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全文免费阅读)

2018-12-07 15:28:43作者:编辑部
都市言情系列小说《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全文更新已完成,小说剧情精彩,适合女生阅读。 我的低声下气,换来的只有他的侮辱,却不见半分怜惜。 可当我远走万里,身边已有能伴我终生的良人...
第3章 爱上他是劫难
身份?我还能有什么身份?在周凯风眼里,我阮孟冬只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我拢了拢微微凌乱的头发,拉了一下西装外套,那上面还沾染了他些许的味道,熟悉又陌生。我轻飘飘的动作就像是拂去了心上带着锥心之疼的阴霾,我不疼,真的一点都不。

过去那三年的痛苦都一一承受下来了,这一点痛算什么呢?

“周总,您说笑了,我怎么会忘了呢?”我笑盈盈的对他说着,脸上没有一丝的落寞和悲伤,靠卖笑和无所谓来伪装自己,我还能好过一些。

这些年,我清楚的知道,每次周凯风羞辱我时,却没有在我面上看到预料中的痛色,便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他千方百计的折磨我,羞辱我!就是想在我脸上找到悲观和消弭。他特意让我去陪客户,让我签不可能签上的合同,就是想让我痛苦,回来求饶,忏悔我做的坏事。

我并不知道他会派侦探来跟踪我,当他把那堆香艳的照片摔在我身上羞辱我时,我并没有解释,默认的态度更让他恼怒。

我知道,他认定我害死了苏菁,他恨不得亲手杀了我。

他笑了,冰冷异常:“阮孟冬,像你这样的女人,早就该死了……”

尽管司空见惯,但听见他这样说,我还是痛苦的难以忍受。

我的心猛地一颤,狠狠地被刺痛了,可我面上却笑的明媚,嘴角咧开,像小时候妈妈说的那样,难受的时候要笑,一定要笑,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是啊,我早就该死了……如果没有弟弟,我早就该死了……

我一无所有,早就该死了。

周凯风曾经是我的全世界,我爱他,默默爱了将近十年,我曾以为,他是最阳光最温暖的男子,该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女子。他善良,温暖,乐于助人。我也跟着他的脚步,一点一点使自己变得更美好,这么多年,只为了离他更近一点。

后来,苏菁出现了,他们要订婚了,我虽然难过的要死,哭了整整几夜,也只能打碎了牙齿,裹着血和泪往肚子里咽,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可是在最后,却被看成是杀害苏菁的凶手。

我忍了三年,就算在当初被周凯风硬来破了处子之身,父母全都死了的时候都没有爆发,可是我现在忍不住了,口中嘶吼着:“周凯风,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我没有害死苏菁!她的死跟我没有关系!就算你一辈子这样羞辱我,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如果你真这样恨我,那就杀了我!”

苏菁从前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把周凯风抢走,她生前得到了他的身,死后还霸着他的心!

那我又算什么!从始至终都是个笑话吗?

周凯风瞧见我眸中的痛苦很是兴奋,似乎我越痛苦,他便越高兴,他狠狠地捏着我的脸颊说:“阮孟冬,我警告你,苏菁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吗?你只不过是她身边的一条狗!杀你?便宜了你!”

我一个踉跄,被推倒在总裁办公桌上,头部正好撞到冰冷的大理石台面上。

坚硬的撞击使我脑袋一疼,嗡的一下,险些晕倒,视线一转,却看到了桌面上的照片。

苏菁清纯姣好的容貌依旧,笑的那样甜美。

“滚!”

周凯风一把将我拂到地上,怜惜地将苏菁的照片擦了擦,温柔的摸了摸照片才慢慢放下,摆好。转过身来时,又恢复了往日的贵气和平和,他不咸不淡地说:“合同签不上,你弟弟也别想活了。做与不做,看你。”

走出总裁办公室,我走出了商业大厦,一路受了不少冷艳与闲言碎语。现在整个集团应该都会传扬着我如何如何不要脸,大白天勾引总裁的事儿了。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怕,也不在意,一个婊子,还在意这些闲言碎语吗?

