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完结篇~

2018-12-07 15:31:56作者:编辑部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小说简介:我目不斜视,像是从未听到,或者早已司空见惯,一点也不在意了。只是进入电梯的一瞬间,我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第5章 这么快就找到靠山了?
我柔若无骨地靠在沈之衍身上,听了这句话,身子猛地一颤!

沈之衍似乎察觉到我身子的异常,他抬眼看了看张国辉,轻描淡写地说:“带着你的人出去!这件事我会一查到底!绝不会放过背后的人!”

张国辉好像拿到特赦令一般,走似的离开了。包房内就只剩下我和沈之衍。

沈之衍清澈的眸子映着我有些惊慌失措的面容,我似乎从他的瞳孔中瞧见了自己狼狈的模样,他倒是不在意,对我温柔一笑,轻轻说:“孟冬,你没事吧?”

我的身上虽然还是无力,但药性最激烈的部分已经熬过去了,现在也没那么难受,只是心里酸涩得厉害。难道这一次是周凯风透露了我的秘密?他早已经知道了我是如何签合同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

他就这么想羞辱我!让我这么被人糟蹋?

我的心仿佛被人用利刃反复刺入,鲜血淋淋,酸涩感聚集在心头,压迫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此时的我不必照镜子就知道,头发凌乱,脸色苍白,那些往日的痛苦一股脑涌上心头,万分疼痛之下,便晕了过去。

“阮孟冬,血债血偿,我要让你好好尝尝失去至亲的痛苦!”

“你害死苏菁!我要一直折磨你!至死方休!”

“你弟弟有心脏病,你最好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否则......”

“啊!”

深夜,我从噩梦中惊醒,满脸泪痕,心口发疼。我坐起身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在医院。

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我如鲠在喉,痛苦万分。

“醒了?”

冰冷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感情。

周凯风讳莫如深,冷峻的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双眸积聚着熊熊怒火,他嘴角噙着冷笑,一下子扑到床上,将我压在病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阮孟冬,你就那么贱!这么快就找到靠山了?你还真是人尽可夫,只要是个男人,你就能张开腿!”

嘲讽的语气和言语上的伤害加在我身上,我忍住眼泪和酸涩感,并不反抗,说:“是,我就是这么贱,周总说得对。”

和缓没有起伏的声音似乎让周凯风很不满意,他峻冷的面上带着寒冰般的冷气,眸光中迸发出嫉妒的神色!

我怔楞了一分,而后就恢复了往常见他的表情。他怎么了?怒火中烧,嫉妒?他到底是怎么了?

“阮孟冬!我说过!就算我玩够了!你也不可能离开我!你不配得到爱!你不配!这辈子,你都要在痛苦中度过!”

“你以为凭你的姿色,就能得到沈之衍的青睐?你记住,你永远都得不到幸福!”

突如其来的侵略,攻池掠地,没有任何的感情,他更像是在宣泄心中的不满和身体的欲望!

病床很有节奏地在响着,吱嘎吱嘎。我很谄媚地配合,更加妩媚,更加温存。我不疼,一点都不。

尽管这样不断地告诉自己,自己说着不疼,就好像真的不疼了一样。

可是!他既然知道我签合同的秘密,他表面上不说,背地里又使手段撕碎我最后的自尊!难道真的要折磨死我,让我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婊子,他才会高兴吗?

宣泄之后的周凯风依旧居高临下的瞧着我,眸子里全是嘲讽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说:“婉转承欢,阮孟冬,你还真是喂不饱啊!”

明显诋毁我的话像一把利剑刺入我的胸膛,心中的酸涩感更加强烈,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泪水。

我以为我不疼,不难过,可是在这个时候,看着他满脸的厌恶,我真的有些受不了。好疼,好疼……

此时此刻我明明想要对他笑一笑,可是眼泪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的手试了几次,终于抚上他俊朗的面容,嘴唇哆嗦了几下,终于说到:“周凯风,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

十年了,我爱了他十年,这一句话憋在我心里已经有十年了……

我没有像从前那样装作不疼的样子,装作没心没肺,仿佛我骨子里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可是!我是真的爱他啊!这世上谁都可以骂我,可就是他周凯风不行!

