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编版)--《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小说阅读txt)

2018-12-07 15:37:59作者:编辑部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 小说简介:周凯风周身散发出化不开的怒气,他靠近我的耳朵,轻声说:“阮孟冬,还不够,这远远不够,我要让你生如不死,每天都活在愧疚当中,这是你的报应,你该笑着承受。”

第7章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梅回来了!

三年前她在君安大厦的顶楼办记者招待会,在记者会开始前,会场突然起了火,苏菁竟然被大火烧死,而我却莫名其妙地晕倒在了案发现场。更有目击证人说我和苏菁在案发前有争吵。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自己从医院醒过来的情景。

那时草长莺飞,正是人间四月天。

我将将从昏迷中醒来,一睁眼,在朦胧中瞧见了周凯风款款朝我走来。他穿着我为他设计的礼服,量体裁衣的贴服感更衬托出他周身的贵气。

我微微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嘴角,想要朝他笑一笑,下一秒,却被他一把按在病床上。他的手掌宽厚有力,直直掐着我的脖颈,瞳孔中迸发出熊熊的恨意和厌恶。

我嘴角的笑凝在脸上,眸子里透出一抹难以置信!他要杀了我!

他滔天的恨意吞噬着我全部的力量。我以为自己会就这样失去呼吸。可是他却在关键时刻停了手。

在我大口喘气,使劲儿咳嗽时,听见他冰冷且沙哑的声音:“阮孟冬,苏菁死了,别以为我会遂了你的意!你害死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周凯风的眼睛里全是憎恨和厌恶,他的声音冷漠无情,没有一丝怜悯。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他双眸深处那深深的哀痛。

“阮小姐?阮小姐?您怎么了?”

伺候我的阿姨拍了拍我的肩膀,她关切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我的视线慢慢落在她身上,隔了好久才聚焦,看清了她。

她给我批了一件毛衣外套,说:“阮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您的身子在发着抖。”

我咬紧牙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源源不断侵入我体内的冰冷袭击着我的神智,我蜷在床上抱着自己,紧紧的抱着。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没事,真的没事。

苏梅回来了,看到她,周凯风大概会更思念苏菁吧。我又算什么呢?不过是他泄欲的工具罢了……

“铃铃铃......”

手机铃声就这样突兀地响起来了,吓得我一个激灵,身子抖动了一下。这是周凯风送给我的手机,里面只有一个号码,只有他能打过来。

听新闻说,他不是去机场接苏梅了吗?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才接起电话,那一瞬间,像是戴上了一个人皮面具一样,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娇媚,叫了一声“周总”。

周凯风的声音不咸不淡,淡漠如水,听不出来他的情绪:“来一下静安别墅,立刻。”

我的心咯噔一下,心猛地一跳,眉头微微蹙起,声音却不变,回答道:“好,我立刻去。”

“啪”地一声,电话挂断了。

静安别墅,我的嘴角扯出一抹苦笑,他还是忘不了她。

我忍着头疼,穿了一套棉布衣裙,宽松的款式,再加上我最近有些瘦,穿上后,竟然有一种弱柳扶风的感觉。

照顾我的阿姨见我要出门,欲言又止地说:“阮小姐,您身体不好,这个时候出门怕是不好,要不然等了少爷回来再走?”

我摇摇头,对于沈之衍,还有这栋别墅,我还有话问他,可现在我等不了。我必须先去见周凯风。

我摇摇头说:“阿姨,我没事,烦请您告诉沈之衍,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再住下去也只会触景生情,他的好意我心领了。”

