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婳南宫澈 小说免费阅读,《前妻,离婚无效》全文完整版

2018-11-15 11:09:08作者:禾木
前妻,离婚无效来源禾木小说,简介:他们在一起八年,她陪他走过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她把第一次给了他,她怀了他的孩子……然而他却对她说:“你只是我的工具。”他忘掉了八年的过往,他和她的妹妹好上了,他亲口对她说,只是借她的肚皮孕育一个孩子,因为她妹妹今生无法再怀孕。她亲手点燃了那栋囚禁了她三年的别墅,亲手焚烧了她和他的所有过往……火光中,她流着泪笑着看着火场外的男人,对他说:“是你,亲手杀死了我,杀死了我对爱情所有的幻想……”

前妻,离婚无效 第1章 你居然下药

惊雷划破夜空上方,诗婳才发现自己已经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红烛几乎流干了泪,南宫澈仍然没有回来。三周年了,每年的这一天,她都要傻傻的等一回,然而他连敷衍应付都不愿意。

门咿呀一声开了,“阿澈,是你吗?”她惊喜的回头,却在门口看到了那个让她惊恐的面容。

“嫂子,大哥不会回来了,三年前你就该知道。”

南宫夜推门进来,嘴角浮现邪魅的笑。

“和你有关系吗?出去!”

诗婳的心口一阵疼,南宫夜残忍的揭开了她心头刚愈合好的伤疤。

所以她想都没想,直接去推南宫夜,她丈夫的亲弟弟,她的小叔子。

“怎么没关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南宫夜撕去平时温柔的面纱,直接把诗婳推到床上。

挣扎起身小腹却传来一股热流,异样的感觉瞬间将她吞噬。

“你什么时候下的药?”

意识已经模糊,她仍然不甘心的想要尝试起来。

“嫁到南宫家,嫁给我哥,你最引以为傲的就剩贞操了,你说如果连这个都没了,我哥是不是就更宠她了?”

南宫夜一边说,一边开始脱掉衣服,看诗婳的眼神就像是看肥美的猎物。

“你别想,我不会让你得逞,更不会让林倾姿得逞!”

诗婳使出浑身力气吼了出来。

她苦苦追了南宫澈十五年,凭什么南宫澈只看到倾姿一眼就深陷了进去。

倾姿的孩子死了,她的爱情就得跟着陪葬吗?

“由不得你了。”

南宫夜已经轻而易举的脱掉了林诗婳的衣服,少女特有的芬芳萦绕鼻翼。

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倾姿在和他谈条件的时候那么胸有成竹了,因为诗婳,真的是天生的尤物。

“不要,不要…”

诗婳苦苦的哀求,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可恶的药,让她的身体起了反应,再这样下去,意识就控制不住了。

南宫夜的身子已经发烫,那里的骄傲就要撕破她最后的自尊长驱直入攻陷她苦守的贞洁之城。

“咣…”

门被踹开,南宫澈冷着一张脸,眼睛通红的瞪着床单上就快赤果的两个人。

“很好,害死了你妹妹的孩子,又来勾引你的小叔子!”

诗婳心底一凉,他果然误会了:

“澈,你听我说!”

她不顾自己处境的尴尬去求她的丈夫。

“哥,既然你不爱她,为什么不成全她。”

南宫夜幽幽的声音在诗婳身后响起,诗婳扭头,狠狠地瞪着南宫夜:

“你说什么?”

“别装了,假惺惺的让人恶心。”

南宫澈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扔在诗婳脸上:

“不是你让陈妈去买的吗?”

诗婳这才看见,南宫澈高大的身子后站着缩头缩脑的佣人陈妈。

“南宫夜,你卑鄙!”

很多断开的情节在诗婳脑海中瞬间串联在了一起,原来这个局,包括了这么多的人。

“如果你不愿意用,就把她让给我。这么风骚的尤物只许看,不许碰,你知道多为难人吗?”

南宫夜耸耸肩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前妻,离婚无效  第2章 你只是个工具而已

惊雷划破夜空上方,诗婳才发现自己已经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红烛几乎流干了泪,南宫澈仍然没有回来。三周年了,每年的这一天,她都要傻傻的等一回,然而他连敷衍应付都不愿意。

门咿呀一声开了,“阿澈,是你吗?”她惊喜的回头,却在门口看到了那个让她惊恐的面容。

“嫂子,大哥不会回来了,三年前你就该知道。”

南宫夜推门进来,嘴角浮现邪魅的笑。

“和你有关系吗?出去!”

