看楼上,又看向送他出来的战云霆,“好巧,我就住您楼上,我们是邻居!”

小五像是听懂了,欢快的在她脚边打转儿。

战云霆嗯了一声,“我极少住这边。”

“哦哦,”明幼音笑笑,“难怪从没见过您。”

这样英俊出色的男人,见过一次,一辈子都不会忘。

战云霆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明幼音再次道谢后离开。

只有一层楼,明幼音没乘电梯,直接走楼梯。

小五欢快的在她身后跟着,一直把她送到家门口。

明幼音打开家门,让小五进去做客,小五冲她叫了几声,扭头走了。

这是特意送她回家吗?

明幼音忍不住又笑起来,情不自禁追了几步,从扶梯上望下去,看到男人一直在门口站着,等到小五回家,才把房门关上。

看上去很冷峻,实际上很温柔的一个男人。

感谢今天的好运。

第二天,明幼音用战云霆给的钱先交了七十万元费用。

果然,其余的不急,月底之前交上就行。

只是,医院提醒她以后要及时付费,不要再欠账。

爸爸不用转院了,明幼音松了口气,看望了爸爸后,照例去上班。

叶启寒侵吞了他们家所有的财产后,明幼音被迫休学。

找工作四处碰壁,唯有一家广告公司收了她。

她知道,那不是好运,那是叶启寒故意羞辱她。

叶启寒想看昔日首富的女儿,如今轮落风尘一般,陪酒卖笑赚钱。

她还知道,叶启寒等她低头,等她求饶,等她回头求他做他的小情儿。

可她偏不。

陪酒又怎样?

就算以后随便去找个人陪睡,也绝不会求到他叶启寒的头上!

上午忙碌了半天,中午便有应酬。

明幼音绞尽脑汁,喝了一瓶多白酒,才哄的那位大老板没在她身上揩油就签了合约。

她的酒量超乎寻常的好,在广告界,这也算得天独厚。

再加上长的极致的漂亮,智商高,情商也高,酒桌上便是如同开了外挂一样的存在,多难啃的单子,到了她手中也能迎刃而解。

明幼音至今也没想明白,她这么聪明一人,怎么就被叶启寒那个白眼狼给骗了呢?

这一骗,就是十二年。

还好一直没献身,至今她还小葱拌豆腐般清白。

要是守了二十年的身子,被叶启寒那个白眼狼给破了处,那才叫恶心。

谈成了大单子,主管很高兴,一不小心喝高了,大手一挥给她放了半天假,让她下午好好休息,晚上锦上酒店再接再厉。

一瓶多白酒,明幼音一点没醉,反而越喝越清醒,回家的路上,来来回回都是她和叶启寒甜甜蜜蜜的十二年。

明幼音怎么也想不出,那个男人怎么能那么狠,前一秒还甜蜜恩爱,后一秒就害她家破人亡。

胡思乱想着,到了家门口,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让她在心里骂了一路的白眼狼。

明幼音看着那个长的有多好看,心就有多狠的男人皱眉,“你来干什么?”

叶启寒的目光紧锁着她,“我们谈谈。”

“滚!”明幼音不耐烦,“我和你没什么好谈。”

叶启寒取出手机点了一下,屏幕亮起,送到明幼音眼前,“你会愿意和我谈的。”

“姐!”独属于少年的清亮嗓音,急切响起,“姐!他们想让你干什么?你别管我,你去报警!去报警!”

看着屏幕上被绑着的少年,明幼音的呼吸一下窒住,抢过手机,“小澄,你怎么了?小澄?”
小奶狗驯养个案报道

01 在校招面试现场,于自强发挥得并不好,他原本是在被刷之列的,只因他个人简历上爱好特长一栏不合时宜地写着“能喝一斤半白酒”, 作为面试官之一的计财部部长李英坚持把他留下来。 李英之所以参加这次员工入职面试,就是本着一份私心,她想物色一名为自己应酬挡酒的新人。 入职后,小伙子果然不负厚望,每每跟随外出,懂规矩、知进退,明里暗里不露痕迹地报销了属于她的大部分杯中之物。不到半年,她久治不愈的慢性...

我想成为那个在路上讲段子的人

明明可以正大光明,为什么要偷偷摸摸 明明‘郎有情、妾有意’,为什么不能拥抱 在爱情里,我始终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我始终是一个如若喜欢不顾一切的人,我始终是一个意气用事,不计后果的人,最终才导致了今天这样一个令我身心疲惫,用尽全力去维持的婚姻。 在这段不满意的旅程中,我无法不去考量自己所处的位置,无法不去考虑父母的想法与感受,无法不去考虑对子女影响与伤害。 恋爱是美好的,结婚生子是幸福的...

强烈推荐_小说爹地你别跑已完结篇免费阅读(安盛夏权耀)

爹地你别跑来源禾木小说,简介:“女人,你敢夺走我的第一滴血?!!”一时贪吃,她擦擦嘴就跑,不料兽性总裁上门求负责。五年前,她被渣男贱女欺负陷害,差点坐牢,惨到不行。五年后,她带着一对天才双胞胎儿子高调回国,一路抱稳金

伤口

他拉过她的手,干瘦冰凉的手指被他握在手心里。手腕处粉色的,深深浅浅的印记让人心里微微颤抖,有的地方已经结疤变灰,像干枯的树皮,有的地方呈现一圈淡淡的粉色。这是怎么伤的,他问。我特别难过的时候就咬一下,她轻轻地回答。像被发现秘密的小孩子发出腼腆的笑。 心脏开始疼痛,他抱住她,把她的头埋在胸口,说,你太不爱惜自己,我会保护你。心脏发出清晰的有力的跳动,她点头轻轻地微笑。 几天前,她在家里大吵一架...

心安即是归处——给老公的一封信

亲爱的老公: 见信如吾。以前一直想让你给我写一封情书的,不过你太忙了,这些事情你总觉得以后有时间可以写的。因为我对于你哄老婆的能力也确实了解,所以这事没有再提过。今天,想给你写一封信,鉴于我们今年生活遇到的一些小问题,把平时没空说的或者不好说的写下来,如果能让你更了解我们的未来,还能宽慰你目前焦躁的心的话,我想目的也就达到了。 我们曾经是同个公司的同事,那时候的我们觉得我们就是公司的中坚力量...

gang交,我真的不喜欢,因为给我的感觉不好吧,所以就只尝试过一次,那一次,也是应了他的要求。

我也问过很多人为什么喜欢gang交?他们说刺激。快感吗? @江楚寒:我不喜欢gangjiao,不喜欢心爱的的给我口,心疼,我喜欢口她。@小僵尸S:男的有心里征服快感,女的的话有被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