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那是隐藏在心底十年的爱,视线撞在一起,我的眼睛一酸,眼角就滚出热泪来。

我从未在周凯风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那一瞬间,我瞧见他双眸中有什么一下子轰然倒塌,眸光也不似从前那般憎恨,反而有一抹柔和的光。

那是恍然如梦,是怜惜……

不知为何,周凯风刚毅的面容柔和了一分,抬手想要拭去我脸上的泪,指尖即将碰到时,病房门外响起了儒雅而清澈的声音。

“孟冬?你醒了吗?我买了粥,喝一点吧。”
第6章 她回来了
沈之衍清润而儒雅的声音从病房外传来,此时床头灯开着,发出微弱的亮光,我与周凯风赤诚相见,未着寸缕,如果他进来看到,那真是羞愧难当。

周凯风此时不知怎么,周身的肌肉紧绷着,瞳孔中散发着浓郁的化不开的怒气,他冷峻的面上划过一丝嘲讽,剜视着我,突然,低头狠狠地咬在我的肩膀上。

肩膀上的痛感使我浑身一颤,抓着他手臂的手指也用了力,深深嵌在他身上。这些年我虽然在外面名声不好,可像现在这样在医院的病床上上演活色春香还是头一遭。内心的羞耻感和无助感一时间翻涌上来。

不!不能让沈之衍看到!

周凯风抬起头来,目光逼视着我,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不咸不淡地说:“看来,我真是小瞧了你,怎么?不想让沈之衍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据我多年对周凯风的了解,他此时此刻非常愤怒,表面上越是云淡风轻,内心深处就越汹涌澎湃。

他怒了!比起从前种种,还要愤怒。

还未等我开口,他眸中的嫌恶一分一分上涨,嘴角的嘲讽和厌恶越来越深,他冷厉道:“真该让他看看你此刻肮脏的样子!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这副样子,真让人感到恶心。”

他的一字一句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刺入我的心底,比任何时候都要疼,那些话像巨石一般堵在我心口,酸涩和委屈全化作眼泪涌上眼眶。

我以为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他对我侮辱和折磨,我不哭,不闹,不反抗,并不代表我不痛!

“真让人感到恶心”这几个字,几乎就像钉子般深深扎在我的心上,痛得仿佛钻心剜肺一样的疼。

我的眼睛很疼,不用看也知道眼眶一定红了,可看着周凯风时,我却笑了出来。这个表情我曾经对着镜子笑了好几次,明媚灿烂的表面,笑容深处却是无尽的忧伤。我说:“周总说得对,像我这样的女人哪里配得上呢?我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肮脏女人,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还奢望得到爱呢?”

话音才落,两行热泪便从眼眶里滚了出来,周凯风在我的视线中慢慢变得模糊。他恨我,嫌弃我,更厌恶我......

周凯风并没有说话,深邃的目光落在我脸上,讳莫如深,也不知在想什么。隔了几秒钟,他突然离开我的身体,从床上下去,擦了擦身子,然后将手绢扔在我身上。随着手绢一起丢过来的还有他的一句冷漠的话:“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好,这辈子你都不可能幸福,也不会得到任何人的爱!你要一直在我身边赎罪!这是你的报应!”

说完,他已经穿好衣服,钻石袖扣系好后,他拿起外套,再没有看我一眼,走出了病房。

一出病房,我听见了周凯风与沈之衍在外面的寒暄,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看样子,是一起离开了病房。

我躺在昏暗的病房里,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默默无声的流着泪。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擦干了眼泪,穿好了衣服,趁着夜色走出医院。

外看下着小雨,滴滴落在我的脸上,我抬头看着天,感觉万物都被细雨包裹着。雨越下越大,我想起了三年前我父母去世的那个夜晚,也是这样大雨磅礴,弟弟心脏病发住了院,我到处筹钱,从前与我们阮家有生意往来的叔叔伯伯都不接我电话,就算接了也只是顾左右而言他。

曾经风光一时的阮家,在那个大雨之夜,完了。

我从来就知道,世上的人都捧高踩低,从古至今,向来如此。可没想到,事情落在自己身上,这捧高踩低是这样的让人绝望!没有人能够帮我,没有人。

我慢慢走在雨中,眼泪和雨丝混在一起,仿佛这茫茫大雨全是我的泪。

我不疼,一点都不。

身后也不知是什么声音,像是有人从遥远的地方叫着我的名字!我抬眼看着,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像走马观花似的从我眼前飘过,高楼大厦开始倾塌,一切都朝我压来,我躲不过,一下子朝后倒去。

我本能的闭上了双眼,任凭大雨冲刷着。

可是预料当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是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头顶上的雨也没了。

我抬头先是看到了一把黑色的雨伞,紧接着视线便撞进了沈之衍那幽深的双眸中。

他的保镖站在跟前举着雨伞,他蹲在伞下抱着我,拿起手绢温柔的帮我擦掉脸上的雨水。他眸子里柔情似水,夹杂着浓浓的关怀和怜惜,说:“下雨了,怎么不知道带把伞呢?这样会感冒的。”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从母亲离开我,已经有这么久了。从前我是家里的小公主,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疼,母亲就经常这样说我。这三年来,我一个人忍着痛,憋着委屈,从未有人这样叮嘱过我,如今听到,眼中的泪就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这个大雨夜,我倒在沈之衍的怀中,放声痛哭起来,仿佛要把这三年忍着的眼泪都补回来一样。

到底是身子弱,没过多久,我便一口气没喘上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待我看清周围的陈设时,大吃了一惊!

