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蚀骨,情深依旧主角(阮孟冬),阮孟冬小说无删节

2018-12-07 15:34:26作者:编辑部
短篇爱情小说《爱你蚀骨,情深依旧》正在上线中,我调整了心下复杂的情绪,立即勾起脸上的笑,嘴角微微一动,隐藏住眸中的深情和忧思,然后转身对他嫣然一笑,将手里的合同递给他说:“周总,合同签好了,您看看。”
第9章 怀孕了?
“你怀孕了。”

周凯风的声音冰冷无情,像是凛冽的寒风刮过陡峭的悬崖,一字一顿没有犹豫,残忍的仿佛是在说一件极其令人厌恶的事情。

他身上的衬衫袖口被挽起,定制的钻石袖扣在昏暗的光下散发出刺眼的光。

我的手不自觉的轻轻抚上肚子,惊讶之余内心还有些欣喜,可他这句毫无怜惜和欢喜,甚至还有些厌恶的话说出来之后,我的周身仿佛一下子坠入了冰窖。

此时此刻我的脸一定是苍白的,抚摸肚子的手僵了僵,我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周凯风,一半祈求一半期冀着说:“凯风,这些年,除了你,我的身子没有让其他人染指过,从未。这个孩子是你的,你不能这么残忍......”

我还没有说完,他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过来,打断了我将要说的话,他的眸中充满了嘲讽和厌恶,厉声喝道:“残忍?比起你,这也叫残忍?阮孟冬,苏菁是被活活烧死的!”

提起苏菁,周凯风的瞳孔骤然紧缩,周身散发出浓郁的怒气,如何都消散不了似的。他的眼眶微红,挺拔的身姿慢慢靠近我,伸出右手狠狠捏着我的脸颊,忽而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来,说:“你说,这是我的孩子?别说这不可能是真的,你这些年是怎么伺候那些老板的,又是怎么在那些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就算这个孩子真是我的,你也不配生下我的孩子!你不配!生而为人,你不配!”

他的话字字珠玑,句句像一把刀子,狠狠的插进我的胸膛,绝望的气息游离在我的周身,他的憎恨似乎在一瞬间夺走了我的力气,我瘫倒在病床上,他就在我的上方,彼此离得那么近,可是心却隔着千山万水,有着巨大的鸿沟,似乎永远不会越过。

他竟这样恨我!

我哽咽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我张了张嘴,试了几次才要碰到他的胸膛。可是他立刻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睥睨着我,我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

他剜视着我,嘴唇紧闭,双眸中闪着熊熊怒火。

我哽咽着,拖着病痛的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双眼含泪,目光婆娑地看着他,说:“没有......”声音一发出来,我才发现是那样的虚弱和沙哑,“凯风,我从未做过伤害苏菁的事情,她的死与我无关......”

最后几个字说的支离破碎,似乎一下子就能被空气碾压,轻飘飘地飘在病房里,和那些消毒药水的味道混杂在一起。

周凯风忽然朗声大笑,那笑声如寒冷的风,带着冰锋的锐利,传到我的耳朵里,震彻了我的心扉,他说:“阮孟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除了你,还能有谁这样恨苏菁!”

他睥睨着我,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肩膀,那力气很大,似乎要把我的骨头捏碎了般,说:“这个孩子,必须拿掉。别挑战我的耐心,你知道的。”

说完,他狠狠将我甩在床上,疾步走出病房。

我狼狈不堪的躺在病床上,头部因为撞到床头,有些嗡嗡的。我的身子不住的发着抖,认识这么多年,我从未见他这样生气,他很愤怒,刚才,我分明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杀气。

他恨我,恨不得杀了我......

我蜷缩在床上,哆嗦着,需要用力才能稍稍放松一下紧绷的牙关。

孩子,我的孩子,这是我和他的孩子。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紧闭的病房门又被推开了,这一次走进来的人声音很小,以至于她走到我身边,说了一句话我才发现。

“阮孟冬,原来这么些年,你一直在他身边,我当年可真是小瞧了你。”

她的声音娇柔中带着轻缓,漫不经心说出的话,却让人感到无比的诡异,带着些恨意和嫉妒。

我侧过头看着她,发现正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明星苏梅。她穿着香奈儿定制的衣服,柔软的面料勾勒出她诱人的身材。她精致的妆容更衬托出肤白如玉。

可是那双眼睛却清冷的很。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往床里边缩了缩。

她却勾起一抹冷笑,朝我走过来。
第10章 只有我能救你
“阮孟冬,别这样看着我,如今能救你孩子的人,就只有我。”

