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余生共白首小说,许你余生共白首阅读

2018-10-12 16:10:05作者:编辑部
都市情感虐恋小说《许你余生共白首》正在上线连载中,小说剧情精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如果沈晴空知道慕麟轩会娶她,为的只是她那一张跟初恋相似的脸的话,她想无论她多么爱他都不会嫁给他!

许你余生共白首   第1章 不许你诅咒她!


夜色深沉,一轮明月挂在半空。

“啊……你慢点……受不住了……啊……”沈晴空失声惊呼,恨恨的捶了他几下,娇嗔道,“你怎么这坏,我说了让你慢一点,可没说让你走……”

“可真难伺候。”慕麟轩低笑着,声音沙哑性感,“抱紧点。”

沈晴空下意识攀紧他男人强壮的肩膀,迎接着他闯进和猛烈的攻击。

起起伏伏间,唇间溢出破碎的娇吟,那火辣的热情,让窗外偷窥的月亮都羞涩的钻进云朵里。

一道悦耳的铃声忽然响起,打破室内的沉寂。

沈晴空顿时清醒了几分,“电……电话……”

慕麟轩眉头拧起,眉宇间净是被打断的不悦,按捺拿过手机。

才接通另一端,就传来焦急的声音,“慕总,于小姐昏过去了!”

慕麟轩俊脸瞬间绷起,如火的情欲顿时散去,毫不犹豫的将沈晴空推开。

沈晴空看着男人毫不犹豫的举动,心脏像是被谁摘去了一般,空落落的疼,她毫不犹豫的扑过去,扣住他的手腕,“我不许你走!不许你去看那个女人!”

“别闹,悠悠又昏迷了。”

“只是昏迷,又不是死了,再说了,她需要的是医生,不是你!”

“沈晴空!”男人声音一冷,带上警告。

“不许你去!我不许你去她身边守着。除非她已经死了。不,就是死了跟你也没有关系!”沈晴空狂乱的低吼着。

这半年来,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只要那个女人有个风吹草动,慕麟轩总是抛下所有的事情,马不停蹄的奔向那个女人。

如同刚才那样,哪怕他们正在欢爱,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抽身。

‘死’这个字触痛了慕麟轩心中最痛的地方,他神情顿时变得暴戾起来,扣着她肩膀的大手猛地用力,像是要将她的肩胛骨捏碎一般,“住口!不许你那么诅咒她!”

“慕麟轩,你是我的丈夫,不是那个老女人的!”沈晴空一直在告诉自己,要大度,要忍耐,不过就是一个仗着往日有点情分的老女人,像是慕麟轩这样的男人身边总是围绕着无数的狂蜂浪蝶,可被他宠着,爱着,又娶回家的女人只有她一个。

可是慕麟轩对她超乎寻常的在乎,终于让沈晴空崩溃,她愤怒的嘶吼,“慕麟轩,你是我的合法丈夫。可你为了那个女人不但将我一个人抛弃在婚礼上,还为了她一个月不曾踏进家门。现在我不过说了她两句,你就想掐死我!好啊,你动手啊!我死了,好娶你的心尖尖回来做慕太太!”

她的声音越来越高,带上刺耳的尖锐,眼眶却禁不住红了,握着他手腕的指尖无意识的刺进他的手臂的皮肉伤。

慕麟轩垂眸看着她,乌黑的杏眸里含着眼泪,鼻尖通红,看起来有种虚张声势的可怜。

“慕麟轩和她断了吧。我们已经结婚了,一起好好过日,好不好?”沈晴空卑微的祈求,那张从来明媚的小脸只剩下怨妇一般的可怜,“曾经的时候,我们一直很幸福的……”

许你余生共白首    第2章 只要离婚了,就一切都归位了


慕麟轩有些心软,叹息一声,炙热的大手捧着她软软嫩嫩的脸颊,低声说道,“等悠悠好一点了,就带你出去玩。不是一直想去马尔代夫吗?这一次一定让你好好玩,快休息吧。”

他将她的手拽下来,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又吻了吻她的额头,“晚安。”

沈晴空情不自禁的伸出去抓,可男人离开的太快了,最后她抓到的也有空气。

眼泪从眼角滑落,沈晴空想她终于可以死心了。

她将脸庞埋进枕头里,挡住自己的狼狈,带着颤音的闷闷声音传来,“慕麟轩……我们离婚吧!”

