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晚晚|慕北宸全集,【慕先生,爱我就请放过我】章节阅读

2018-12-15 11:30:22作者:编辑部
慕先生,爱我就请放过我小说赏析:慕北宸盯着她,此刻映在他黑眸中的苏晚晚,依旧透着美丽的神气,明媚得耀眼,公主就是公主,就算落魄了,也不会变成乞丐。

第13章 你算是什么东西!竟敢……

苏晚晚听到这个令人生厌的声音,冷漠的抬起头,果然看到那对母女,站在门口。

对于父辈和祖辈的宠爱,苏珊从来就是高傲得不屑一顾的样子,可是在那愤愤不平的目光中,不难看出,她对刚的那番话,无比的赞同。

苏家老爷子板起了面孔,威严道:“沈氏,出去!我是家主,这里轮不到你说话的份。就算苏晚晚把整个苏家卖光,赔光,也都轮不到你来置喙。”

苏珊站在门口,冷眼相对,一副连们都不愿意踏进的样子。

“爷爷,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以后我也不会再来看你了。”

苏晚晚冷厉的声音道:“这些话,你非得现在说?!”

苏珊并不理会她,而是将一封辞辞呈,放倒了床头柜上:“不再见。”

“大姐……”

苏晚晚想挽留他,可是却被爷爷拉住了。

苏老爷子缓缓道:“我是看着晚晚长大的,我偏爱她,正如你的母亲偏爱你一般,这是人之常情。可是,你要清楚一点,晚晚并不是因为受到了偏爱,才获得苏家的一切。她的名字在苏家的户籍上,而你却不在,这就是名分的力量。虽然你们都是我的孙女,可是你是私生女,你的母亲无视道德而种下的果,能怪得了谁?”

沈语嫣忽然冷笑了起来:“你这个老不死的!当初我要是生的是个儿子,你们苏家还不得用八抬大轿抬我进门!”

爷爷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爷爷!”

苏晚晚忙不迭的给爷爷顺着后背,转过脸来对这对母女道:“还不滚?我叫保安了!”

苏珊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就站在门口,理直气壮的派头:“苏家的财产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可是,我得为我的母亲争取到赡养费。”

苏晚晚冷笑道:“你想要多少?总不会是一个亿吧。”

“一个亿我就不说了,我也清楚的知道公司的状况,苏家肯定是拿不出的。一千万,一分都不能少,我母亲这一辈子都没名没分,但是却为苏家尽心尽力的操持家务十多年,这是她应得的。”

要是以前,苏晚晚眉头度不会皱一下,就把她们打发了,可是现在,她确实拿不出。

可是,她不想让这对讨债的母女在爷爷的面前继续争执,所以就想着她们先打发了。

苏晚晚站起来,冷漠的回答道:“好。一千万我答应给你了,我会让二叔凑出来给你们,给窝两个星期的时间。”

苏珊用一种鄙夷不屑的目光审视着苏晚晚:“你当我是智障?二叔都已经消失两天了,谁不知道他已经卷走了所有的现金,你叫我去找他,哼,可笑。”

苏晚晚脑子忽然一片空白:“什么……这不可能,今天早上二叔还打电话给我,叫我来看爷爷的!”

苏珊抱着手臂,微微的挑起下巴,斜倚在门口,看好戏的样子嘲讽道:“哦,原来你跟二叔还有这种……猫腻?你们打算瞒着大家,是要一起私奔吗?毕竟,二叔是养子,你们,哼……”

苏家爷爷气得差点就一口气喘不上来:“你、住口!”

