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迷途全文阅读_末笙厉御南小说

2018-10-12 15:36:47作者:雪月
你是我的迷途全文阅读_末笙厉御南小说,由雪月文学免费 提供!五年婚姻,末笙都没让厉御南爱上她,得知自己患上绝症,她只乞求十个月。“十个月后,我可以和你离婚,求你,不要恨我。”“你玩什么把戏?”“我累了想解脱。”青梅枯萎,竹马老去,末笙爱了厉御南十三年,而厉御南把所有的爱给了一个她。当遭受前所未有的病痛折磨,厉御南要和她离婚。喜欢就点击阅读全文吧!

04 末笙她怕黑

厉御南认为她假惺惺,故意在纪向晚表现成这样,死死的拧住末笙的胳膊,“你这是什么意思,有这么难喝吗?让你吐成这样?”

末笙摇摇头,“很好喝,只是我不习惯这味道。”

厉御南冷嘲热讽,“吃醋?我和纪向晚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见你像今天这样反常,顶着厉太太的称呼,没有夫妻之实,心里不高兴呢?”

末笙和厉御南是青梅竹马,认识差不过二十年了,他们父母是好兄弟,从小定了娃娃亲,从末笙懂事起,认知男女情爱开始,她就至死不渝的喜欢厉御南。

这一喜欢就是十三年,厉御南对她一直不冷不淡,从未察觉到她爱了这么久,就算是坚硬的石头也要融化了,却融化不了厉御南这颗冰冷的心,她为他做过许多傻事,他也未曾看一眼。

他们能顺利的结婚,还是因为末笙的父亲,她父亲临死之前把末笙嘱托给厉御南,还把家产全部给了他。末笙从小是宠溺长大的孩子,生活上懵懂无知,末笙父亲是怕他不在世上没人照顾末笙,逼着厉御南娶了她。

末笙紧紧握住厉御南的手,释然的笑,“御南,我的时间只有十个月而已,以后就不会有人纠缠你了,你放心,你也会解脱,请你这十个月对我好一点,可不可以?”

说得就像生离死别,厉御南迅速的拉开她的手,用看不懂的眼神凝视末笙,她这么释然令他有些恐惧,末笙纠缠了他这么多年,哪那么容易放弃。

“末笙,你是不是有病!”厉御南暗骂一句,不愿相信的走出去。

刚才厉御南是给纪向晚看伤口,纪向晚后背有一大片伤疤,是当年纪向晚为救他留下来的,所以这些年厉御南一直很愧疚,答应过要照顾她一辈子,五年前,他有打算和纪向晚结婚,可是末笙爸突然让他娶末笙,把这个事情给搁置了。

纪向晚没名没分的跟了他五年。

“御南,十个月后,我们真的会结婚吗?”纪向晚有些不安,她怕这十个月只是个幌子。

厉御南满脑子的疑虑,这些日子末笙给他的感觉有点像是诀别。

“会吧。”

纪向晚欢喜,把厉御南推倒在沙发上,亲吻着他的唇瓣,手深入厉御南的衣服里。

厉御南搂着纪向晚的腰,毫不犹豫的吻上去,把她翻身压在沙发上,突然,他看着外面的天,已经很晚了,乌漆墨黑,要下雨的节奏,想着末笙怕黑,他顿时没有和纪向晚做下去的欲望。

“御南?”纪向晚喊道。

厉御南松开了她,整理好西装,“很晚了,我得回家,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相处。”

纪向晚脸色难看,“要去和末笙见面?你怜惜她了?”