苏梅如水的双眸中透出点点波光,仿佛先前眸光中迸发出来的嫉妒和憎恨都全然不在,她轻轻对我一笑,然后慢慢坐在我床前,说:“凯风哥哥说,是你害死了我姐姐,但我们相处那么久,我了解你,你不可能杀我姐姐。”

自从通过苏菁认识苏梅后,她在我眼里,一直都是纯真善良的小女孩。她在大三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被星探发现,接了一条广告,接下来的演艺事业就一发不可收拾,一度扶摇直上,成为当红明星,甚至还去了好莱坞发展,与国际巨星合作。

我跟她的接触还算很多,据我所知,只要苏菁与周凯风约会时,都会带着这个小妹妹。但有一点很奇怪,在苏菁和周凯风通知大家订婚的那天晚上,我伤心欲绝的走在中央大街上,瞧见了苏梅失魂落魄的样子,她只身一人走在大街上,满脸的泪痕,双手还紧握成拳,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让人看着很害怕。

我从未见过苏梅的脸上出现那样的表情。

时隔三年没见,苏梅相较于从前更加妩媚动人了。不得不说,她刚才对我说的话,让我感到很温暖。

三年了,我被扣上了一个纵火犯的罪名,在周凯风眼里,我就是个杀人凶手,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在外界看来,我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没有人相信我,苏梅,她是第一个说相信我的人。

我平稳了一下心神,坐起身来看着她,一下子握住她的手说:“小梅,我真的没有放火,你相信我?”

苏梅眉眼弯弯,温柔一笑,轻柔的说:“我相信你,我姐姐绝不会是你害死的。”

她伸手帮我捋了捋头发,帮我擦了擦额头的伤痕,轻微的刺痛让我禁不住倒吸一口气。她倒是很着急,轻蹙了一下眉,说:“没弄疼你吧?”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瓶药水,很麻利的倒在纱布上,说:“我知道你受了伤,所以进来之前跟医生要了些止痛的药水,这个药水很管用,涂上就不疼了。”说着,便伸手帮我涂药。

冰凉的触感背后夹杂着一丝丝阵痛,但我还能忍过去,只听她说:“凯风哥哥也真是的,这么多年,还是放不下,一直把你绑在身边,你受了不少的苦吧。”

头上的伤口被上过药后就不太疼了,此时只是有些发胀,倒是头渐渐得有些昏沉,眼皮子也发沉,看着苏梅的样子越来越模糊。

在昏沉中,我似乎听见苏梅在说:“这一次,他绝对会放弃你。”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昏睡了过去,等我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医院了,而是躺在一个圆形的席梦思床上,头顶天花板上钉着一套蕾丝的蚊帐,粉红色的蚊帐落下来,正好将床罩住。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为什么我的身体一丝力气也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人啊......快来人......”

细高跟鞋踩塌地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而且越来越近,紧接着,房门被推开了,苏梅仪态万千的走了进来。她拿来一个请柬样子的东西扔到了我的身边,接着,就拧开桌子上的一瓶水,喝了几口。

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我。

醒了这么久,身体的力气越来越大,我支撑着坐起来,拉开奢华的蕾丝蚊帐,借着微弱的光才看清楚请柬上的字。

“周凯风与苏梅的订婚宴”这几个烫金大字映入眼帘,惊讶的我一下子捂住了嘴。这怎么可能?

苏梅是苏菁的妹妹,周凯风那么爱苏菁,又怎么会娶苏梅呢?

“怎么?惊讶?阮孟冬,还有你更惊讶的!”苏梅将手中的瓶子扔掉,然后突然扑向我,双手用力的掐着我的脖子,故意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阮孟冬,我会让你知道,搞我喜欢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我对于她突如其来的攻击有些发懵,身体本能的反应让我开始正当防卫,双手开始用力。我没有想到会一次就挣脱她,可是就是这一挣扎,苏梅原本用力掐我的双手松开了,而她自己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猛地退后,撞在了身后的椅子上,狠狠的摔在地上,嘴里也流出了血。

正当我怔愣的时候,听见苏梅一声惊呼:“别杀我!孟冬姐姐,不要杀我......”

与此同时,被反锁的房门一下子被撞开,周凯风率先进入,像一股风一般冲到苏梅面前,非常怜惜地将她抱在怀里,说:“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苏梅瑟瑟发抖的缩在周凯风的怀里,嗓音发抖,像是劫后余生般的后怕,断断续续的说:“她,她想要杀我,就好像当年杀死姐姐那样......凯风哥哥,我好怕,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苏梅说的这话让我一口血憋在胸口,此时我血气上涌,一口血喷在地上!她竟然这样陷害我!