孟青,一定要好好的,姐姐一定会拼尽全力保全你的。

夜晚,华灯初上。

好乐迪高级会所的霓虹闪烁着,我按照约定时间来到指定地点。我穿着深V礼服,为了方便谈事情,我穿得有些性感,丝质的衣料穿在身上,紧密的贴合着我的肌肤。准备好一切后,我才进入约定的包房。

我坐在包房的沙发上,看着这里面的陈设,悄悄打开手包上的微型摄像设备,才准备妥当,便看到了推门而入的张总。

他脑满肠肥,色字都写在了脸上,一见到我便两眼冒光,全是色急的模样。

我站起来虚迎了他一下,刻意和他保持了距离,他也还算规矩,几杯酒下肚,手便不老实起来,开始毛手毛脚的。

喝了一整瓶人头马后,他就开始借着醉意想要逼我就范,我不敢立即抵抗,便顺着他的意思要与他做游戏:“张总,别急嘛,咱们玩个游戏,你带着布条,如果能抓到我,我就脱一件衣裳,怎么样?”

我知道,我的声音很柔很轻,再加上故意做出娇媚的音调,风流入骨,一般来说是没有人能够抵抗的住的。

张总立即答应,还连连在我的手上亲了几下。

我忍着恶心,面上还要带着笑。

布条绑好后,我暗暗叫了之前联系好的原本就在好乐迪的小姐进来。那小姐穿了跟我一样的衣服,一下子就被张总抓到。

我见时机成熟,便对那小姐使了一个颜色。

我自己没有兴趣看现场春宫图,便转过身去。却听见张总清醒地说:“阮小姐去哪啊?”
第4章 被下药了!
女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没了,张总阴沉沉的脸上哪有一丝醉意。

他竟然在装醉!怎么会这样?

那一杯一杯的酒,张总喝一杯,我喝一杯。我刚才明明瞧出来他的醉意了,可是,如果他没醉,又为什么要装醉呢?

他将靠在自己身上的小姐推走,转而看向我,似笑非笑地说:“阮小姐好手段,如果不是来这儿之前有人告诉我这个秘密,我今儿险些就让你蒙混过关了。”

这时,我的双腿开始发软,几乎支撑不住,踉跄了一下,就摔进了张总的怀里。

这肢体一接触,我的身子便一阵打着颤儿,身体某处仿佛崩塌了一般溃不成军。

不好!我好像被下了药,什么时候的事情?这么会这样?

张总双眸中泛着阴鸷的光,里面夹杂着浓厚的情欲,一双大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小姐不知何时溜了出去,诺大的包房里就只剩下我和张总。我欲哭无泪,莫大的羞辱感涌上心头,一直以来,我为了周凯风守身如玉,这么多年除了他,我的身子谁都没碰过。难道今日......

色急的张总突然拦腰抱起我,将我狠狠地摔在沙发上,开始宽衣解带,抽出腰带将我反手绑起来。

我羞愤地想要一死了之,可是身体却一丝力气也没有,我拼尽全力想要挣扎,却没有丝毫改变。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清白的身子难道要被他染指吗?

粉红的灯光笼罩着一室的旖旎春光,裂锦的声音响在耳畔,勾起一丝淫乱景象。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咣当”一声巨响!有人破门而入!随后压在我身上的张总被人大力拽走!那人一拳将他打倒在地,与此同时,一件西装外套盖在了我的身上,阻止我的春光外泄。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张总带来的保镖被打的满地找牙,但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界,很快,就有很多保安冲了进来。

张总被保安扶着站了起来,龇牙咧嘴地吼了几声,然后吐掉嘴里的血,恶狠狠地说:“哪里来的黄毛小子!敢破坏我的好事!不想活了吧!”

我视线一转,急忙看向门口,看到了一个面似白玉,目若朗星的男人。

那男人挽起衣袖,精壮的手臂露出来,衬衫上的蒂芙尼钻石袖扣散发着璀璨的光。听到张总的威胁,他不动声色,俊朗的面上没有一丝惧怕,反而双眸中凝着散不去的怒色,他的身上仿佛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气,睥睨天下般的霸气。

他嘴角噙着一丝笑,眸子里染着可怕的光,冷厉道:“张国辉!收起你让人恶心的做派!阮小姐的事儿,我管定了!”

张国辉身躯一颤,连带着脸上的横肉都颤了颤,却还是挺起腰板恐吓着,似乎想要从声音上压过:“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男子不怒反笑,说:“张国辉,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你要得罪的人是谁?别到头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那群保安里不知是谁,认出了他,失声叫道:“沈之衍!他是沈之衍!”

