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开遍又逢君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2018-10-12 15:57:09作者:完结
兰花开遍又逢君 》来源可可文学,简介:我的字典里没有等待这个词,要么做,要么滚。"漆黑的暗夜,男人凛冽的气势贴近。
第7章 被公司开除了
兰花开遍又逢君
素白的体恤衫,洗到发白的牛仔裤,勾勒出她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清透水灵的小脸不施粉黛,细嫩的皮肤白嫩透光。

“一个小时以后总公司会有人来视察,你去把会议室布置一下,准备和我一起迎接总公司的领导。”

“是经理,我一定会做好的!”洛小梨神色认真的回答到。

“小梨,我很看好你。”经理说着,还别有意味的用手不停的拍她肩膀,久久不愿松开。

“谢谢经理赏识,那我去忙了。”搭在肩膀上不停揉捏的手让她感到别扭,洛小梨飞也似的躲开,快速钻进了会议室。

徒留经理意犹未尽的站在原地,注视着她宛如小鹿般轻盈的背影。

前来上班的同事将着一切看在眼里,彼此交换一个羡慕嫉妒恨的眼色。能够得到和经理一起接待总公司领导的机会,是他们这些底层小职员梦寐以求的机会。

……

跑进空荡荡的会议室里,洛小梨长舒了一口气。

时间紧迫,不容的她多想,就开始着手布置……

茶水,鲜花,水果,纸巾……

正在这时,会议室的门哗的一声从外面打开。

却见穿着高中校服,带着耳机的洛骄阳大步走了进来。

“骄阳你怎么来?你现在不应应该在学校吗?”洛小梨放下手中的水果,面露疑惑。

洛骄阳径直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学校里要买补习资料,给我点钱。”

又要钱?

她昨晚不是才把工资拿回去吗?

“补习资料要多少钱?”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兜里的钱包,里面就剩下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了。

洛骄阳摆弄着耳机线,漫不经心的报出一个数字,“不多,五千。”

“五千?什么补习资料这么贵?”洛小梨皱眉,“我给你们学校打电话问问,要是真的我在给你想办法。”

不是她是不舍给妹妹买资料,实在洛骄阳的劣迹太多了。好几次打着学校的幌子找她要钱,最后却买了其他完全用不上,还贵的离谱的东西。

“你什么意思?小气不给你就直说,犯不着诬赖我!”洛骄阳眼中闪过心虚,下意识的提高了嗓音,一把按住洛小梨打电话的手。

买补习资料不过是她刚才不过是随口编的瞎话,她真的想要买的是苹果手机。要是真让洛小梨打电话到学校,钱要不到不说,她还会被老师训一顿!

“我不是怀疑你,我就是……”洛小梨被洛骄阳攥得生疼,皱眉解释。

“那就给钱,要不然我回去告诉爸,说你连辅导书都不给我卖!”洛骄阳松开她,眼疾手快的掏她兜里的钱包,自己翻钱。

“骄阳!你怎么可以这样!”洛骄阳这样和抢有什么区别?

洛小梨也火了,抬手想要拿回自己的钱包。

洛骄阳身材高挑,足足比身材娇小纤瘦的洛小梨高了半个头,力气也大。

用力的一推,洛小梨砰的撞在会议桌上。桌上的水果收到冲击,哗啦啦滚落了一地。

洛骄阳也吓了一跳,不过更让她受到惊吓的钱包里的钱,瞪大眼睛看着钱包里几张十块五块的小票,她傻眼了。

“洛小梨你也太穷酸了吧?钱包里连张毛爷爷都没有?”不死心的倒倒,两个一毛的硬币稀里哗啦的蹦出来。

洛骄阳的声音又尖又响,洛小梨耳尖的听到会议室门外传来几声看热闹的同事的嗤笑,没有一个人进来帮忙。

洛小梨无暇顾及这些,手忙脚乱的收拾被弄得乱七八糟的会议室。马上就八点了,总公司的领导快要来了。

“气死我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没用的姐姐!”亲眼见证了洛小梨的贫穷程度,换手机的想法也跟着化作天边的浮云。

洛骄阳愤愤的抬脚踹翻了好几张椅子,扔掉钱包扬长而去。

……

“张总王助理,你们里边请……”

洛小梨正弓着腰在会议桌底下捡散落一地的水果,随着经理谄媚的声音,一大群西装革履的高端人士走进会议室。

一见会议室里的情景,所有的人都是一愣。地上滚着水果,椅子散倒着。

经理的脸都黑了,咬牙切齿的低吼:“洛-小-梨!”