说完,我便出了门,走出小区打了车。

不多时,我便站在了静安别墅的外面。双眸中染尽了愁绪,我静静看着这幢房子,心中的酸涩感倍涨。

这是周凯风与苏菁的婚房,这里的一桌一椅,一碟一碗都是周凯风亲自去采购的,屋子是他设计的,室内装潢是我设计的。当时的我心中痛苦,却不得不忍着锥心的疼帮他设计。

我想着,哪怕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也好。只要他好,我便好。

可是,后来却发生那么多的事儿。

我叹了一口气,一步一步走进这幢别墅。

周凯风没在屋内,而是坐在室外的花园里饮酒,他手里拿着水晶杯,被子里是他最爱的威士忌,冰块在酒水中碰撞,那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我,脸上的表情喜怒难辨,说:“就站在那里。”

我刚到踏入花园的脚生生顿住,有些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周凯风端着酒杯站起来,靠近我时,一股浓郁的酒气就传了过来

我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桌子上的空酒瓶子,另一瓶威士忌也已经下了大半,说:“周总,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胃又受不了了。”

他有严重的胃病,这些酒下肚,过后又该难受了。

周凯风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他伸手勾住我的下巴,指尖摩挲着我的脸蛋,说:“这张脸可真是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突如其来的触碰让我一下子身子一颤,我像是被电到一样,一股异样的感觉遍布全身。
第8章 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听说,上高中的时候,你就暗恋我?”

周凯风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句话,俊朗的面上竟透出一丝笑来,那笑容淡泊如水,如沐春风,我竟在那薄情的表面看出了些许的柔和。可是,他双眸深处有几分嘲讽与厌恶却愈发明显,一点一点染尽了他的双眸,流露出来的情愫迫得我退后了一步。

我踉跄了一下,再抬眼看他时,已经湿了眼眶。

周凯风却全然不在意,他从身后拿出一叠信笺,嘴角勾出一抹笑来,笑意却没有抵达到眼角,说:“从前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你和苏菁明明是最好的姐妹,你有什么理由去害她,甚至要她永远从这世上消失。从你靠近我,进入我的公司开始,你就是这副样子,善良,美丽,乐于助人。没想到,你这张美丽面容背后藏着的,竟然是蛇蝎心肠。”

那些信笺我再熟悉不过,正是我亲手所写,我将自己对他的思念和爱慕,这些年发生的点点滴滴都写了进去。

他知道了,他终于知道了。

我爱他,我爱了他整整十年。

登时,周凯风的瞳孔骤然紧缩,周身凝聚着化不去的怒气,他紧紧握着信笺的手青筋突起,指尖有些泛白,声音亦寒冷了几个度,一字一顿道:“阮孟冬,你故意靠近我,害死我最心爱的女人,原来是因为暗恋我?”

声音中的嘲讽毫不掩饰,他冰冷刺骨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反复插进我的心头,钻心蚀骨的疼席卷全身。

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试了几次才抓住他的手,紧紧的抓住,说:“是,我承认,我喜欢你,这些信也都是我写的。这十年来,我没有一刻不喜欢你,想着你,念着你。我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你的身边,但我知道你和苏菁要结婚,我知道,我能做的只有默默祝福。凯风,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害死她......”

周凯风眉宇间流露出一丝厌恶,他狠狠甩开我的手,眼眶微红,道:“喜欢?阮孟冬,被你喜欢,真让人感到恶心。”

我摔倒在地上,胳膊肘被撞的发麻,听到他这样说,我原本就千疮百孔的心更加疼了,疼痛难忍,一点点从心口蔓延,一直到眼睛,酸涩感倍增,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

我以为我的心已经麻木了,不会再疼了,可是面对他如此厌恶的眼神和语气,我还是忍不住。

明明最先遇到他的人是我,明明是我爱他最深,为什么他最后会选择苏菁!我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可是没有答案。

因为爱他,我选择忍辱负重,放弃一切,成全他和苏菁。只要能够默默陪在他身边,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重新站在他面前,说:“我是无辜的,苏菁死真的不关我的事,我相信,我一定会查明真相,给自己一个清白的。”

周凯风冷凝着一张脸,冷酷无情地说:“阮孟冬,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见你,我会把证据找出来,亲手将你送进监狱!”