众人倒吸了一口气,张国辉更是吓得退后几步差点跌倒。

我睁大了双眼,心中更是惊讶,这个沈之衍我是知道的,在L城叱咤风云的商界精英,他咳嗽一下,整个城市都要震一下的人物,他做事雷厉风行,是个狠角色。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又恰巧救了我?

正当我冥思苦想时,只听到张国辉谄媚的声音响起,抬头一看,正瞧见他像是换了副嘴脸一样陪笑道:“原来是沈少,失敬失敬,这是误会!绝对是误会!”

这时沈之衍没有理会他,反而一步一步走向我,靠近我,温柔地将我扶起来,帮我细细擦了脸上的泪痕,声音不似方才那么威严,轻柔了许多:“孟冬,没事了,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他竟然认识我?并且知道我的名字?从前我们阮家虽然与沈之衍有过生意上的往来,但我和他并没有任何交集,他这样唤我的名字,倒像是旧相识了。

我脑袋迷糊,身子也发软,尚在思虑之中。这时,张国辉突然提高声音,说了一句话,令我的身子猛地一震,浑身像是坠入了冰窖。

“是,有人故意透露消息给我,将阮小姐雇小姐陪客户的秘密告诉了我,还告诉我要先下手为强,给她下药!”
第5章 这么快就找到靠山了?
我柔若无骨地靠在沈之衍身上,听了这句话,身子猛地一颤!

沈之衍似乎察觉到我身子的异常,他抬眼看了看张国辉,轻描淡写地说:“带着你的人出去!这件事我会一查到底!绝不会放过背后的人!”

张国辉好像拿到特赦令一般,走似的离开了。包房内就只剩下我和沈之衍。

沈之衍清澈的眸子映着我有些惊慌失措的面容,我似乎从他的瞳孔中瞧见了自己狼狈的模样,他倒是不在意,对我温柔一笑,轻轻说:“孟冬,你没事吧?”

我的身上虽然还是无力,但药性最激烈的部分已经熬过去了,现在也没那么难受,只是心里酸涩得厉害。难道这一次是周凯风透露了我的秘密?他早已经知道了我是如何签合同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

他就这么想羞辱我!让我这么被人糟蹋?

我的心仿佛被人用利刃反复刺入,鲜血淋淋,酸涩感聚集在心头,压迫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此时的我不必照镜子就知道,头发凌乱,脸色苍白,那些往日的痛苦一股脑涌上心头,万分疼痛之下,便晕了过去。

“阮孟冬,血债血偿,我要让你好好尝尝失去至亲的痛苦!”

“你害死苏菁!我要一直折磨你!至死方休!”

“你弟弟有心脏病,你最好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否则......”

“啊!”

深夜,我从噩梦中惊醒,满脸泪痕,心口发疼。我坐起身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在医院。

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我如鲠在喉,痛苦万分。

“醒了?”

冰冷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感情。

周凯风讳莫如深,冷峻的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双眸积聚着熊熊怒火,他嘴角噙着冷笑,一下子扑到床上,将我压在病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阮孟冬,你就那么贱!这么快就找到靠山了?你还真是人尽可夫,只要是个男人,你就能张开腿!”

嘲讽的语气和言语上的伤害加在我身上,我忍住眼泪和酸涩感,并不反抗,说:“是,我就是这么贱,周总说得对。”

和缓没有起伏的声音似乎让周凯风很不满意,他峻冷的面上带着寒冰般的冷气,眸光中迸发出嫉妒的神色!

我怔楞了一分,而后就恢复了往常见他的表情。他怎么了?怒火中烧,嫉妒?他到底是怎么了?

“阮孟冬!我说过!就算我玩够了!你也不可能离开我!你不配得到爱!你不配!这辈子,你都要在痛苦中度过!”

“你以为凭你的姿色,就能得到沈之衍的青睐?你记住,你永远都得不到幸福!”

突如其来的侵略,攻池掠地,没有任何的感情,他更像是在宣泄心中的不满和身体的欲望!

病床很有节奏地在响着,吱嘎吱嘎。我很谄媚地配合,更加妩媚,更加温存。我不疼,一点都不。

尽管这样不断地告诉自己,自己说着不疼,就好像真的不疼了一样。

可是!他既然知道我签合同的秘密,他表面上不说,背地里又使手段撕碎我最后的自尊!难道真的要折磨死我,让我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婊子,他才会高兴吗?