“离婚?沈晴空,你是被我艹傻了吧,居然胆敢这么说话!”慕麟轩的声音骤然冷淡,居高临下将她笼罩的健硕身体带着他一贯的强势威压,幽暗的眼底剩下的也只有寒冰一般的冷漠。

沈晴空笑着看着他,眼底充满无尽的绝望,“慕麟轩,你敢说你没有这么想过?你心头的朱砂痣受尽万千磨难,最终勇敢的战胜了死神回来了,你不是欣喜若狂,不是恨不得将世间所有的珍宝捧过来,只为换她莞尔一笑吗?

我识相的让出慕太太的位置,让你青梅竹马的爱人不必背负小三的名声,名正言顺的站在你身边,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离婚吧,只要你离婚了,这一切统统归位了。”

慕麟轩的神色晦暗难辨。

是的。

沈晴空说的这些,他都仔细的想过,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她说出离婚的时候,慕麟轩没有丝毫的开心,心头反而像是被谁浇了滚烫的热油一般。

长长吸了一口气,尽量平静的开口,“晴空,听话不要再闹了……”他的声音陡然温柔,带着安抚,“我既然娶了你,你就是尊贵的慕太太。属于你的尊荣不会被任何人抢走,至于悠悠,你不用太介意。这些琐事她不会在意的。”

“哈哈哈!不在意……”沈晴空大笑,只觉得无比的嘲讽。

于悠悠不在意,可是她在意!

她受够了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又做了多少,只要那个女人那边有一点风吹草动,丈夫就毫不犹豫的将她抛下。

那种屈辱比凌迟还让她痛苦,她真是受够了!

“什么尊荣,什么慕太太,我不稀罕,我要离婚!我只要离婚!”沈晴空发疯一般拍打着床垫,披头散发的模样像极了发狂的疯婆子。

十八岁的时候,她就跟了这个男人,他对她千般宠爱,万般爱恋,她以为他是爱她的,如果不是爱,他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可是,那个女人回来了,看着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她顿时明白自己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笑话。

慕麟轩的火气再度被挑起来,也越发的不耐烦,他娶回家的是柔弱乖巧的沈晴空,而不是像是疯子一样歇斯底里的女人。

忽然扣住她的手臂,将沈晴空拽下床。

他迈开的步伐很大,赤裸的小脚踩在冰凉的地面上,踉跄的,整个人被他连拖带拽的。

许你余生共白首   第3章 他们出双入对


“疼!放开我!啊!”

沈晴空被男人推进了浴室里,冰凉的水迎头浇下,那冰冷让她高声尖叫想,她拼命的蜷缩着身子,四处躲避,可冰冷的寒意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挥之不去,直入骨髓。

半晌后,慕麟轩扔掉手中的花洒,“闹够了吗?”

“我没闹!无论如何我都要离你远远的!我不想做你爱情里可怜的替代品,更不想将这大好年华统统耗费在你的身上!只要离开你了,凭我大好年华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男人眸光一沉,眉宇间充斥着戾气,大手扣住沈晴空的肩膀,用力的将她提起来,推倒镜子前的盥洗池前。

“啊——”

脊椎撞击在冷硬的边缘,尖锐的疼痛立即传来,她推搡着男人想要离这个可怕的地方,却换来男人更用力的按压。

疼痛再度加剧,尾椎骨像是断掉一般,双腿麻的不行,竟然像是失去了指挥一般,“松手……疼……我好疼……”

慕麟轩毫不怜惜,大手捏住她的下巴,垂着眼眸,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沈晴空,我对你真是太好,才让你忘记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的错……”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柔和,尾音的地方透出缱绻的温柔,而,他的动作却越发粗暴,大手打开她的腿,不等她准备好,就这么闯进她干涩的甬道。

沈晴空痛的哭喊,尖叫,挣扎,可不管怎么闹腾,她都被男人掌握在手心里。

原本男女之间旖旎快乐的欢爱,就这么成了屈服的惩罚。

等到他终于放开她的时候,她的肌肤上已经布满了疯狂中留下的痕迹,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

慕麟轩毫不怜惜的将她甩开,看着她像是一滩泥一般瘫软在地上,眼底一片没有丝毫的情绪,漠然的模样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给我记住了。这场婚姻开始也好,结束也好,从来都不是你说的算。从你卖给我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没有了做主的权利。这次是个警告,你不会再想有下一次的!”