我睁大了双眼,续在眼眶里的眼泪一下子滚了出来,我踉跄着退后了一步,说:“你从来都不相信我......”

我失魂落魄的站在冷风里,思绪回到从前。

高中毕业后,我曾经在医院里打工,做实习护士,机缘巧合下遇见了做眼睛手术的周凯风,我以为是上天给我机会,可是没想到,他最后却和苏菁好上了。

事后苏菁求我,让我不要告诉周凯风真相,否则她就自杀。

我没办法,只能默默承受。

苏菁死后,我也跟他说过这件事,可他不相信我。从前他不相信,现在他还是不给我机会。

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我一直关心身边的人,善良的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为什么!为什么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

周围的一切都离我远去,我只觉得一旁的大叔和路灯都朝我压来,静安别墅也在顷刻间崩塌,一切都朝我压来,压的我喘不过气。我觉得天旋地转,紧接着眼前一黑,便晕倒了。

心里像是压着一块巨石,在昏迷中也不得安宁。好多人像是走马观花的在我眼前晃去,嘈杂的声音,刺眼的光。

终于,一切都归于平静,我慢慢醒来,睁开了双眼。听见周凯风喜怒难辨的声音。

他说:“阮孟冬,你怀孕了。”
第9章 怀孕了?

“你怀孕了。”

周凯风的声音冰冷无情,像是凛冽的寒风刮过陡峭的悬崖,一字一顿没有犹豫,残忍的仿佛是在说一件极其令人厌恶的事情。

他身上的衬衫袖口被挽起,定制的钻石袖扣在昏暗的光下散发出刺眼的光。

我的手不自觉的轻轻抚上肚子,惊讶之余内心还有些欣喜,可他这句毫无怜惜和欢喜,甚至还有些厌恶的话说出来之后,我的周身仿佛一下子坠入了冰窖。

此时此刻我的脸一定是苍白的,抚摸肚子的手僵了僵,我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周凯风,一半祈求一半期冀着说:“凯风,这些年,除了你,我的身子没有让其他人染指过,从未。这个孩子是你的,你不能这么残忍......”

我还没有说完,他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过来,打断了我将要说的话,他的眸中充满了嘲讽和厌恶,厉声喝道:“残忍?比起你,这也叫残忍?阮孟冬,苏菁是被活活烧死的!”

提起苏菁,周凯风的瞳孔骤然紧缩,周身散发出浓郁的怒气,如何都消散不了似的。他的眼眶微红,挺拔的身姿慢慢靠近我,伸出右手狠狠捏着我的脸颊,忽而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来,说:“你说,这是我的孩子?别说这不可能是真的,你这些年是怎么伺候那些老板的,又是怎么在那些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就算这个孩子真是我的,你也不配生下我的孩子!你不配!生而为人,你不配!”

他的话字字珠玑,句句像一把刀子,狠狠的插进我的胸膛,绝望的气息游离在我的周身,他的憎恨似乎在一瞬间夺走了我的力气,我瘫倒在病床上,他就在我的上方,彼此离得那么近,可是心却隔着千山万水,有着巨大的鸿沟,似乎永远不会越过。

他竟这样恨我!

我哽咽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我张了张嘴,试了几次才要碰到他的胸膛。可是他立刻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睥睨着我,我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

他剜视着我,嘴唇紧闭,双眸中闪着熊熊怒火。

我哽咽着,拖着病痛的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双眼含泪,目光婆娑地看着他,说:“没有......”声音一发出来,我才发现是那样的虚弱和沙哑,“凯风,我从未做过伤害苏菁的事情,她的死与我无关......”

最后几个字说的支离破碎,似乎一下子就能被空气碾压,轻飘飘地飘在病房里,和那些消毒药水的味道混杂在一起。

周凯风忽然朗声大笑,那笑声如寒冷的风,带着冰锋的锐利,传到我的耳朵里,震彻了我的心扉,他说:“阮孟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除了你,还能有谁这样恨苏菁!”