苏晚晚听了脸色苍白,她知道苏珊不会说谎。

她立即拨通了二叔的号码。

可是电话里传出的却是关机的声音。

她又打了他办公室的电话,可是接电话的助理却一问三不知。

电话里,助理这样说道:“……苏总经理,从上周五开始,到今天星期二,都没看见人。”

苏晚晚狠狠的咬着牙,然后平静地挂上了电话。

除了爷爷,二叔是她最信任的人,没想到……这背后一刀,真是捅得她猝不及防。

苏晚晚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转过来,面对着爷爷说:“二叔的助理说,因为临时要见一个重要的客户,所以二叔就出国了,我们才比较难联系的上他。”

苏老爷子总算一口气缓了过来,然后转过来一脸不悦的看着苏珊,严肃道:“珊珊,你从小就是个优秀的孩子,也很注重自己的品格,为什么长大了,反而要又像你的母亲一样,心思阴诡,恶口,或人前非,或背面非……”

沈语嫣插着腰,冷笑着打断了爷爷的话:“对啊,我就是心思阴诡!我之所以今天这个样子,都是被你逼的!你看不起我,不让我当苏家的媳妇,我照样能勾搭得你的儿子神魂颠倒,让他乖乖的把我接进了苏家。你能把我怎么样?”

苏爷爷深深得闭上了凹陷下去的眼睛,苍白的唇瓣都在微微的抽搐着。

苏晚晚忍不了了,她直接已经用床头的座机接通了前台:“喂,马上叫保安到A3021,有人恶意的骚扰病人!”

忽然,苏珊冲过来,一把摁掉了她的电话:“苏晚晚,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妈妈好歹也是从小就照顾你的,你叫保安来赶她,合适吗?要是伤了我妈,你赔得起吗!”

沈语嫣忽然放声大笑,冷嘲热讽道:“哟呵,我的苏大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虽然说苏家没钱,但是你可以去问你的姘头要啊。‘’

苏晚晚脸色一沉,生怕她把慕北宸说出来。立即打断她:“沈阿姨!我都答应了会给你钱,你还这么不依不饶的血口喷人做什么。”

苏珊瞪着她,忽然缓唇畔缓的勾起了冷笑:“爷爷,你可知道你这个宝贝孙女,为了苏氏企业的合作资源,在外面卖身,而且,她的金主就是爷爷你一直都看不起的慕家的……那个小子。”

爷爷气得老脸涨红:“你……住口!”

苏珊勾起唇角,冰冷不屑的目瞟着苏晚晚,然后当着他们的面拿出手机,拨通了慕北宸的号码,放了免提。

苏晚晚没看到苏珊打的是什么人的电话,但是从苏珊的那仇视的目光里,已经觉得很不妙了。

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从手机传出了。

“什么事?”

苏晚晚光是听到这个声音,吓得脸色苍白,差点想冲过去抢苏珊的手机!

不论何时,苏珊听着慕北宸的声音,都会心跳加快,变得温柔了许多。

正因如此,她才更痛恨缠着慕北宸不放的苏晚晚!

她尽量维持着自己脸上的冷漠:“慕公子,苏老爷子请您据实以告,你和我们的苏家大小姐,到底有没有被你糟蹋。”

苏晚晚拔高了嗓音冷道:“慕北宸——”

那一声,自然是求他。

慕北宸坐在总裁办公室里,手上拿着电话,一如既往的英俊冷漠。

聪明如斯,慕北宸自然知道,苏晚晚现在正在被那对母女逼迫威胁。

男人的黑眸一沉,缓缓道:“我没义务回答这个问题。苏总监,你如此冒昧又无礼的过问在下的私事,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从今往后,我会让助理拒接你的一切来电。”

苏珊狠狠的咬着牙。心里又怨又气,又嫉妒。

她因为工作的关系,与慕北宸在谈判桌上,相识。

她心早就被他英俊冷漠的外表和睿智深沉的内心给迷住了,可是,她为了守住自己的矜持和清高,她没有对这个男人表现出任何爱慕的心。她只想让他知道,她与众不同的!

苏珊冷冷的目光注视着苏晚晚,然后继续道说:“慕公子,我们现在急需钱,一千万。苏晚晚让我管你要钱,你该不会睡过了,就不认账了吧。”

苏晚晚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真是小瞧了这个大姐,居然还真的说得出!

慕北宸冰冷的嗤笑着:“可以。让她自己来,跪下求我。”

苏家爷爷气得青血液一股脑的涌上来,脸色青红交错:“你算是什么东西!竟敢敢、敢欺辱我孙女!……咳咳……咳咳……”

“爷爷!”

