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一夜纵情:陆少难伺候》全集小说阅读(主角蓝溪)

2018-12-14 16:01:38作者:编辑部
经典女频言情小说《一夜纵情:陆少难伺候》全网更新中,一夜纵情:陆少难伺候小说简介:一夜纵情后,他将她抵在酒店的床铺里,咬牙:“就这么想做陆太太?” 她妩媚地笑:“昨天晚上我们配合得很好,不是吗?”
第3章 现场直播
  两天后,江城规模最大的夜店,海天一色。

  蓝溪按照蒋思思提供的情报,找到了陈东明今晚聚会所在的包厢。

  蓝溪今天穿了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她跟着送酒的侍应生一起走进了报包厢。

  包厢里的人基本每一个都认识她,看到她之后,立马有人出声:“这不是蓝大小姐么,怎么来当陪酒小妹了?”

  很轻佻,很低-俗的挑-逗,但是蓝溪没有在意。

  她名声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她向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很清晰。

  无视了这些恶意的调戏,蓝溪在人群中找到了陈东明,他腿上做坐了一个女人,两个人打得火热。

  “陈三少。”蓝溪走上前去,在他面前停下来,脆生生地喊了一声他的名讳。

  陈东明原本正在摸怀里女人的胸,听到蓝溪的声音之后,悠悠将视线转了过来。

  “哟,原来是来找陈老三的啊!”见蓝溪走到陈东明面前,那边的人又开始起哄。

  那语气,就像是在说什么送上门的妓一样。

  “你来找我的?”陈东明问蓝溪。

  蓝溪点了点头,“是的,方便聊几句吗?”

  “可以。”陈东明将腿上的女人推开,那个女人颇有敌意地看了蓝溪一眼,似乎是在责怪她抢了她的生意。

  蓝溪走过去,在陈东明身边坐下来。既然是谈判,必然有牺牲。

  来之前,蓝溪已经想清楚了这一点。

  “先喝一杯,喝完这杯再跟我聊。”思索间,陈东明已经为她递上了一杯酒。

  蓝溪接过来,一饮而尽。

  陈东明邪气地笑了笑,“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蓝溪开门见山:“我听说您买下了别院。”

  “是,所以呢?”陈东明眯起眼睛。

  “抱歉,唐突了陈三少。今天找您,是想您商量一下,可不可把别院退回来?”

  蓝溪顿了顿,补充:“违约金我会按照协议上的全部付给您,希望您能通融一下。”

  听完她的话之后,陈东明再次笑了,他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

  蓝溪身捏紧了拳头,脸上挂着微笑,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麻。

  “合同都签了,你老爹都说了那边是个无关紧要的地方,你就这么上心?”陈东明笑着问她。

  无关紧要的地方?

  听到这个形容,蓝溪狠狠地咬了咬牙。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片刻后又恢复言笑晏晏的模样:“陈三少,这里确实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但我一直住在那边,对那个破院子也是有感情的。您通融通融,君子成人之美,不是吗?”

  陈东明被她措辞逗笑:“谁跟你说我是君子?”

  蓝溪依旧微笑:“陈三少如果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满足。”

  “哦?”听她这么说,陈东明似乎来了兴致。

  他上下打量着她,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欲望,蓝溪并非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女,自然明白他这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她先前就听说过,陈东明这个人私生活混乱不堪。

  “那这样吧,”陈东明盯着蓝溪的胸,笑得玩味,“你陪我一次,要是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考虑考虑。”

  果然。

  他说的条件,跟蓝溪刚刚猜到的一模一样。

  “三少说笑了。”这种时候,蓝溪就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三少一表人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言外之意就是,没必要睡她这样的女人。

  “哈哈,你说得对。”陈东明笑了一声,然后突然将她搂到怀里,嘴唇贴在她耳边,“不过之前睡的都是雏儿,没搞过破鞋。”

  破鞋一词,显然是在侮辱她。

  这些年,蓝溪没少听过这种辱骂。

  她现在算是反应过来了,陈东明压根儿就没想跟她好好聊,只不过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调戏她、羞辱她。

  既然如此,她也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

  蓝溪试图从陈东明怀里挣脱出来,但是陈东明却不肯松手,反而直接将她压到了沙发上。

  包厢里的人看到这边的动静之后,立马开始吹口哨。

  “陈三少这是要现场直播了啊,期待期待!”