这!这不是我在阮家别墅的房间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房间,从前的一切陈设都没有变,窗帘,我的书柜,我的写字台,一切都没变,这三年来的一切,仿佛就是一场噩梦,醒来之后,自己还躺在床上。

可是,这只是我的幻想,一切都回不去了。

“阮小姐,你醒了?少爷出去了,他临走之前让我来照顾你,我炖了牛奶燕窝,你吃点吧。”

一个长相清秀的女人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盏燕窝,她将燕窝炖盅放在我的床头柜,然后扶我起来,说:“阮小姐,少爷怕屋子里太静了,说是你醒来之后会想看新闻,我就自作主张把电视打开了,你看这个声音行吗?”

我身上有些虚弱,看她考虑的这样周全,就点点头说:“谢谢,这个声音正好。”

她喂我吃了几口燕窝,突然客厅的电话响了,她便出去了。我慢慢端起炖盅,又吃了几口。

这时,电视转到了娱乐新闻,里面说,著名影星苏梅今日回国,乐星集团董事长亲自去机场迎接。

听到这个消息,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转,手中的炖盅滑落在地上。

她回来了!
第7章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梅回来了!

三年前她在君安大厦的顶楼办记者招待会,在记者会开始前,会场突然起了火,苏菁竟然被大火烧死,而我却莫名其妙地晕倒在了案发现场。更有目击证人说我和苏菁在案发前有争吵。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自己从医院醒过来的情景。

那时草长莺飞,正是人间四月天。

我将将从昏迷中醒来,一睁眼,在朦胧中瞧见了周凯风款款朝我走来。他穿着我为他设计的礼服,量体裁衣的贴服感更衬托出他周身的贵气。

我微微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嘴角,想要朝他笑一笑,下一秒,却被他一把按在病床上。他的手掌宽厚有力,直直掐着我的脖颈,瞳孔中迸发出熊熊的恨意和厌恶。

我嘴角的笑凝在脸上,眸子里透出一抹难以置信!他要杀了我!

他滔天的恨意吞噬着我全部的力量。我以为自己会就这样失去呼吸。可是他却在关键时刻停了手。

在我大口喘气,使劲儿咳嗽时,听见他冰冷且沙哑的声音:“阮孟冬,苏菁死了,别以为我会遂了你的意!你害死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周凯风的眼睛里全是憎恨和厌恶,他的声音冷漠无情,没有一丝怜悯。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他双眸深处那深深的哀痛。

“阮小姐?阮小姐?您怎么了?”

伺候我的阿姨拍了拍我的肩膀,她关切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我的视线慢慢落在她身上,隔了好久才聚焦,看清了她。

她给我批了一件毛衣外套,说:“阮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您的身子在发着抖。”

我咬紧牙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源源不断侵入我体内的冰冷袭击着我的神智,我蜷在床上抱着自己,紧紧的抱着。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没事,真的没事。

苏梅回来了,看到她,周凯风大概会更思念苏菁吧。我又算什么呢?不过是他泄欲的工具罢了……

“铃铃铃......”

手机铃声就这样突兀地响起来了,吓得我一个激灵,身子抖动了一下。这是周凯风送给我的手机,里面只有一个号码,只有他能打过来。

听新闻说,他不是去机场接苏梅了吗?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才接起电话,那一瞬间,像是戴上了一个人皮面具一样,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娇媚,叫了一声“周总”。

周凯风的声音不咸不淡,淡漠如水,听不出来他的情绪:“来一下静安别墅,立刻。”

我的心咯噔一下,心猛地一跳,眉头微微蹙起,声音却不变,回答道:“好,我立刻去。”

“啪”地一声,电话挂断了。

静安别墅,我的嘴角扯出一抹苦笑,他还是忘不了她。

我忍着头疼,穿了一套棉布衣裙,宽松的款式,再加上我最近有些瘦,穿上后,竟然有一种弱柳扶风的感觉。

照顾我的阿姨见我要出门,欲言又止地说:“阮小姐,您身体不好,这个时候出门怕是不好,要不然等了少爷回来再走?”