苏晚晚慌忙的给爷爷拍着背,顺气:“爷爷!你感觉怎么了……”

爷爷已经闭上了眼睛,整个身体都僵硬的躺在病床里。

刚刚苏晚晚打电话叫来了保安和护士,此时也已经到了病房。

苏晚晚转过来对着护士喊道说道:“我爷爷心脏病犯了!快去叫医生”

保安还没撵人,沈语嫣赶紧拉着苏珊的衣角,飞快地往外走:“还楞着干嘛?你难道还杵在这里等着,给那个老不死的付医药费啊?”

苏珊冷笑着看了病房里一眼:“当然不会。”

苏晚晚一抬头,愤恨的眸子和苏珊四目相对,只看见她的大姐,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14章 这个女人在他的心里
爷爷被气得犯了心脏病,在手术室里抢救。

苏晚晚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默默地等待着。

她现在是众叛亲离了……

二叔下落不明,很有可能就是卷款潜了。

而大姐因为想分家产,跟她闹翻了。

爷爷素来最重家风,知道她……出去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吧。

她现在已经连哭的心情都没有了,无力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内心煎熬的等着等着手术的结果。

“苏晚晚。”

远处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有人在叫她,她缓慢的抬起头,呆滞的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她最好的闺蜜,南笙。

南笙到苏晚晚的身边,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她也没多说什么,而是张开手,轻轻的把她抱进了怀里。

苏晚晚把小脸埋进了南笙温暖的怀里,忽然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如果爷爷也离开我了,那我怎么办?苏家怎么办……”

南笙安慰她道:“不会的。你别这样想,你爷爷要活到一百岁的。”

手术室的灯灭了。

苏晚晚立即从椅子上站起了起来,紧张得一颗心都蹦出来了:“医生!现在是什么情况?”

“病人的病情算是稳定住了。三天后,可以准备心脏搭桥手术。好好调养的话,三年内病人的病情大概不会再恶化了。但是三年后,就……很难说了……”

医生说得很委婉。

爷爷再撑下去,也就剩下三年了。

苏晚晚也不知道此刻自己就竟是喜还是悲伤,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爷爷终究是要离开她,只不过是迟早的事。

医生停顿了一下,又委婉的说道:“对了,苏小姐。前台让我提醒一下您。之前还有欠的住院费医药费,麻烦您去缴清。虽然您是我们的VIP,可是,这也实在是欠费欠得太多了。再加上今天的手术费,和三天后的收视费,大概一起也就五十万左右的样子。”

苏晚晚尴尬的点点头:“嗯,我会尽快缴清的。”

手术车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了。

苏晚晚刚想跟上去看看爷爷,却被南笙一把拉住,然后拖到了一旁,悄声问:“苏晚晚,你现在连五十万都没有么?”

苏晚晚难过的低下头:“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之支出的事情都是二叔在管着的。我自己的账户里,是已经没有什么钱了。可是二叔他……他现在消失了……”

一起提二叔,她最信任的二叔,就好像心口被狠狠的插了一刀,疼得她连指尖都冰冷得发抖。

南笙气的想打人,可是她却无能为力,她只能给苏晚晚很微弱的帮助。

“晚晚,你别急放心,我给凑这笔钱。实在不行,我就把我的房子卖了,去住我的店面里。”

苏晚晚这时候却异常的坚定:“不!你现在的日子,已经不像和以前那么好过了。每一分钱都要自己辛苦打拼,你好好额守着你现在的生活,不要因为我,被破坏了。”

“晚晚!如果没有你的庇护,我不可能过上现在这种平静又舒坦的日子。是你把我从地狱里救出来的,你知道我愿意用一切报答你……”

苏晚晚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唇瓣:“不用。我还有办法筹到钱。你在医院,帮我照顾好爷爷就可以了。”

……

苏晚晚从医院里出来,然后就打车去了慕北宸办公的大楼,星河大厦。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也是全天最繁忙的时候。

苏晚晚一走进大厦,就直接走向了到前台:“您好,麻烦帮我约一下慕北宸先生,我要见他。”

前台小姐一听到总裁的名字,整个人都抖了抖:“女士您好,请问您是哪位,有提前预约吗?我们和总裁办公室确认之后,才能让您进去的。”