“经理我不是故意的……”洛小梨抱着两个苹果从会议桌下钻出来,神色惴惴不安。

总部的人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经理说好的是一个小时后,现在只过了不到半个小时。

“你们面对总部的检查就是这种态度?”为首的一个中年人脸上显然是误会了,一脸怒容:“按照你们这种敷衍的态度,搬去总部的名额没你们的份了!王助理,我们走!”

“唉唉张总王助理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呀……”吴经理急的额角见汗,一个劲的解释都无济于事。

不到一分钟,总部前来视察的人就走得干干净净。

“洛小梨!”吴经理气得哆嗦,指着她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你瞧瞧的干得好事!我千方百计,打通了多少关卡才得到这个机会!你倒好,不到两分钟就全给我毁了!”

“经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领导们会提前过来……”

事情办砸了,洛小梨心中也不好受,只能一个劲的道歉。

“对不起有什么用?要不是看你长得有几分姿色的份上,我犯得着用你?”吴经理吐沫横飞。

“对不起经理,请你在给我一次机会,我去跟总部领导解释,重新把他们追回来。”会议室的门大开,吴经理不留情面的训斥惹来公司同事们的围观。

洛小梨顾不上难看,脸色惨白的苦苦祈求。

“追回来?”吴经理气笑了,一把将攥住她的衣领,暴怒的嘶吼:“人家一公司大门就直奔机场了,你以为你是蝙蝠侠吗?胸大无脑的蠢货!”

话落大手一甩,洛小梨的身子跟着踉跄倒地。

膝盖磕在地板上擦破了一大块皮。

鲜红的血顷刻就淌了出来。

“滚吧,你被公司开除了!”膝盖痛到头晕目眩,吴经理临走时冷冷的甩出的一句话,让她如坠冰窖。
第8章 路上奇遇
兰花开遍又逢君
你被公司开除了?

跌坐在地上的洛小梨茫然无措的抬眼看向门口。

坐在她隔间的小丽扭着腰走过来,脸上带着放肆得意的笑,抱着一堆东西哗的扔到她身上。

“带着你的垃圾,赶紧滚吧!”

属于她东西劈头盖脸的砸倒身上,洛小梨痛的一缩。含着水光的双眸注视着门口一张张熟悉的,带着畅快笑意的脸……

抱着一堆东西,洛小梨在女同事们幸灾乐祸的嘲笑声中走出公司的大门,回到家。

一进家门,洛小梨就瘫倒找沙发上,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手脚都不是自己的。

“小梨你回来的正好,你妹妹刚才打电话回来说你不给她买补习资料,这是怎么回事?骄阳虽然和你不是一个妈生的,但好歹也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连这点小钱都舍不得?”

洛乾坤刚接完洛骄阳告状的电话,正好看见洛小梨不雅观的坐姿,脸色不善的训斥道。

“爸爸,你知道骄阳找我要多少的钱买补习资料吗?”洛小梨一动不动瘫软在沙发上,脸色灰白的不想多做解释。

失去了工作,别说补习资料了,他们下个月的生活费恐怕都没着落了。

“补习资料能要你多少钱?你少打扮打扮不就出来了。”洛乾坤的视线滑过洛小梨清丽脱俗的脸孔,心中的气就不顺畅起来。

“爸爸,我哪有打扮。”洛小梨苦笑,别人的爸爸都是盼着女儿美丽漂亮,偏偏他爸爸,无时无刻不在忧心她仗着有几分姿色,做出什么有辱门风的事情来。

“你这么这么早回来,你不会是被公司开除了吧?”余红雨走出来,瞪大了眼睛看清了沙发上的一堆东西,顿时哭天抹泪起来。

“哎呦你还真的被公司开除了!你这个不争气小蹄子,一定是你做什么上不得台面的好事得罪了领导,你这是存心要让我们家过不下去啊。”

“阿姨我没有……”洛小梨站起来想要解释,无奈余红雨光顾着哭喊咒骂,半点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你这个没出息的,一天到晚就知道装模作样假清高。手里捏着赚钱的门路你不去,一门心思想让我们跟着你过苦日子……”

“红雨你闭嘴,什么赚钱的门路?这种肮脏事我不准你再提!”洛乾坤大吼一声,制止了余红雨的哭嚎。

然后,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洛小梨一眼,沉声警告:“你要是在敢像五年前一样去赚那种脏钱,我就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余红雨的话,爸爸的警告,宛如一枚枚尖利的钢针扎进洛小梨心里。