她不愧是国际巨星,演技一流,我真笨,竟然被她骗了。

周凯风此时双眸中有冲天的怒火,他剜视着我,锋利的眸光似乎是要将我凌迟!

事到如今,我还念着一线希望,一点一点朝他爬过去,说:“凯风,是她骗我,她说可以保护我的孩子,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相信我,我没有要杀她......”

“够了!”

一声严厉的呵斥响起!

周凯风盛怒之下,狠狠地打了我一个耳光,说:“阮孟冬,之前你害死苏菁,我没有确凿证据,现在你又想用同样的方法害死苏梅,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送进监狱!”

同样的方法?

我的心咯噔一下,下意识的人看像苏梅,她此刻柔弱的宛如一只无害的小白兔,可四目相对,看我的那双眼睛却冰冷清冽的很。

还没等我想明白,周凯风就命令手下的人将我抓起来,准备报警。

我一个人被拖到地下室,任由冰冷潮湿侵袭着身体。

也不知隔了多久,或许已经有一天了,沉重的门打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第11章 谁会相信你呢?
地下室阴暗潮湿,寒冷异常,阵阵透着冰凉的气一丝一丝钻进我的身体里。房门吱嘎一声打开后,我听到了细高跟鞋的声音,一声一声撞击在我的心头。

不一会儿,那人走到了我身后,慢慢蹲下身来,纤细的手指贴在我的脸上,那细长的指甲像是能随时划破我的脸,来回摩挲着。

是她!我知道,是苏梅。除了她,没有人会来这种地方看我。

被关在地下室整整一夜,我想通了一些事,一些一直以来都困扰我的事。

此时此刻,我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狠狠的抓着,然后坐起来,透过凌乱的发丝看向她,笃定道:“我终于知道苏菁的死是怎么回事了!”

苏梅明亮的双眸中闪过一抹阴鸷的光,瞬间又消散,她垂眸看了一眼被我紧抓着的手腕,然后抬头睥睨着我,瞳孔中映着一丝嘲讽,说:“怎么?”

我的嘴角慢慢上扬,将自己所想跟她说:“原本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无缘无故的昏迷在案发现场,直到昨天,你从瓶子里倒了药水给我擦伤口,我终于想到了。那是曼陀罗的味道,我从小就对气味比较敏感,当年苏菁出事那天,我也是闻到了这股味道才昏迷不醒。这一次曼陀罗的剂量很轻,所以我没有晕死过去,而只是昏昏沉沉,身上没有力气。这样,你好做戏给凯风看。”

苏梅先是冷哼一声,看着我轻蔑一笑,然后才渐渐大笑起来,说:“阮孟冬,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你有证据么?更何况,当时我在香港。”

我嘴角一勾,并没有在意她的嗤笑,说:“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查到你案发那天已经回国,你改了航班。我当时并未他想,以为你是明星,行程随时会改变,由不得你,不过,你昨天用同样的方法陷害我,这就做的太明显了......”

“啪!”

还没等我说完,苏梅突然挣脱我的手,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我的脸上。

火辣的痛感提醒我眼前人的愤怒,她越是如此,我脸上的笑就更浓厚,我说:“没想到,善良纯洁的面孔背后竟然这样肮脏和阴险,你疯了,竟然害死自己的亲姐姐!”

至此,苏梅纯良的面孔被戳穿,她的情绪有些激动,双眼睁大了,眼眶通红,似乎很激动,低喝道:“闭嘴!我没有姐姐!”

我被她此时的样子惊到了,这与之前的苏梅简直判若两人!之前的苏梅纯洁,善良,充满爱心,而现在,她愤怒的脸庞简直让人心生恐惧。

或者,之前的样子都是演出来的,这,才是她本来的样子。

我看着她越来越抓狂的模样,心中的一个想法越来越强烈,于是开口说道:“你,喜欢凯风?”

苏梅怔愣了一下,似乎在听见“凯风”这两个字时神情有了变化,眸子里阴鸷的光淡了一分,反而柔和了一些。

她的双眸闪着微光,似乎想起了什么,说:“凯风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所以我要成为这世上最好的女人,美貌,名气,学历,社会地位,每一点我都要配得上他,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才配得上他!我去意大利深造,原本想着回国就和他表白,可是,我却在回国那天接到他和苏菁订婚的消息。”

原本甜蜜的话语说到这里就有些愤怒了,她的声音突然增大,说:“苏菁!从小到大,只要是我喜欢的,她都和我抢,从前那些都无关紧要,可是凯风哥哥,我绝对不会放弃!他是我的!他也只能是我的!”