苏晚晚道:“我姓苏。你就告诉他,我是来要讨债的。”

前台小姐白了她一眼,长得戳人的假睫毛上下一扑扑,就对她翻了个白眼,冷嘲:“这位苏女士,您不是有臆想症吧。我们总裁怎么可能会欠你的债?如果您执意要无理取闹的话,那么我就要叫保安来了。”

苏晚晚不恼不燥,漠然的看着她:“既然我敢来,就证明我能承担这个擅闯的后果,倒是你,小姑娘,你能承担得起赶走我的后果么。”

前台小姐被她这几句给镇住了,她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嗯,那好吧,我就给你通报一下,苏小姐。”

苏晚晚看见这个前台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如此的‘礼貌’,唇畔勾起一抹冷笑。

人,永远都是这样,捧高踩低,欺软怕硬。

前台挂了电话之后,面带微笑的对她说:“苏小姐,麻烦等一下,付助理掉了摄像头,确认过您的身份之后,就会让您进去。”

三分钟后。

总裁特助几乎是飞奔下来的。

付助理对苏晚晚礼貌得甚至到了殷勤的地步,恨不得带上红地毯来迎接她:“苏小姐,楼上请。您慢点,这边,这边。”

付安殷勤地带着为苏晚晚上了总裁的专用梯。

员工们很少见到总裁的特助对谁这么客气的,都以为以为苏晚晚是总裁夫人,远远的都在对她鞠躬。

苏晚晚一路被领上了总裁的办公室。

“苏小姐,您就坐在这里等一等,总裁现在还在会议室,他还有十分钟左右就结束。我去给您准备点饮料。苏小姐,您想喝点什么,蓝莓汁好不好?”

苏晚晚有些惊讶:“纯的?”

“百分之百鲜榨。”

“嗯,那好的,麻烦你给我准备一杯。”

蓝莓汁是她很喜欢喝,纯正的蓝莓汁很贵,一般的餐厅都少有,她也都是在家里才能喝到鲜榨的蓝莓汁。

她以前和慕北宸约会的时候,在餐厅每回点了蓝莓汁,都是没有。

慕北宸竟然把这个记下来了吗?

“咳咳!”

忽然,总裁室办公桌的旋转椅上,传来了女人的一声娇气的咳嗽声。

苏晚晚蓦地抬起头,刚刚却没发现在旋转椅背过去,居然还坐着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

她长发乌黑垂顺,面容姣好,苗条纤细的女孩,坐在总裁办公桌前的皮椅上。

苏晚晚微微眯眸,这个女孩子,长得有点上电视里经常看到的某个女明星,好像叫童什么飞。

号称世上最嫩玉女掌门,天真纯美得如同天使。

付助理一看到童雨菲,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僵硬了:“童小姐,您什么时候进来的?。”

童雨菲笑眯眯的,一脸的活泼可爱没心机:“我刚进来的。我看门没关,我就进来了,小哥哥,你该不会怪我吧。”

付助理擦了一下的冷汗,敷衍道:“哪敢。总裁交代过了,今天您和汤公子都会来,让我接待你们你。”

童雨菲收敛的笑意,一双挑衅的眸子盯着苏晚晚:“这位是?”

付助理回答道:“这是总裁的客人。哦……童小姐您要不要饮料,我去为您准备。”

童雨菲装嫩的眸光里,带着对美丽同性的敌意,从头到脚审视着苏晚晚:“给我也来一杯蓝莓汁长尝尝呗!麻烦你咯,小哥哥。”

“不麻烦,不麻烦……”

付安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这个房间里,里只剩下她们两个女人。

苏晚晚一只默默无言的坐在沙发上,尽管她半点没有要招惹童雨菲的意思,但是,这个女人却不这么想。

“你谁啊?跟我宸哥哥是什么关系?”