  ——

  “什么现场直播?”起哄的声音刚刚落下,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陆彦廷刚刚走进包厢,一眼就看到了被陈东明压在身下的蓝溪。

  她今天穿着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胸口倒是没上次露得开了。

  有些刺眼。

  “陈三少好兴致。”陆彦廷凉凉地吐出这句话,声音听不出喜怒。
第4章 你对每个男人都是这样?

  “廷哥,你来了!”看到陆彦廷之后,陈东明马上松开了蓝溪,从沙发上起来。

  陈东明放手之后,蓝溪也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陈东明走到陆彦廷面前,笑得一脸狗腿。

  “廷哥,没想到你今儿真给我面儿过来了,来来来,坐。”

  对于陈东明热情的招待,陆彦廷并未做任何回应。

  他直接越过陈东明,走到了沙发前,在蓝溪面前停下来。

  他过来的时候,蓝溪还在整理衣服。

  看到自己眼前出现的男士皮鞋,蓝溪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对上陆彦廷的那双眼睛之后,蓝溪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所以……刚才进来的人,是陆彦廷?

  这也就代表着,她刚刚被陈东明压在身下的场景,被陆彦廷看去了。

  陆彦廷会怎么想她?是不是也跟别人一样,觉得她放làng、水性杨花——

  包厢里一众人看到陆彦廷站到蓝溪面前,都准备着看好戏。

  “跟我闹别扭闹到这里来了?”陆彦廷开口,声音里带了几分无奈。

  无厘头的一句话,蓝溪听得有些懵,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

  就在此时,陆彦廷伸手,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刚刚陆彦廷说的那句话,大家伙儿都听到了,所有人都很惊讶——这个蓝溪,什么时候跟陆彦廷攀上关系的?

  而且,听陆彦廷的语气,好像还挺宠着她的?

  其实蓝溪也是懵的,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就反应过来了,陆彦廷这是在出手帮她。

  她递给陆彦廷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低声抱怨:“还不是因为你凶我。”

  她的声音里带着撒娇,尾音拉得很长。

  陆彦廷听着,觉得自己心头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轻搔着,痒得不行。

  “廷哥,这、这什么情况?”陈东明整个人惊讶得不行,他跟陆彦廷认识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是也清楚陆彦廷的作风,他哪里看得上蓝溪?

  “有些人你不能碰,懂?”陆彦廷并没有正面回答陈东明的问题。

  但是,他这句话已经算是承认他跟蓝溪的关系了。

  陈东明怔怔地点了点头。

  之后,陆彦廷搂着蓝溪,高调地离开了包厢,留下了一群大眼瞪小眼的围观群众。

  “操,她什么时候勾搭上廷哥的?”

  “廷哥口味这么重?竟然喜欢这只破鞋?”

  “可能活儿好呗,毕竟是练出来的!”

  **

  蓝溪被陆彦廷搂着走出了夜店。

  其实从包厢里出来之后,蓝溪就有想过从他怀里出来,但是陆彦廷搂得很紧,考虑到他刚刚帮助过她,蓝溪也不好过河拆桥。

  蓝溪被他搂着停在了一辆SUV前,她还未来得及开口,陆彦廷就说:“上车。”

  “我开车过来的,不麻烦您了。”蓝溪笑盈盈地看着他。

  实际上她根本不会开车,今天是打车过来这边的。

  “上车。”陆彦廷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一样,又重复了一遍,不容置喙。

  蓝溪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了,于是听话地上了车。

  能跟陆彦廷单独相处,对她来说也是好事儿。

  蓝溪本以为陆彦廷是要送她回家的,没想到他竟然跟在她身后,一起和她坐到了后座。

  车门关上之后,空气突然变得很稀薄,在陆彦廷的注视之下,蓝溪的心跳越来越快。

  “陆先生?”蓝溪试着喊了他一声。

  “找陈东明做什么?”问出这个问题之后,陆彦廷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很不高兴。

  而这种不高兴,应该就是从看到她被陈东明压在身下那一刻开始的。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一个女人牵动过情绪了。

