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陌上初霜暖未迟小说在线全部章节阅读

2018-10-12 15:59:54作者:完结
最新连载《陌上初霜暖未迟 》来源可可文学,简介:结婚两年,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却恨她,恼她,厌恶她,甚至扬言要剜了她的眼睛送给小三做礼物。
第7章 随时都可以吻到她的唇
陌上初霜暖未迟
秦陌笙穿戴整齐,对着镜子,系好了最后一颗纽扣。

正要出门,却发现洗浴室的水声已经停了。

那个女人进去快一个小时了。

她……怎么了?

没有来由的,他的脚步折了回来,朝着紧闭的浴室门走去。

抬手,敲了敲门。

良久,并没有人回应他。

“江迟暖……江迟暖……”他喊了几声,也没有见那个女人回答他。

男人猛地就急了,几乎是想也没有想的,一脚直接用力的踹开了浴室的门锁。

进去时,才发现那个让他担心,让他紧张的小女人正缩着一团,窝在浴室墙壁。

头趴在臂弯,闭着眼,又黑又长的睫毛耷着,像是睡着了——

这个死女人,居然在浴室也会睡着!

秦陌笙松了一口气,走过去,抬脚踢了踢江迟暖的小腿,“江迟暖,醒一醒!”……要睡去卧室里睡!

可是,江迟暖根本没有反应。

秦陌笙察觉到不对劲,拧着眉,弯下腰一看,才发现她的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

大手摸在女人的额头上,热的发烫——

她着凉了……

“江迟暖!”秦陌笙喊了她一声,大手捞起她的双腿,直接将她抱起来,迈开长腿出了浴室。

将江迟暖在大床上放好,秦陌笙又去了浴室,拿了块大毛巾,仔仔细细的将女人未干的水珠擦干净,给她套了她平日穿的那件睡衣。

随即,才替她盖好被子,打了电话喊家庭医生过来。

等做好一切,秦陌笙舒了口气,在床畔坐下,贴了一块冷毛巾在江迟暖发烫的额头上。

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秦……秦……”此时,女人的嘴里迷迷糊糊的念着。

秦陌笙盯着她,因听不清她在喊什么,只能将耳朵凑到她的唇畔去听。

她在喊秦……

男人的心垂了垂,她是在喊秦纪言吧。

他那个私生子二叔——

毕竟,上学的那时候,她喜欢的就是秦纪言,甚至,还写情书给了秦纪言。

想到过去,秦陌生狠狠的皱了皱眉。

正值此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备注上写的是初晴两个字。

昨天晚上,初晴打电话过来说她的眼睛好疼,他答应了要过去陪她的,可是现在,江迟暖病了,他一点出国的心思都没有。

看到电话来了,他只觉得有些烦躁。

他不接,电话却在旁边不依不饶的响着,怕吵到了江迟暖,只能拿了手机,起身去阳台上摁了接听。

“什么事?”隔着透明玻璃,秦陌笙靠在阳台栏杆边,一边举着电话,一边紧紧的盯着房间内的江迟暖。

他看到了她眉心间透出的不安,但是却听不见她的声音。

大床上,江迟暖迷迷糊糊的做着梦,眉心一直拧着,口里模糊的喊出了那个印刻在她心上的名字,“秦陌笙……秦陌笙……”

只是,这些秦陌笙都听不见。

他的耳边传来的是手机里属于江初晴怯弱的声音,“笙哥,你不是答应了过来陪我吗?你还没有处理好那边的工作吗?”

江初晴等了半晌,他才回了一个单音节恩,算是应了。

“那……我会耐心等你的,我都已经让阿姨把家里收拾了,还给阿姨写了明天的菜谱,都是笙哥你爱吃的……”江初晴善解人意的道。

“这几天应该不会过去了,没有事情的话,我先挂了。”也没有管对面的反应,秦陌笙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推开玻璃门,长腿走进房间。

双脚落定在床畔,男人伸手摘了江迟暖额头上贴着的毛巾,弯下腰,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再一次试探体温。

还是那样烫——

可是,就在他想起身时,才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挨的这样近,近到,他的鼻尖抵着鼻尖,随时都可以吻到她的唇……
第8章 她不是在洗澡吗
陌上初霜暖未迟
“少爷,家庭医生到了。”

门外,传来苏姨的声音。

秦陌笙收回了心底的小情绪,嘴角染上一抹自嘲,该死的,她都病成这样了,他居然还会对她产生那种心思——

干咳了两声,男人从床畔挪开,刻意的移开视线,尽量不看向床上的那个女人。

“进来吧。”声音依旧冷漠。

随即,房门从外面推开,苏姨领着家庭医生走进。

秦陌笙随手拿了几张报纸,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翻看着。

可是,一想到另外一个男人在给他的女人检查身体,即便对方是医生,他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报纸上的小字一点一点的变得模糊,他根本是心不在焉。