宣泄之后的周凯风依旧居高临下的瞧着我,眸子里全是嘲讽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说:“婉转承欢,阮孟冬,你还真是喂不饱啊!”

明显诋毁我的话像一把利剑刺入我的胸膛,心中的酸涩感更加强烈,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泪水。

我以为我不疼,不难过,可是在这个时候,看着他满脸的厌恶,我真的有些受不了。好疼,好疼……

此时此刻我明明想要对他笑一笑,可是眼泪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的手试了几次,终于抚上他俊朗的面容,嘴唇哆嗦了几下,终于说到:“周凯风,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

十年了,我爱了他十年,这一句话憋在我心里已经有十年了……

我没有像从前那样装作不疼的样子,装作没心没肺,仿佛我骨子里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可是!我是真的爱他啊!这世上谁都可以骂我,可就是他周凯风不行!

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那是隐藏在心底十年的爱,视线撞在一起,我的眼睛一酸,眼角就滚出热泪来。

我从未在周凯风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那一瞬间,我瞧见他双眸中有什么一下子轰然倒塌,眸光也不似从前那般憎恨,反而有一抹柔和的光。

那是恍然如梦,是怜惜……

不知为何,周凯风刚毅的面容柔和了一分,抬手想要拭去我脸上的泪,指尖即将碰到时,病房门外响起了儒雅而清澈的声音。

“孟冬?你醒了吗?我买了粥,喝一点吧。”
特种兵王俏千金主角唐逸小说全集+大结局免费阅读

《特种兵王俏千金》来源禾木小说阅读 主角:唐逸 简介:他是战无不胜的特种兵之王,网恋情迷大美妞,追爱来到花花都市,意外成为三个美女的合租室友。 情场得意,都市纵横,一段狂放霸道的人生开始了……

捐精风波

1 我和吴子云是通过相亲认识的。他在一家政府单位上班,人很老实、本分。 对他我并不讨厌,但也谈不上爱。对于一个二十八岁的大龄剩女来说,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我现在只想要一个老公,可以当我的遮阳伞。外面的流言蜚语比七月正午的阳光还要毒,将我赤裸裸地烤化。而有了吴子云,我就可以和她们站在同一片树荫下。 所以当吴子云拿着一枚没有钻石的戒指向我求婚时,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虽然我们那时交往还不到三个...

《延禧攻略》之苏静好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请不要对我说,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遗忘。 我,不会相信。 如果一段缠绕过的情丝,真的可以让你的心底,如平静的湖面不再泛起任何涟漪,只能说,你爱得还不够刻骨铭心。 不爱他,不恨他,忘了他,我,做不到。 何当共剪西窗烛? 一片冰心在玉壶。 我,苏静好,堂堂的天下第一才女、大清的纯贵妃,为了他,可以甘心放下所有的骄傲,放弃所有的荣耀。 我愿意将这世间一切的珍贵与美...

我的初恋

这两天睡得很晚,也不是不困,就总在夜里想到初恋,脑海里全是当初在一起时的画面,然后睡意全无。刚分手时,都没这样失眠过。可能一个人久了,脑子总是经不住往事里甜蜜时光的诱惑吧,于是在某段时间频频出现。 上中专那会,矮矬穷这三个字仿佛就是为我而生,我没自信到连和女生对视都不敢。但是,这并不妨碍女生喜欢我,可能我丑的不一般吧。 入校没多久,学校社团就开始纳新,其火热程度在两天后都没下去。准备报名那天...

自慰多了有影响吗?

感觉爱爱越来越难高潮了?这个跟自慰多了有关系吗 @门前的小蝌蚪:有,刺激力度需要逐渐增大才能得到原来相同的效果,所以越来越难了@Eosin永:尺度与温度之间的取舍。

好久不见,我的贝壳先生

今天要讲一个很温暖的小故事 一 上飞机时是北京时间14:00,下飞机时是墨尔本时间凌晨1点,还没做好准备的我,就这么仓促地迎来了新的一天,这一天要见到他了,我的贝壳先生。 我们相识于2005年,那时候我5岁,贝壳先生6岁。我们在巷子最后面一片很大的荒地上相遇。我是从街上追着黑暗中的蝙蝠去到那的,他当时坐在地上呼啦着狗尾草,小小的背影,看起来很落寞。 后来听他说,他的妈妈去澳大利亚已经三个多月...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