他睥睨着我,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肩膀,那力气很大,似乎要把我的骨头捏碎了般,说:“这个孩子,必须拿掉。别挑战我的耐心,你知道的。”

说完,他狠狠将我甩在床上,疾步走出病房。

我狼狈不堪的躺在病床上,头部因为撞到床头,有些嗡嗡的。我的身子不住的发着抖,认识这么多年,我从未见他这样生气,他很愤怒,刚才,我分明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杀气。

他恨我,恨不得杀了我......

我蜷缩在床上,哆嗦着,需要用力才能稍稍放松一下紧绷的牙关。

孩子,我的孩子,这是我和他的孩子。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紧闭的病房门又被推开了,这一次走进来的人声音很小,以至于她走到我身边,说了一句话我才发现。

“阮孟冬,原来这么些年,你一直在他身边,我当年可真是小瞧了你。”

她的声音娇柔中带着轻缓,漫不经心说出的话,却让人感到无比的诡异,带着些恨意和嫉妒。

我侧过头看着她,发现正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明星苏梅。她穿着香奈儿定制的衣服,柔软的面料勾勒出她诱人的身材。她精致的妆容更衬托出肤白如玉。

可是那双眼睛却清冷的很。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往床里边缩了缩。

她却勾起一抹冷笑,朝我走过来。
顾先生,久违了(十五)

那感恩将会变成贪婪最后会变的更为贪婪,就是这种贪婪时刻提醒着,不能失去,失去就意味着什么都没有了。

星辰,给你的第二封情书

文/waiting雨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天气冷 夏夏说,你可以卑微的喜欢一个人,但希望那个人能珍惜这样放低姿态的你。 01 夏夏,是我在简书的好友,在她那里,我可以诉说很多关于我的故事。 我的矫情和细腻,她都照单全收,尽管会一脸的嫌弃状,但是总能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样的友情,我很感激。 她和我一样,在简书,有着一个不可动摇的男神人物。还好我俩的喜好不同,要不然真担心友谊小船要翻...

不需要男朋友

文\光盐大王 首语:一生只够爱一个人,那是你自己 01 林林是我的初中同学,最近她心情很不好。整天以泪洗面,眼睛红的像兔子。 细细问起缘由,原来是好不容易大学遇上喜欢的男生,二人暗中生情,最终终于在一块了,但好景不长,相处不过半年,男生却说对她没有了新鲜感。责备她每天对他的太过黏腻,太过依赖。不够独立。 她哭着和我说“我这爱笑的眼睛怎么能为他哭呢。”“他当初说很喜欢我的温柔活泼围着他转啊” ...

言情《年华不燥深爱正好》小说完本及大结局

虐心言情《年华不燥深爱正好》来源可可文学,简介:订婚夜,洛言沁却遭未婚夫算计,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更没想到,那男人,是他未婚夫的小叔——御墨琛。 010 还是光着身子的 年华不燥深爱正好 三秒钟后,房间里面响

我的阿周嫁人了

梦,是个可怕的东西,总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让你记起你费尽心思要忘记的人,应了那句话: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 你走在街上,走在人群里,走在天桥上,走在过道里,思念就像是满街的尘土,无处不在,逃到哪里它都能找到你,让你无处遁形。 阿周和浩子是青梅竹马,但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阿周6岁,浩子11岁。 阿周对浩子说: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阿周10 岁,浩子15岁。 阿周...

婉儿霍启航小说《总裁的失忆甜妻》婉儿霍启航免费阅读完整版

总裁的失忆甜妻来源禾木小说,简介:被救起来的颜婉儿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于是她彻底震惊了...... 第3章 婚礼泡汤 这样的谩骂,她受不了,却又没有办法当着舒铭凯的面和舒母起了冲突,只能扭头就冲了出去。 “婉儿!&rdquo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