幸好家庭医生很快替江迟暖检查好,是因着凉产生的低烧。

等到家庭医生出去了,苏姨在床边继续照顾江迟暖。

秦陌笙放下报纸,大步走过去,眼睛瞥了一眼床上的小女人,吩咐道,“苏姨,一会你给她熬碗粥,粥做的软糯一点的,等她醒了正好可以喝。”

“是。”苏姨点点头,原来少爷还是很关心少奶奶的呢。

“还有,她醒了,什么也别和她说。”交代完,秦陌笙双手插兜,直接出去了。

苏姨应了一声,只能叹气。

少爷为什么不让少奶奶知道他对她的好呢。

……

等到了下午,江迟暖才醒过来。

额头上还贴着一块毛巾,她皱了皱眉,先前她不是在洗澡吗?

后来发生了什么?

等她掀起被子,看到身上已经换好了睡衣,她心下大惊,朝着外面喊,“苏姨!”

闻声上楼的苏姨,端着热气腾腾的白粥,进了门,“少奶奶,你醒了,饿了吧,先喝点粥?”

“我……我怎么了?”江迟暖抿了抿唇,捏紧盖在身上的被子。

“少奶奶,你着凉发烧,晕倒了。刚才家庭医生来了,已经开了药。”苏姨回道,把有关于秦陌笙的字眼尽数扣掉。

“那……那我的衣服是你换的吗?”江迟暖紧张的问。

苏姨顿了顿,心下犹豫着该不该回答是少爷给少奶奶穿的。

就在这时,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正好替苏姨解了围。

“少奶奶,您的电话。”苏姨主动将手机递给江迟暖,然后起身关门出去了。

江迟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她父亲的电话。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了拒接。

大抵,对方是又来催她要那一百万了吧。

她没有接,但是江远峰却并没有轻易放过她,而是立即发了条短信过来——江迟暖,又不接我电话?是想我亲自去找秦陌笙要钱吗?

江迟暖的心颤了颤,额头还在发烫,晕眩的她都快睁不开眼了。

短信又陆续进来了几条,都是江远峰的。

——江迟暖,最晚明天晚上之前,一定要给我一百万,否则我第一件事就断了明辰的医药费。

看到信息后,江迟暖直接将手机重重的丢在了一边,手心掐紧。

父亲不喜欢她,偏心江初晴也算了,可是,连明辰,他都要这么残忍的对待。

想到那一百万……

秦陌笙今天是说,要她再和他做四次,他就给她一百万,是真的吗?
第9章 任何一个可以羞辱她的机会
陌上初霜暖未迟
犹豫再三,江迟暖还是给急忙给秦陌笙打了一个电话。

出乎意料的,电话很快被接通。

江迟暖怔了怔,连忙开口道,“秦陌笙,你在哪里?”像是以往,她给他打电话,大多是不通的,她都差点以为,他已经把她的手机号拉进了黑名单。

“什么事?”话筒里,传来秦陌笙冷冰冰的声音。

江迟暖吸了吸气,正要开口,就听到手机那端传来娇滴滴的女声,“秦总,你讨厌啦,你撩的人家那里,好不舒服……”

闻言,江迟暖的心狠狠的一抽。

他又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小宝贝,那里是哪里?来,让我摸摸看,是怎么个不舒服法?”秦陌笙对着那个女人回应道。

“恩啊,嗯啊……秦总,别碰那里,痒……”女人娇吟不已。

江迟暖闭上眼,手指死死的握紧话筒,光听着那端的女声,都可以清楚的联想到两人正在做什么。

“秦陌笙,你答应给我的那一百万,还算数吗?”她咬了咬牙,忍着心口的疼,继续开口。

话筒那边的声音小了一刻,尔后,低沉的男声响起,“想要那一百万,就到金鹿酒吧来见我。”

还没等江迟暖回话,电话就直接被秦陌笙挂断了。

江迟暖抿了抿唇,撑着还昏昏沉沉的头顶,几乎是没有犹豫的,踩鞋下床去换了衣服。

……

从计程车上下来,江迟暖裹了裹身上的羽绒服,踩着一双卡其色的短筒马丁靴,直接进了金鹿酒吧。

叩叩叩。

找到专属于秦陌笙的那间包厢,江迟暖敲了敲门,才缓缓的推开门。

入目,就是沙发上,那个衣衫半敞,尊贵无比的男人,正搂着怀里的女人,两人快要亲嘴了。

“秦陌笙,我到了。”她急急的开口,正好及时的打断了两人的下一步动作。

只不过,她还是注意到,秦陌笙的手,正暧昧的搭在女人的胸脯上。

秦陌笙扬了扬眉角,视线转瞬投向站在门口的江迟暖。

他注意到她的脸色发白,嘴唇也没有血色,心上扯了扯,面上却仍然不显,淡定的搂着旁边的女人。

“恩。”他应了一声。

“那一百万……”江迟暖的手心攥紧。

秦陌笙扬唇,顿了片刻,戏谑的笑道。“在这里和我做一次,我就给你钱,怎么样?”