  “一些私人的事情。”蓝溪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别院的事儿,她认为没必要让陆彦廷知道。

  她说了私人的事情,明显就是不想让他知道。

  这个认识,让陆彦廷更加不悦。

  他紧盯着蓝溪:“你对每个男人都是这样?”

  他的语调里带着愠怒,蓝溪不知他的愠怒从何而来。

  算起来今天晚上只是他们两个第二次见面而已。

  “陆先生应该也听说过我的光荣事件吧?”蓝溪保持笑容看着他,“既然听过了,就不必惊讶,我确实是那样的人。”

  看到她满脸无所谓地说出这番话,陆彦廷更加不悦。

  他冷笑了一声,“所以我刚刚是打扰了你的好事。”

  “不,我还是很感谢陆先生带我出来的。”蓝溪笑着说,“条件没谈妥,我就这么被他睡了多吃亏。”

  蓝溪说完这句之后,陆彦廷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过了约莫三分钟,他冷硬地开口:“下去。”

  “好,那陆先生开车回家小心。”蓝溪微微颔首,听话地下了车。

  陆彦廷坐在后座上,看着蓝溪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第5章 去查一下蓝家

  过了一会儿,陆彦廷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潘杨的电话。

  潘杨接电话的速度很快,接起来之后,俨然是随时待命的姿态:“陆总,有什么事需要我办吗?”

  “去查一下蓝家。”陆彦廷原本是想说蓝溪的,稍作思考之后,还是改成了蓝家。

  他之前听过一些蓝家的事情,但是并没有很深入的了解过。

  “好的,我现在去查,陆总你大概什么时候要结果?”潘杨问。

  陆彦廷动了动嘴唇:“越快越好。”

  “没问题,我查到了第一时间给您!”潘杨答应得干脆。

  **

  蓝溪从海天一色打车回到别院之后,才发现别院外面的铁门已经被换了锁。

  她拿着钥匙摆弄了半天都没能将门打开,最后还触动了报警器,响起了警报声。

  蓝溪站在门前,听着刺耳的警报声,恨恨地咬了咬牙。

  她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外面,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上了蓝家的地址。

  这边离蓝家并不算远,二十分钟足矣。

  ……

  蓝溪气势汹汹地推门走进去,蓝芷新看到她回来,柔柔地喊了一声“姐”。

  蓝溪没空搭理她,她甚至连拖鞋都没换,直接踩着高跟鞋到了楼上。

  书房里,蓝仲正正在听下属的电话汇报,突然被人砸了门,他不由得皱眉。

  看到蓝溪之后,蓝仲正对着电话那边说了一句“暂时先这样”,之后就把电话掐断了。

  “进门之前敲门这点儿教养你都没有了?你在外面这样,我们蓝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很明显,蓝仲正对蓝溪这种闯入书房的行为非常不满意,说的话自然也就重了一些。

  “是你把别院换锁的?”蓝溪丝毫没在意蓝仲正的话,她走到书桌前看着他,语气很冲。

  “那里已经卖出去了!怎么处理都是别人的事儿,已经跟我们没关系了!”蓝仲正放下手机,看着蓝溪:“你以后就在家里住,过段时间去公司帮我的忙,毕业了不能总是游手好闲。”

  蓝溪没有说话,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眼眶发红。

  蓝仲正见她这样子,又让了一步:“罢了罢了,你要是实在不想回家住,我明天就带你出去买一套房子,不想工作就别工作了,只要别再管别院的事儿,你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你看这样行不行?”