苏晚晚微微抬眸,就看见童雨菲用一种女主人的身份,高高在上的蔑视着她,无言的挑衅。

苏晚晚冷淡道:“不高兴告诉你。”

童雨菲那张画得精致的脸上,连最后一丝假笑都消失了:“我不管你是谁,我得先让你,明白我是谁。”

苏晚晚只见她将慕北宸办公桌上的镜框拿起,特意晃到她的眼前,炫耀似的:“睁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他摆在桌上的照片,可是我呢。”

看清楚照片的一瞬间,苏晚晚真的呆住了。

那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青春美丽,楚楚可怜,唇畔的笑容有些羞涩,可是那那笑容很温暖……

梨涡浅笑,带着豆蔻少女的娇羞,一看就是个小美人坯子。

苏晚晚危危眯眸,眼毒的发现了一个事实,她冷道:“你和她长得很像,可你并不是她。这样冒充别人,你就没自尊的嘛。”

童雨菲脸色立即涨红:“你!”

虽然把童雨菲起的说不出话来,但是苏晚晚也没见得好过到哪里去。

因为女人的照片摆在慕北宸的办公桌上,那么这个女人在他的心底,地位肯定非常的不一般。

想及此,她的心难免有一丝丝的吃味儿。

如果她早知道慕北宸有了心尖上的人,她就不会在缠着他了。

可是,慕北宸为什么从来不对她提起过呢?

童雨菲不想败下阵来,依旧是一脸挑衅的看着她:“就算照片上的女人不是我,可是,我凭着我这张脸,就能在宸哥哥的心里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苏晚晚微微的冷哼着:“那又如何。你又不是慕太太,他的身边有再多的女人,你也管不着。”

童雨菲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刚想发飙,看见办公室的门被缓缓打开,慕北宸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穿着质地考究的手工西装,一如既往的英俊冷漠。

她就瞬间换了一副乖巧可人的甜美面孔。

“宸哥哥!”

童雨菲像只欢乐的小鸟一样,飞到男人的身边,然后小手扯着他的衣袖撒娇:“宸哥哥!好久不见,菲菲好想你哦!”

苏晚晚看着她这个‘天真活泼’的样子,只觉得恶心得想吐。

慕北宸身姿站得笔直,虽然不见半点热情,但是他也没有抵触她童雨菲的触碰。

他的犀利的目光望向了苏晚晚:“你,来做什么?”

苏晚晚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才忍住了没有冲上去打他的耳光。

这个混蛋,差点把爷爷差点给气死了!

但凡他对她又半点怜惜,他都不应该这么做!

更何况,她和他之间还是这种关系……

她越想越觉得这个男人可恶至极!
第15章 菲菲最贴……心!
童雨菲亲热的挽着慕北宸臂膀,就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楚楚可怜的躲在慕北宸的身边:“宸哥哥,他是你的仇人么?那目光就好像要吃了你似得。”

慕北宸这才垂眸淡淡的看了童雨菲一眼:“说过让你别来我办公室。”

童雨菲养着小脸,笑得一脸的甜美:“我知道你不想曝光我们的关系,就是为了维护我的形象。宸哥哥对我真好!可是菲菲不介意啊,我才不会为了什么流言蜚语就就疏远我最最亲爱的哥哥呢!”

苏晚晚憎恶的眉头微微一皱,这个童雨菲难道是……慕北宸秘密包养的情人?!

她的心底一阵一阵的发寒,她以前还真的是瞎了。

她自嘲的一笑,然后抬起头,冷漠道说:“慕北宸,我有话,要单独和你说。”

慕北宸立即就对童雨菲,轻飘飘的说了句:“我让助理送你离开,注意不要被记者拍到。”

童雨菲当然是不愿意走的。

可是,既然慕北宸都开口了她就不得不走。

童雨菲拽着男人的衣袖,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样,笑得甜甜的:“tom一会儿也要来,我坐在外面等他吧!别忘了,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哦,你的好兄弟和好妹妹,都等着给你庆祝呢!”

慕北宸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苏晚晚疑惑的看着他们之间诡异的互动……

今天是慕北宸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认识他这么久,她竟然不知道。

这个男人……她或许真的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

她迷恋的仅仅是他的外表,被他神秘锁吸引。

她对他的喜欢,真的是太肤浅了。就像喜欢一件自己一直渴望又买不到的限量版大牌服。。

童雨菲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偌大的房间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

慕北宸从容淡定的脚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坐下。

男人磁性的嗓音淡淡的开了腔,冷谑道:“看你这表情,是想砸我的办公室?”