眼泪在眼眶了盈盈转动,她却强忍着不肯落下来。她想解释,想告诉爸爸……

她没有做过他们想的那种事,她赚回来的钱不脏。

但最后,所有的活都化作眼泪,强忍着流进了心里。现在就算是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她。

家里的气氛过于压抑,余红雨时不时的讥讽更是让她心烦意乱。索性连晚饭也不吃了,独自走出家门散散心。

走出家门后她才发现,不知何时竟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没走多远,蒙蒙的雨丝就打湿了薄薄的体恤,寒气顺着皮肤浸入骨子里。

洛小梨打了个寒颤,抱紧双臂,宁愿在雨里冻得打哆嗦也不愿意回到压抑的家里。

今天遭遇的一切像慢镜头似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清透的眼底有一些凄凉,爸爸一直误解她,继母无时无刻不在针对她……

现在更是连工作也丢了!

所有发生的一切都让她窒息。

雨势逐渐增大,眼前一片迷蒙。整个天地间仿佛都被冰冷的雨水笼罩,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吱……

一辆全球限量版的高级轿车冲破层层雨幕,停在洛小梨面前。

晶亮奢华的车身上,兰草和凤凰鸟相互缠绕的繁复图腾,散发着古老暗沉的幽光。

洛小梨愣愣的看着车身上一次次映出她在雨中狼狈不堪的模样,又一次次被雨水冲刷得模糊不清。

摸不着头脑。

哗,车门滑开。

一张平凡的男人面孔露了出来,只是从他嘴里飘过来的话,让洛小梨摸不着头脑。

“喂女人,我家少爷想要雇佣你。”不可一世的语气。

“我?”洛小梨身体连同神智一起被雨水冲刷得冰凉,杏眼圆睁的望着车里的男人,迟钝的抬起左手食指指指自己。

“对。”车里的黑衣保镖打扮的男人笃定的点头,视线滑过湿漉漉的洛小梨全身,不动声色的寻找她身上有什么过人之处。

怎么昊昊大少爷一见到她,就一口钦点要雇佣她?

长相清丽脱俗,身材玲珑有致。特别是一双清透纯净的杏仁眼,瞪得圆溜溜的看人的时候还真和大少爷有几分像。

大概小孩子都喜欢和自己长得一样好看的生物吧!

“你家少爷是谁?你确定没有搞错?”洛小梨一脸的惊讶,十分不理解眼前突然发生的状况。

她只是一个大学没有毕业的小文员而已,哦不,现在是个无业游民,根本不认识什么可以被称为“小少爷”的人。

而且,谁家想要雇佣员工会冒着大雨,开着顶级的豪车来?洛小梨环顾了一下四周,雨雾蒙蒙的街心,人流稀少。

她顿时警觉起来……

“我们家少爷是兰……兰……”似乎是从来没有正大光明叫过少爷的名字,黑衣保镖停顿了片刻,才带着敬畏一挥手道:“你去了之后,见到少爷就知道了。”

“对不起,你们找别人吧。”洛小梨礼貌的回绝了,转身就往人多的地方跑。

工作没有了可以在找,但要是被人贩子拐卖到深山老林里,那可就彻底没活路了。

黑衣保镖的脸色变了变,代表兰家的图腾S市谁人不识?他们家少爷想要雇佣一个女人,整个名流圈里的千金那个不是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偏偏这个女人不识抬举,想也不想就拒绝!

但是他那里知道,洛小梨平日里琢磨的最多的就是多打工多赚钱,那有功夫去了解一个看不懂的图腾代表着什么?
第9章 霸道的天才宝宝
兰花开遍又逢君
从来没被人无视得如此彻底过的黑衣保镖揉揉被雨水浇湿的头,不满的龇牙:“啧,敬酒不吃吃罚酒!”

然后猛地从车上跳下来,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洛小梨面前。

在女孩子震惊的视线里,抬手一敲。洛小梨只觉得颈间一痛,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晨曦微露。

暗香浮动的清风卷起一墙素白的帘子。

地上凌乱的散落着好些衣物,湿漉漉的白色体恤,洗到发白的牛仔裤……

宽大的双人床上,女人红扑扑小脸埋在蓬松糖果枕头里,清丽的容颜在稀薄的晨光中美得惊心动魄。

轻轻颤抖的睫毛卷翘,漂亮的瓜子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婴儿肥。白嫩如玉的肌肤上,两枚红红的指印格外的显眼。

“唔……”被子里的洛小梨叫了一声,不停颤动的眼睫终于慢腾腾的睁开,头脑逐渐清醒起来。

拥着薄被坐起来,环视屋内陌生的摆设,茫然的眼眸逐渐清晰。

她昨天……好像被一个黑衣男人打晕绑架了?