  蓝仲正只当蓝溪是不愿意回家住。

  “谁稀罕你的房子?”蓝溪讽刺地笑,“我只要别院,我会把别院买回来。”

  蓝仲正被蓝溪的执迷不悟弄得无奈了:“说了多少遍了,别院已经卖出去了!过几天过户了,上面就挂上别人的名字了!你现在要是违约,得赔五千五百万,你有这么多钱吗?”

  “不管多少钱,那是我姥爷的房子,你凭什么卖?”蓝溪咬牙看着他,“你想把那贱人和那贱人的女儿娶回家,我忍了;你为了那个贱人的女儿骂我打我,我也忍了;但是你想动我姥爷留下来的东西,想都别想。”

  蓝仲正被蓝溪这番话气得够呛,他起身走到蓝溪面前,抬起手来——

  “怎么,又要打我了?”蓝溪冷笑一声,将脸凑上去,“来啊,你打!你干脆今天打死我,把你所有家产都留给那个贱人的女儿!”

  蓝仲正的手已经快要落在她脸上了,听到蓝溪这番话之后,他又停了。

  蓝仲正将手放下来,深深地叹息一声。

  “怎么不打了?”蓝溪红着眼眶看着他。

  “以后说话注意一点儿,别一口一个贱人,那是你妹妹!”蓝仲正教育蓝溪:“当年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好,孩子是无辜的,新新她那么喜欢你这个姐姐,你就不能对她友好一点儿?”

  “呵。”对于蓝仲正这番话,蓝溪只能回他一声讽笑。

  “别院我一定会买回来,属于白家的东西,我通通都会拿回来。你们等着。”

  走出书房前,蓝溪抛出了这句狠话。 
(精编版)--《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小说阅读txt)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 小说简介:周凯风周身散发出化不开的怒气,他靠近我的耳朵,轻声说:“阮孟冬,还不够,这远远不够,我要让你生如不死,每天都活在愧疚当中,这是你的报应,你该笑着承受。” 第7章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梅

蚀骨闪婚:神秘总裁的私宠全文在线阅读

蚀骨闪婚:神秘总裁的私宠 简介:丰城所有人都知道,陆柏庭是叶家的养子,是叶建明曾经最得力的助手,为叶家打下了辉煌的战绩。却狼子野心的吞了叶家,成就了陆氏的商业帝国... 全文目录在文章底部。 第3章 叶栗你死了这条心

我要嫁给“陈道明”

2018年2月27日 星期二 天气晴 那天,大四即将毕业的我与男朋友狠狠吵了一架,鬼使神差,来到街角的一家类似深夜食堂的料理店喝闷酒,一直喝到不省人事。 后来才知道,是料理店陈老板亲自将我送回了寝室。据室友介绍,陈老板一表人才,比明星陈道明还潇洒英俊,羡慕我艳福不浅,搞得我一头雾水。我有男朋友的好不好,吵吵架、闹闹小情绪诸如此类,这都不是事。 我这人不喜欢欠人情,既然陈老板帮过我,一...

钗头凤: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原来他的人生不只有“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还有“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他叫陆游,千百年来为后人所歌颂,人们只知其“爱国情怀”,不知其爱情历程。一首《钗头凤》道尽了世事无常、百般无奈。 然他是终究用他自己的方式赚足了看头,却换得伊人香消玉损。爱?未曾为她而着想?不爱?又偏留下“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诗句千古传颂。 -01- 郎才女貌,才子佳人,青梅竹马,结为良缘。 她叫唐婉,是...

女总裁的超级男神小说全文全集完整版

最新热门《女总裁的超级男神》小说完整版全文由 可可文学 免费提供,本书作者文笔真的很不错,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从连载之初便深受众网友追捧,留言点击量连创新高,内容精彩不要错过!! 第4章 外号 女总裁的超级男神

今天早上迷迷糊糊的感摸到他的屁屁,已经晨bo了,我用手指轻轻

今天早上迷迷糊糊的感摸到他的屁屁,已经晨bo了,我用手指轻轻的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游走,他干脆脱了内裤,给棒棒拿出来放我手里,让我摸个够摸一会,我睡着了…… 继续哈 睡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