苏晚晚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唇,硬是忍住了在眼眶里徘徊的泪水,冷笑:“要是以前的苏晚晚,别说你的公司,就是你的人也一起砸了。”

慕北宸冷声嗤笑:“我看你这么不识好歹,就算现在有求于我,也一样敢给我脸色看?”

苏晚晚攥紧了拳头,忍着想要揍人的冲动。

可是她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求他。

忍了又忍,直到味蕾尝到了唇瓣被咬出血味,她这才松了口,低声下气的求他:“我需要给爷爷治病。你是不是……要我下跪求你,你就肯借给我钱?”

慕北宸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从办公桌上拿了支票,然后写下金额,签了名字。

男人薄唇轻启:“过来。”

苏晚晚木然的走到他的办公桌的边上,然后阿奇支票……

刚刚好是五十万。

“你怎么知道我刚好缺五十万?”

“因为我想知道。”

苏晚晚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

是的,这个男人无所不能。任何事情都在他的看过你之范围之内,包括把她的爷爷气得半死不活!

她抿紧的唇,微微的抽抽搐着,咬牙道:“谢谢。”

忽然,男人那他冰冷的嘲讽响起:“苏晚晚,你可不是白给你的。”

苏晚晚抬头平静的看着他:“我这是借。”

“我不借。”

苏晚晚猛地洗了一口凉气:“你必须借!都是因为你,我爷爷气得心脏病犯了。你难道就没觉得有一丝的愧疚吗!”

慕北宸的唇畔扯出了薄如刀锋的笑意:“没有。你的爷爷没德行,不配。”

苏晚晚手上的张支票立即被揉成一团:“慕北宸,你!我不允许你这样说的我的爷爷!”

慕北宸端坐在位子上,目光冰冷幽邃深:“我说不说又如何,你爷爷现在不得好死,这就是他的报应。”

“慕北宸!你凭什么这么说……”

男人勾唇冷笑:“你想知道?”

苏晚晚忍着想冲过去扇他耳光的冲动,猛地吸了一口冷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不想知道。就算我想知道,我也会去问我的爷爷。绝对不会听你一个人说!”

“好,那我们之间的账,现在清算。”

苏晚晚攥着手里的支票,冷漠道:“我们之间的账,很清楚。我说过,这笔钱算我借你的,我会尽快还。再无其他!”

苏晚晚总觉得今天这个男人的目光看起来十分的让人不舒服莫名的透着一股邪气和霸道。

她还是先走微妙,反正,支票就在她手里了。

她记者给爷爷交住院费,这个男人有什么话,以后再扯。

苏晚晚也没等慕北宸开口,她转身迈开步子就走向了门外。

坐在办工作旁的慕北宸,冷笑着,修长的手指轻轻的一按遥控键,办公室的门就被锁死了。

苏晚晚伸手去拉们的拉手,可是用力的转了几下,还是没有把门拉开。

身后,慕北宸已经离开了位子朝她走了过来。

他一只手撑在她的耳旁,将她圈在了怀里,寒声道:“你以为,我的钱,这么好拿?”

“你想怎样!”

高大的男人带着恶意地将她抵住。

“收了我的钱,就要你,肉偿。”

苏晚晚转过来,虽然腿在抖,可是脸上却装着很镇定:“既然你这么无耻,那这笔钱,我不借了。开门,放我走,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

粗粝微凉的指尖摩挲着她光滑的脸蛋,男人冷声嗤笑:“这由不得你。”

“你放开我……唔……”

她的唇瓣,被男人一下就堵上了。

她抗议的声音也都悉数被慕北宸咽入了腹中。

她想挣脱,可是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她丝毫也挣脱不开慕北宸。

自己的柔弱,和男人的强大,对比之下的产生的力量上的悬殊,让她顿时生起了一种无力的眩晕感。

最终,她还是只能无奈的闭上眼睛,让他为所欲为。

瞬间,苏晚晚忽然产生了有一种被男人的力量、金钱和权力支配的受虐感,阴暗得让人窒息。

吻了许久之后,她才被放开了。

慕北宸逼近她,属于男性的荷尔蒙温热的气息将她笼罩着,他轻蔑的冷笑:“苏晚晚,最开始,是你惹的我。你现在,装什么贞洁烈女,嗯?”