她这是在哪儿?

洛小梨眉头一皱,起身下床。

双腿动弹不得,像是被什么温软的重物压住了!

“DariLing,在陪人家睡一会儿嘛。”随着慵懒迷糊的嗓音,一只白皙的手从被窝里探出来,按在她胸前的起伏上。

洛小梨的小脑袋空白了三秒,啪的打开那只手猛地曲腿往床沿一滚,连带着唰的揭开身上的薄被。

“哎呦,DariLing你怎么这么暴力!”一个白嫩嫩的小团子裹在被子摔了个四脚朝天,揉着小屁股爬起来,不满的大声抱怨。

“怎么会是个小孩子?”洛小梨抱着薄被,石化了。

“那你以为是谁?我的冰块脸老爹吗?我欠你别做梦了,还是死心塌地伺候我吧。”小家伙爬起来,白皙俊俏的小脸上泛着健康的红晕。俊秀眉心紧拧着,黑亮的瞳孔扫过惊呆的洛小梨。

“你是谁……”洛小梨揉着眉心,她怎么会和一个不认识的小孩睡在一张床上?

梳理着头脑中纷乱的信息,好一会儿才扯出一个头绪来。随即瞪大了眼,疑惑的问道:“昨天说要雇佣我的小少爷,是你?”

“没错,就是少爷我!”小家伙的个头只有她身高的一半,气势却比她高了好几个等级,“我叫兰擎昊,我允许你叫我昊昊!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妈咪,我只能照顾我,疼爱我一个人!听明白了吗?”

他是兰家的小少爷,从他有记忆开始家里就只有爸爸和奶奶。在兰家妈妈这两个字就是禁忌,谁也不敢提及。

大家不说他也不问,到现在,他几乎快要忘记世界上还有妈妈这种“生物”的存在了。

洛小梨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有钱人家少爷真会玩,这妈咪还能雇佣的?

“怎么,你不愿意?”昊昊不高兴的皱起眉头,白皙清俊的小脸上,有种不可言说矜贵冷清。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昨晚还死命的抱着我,叫我心肝小宝贝,说什么也不肯松手。怎么一觉醒来就翻脸不认人!”

洛小梨头痛不已,隐约想起昨晚她好像又做了那个梦——梦到五年前她刚生下宝宝被人抱走。她不顾一切的把宝宝抢回来抱在怀里,无论别人怎么抢也不松开。

原来这不是梦吗?她真的抱着眼前的小家伙睡了一觉?

“妈咪怎么可以用雇佣的?你的亲生妈妈会伤心的。”她揉了揉突突跳个不停的太阳穴,放缓了声音劝慰。

“我没有亲生妈妈,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昊昊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语调平静的陈述。

昊昊她想起昨天死命把他搂在怀里的情景,几个佣人都扯不开她。

她的怀抱很温暖……

如果有妈妈的感觉就是这样,那也不错。

没有亲生妈妈?

洛小梨轻柔的话语顿住了,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疼得厉害。

“每个小孩都是有亲生妈妈的,她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洛小梨抬起素手摸了摸小家伙嫩白的脸颊,心口一阵柔软的酸涩。

她的孩子,如今也该这么大了吧?

最后只能在心底暗叹一声,痴心妄想什么呢?

她这辈子,都没有可能见到那个孩子了。就算见到了,茫茫人海中她又如何能知道哪一个是他?

“嗯。”昊昊淡淡的应了一声,感受着她柔软的指尖轻触在脸颊上。

比他冰块脸爸爸的手软多了,还香喷喷的。

“那我先回去了,你要乖乖的听大人的话。”洛小梨念念不舍的收回手起身,她还要去找工作,不能陪着一个孩子在这里胡闹。

“你还要走?你没听明白我刚才的话吗?我要雇佣你做我的妈咪,这是预付给你前三个月报酬!”昊昊小脸一片冷峻,刷的从床头柜里扯出来一张支票,拍在洛小梨面前。

“这……”洛小梨看着货真价实的支票,懵了。

她一直以为雇佣妈咪什么的,不过是小孩子说着玩的,没想到他是认真的!