诗婳的心口一阵疼,南宫夜残忍的揭开了她心头刚愈合好的伤疤。

所以她想都没想,直接去推南宫夜,她丈夫的亲弟弟,她的小叔子。

“怎么没关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南宫夜撕去平时温柔的面纱,直接把诗婳推到床上。

挣扎起身小腹却传来一股热流,异样的感觉瞬间将她吞噬。

“你什么时候下的药?”

意识已经模糊,她仍然不甘心的想要尝试起来。

“嫁到南宫家,嫁给我哥,你最引以为傲的就剩贞操了,你说如果连这个都没了,我哥是不是就更宠她了?”

南宫夜一边说,一边开始脱掉衣服,看诗婳的眼神就像是看肥美的猎物。

“你别想,我不会让你得逞,更不会让林倾姿得逞!”

诗婳使出浑身力气吼了出来。

她苦苦追了南宫澈十五年,凭什么南宫澈只看到倾姿一眼就深陷了进去。

倾姿的孩子死了,她的爱情就得跟着陪葬吗?

“由不得你了。”

南宫夜已经轻而易举的脱掉了林诗婳的衣服,少女特有的芬芳萦绕鼻翼。

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倾姿在和他谈条件的时候那么胸有成竹了,因为诗婳,真的是天生的尤物。

“不要,不要…”

诗婳苦苦的哀求,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可恶的药,让她的身体起了反应,再这样下去,意识就控制不住了。

南宫夜的身子已经发烫,那里的骄傲就要撕破她最后的自尊长驱直入攻陷她苦守的贞洁之城。

“咣…”

门被踹开,南宫澈冷着一张脸,眼睛通红的瞪着床单上就快赤果的两个人。

“很好,害死了你妹妹的孩子,又来勾引你的小叔子!”

诗婳心底一凉,他果然误会了:

“澈,你听我说!”

她不顾自己处境的尴尬去求她的丈夫。

“哥,既然你不爱她,为什么不成全她。”

南宫夜幽幽的声音在诗婳身后响起,诗婳扭头,狠狠地瞪着南宫夜:

“你说什么?”

“别装了,假惺惺的让人恶心。”

南宫澈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扔在诗婳脸上:

“不是你让陈妈去买的吗?”

诗婳这才看见,南宫澈高大的身子后站着缩头缩脑的佣人陈妈。

“南宫夜,你卑鄙!”

很多断开的情节在诗婳脑海中瞬间串联在了一起,原来这个局,包括了这么多的人。

“如果你不愿意用,就把她让给我。这么风骚的尤物只许看,不许碰,你知道多为难人吗?”

南宫夜耸耸肩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前妻,离婚无效  第3章 滚下楼梯

惊雷划破夜空上方,诗婳才发现自己已经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红烛几乎流干了泪,南宫澈仍然没有回来。三周年了,每年的这一天,她都要傻傻的等一回,然而他连敷衍应付都不愿意。

门咿呀一声开了,“阿澈,是你吗?”她惊喜的回头,却在门口看到了那个让她惊恐的面容。

“嫂子,大哥不会回来了,三年前你就该知道。”

南宫夜推门进来,嘴角浮现邪魅的笑。

“和你有关系吗?出去!”

诗婳的心口一阵疼,南宫夜残忍的揭开了她心头刚愈合好的伤疤。

所以她想都没想,直接去推南宫夜,她丈夫的亲弟弟,她的小叔子。

“怎么没关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南宫夜撕去平时温柔的面纱,直接把诗婳推到床上。

挣扎起身小腹却传来一股热流,异样的感觉瞬间将她吞噬。

“你什么时候下的药?”

意识已经模糊,她仍然不甘心的想要尝试起来。

“嫁到南宫家,嫁给我哥,你最引以为傲的就剩贞操了,你说如果连这个都没了,我哥是不是就更宠她了?”

南宫夜一边说,一边开始脱掉衣服,看诗婳的眼神就像是看肥美的猎物。

“你别想,我不会让你得逞,更不会让林倾姿得逞!”

诗婳使出浑身力气吼了出来。

她苦苦追了南宫澈十五年,凭什么南宫澈只看到倾姿一眼就深陷了进去。

倾姿的孩子死了,她的爱情就得跟着陪葬吗?