江迟暖蹙了蹙眉,眼睛在秦陌笙搂着的女人,以及沙发角落里,坐着的陆遇城,以及他怀里的女人身上飞快的掠过。

秦陌笙是要她当着其他的人的面,和他做?

他到底把她当做什么了?妓.女吗?

他还真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羞辱她的机会——

“秦哥,这样怕是不……”角落里的陆遇城瞧出江迟暖的窘境,试图想要解围。

然而,话还没有说全,就已经被秦陌笙冰冷的警告眼神截断了。

“怎么,江迟暖,你不愿意?”秦陌笙不屑地轻笑,半点不会因江迟暖的不愿意而影响,依旧心情很好的搂了搂怀里的女人。

“秦总,这个女人是谁啊?您不是今晚点了我陪您吗?”适时,男人怀里的沈乔安开口,鄙夷的目光在江迟暖身上肆意的打量着。

“她啊?”秦陌笙勾了勾唇,轻描淡写的道,“我的奴隶。”

 
我们所坚持的,终会成就我们

很喜欢New Balance前几年的一支广告。广告的名字叫《致匠心》。 广告的开头,李宗盛把眼镜咬在嘴里,手上削着铅笔,他沧桑的脸庞上,全是专注。他说:人生很多事急不得,你得等它自己熟。他还说:世界再吵杂,匠人的内心必须是安定安静的……手艺人往往意味着固执、缓慢、少量、劳作,但这背后所隐含的是专注、技艺,是对完美的追求。 我喜欢李宗盛的不急不躁不忙不乱,喜欢他对人生的洞彻。他说:人不能孤独的...

爱是珍藏和埋葬

有些人貌似是上天赐予他来陪伴你的吧。 与J同学相识是在我们相近19岁的年纪里,在一个亲戚的婚礼上。那时是我刚到北京的第二年,印象中那一刻我仿佛是忽然发现了亲人一样惊呼:“哇塞我同学怎么在这里?那个男生是谁?”但事实上我的亲人都在身边,除了父母。 从那天起,不记得是怎么忽然熟络起来的,或许是因为年轻,或许是因为我的任性,从来不认为麻烦别人是个问题,自认为都是小事,也或许是因为骨子里的公主病。 ...

昨夜、仿佛身体打开了一扇门

认识他的时间也不算短,但是一直局限在上不咸不淡的聊天,或者晚饭时间简单的吃个快餐再各自回到各自的办公楼加班,话题无非是工作和各自的家庭。 这次他去国外出差

亿万星辰不及你(已完结)全集小说阅读

长篇连载美文《亿万星辰不及你》火热更新中,亿万星辰不及你小说精彩简介:被单上还散落着几根那个女人的头发,淡淡的香气使得他不禁想起那具身子的美味,柔软而嫩滑,好像所有的女人都没法和她相提并论,除了他那个城府级深的&l

想念错过的人

01 打开新租的公寓门,看到那明亮的落地窗,我的心情也跟着亮堂起来。墙面上的碎花壁纸,为简洁舒适的客厅增添了几分雅致。坐在细软的沙发上,搬家时的疲劳感也渐渐消失。 每次搬家都是一次断舍离,会清掉许多可有可无的衣物。唯有那台照像机跟着自己辗转各处,当然了,还有那本带锁的日记本。两年了,换了四座城市,六所住处,也是难为它们了。 坐在窗前,独自喝着涩涩的红酒,看着璀璨的万家灯火,习惯了自由的我,心...

前世情缘奈何桥

“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盅病中泪,七尺离别泪,然后呢......,又忘了,这记性。” 她痴痴的说着——她闭月羞花,心地善良,但,当年她心爱男子犯下弥天大错,遭了天谴,她不甘,跟随他入黄泉,可生者怎能入黄泉?为了他,她悬梁自尽。他们山盟海誓说好入轮回之后一定会再遇,可“你罪孽太重入不了轮回了”这句话把他打下了地狱,看他悲痛欲绝的表情,她又怎忍心,她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