慕麟轩冲洗干净之后,换上干净的衣服,将她一个人抛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晴空趴在地上,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来,然后崩溃一般的嚎啕大哭。

……

慕麟轩从那一天离开之后,很久没有回来。

不过,沈晴空天天都能看到他。

只要打开电视,打开手机,拿起报纸都能看到他和那个于悠悠成双结对的身影。

他们相视而笑的时候,像是空气都跟着甜蜜起来。

他们那么肆无忌惮的向所有人展示他们甜蜜,他们的幸福,而她这个明媒正娶的慕太太,却成了阴沟里的老鼠,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窥视着这一切。

慕麟轩……

慕麟轩……

沈晴空很想揪着他的衣领,逼问他,“你到底有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爱过我!”

如果爱她,为什么要有另一个女人。

如果不爱,又为什么不肯放手让她离开。

沈晴空拼命的向喉咙里灌酒,液体辛辣苦涩,呛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她睁着朦胧的泪眼,看着墙壁上的婚纱。

那个英姿勃发的男人在她眼前越发的模糊不清,唯一还能看到就是自己一个人穿着婚纱站在原地,笑的像是一个傻瓜一样。
呵,我真是越来越不懂男人了…和他在一起五年了,只牵过手。开过

呵,我真是越来越不懂男人了…和他在一起五年了,只牵过手。开过房,睡一起就只限于抱着我睡,还不脱裤子穿着睡,在一起第四年的时候才接的吻,还只是蜻蜓点水的点了几下,然

建设牌摩托

毫无疑问,建设牌摩托是镇子上头一种电火花塞、双排气管、单杠直列大油箱的摩托车;毫无疑问,老莫是镇子上最早骑上建设牌摩托车的那批人之一。 那一天,老莫把他的摩托车远远停下,排气管像狼狗一样呼哧作响,老莫屁股不离摩托,张口却不吱声,只见他胳膊抡起来,招呼我上车——哦,于是我知道这就是我们的阔别重逢。 老莫说带我去钓鱼,我就随他去钓鱼。 他把车斜倚在河堤上,七月里娇嫩的车前草碰到滚烫的排气管,于是...

也该收一收这要了命的喜欢了

01 军训第二天,我初见你。 因为下雨,我撑着伞,伞撑得很低,所以不小心戳到了你的头。我连忙将伞抬起,看向你,看着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可真漂亮呀,是我最喜欢的丹凤眼,眼梢微微向上吊起,瞳孔很黑很黑,近距离看的时候还会放大,变得更好看,你的睫毛很浓很密,没那么长,雨不是很大,你没有撑伞,所以上面挂着细小的水花,随着你眨眼忽上忽下。我一时看的出神,竟忘了需要和你道歉。直到你攥着手放在唇前,小声地咳...

别人家,那小只

如玉是我的大学同学,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 没上大学前,老班不让谈恋爱。时常告诫我们:高中不要谈恋爱,要谈在大学这个开放的环境中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全心全意的付出,无关结果,无关未来。 特殊原因下我们没有军训,和如玉又非室友,错过了熟识的机会。 一日晚上,下晚自习。宿舍楼下。 邻班男孩斐然,在九十九根蜡烛围成的心形圈里,手捧若干玫瑰花,后据说——数字是52。 在吉他的伴奏中深情唱道“我一直...

520 一场早有预谋的约会

1 傍晚,宋义学站在电影院门口,手捧一束玫瑰花,他有些着急,因为今天是5/19,他期待与女友共度520。然而无奈的是他等了好久,都没见到女友的踪影,他想找舍友张德踌帮忙,于是拿起了电话。 宋义学:喂,老张。 张德踌:咋啦?义学。 宋义学:我有点着急,李丽没过来,我好担心她。 张德踌:李丽是谁? 宋义学:我女朋友。 张德踌:你哪来的女朋友? 宋义学:早就有了,我跟她都微信聊一个月了!前几天刚跟...

我只是他的生育机器

1 两年前、十月、秋。 我辞去了在北京的工作,一个人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到这个南方城市,我大学生活了四年的城市。 每天晚上,我都会去校园里散步,回忆和李明宇在这里的点点滴滴,想一次,心痛一次。 那天下着雨,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雨里,任冰冷的雨水,打在我的身上。 前面来了个男生,看到我一脸惊讶:“苏楠,是你,真的是你,你不是在北京上班吗?怎么回来了?”他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伞往我这边移。 原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