“由不得你了。”

南宫夜已经轻而易举的脱掉了林诗婳的衣服,少女特有的芬芳萦绕鼻翼。

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倾姿在和他谈条件的时候那么胸有成竹了,因为诗婳,真的是天生的尤物。

“不要,不要…”

诗婳苦苦的哀求,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可恶的药,让她的身体起了反应,再这样下去,意识就控制不住了。

南宫夜的身子已经发烫,那里的骄傲就要撕破她最后的自尊长驱直入攻陷她苦守的贞洁之城。

“咣…”

门被踹开,南宫澈冷着一张脸,眼睛通红的瞪着床单上就快赤果的两个人。

“很好,害死了你妹妹的孩子,又来勾引你的小叔子!”

诗婳心底一凉,他果然误会了:

“澈,你听我说!”

她不顾自己处境的尴尬去求她的丈夫。

“哥,既然你不爱她,为什么不成全她。”

南宫夜幽幽的声音在诗婳身后响起,诗婳扭头,狠狠地瞪着南宫夜:

“你说什么?”

“别装了,假惺惺的让人恶心。”

南宫澈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扔在诗婳脸上:

“不是你让陈妈去买的吗?”

诗婳这才看见,南宫澈高大的身子后站着缩头缩脑的佣人陈妈。

“南宫夜,你卑鄙!”

很多断开的情节在诗婳脑海中瞬间串联在了一起,原来这个局,包括了这么多的人。

“如果你不愿意用,就把她让给我。这么风骚的尤物只许看,不许碰,你知道多为难人吗?”

南宫夜耸耸肩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蒙了尘的爱恋

1 刚吃完晚饭,徐阿姨接到电话,表弟病情恶化,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徐阿姨匆匆披了件外套往医院赶。 表弟患得是肺癌,身体不适察觉后已是晚期。毕竟才五十出头,家人不甘心,大小医院看了个遍,也无济于事。 表媳娘家大哥一家子都在病房,表弟已经不能开口说话。徐阿姨握了握他的手,他努力挺了挺眼皮,作回应。大伙儿难过地离开病房,来到了走廊上。 表媳大嫂娥和徐阿姨曾经在一个棉纺厂共事多年。徐阿姨看了娥旁边那...

爱情就像车祸,有时候真的是没有什么道理

2017/10/22 星期天 天气雨 S和我突然想去看夜景了,搜了搜成都夜景,九眼桥、望江楼、黄龙溪,我们都去过了,最后发现锦里她没去过,我们搜了搜路线。S说,三十多分钟的距离,我们在骑单车,打车,坐公交中,选择了骑单车去。 成都这个时候的天气骑着单车真的刚刚好,到了锦江宾馆,红绿灯路口,天空中飘起了毛毛细雨,S正在和别人聊天,微风夹杂着细雨轻轻吹拂到我的脸颊,很舒服。 太久太久没有这样的...

完蛋了。怎么办

最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真的冷淡了。我的天。之前看个小黄文或者看个小电影心理上都有感觉。现在,彻底没反应了尝试有感情的真人,还是不行。大沙漠一样。生怼,然后

都说了是流言,你才是“狐狸精”

1、 一大早,陈小繁刚把包包放在办公桌上准备坐下,就被前台文员张子言拉到了一边。 “你猜我昨晚在天弘酒店门口碰见谁了?”张子言迫不及待地说。 “谁啊,你前男友,还是你老公带着别的女人?”陈小繁有些不耐烦的回答,一大早还让不让人清静。张子言作为公司的最强八卦手,时不时给陈小繁爆料这个说道那个,但每次都没下文了。 “不是,唉,我说你怎么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张子言看陈小繁连猜都懒得猜,急了,一把拽...

后来,总有一个人会陪你走过你喜欢的每一个角落

原以为,今生,不再有你,我便一人,孤独到老。寂寞寡欢,一个人,到处流浪。爱情,于我,不再有关,自此,我一人,过活。不会再去喜欢一个人,虽然还是年轻的样子,内心却已沧桑万年。 或许,是我太悲观,可心已冰冷,却是如何也提不起温度来。 看着别人,出双入对,我也不再去羡慕,于我,世界不在有任何涟漪,不悲亦不痛。 离开你,我曾痛彻心扉。那种声嘶力竭的无声呐喊,充斥着我的世界,是属于一个人的战火纷飞。 ...

你们第一次都什么体验,愉快么?

我想知道你们男生的第一次舒服么?愉快么?会不会有不舒服的点?怎样才舒服?会疼么? 沙发 @污神果冻君:emmmn 一进去 哇⊙ω⊙ 好暖(。・ω・。) 好湿 好像宝宝的小手 握住一样 e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