我摇摇头,对于沈之衍,还有这栋别墅,我还有话问他,可现在我等不了。我必须先去见周凯风。

我摇摇头说:“阿姨,我没事,烦请您告诉沈之衍,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再住下去也只会触景生情,他的好意我心领了。”

说完,我便出了门,走出小区打了车。

不多时,我便站在了静安别墅的外面。双眸中染尽了愁绪,我静静看着这幢房子,心中的酸涩感倍涨。

这是周凯风与苏菁的婚房,这里的一桌一椅,一碟一碗都是周凯风亲自去采购的,屋子是他设计的,室内装潢是我设计的。当时的我心中痛苦,却不得不忍着锥心的疼帮他设计。

我想着,哪怕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也好。只要他好,我便好。

可是,后来却发生那么多的事儿。

我叹了一口气,一步一步走进这幢别墅。

周凯风没在屋内,而是坐在室外的花园里饮酒,他手里拿着水晶杯,被子里是他最爱的威士忌,冰块在酒水中碰撞,那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我,脸上的表情喜怒难辨,说:“就站在那里。”

我刚到踏入花园的脚生生顿住,有些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周凯风端着酒杯站起来,靠近我时,一股浓郁的酒气就传了过来

我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桌子上的空酒瓶子,另一瓶威士忌也已经下了大半,说:“周总,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胃又受不了了。”

他有严重的胃病,这些酒下肚,过后又该难受了。

周凯风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他伸手勾住我的下巴,指尖摩挲着我的脸蛋,说:“这张脸可真是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突如其来的触碰让我一下子身子一颤,我像是被电到一样,一股异样的感觉遍布全身。
那个高中拒绝恋爱的姑娘在大学里看见了她最好的模样

文/经年雪白 今天是教师节,已经毕业一年的我们,在老师的群里还是没显的有多么的生疏。我不小心的点开一个小c的头像,看见了她最近的动态。因为毕业之后的一段时间她一直在发广告于是我就把她屏蔽了。这么久以来我好像忘了朋友圈还有这样的一位朋友,似乎忘了这个人是我曾经的同窗。 踏上高中的大门我们就在一个教室里,实验班的同学都是重点高中落榜的。在第一天由学生选出的团支书之后,第二天竟然被她被毫无征兆的取...

男人,永远别吼自己心爱的女人

01 “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俯下身子,带有哀求的语气,像是即将失去心脏的感觉。屋子里很安静,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灵儿抽泣了一声,说:“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理你。” 他默默地起身,走出门又转过身来,想再说些什么,但看到灵儿此时伤心的表情,不敢再说什么,他怕再次伤害她的心。百般无奈,他走出来房间。 中午回来就发现灵儿不对劲,一个人蹲在厕所里哭泣,问她出了...

养妃为祸:迷倒世子爷免费完整版,夏微澜小说全文阅读

养妃为祸:迷倒世子爷来源禾木小说,简介:死相惨烈,魂魄不安,涅槃重生。尊贵侯府嫡女,身份尴尬,被姨娘骑在头上,作威作福。再次重生,她心机算尽,誓言复仇。他的出现,是她人生最大的变数。倾国倾城美男子,却钦慕与她,并要护她一世周全

她和他第一次约炮的经历告诉你酒店情侣房都有什么

这是他们第一次去情侣房,开门第一眼看到是对面的皮质卧榻,右手边是厕所,里面的装潢一般,不过可以看得出有用心设计过。走进去是一张大圆床。

完结篇【我的娇妻,晚安】苏宁秦正宇小说全集章节免费阅读

我的娇妻,晚安来源禾木小说,简介:一场婚礼,她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人,却不曾料到,这婚姻是最深的地狱。新婚之夜,抛弃新娘,当着她的面同别人在婚床上纠缠,留给她的,只有嗜血。一场阴谋算计,她成了他最恨的人。随着她的苏醒,真相

碧海蓝天是不是你要的自由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他要离婚了。”阿蛮放下咖啡杯,指尖的香烟闪烁着点点星火,她明媚动人的脸笼罩在朦胧的烟雾中,悠悠的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孩子都没了,我还能威胁他娶我不成?”红唇轻启,烟雾轻轻的吐出,伴随着咖啡的香气刺激着我的感官。随后她的嘴角扯开微微的弧度。 我诧异:“不是听说她们挺好的呢?” 她笑的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