苏晚晚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沙哑的声音冷道:“那是一个月以前。现在不一样了,我绝对不答应。。”

“理由。”

苏晚晚冷艳的眉目,轻蔑又挑衅的看着他:“理由啊。因为任何人是有区别的,每一个人从一出生就不一样。你们家,从前也就是我们苏家的家仆,你充其量只不过是个暴发户。而我,从我爷爷的爷爷起,就是名门望族。我们的骄傲,是你这种出身低微的人,所不能理解的。”

慕北宸将她抵在门板上,手已经掐住了她的步子,黑眸深处翻滚着愤怒,唇畔却带着冷笑:“苏晚晚,你有种,继续说。”

“你心有所属,还在身边偷偷的豢养着一个‘她’的替身。虽然,我曾经也算是你的女朋友,是你从来没有没有告诉过我!你随便和一个居心叵测的陌生女人订婚,也只不过为了保住你的名誉。这还不算,你最渣、最可恶的地方,就是在一个病危的老人面前,侮辱他的孙女!像你这种卑贱没有底线的男人,我看不起你。”

苏晚晚说完这些话,她只觉得,自己和慕北宸,这辈子都算是彻底的完了。

慕北宸如此高傲的男人,绝对会恨她一辈子。

她重重的闭上眼,着就是她想要的,要断,就彻底的断干净!感情,她不喜欢拖泥带水。

他幽邃的黑眸里,渗出一丝可怖阴森的笑意:“你就是这么想的?果然,苏大小姐品格是如此的高贵。我等卑贱之人,望尘莫及。”

忽然,男人的手臂环上了她的腰,腰间传来的一股强势的力道,将纤细的身体都拎了起来,把她直接拖进了他的休息室。

“放开我!你放开……”

她被用力的摔在了沙发上,然后男性强壮的身体就一下将她压住了。

她被摔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扯下领带,绑住了手腕。

当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是失声尖叫:“慕北宸!不要这么下作好么,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他冷笑着,然后俯身下来,凭空压着她。

“苏晚晚,你难道不知道,像我这样的卑贱又下作的渣男,最喜欢占有和玷污像你这样高贵的女人。”

他的手一颗一颗的解开了衬衫上所有的扣子,原本冷峻的眸子忽然变得邪恶了,脱下的衬衫,露出了结实又白皙的胸肌和腹肌,然后重重的压下……

………………

童雨菲一个人会客室的沙发里,是不是的瞟一眼紧紧闭上总裁办公室的门,心里真的是不爽到了极点。

她从没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这么大的敌意。

因为她从来没有发现过,慕北宸的目光会在哪个女人的身上停留,

这让童雨菲感到无比的嫉妒,无法忍受。

远处,传来了一个男人好听的声音。

“哈罗,菲菲!”

童雨菲抬起头,看见眼前风流潇洒的公子哥儿,两只怨毒的眼睛里瞬间放出了光彩:“汤瀚哥哥!”

汤瀚身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高大挺拔,打扮入时,五官棱角分明,唇畔带着放荡不羁的笑容,英俊潇洒。

童雨菲一见到汤瀚就热情的迎了上去,抓着他的手臂撒起了娇来:“好久不见,哥哥真是越来越英俊了。”

童雨菲虽然最想要的还是慕北宸,但是她也知道慕北宸一只把他当成替身,当成妹妹。

所以,她还要找好优秀的备胎,不然到时候足蓝打水一场空。

已经被童雨菲看成备胎的最佳人选的,正是汤瀚。

汤瀚对于童雨菲主动送过来的豆腐,一点也不推辞,任凭她用自己的丰满蹭着他的手臂。

“菲菲,你又变漂亮咯,真是越来越像个大美人了……嗯?你这个鼻子是不是整得有些过头了?咳咳……”