毕竟眼前的小家伙看起来,最多不过五岁的样子。

昊昊帅气的打了个响指,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秘书小姐立刻拿着纸笔等东西进来,分门别类放在洛小梨面前。

“这是我雇佣你当妈咪的合约,没什么问题你就签了吧。你最好选择马上相信,本少爷还要上课,没那个美国时间跟你过家家。”

有钱人家的小少爷都是怎么早熟吗?

洛小梨心情复杂的拿起合约,认真看起来。条条款款看下来,细致的没有一点纰漏。

“洛小姐你就放心签吧,我们家小少爷一言九鼎,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在秘书小姐甜美嗓音的循循善诱下,洛小梨拿起签字笔签上了自己大名。只是心中不真实的感觉,愈发的强烈。

看着秘书拿着签好的合约退出去,昊昊微微轻扬一下俊秀的眉,一丝不易觉察的笑痕滑过眼底,紧抿的唇弧度抬高了一分。

这是遗传自冰块脸爸爸的技巧,此时懵懵懂懂的洛小梨是觉察不到的。


 
犬牙山

1. 江芋村入口的前方有一座高挺的犬形山,远看与真犬简直一模一样,在夕阳下显得格外壮观,米薇赞叹了数声,才拿着张小鱼给的地址去找吴阿姨的家。 米薇敲了敲门,不一会儿就出来了一个面容和蔼的妇人,她看到米微显然很惊喜:“你就是小鱼说的那个好朋友,米薇吧?” 米薇连忙笑着点了点头:“吴阿姨,这段时间要麻烦您了。” 张小鱼是吴阿姨的女儿,米薇和她的关系还算要好。米薇的丈夫出意外后,张小鱼便提议米微去...

知道吗,你还欠我一万年

我想 《一生所爱 》这首歌可能是有毒的吧,要不然为什么我已经单纯循环100遍了,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再去听第101遍呢? 曾经有一段时间里,不管是在上班途中、临睡前夕、还是在梦醒时分,似乎总能听到不远处,有温柔声音如泣如诉。有时候,洋洋盈耳,有时候, 杳不可闻,似乎有无尽怨绪,唱不完、剪不断。云绪雨愁期枉聚,散魂消魄了无语。一段情感里,都说两情相悦最重要,但是知道彼此心意,却没有勇气或者是没有...

【故事】——代号“二十三”

文/公子凌希 鱼,是这家店的老板,表面上是家酒肉飘香的酒店,但在“内行”的骨子里,是家声名远播的典当铺。 我这里所说的内行,是不同表面而一直隐藏的特殊行业,你会想到什么? 没错,是杀手。 鱼每天从世界各地网络杀手接收任务,这家酒店则充当杀手和雇主之间的联系点,正如杀手的职介所。有很多人千里寻来,都愿意付出比其他地方高几倍的代价换取那张泛黄的只能写下一人名字的纸。因为...

520,找个吃臭豆腐的人在一起

壹 明天又是一年一度的520,想必有男朋友或女朋友的都在准备着礼物吧。而明天也是我师姐结婚的日子,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因为她终于嫁给了一个和她‘臭味相投’的男人。 还记得我和她相识也是在一个臭豆腐摊上,因为都喜欢吃臭豆腐就聊了起来,后来聊的太投机就加了微信,由于她年龄比我长,又懂得比我多,所以我就很熟络的叫她师姐。 想起那天也是着实搞笑,两个女孩子不顾形象的蹲在大街上吃臭豆腐,本来我是想拉她...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沈生一别,除偶尔托人带来的口信,便再无音讯。 “织娘,我安好,你勿念。” 你安好,让我勿念。你安好也好,不安好也好,让我如何勿念?你又怎地不问问我是否也安好呢? 我不好,我一点也不好。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娶我啊。 梳洗罢,独倚江边亭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未断,却也只能落寞于江口守着空船。 “织娘姐姐,织娘姐姐,你快看我拿什么好东西来啦?” 糯甜又清脆的女声从远处传来。摇了摇头...

都说了是流言,你才是“狐狸精”

1、 一大早,陈小繁刚把包包放在办公桌上准备坐下,就被前台文员张子言拉到了一边。 “你猜我昨晚在天弘酒店门口碰见谁了?”张子言迫不及待地说。 “谁啊,你前男友,还是你老公带着别的女人?”陈小繁有些不耐烦的回答,一大早还让不让人清静。张子言作为公司的最强八卦手,时不时给陈小繁爆料这个说道那个,但每次都没下文了。 “不是,唉,我说你怎么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张子言看陈小繁连猜都懒得猜,急了,一把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