我看她情绪激动,说话声音越来越阴森,而且还有些激动的握紧了双手,面上透出一抹狰狞之气。

可就在她说到关键时刻时,声音却嘎然而止。

她那双美目盼兮的眼睛动了动,眸光落在我身上,自下而上,四目相对时,她轻笑一下,说:“阮孟冬,就算一切都是我做的,你也没有证据,现在你不仅仅要失去孩子,失去自由,还会永远失去凯风哥哥!”

她突然伸手捏住我的脸颊,冰冷异常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想从我嘴里知道真相,可我就偏不说,你所谓的真相又有什么用呢?凯风哥哥根本就不相信你!他从始至终都不相信你!”

苏梅最后说的几句话撕碎了我最后的防御,那句“他根本就不相信”字字犹如刀子扎在我的心里,我的心被堵的难受,残忍的现实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是啊!就算知道真相又怎么样呢?他根本就不相信我。

如果他对我还有一丝怜悯,这些年也不会如此待我。

苏梅狠狠地撇开我的脸颊,嫌恶地擦了擦手,然后站起来说:“凯风哥哥已经决定把你送进监狱了,在那之前,他会给你安排人流手术,把你的孽种拿掉。”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尤有兴致地看着我,嘴角一勾,说:“阮孟冬,没想到,这些年你还真是为了凯风哥哥守身如玉,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你拼死守护的东西,凯风哥哥却弃之如敝屣!哈哈......太好笑了,你这辈子就是个笑话!”

话音刚落,她最后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出地下室。

房门关上后,我一下子失去所有力气瘫倒在地上。苏梅临走前说的话句句扎在我心上,我早已千疮百孔的心更加疼痛难忍,像是伤口上撒了一大把盐!

我拼死守护的,他却弃之如履!

我又算是什么呢?

其实我就是一个笑话。

明明是我最先遇到他,为什么结局会是这样?

不,我的孩子不能有事,我一定要想办法救他。

我要见他!我必须要再见他一面,有些事,该是让他知道的时候了!
大学一直单身四年是一种什么体验?

大学四年就谈了一次,而且是很短暂的一段。所以,也能称得上单身四年吧。 其实我条件也不差,不是不差,而是很不错。有颜有才有品有个性。哈哈,是不是没见过这么夸自己的。不好意思,我没打算停,就继续这么说了。这可不是我自夸啊,是追我的男生说的。因为条件挺好的,从大一到现在一直都有追求者,只是就答应了一个人谈了一次。 一、超级活跃的大一 大一时,很活跃,各种活动各种参与,各种比赛各种掺和,各种组织各种...

男人用玩具会没有感觉吗?

之前有男性朋友和我说,他的欲望很强烈,总是想要,自己解决不舒服。我说让他买小玩具,他说他用小玩具没有感觉。你们呢,也是这个样子吗? @人生若只如初一见:玩具还是作

【免费版】若你回眸情犹在小说火爆上线

精品热文《若你回眸情犹在》小说由可可文学 提供,本书作者文笔真的很不错,从连载之初便深受众网友追捧,留言点击量连创新高,精彩小说内容不容错过! 第4章 一睡成名 若你回眸情犹在 苏梨绯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苏沛应

完整版《豪门虐爱:霸道总裁强索欢》全文在线阅读

豪门虐爱:霸道总裁强索欢 简介:老公中了五百万彩票以后跟小三双宿双飞了,她该怎么办?嫁给北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做人人羡慕的夜少奶奶,从此沈翘的人生过得顺风顺水,本以为这场婚姻只是各取所需。谁知道她竟丢了心…&hel

主角许慧成耀的小说《你曾对爱情视而不见》无删减全文章节阅读

你曾对爱情视而不见来源禾木小说,简介:许慧默默爱了成耀四年。即便是知道他们之间还夹杂着太多不可能的因素,即便是知道成耀只是为了报复她,许慧还是坚定的认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然而现实让她狠狠打脸。在失去了自己第

只要是你,我什么都愿意

1 六月的天气总是让人怀疑,上一刻还晴空万里,下一刻已是倾盆大雨。 李木规规矩矩的在食堂吃完了午饭,并将还在懒床的几位室友需要的快餐打包好拎在手上,冷眼的看着身边的这群叽叽喳喳的男生女生,“不就是下个雨,自己不看天气预报,非要把责任推给天气,一群可悲的人类”。 在一群人羡慕的目光中,撑着伞面上印有“油纸伞”的雨伞,走在那条能够达到目的地寝室的雨巷。 身后的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早已听不见,李木本想...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