汤瀚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没有继续说。

童雨菲焦急的捂着自己的鼻子,娇嗔的嗲道:“讨厌啦!人家鼻子本来就仗着样子的,人家才没有整容呢。”

汤瀚笑而不语,心照不宣。

他就算不用眼睛看,也能知道,童雨菲为什么去整容。

小时候的童雨菲和小晗就有七八分相像。长大以后,容貌渐渐的有了变化,童雨菲为了保住那相似的容颜,就一直都在整容。

汤瀚和慕北宸,私底下是极好的哥们儿,他当然是知道的,可是他估计童雨菲的面子,并不会去揭穿她。

“那个棺材脸呢?他怎么没有出来迎接我们?成天就知道工作工作,哎,真是没见过天底下还有这么无聊的人。”

童雨菲眼珠子一转,心里有了个主意。

“宸哥哥就是这样讨厌的嘛。我都祖宗爱这里干等乐三个多小时了。就为了等他一起去金希顿,咱们一起聚个餐。tom,你赶紧去催催他么?他的工作永远都忙不完。我这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为了给他过生日,我今天特意把所有的通告都推掉了呢。tom,你帮我去催催他么,人家都快饿死了啦。”

汤瀚脸上带着风流不羁,不经意的低头瞄了一眼贴在他手臂上摩擦的雪白深景,:“乖!我们的菲菲最最贴……心!你等着,我就去把那个丧心病狂工作的大傻子给你抓出来。”
男票第一次就秒身寸,如何安慰

如果男票第一次就秒射身寸,我该怎么安慰他呀,还是分手呀,至于吗 @yp小钢炮:有时候都怀疑人生了,太大不行太久也不行秒射也不行,刚刚好是多少@怒漢:你就告诉他 别往

梦醒时分你在哪里

我的爱人啊!曾经,我以为我们可以相伴很久很久……所以,我把大部分的爱给了我们的孩子,我总说,我给完全陪孩子的时间只有这开始的三年,而我们的时间还有好久好久。过了这三年,我再把大部分的爱给你,因为我知道给陪我到老的只有你,我的爱人。 你说,你不是还有儿子吗! 我说,儿子会有他的生活,会有他的朋友,他的工作,他的家庭。我是不会跟儿子一起住的啊!陪伴我的还是你啊! 可是,我们还没有等到孩子三岁,甚...

保安,不求保卫安宁,只求你保持安静。

他们拿着保安的工资, 却没有人教给他们保安的职业道德, 我这也算是免费培训, 无私奉献,一举两得吧…… 前几天老公给我看了一段朋友圈的售楼广告,大意是坐落在温泉酒店的旁边,一百平的房子送两百平的小院,四周是林野与花海,而且大概是因为偏僻的原因,价格并不高。 我看了好生心动,不是因为比例失调的平面图上院子里那个跟餐桌一样大小的水池,也不是因为水池旁边那个奇形怪状的假山,而是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住到...

医运奉天小说全部章节免费阅读

医运奉天小说来源可可文学.作者文笔真的很不错,从连载之初便深受众网友追捧,留言点击量连创新高,精彩小说内容不容错过!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完整版阅读资源提供给大家!!! 医运奉天第1章救救我闺女 医运奉天 曹子扬正在自家

爱你需要多少钱?

在童话故事的结尾,总是灰姑娘和她的白马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然后故事戛然而止,留给我们无限美好的幻想。 爱情如此美好,那些当初嫁给非常爱你却很穷的人,现在怎么样了?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了吗? 1、如果忘了爱自己,别人也会忘了爱你 朋友小米的爸妈是彼此的初恋,爱得难分难解。小米爸一无所有,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丧父丧母,寄居在生活也不富裕的姐姐家。 小米的外公外婆坚决不同意,对小米...

官谋高手——官谋高手全文阅读~

官谋高手 简介:他军转干上任镇长的柳擎宇在办公室里面坐了2个多小时了,然而,在过去的一天一夜外加2个小时的时间内,镇里面没有一个人来他这里汇报工作... 第1章 被架空的镇长 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的让人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