“就算离婚,我也得照顾她。”这是厉御南给末笙爸的承诺。

纪向晚心底不平衡,他们之间隔了末笙,就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

房间里的灯几乎把每个角落都照得通亮。

外面下起了大雨,时不时的闪电惊过,巨雷响起,末笙抱着双腿,紧绷着身体坐在沙发上。她不喜欢打雷下雨的天气,记得有一次,也是这样恶劣的天气,她浑身湿透的去找厉御南,就是为了送他一份亲手做的饼干。

就在门口,她也没注意,一个雷直接劈到她面前,也把厉御南家的电路全部劈断了,巨大的惊雷炸得末笙耳朵失聪了三天,她亲手做的饼干烧糊了,还好她的人没事,但在她少年记忆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一个闪电,灯灭了。

末笙震惊的抬起头,漆黑的客厅找不到任何的人气,末笙紧拿出手机照明,首先想给厉御南打电话,但想了想,这么晚从公司赶回家,路上危险,她也就放弃了。

畏缩在沙发角落里,末笙紧紧的闭着眼睛,好像听到有动静,末笙抬起头,吓了一大跳,一个巨大的人影就在她面前,末笙差点尖叫,不过对方也打开了手电筒,暗哑的说,“是我。”

05 她才是厉御南的老婆

是厉御南,顿时让末笙热泪盈眶,赶紧起身搂住厉御南的肩膀,“御南,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末笙只剩下乞求,乞求厉御南给她一丝温暖,给她一个怀抱,在爱情里,末笙是卑微的,爱着厉御南,放下身段,放下自尊,如果有一天她心死了,可能就会觉悟,不过没这个机会了,她答应把最后的时间留给厉御南。

“嗯。”

厉御南不忍,和末笙认识这么久,就算没有爱情也有友情和亲情,再怎么厌恶用婚姻捆绑他,也无法看她狼狈的在家里恐惧不安。厉御南抱着末笙进入卧室,让她睡觉,又去拿了许多蜡烛过来,把房间的每个角落照得通亮。

末笙心中一暖,对她来说很满足。

这一夜,抵死缠绵,欢愉过后,末笙搂着厉御南的腰,厉御南磨蹭着末笙的后背,突然摸到凸起的地方,脊椎的部分有一处凸起,像是骨头受过伤,在他印象里,末笙被保护得很好,没生过大病,也没受过伤,怎么会有伤。

“这里是怎么回事?”厉御南在她腰间的位置移动。

末笙靠着厉御南的胸口,扯过他的手放在胸口处,“不小心磕的,已经没事了。”

骨头受伤不可能没有事,但末笙不说,厉御南也没有过多询问,渐渐的沉睡过去。

末笙睡不着,特别是对着厉御南的脸,只想用尽全力记住,凝视着他不敢闭眼。她抚摸着厉御南的轮廓,这张脸让多少女人为之倾倒,可被她这平凡的女人捆绑一身。

末笙笑了笑,终究还是幸福的。

厉御南的手机响了,末笙怕打扰到他,调成了静音,上面显示着纪向晚的名字,她又无奈接过电话。

“御南,我害怕,你来陪陪我好不好?”纪向晚在电话里哭泣。

外面的天,刮风下雨,末笙凝视搂着她腰睡着的厉御南,否决了。

“御南睡着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是你!”

纪向晚说完,末笙就摁断了电话。

她也有私心,厉御南是她的丈夫,她还没有大方到把丈夫拱手让人,每次见到他们亲密搂抱,她的心就像刀割一般,这个时候,纪向晚还想厉御南过去找她,末笙绝对不允许,她才是厉御南的老婆。

天气渐凉,看到简笑给宝宝织毛衣,她也有想法,要给厉御南织条围巾,每次上班厉御南都能戴着她的围巾,那是多么的幸福。

末笙跟着视频学,差不多一天时间就织了一半,原来围巾也不是那么难学。

“末笙!”

厉御南气冲冲的推开门。

见厉御南回来了,末笙很高兴,拿过手里织了一半的围巾放在厉御南身上比量,“这围巾合不合适,以后冬天到了,你戴着就不会冷了,我刚学的,才一天就织了这么多,厉不厉害?”

末笙抬头凝视他,厉御南满脸的怒气,心思根本就不在围巾上,而是厌恶的扯掉扔到了地上,竹签滚落,发出的声响令末笙心脏一紧,她很诧异,望着她辛辛苦苦,手指戳出好几个泡才弄出来的围巾,紧紧的咬着嘴唇。

厉御南扯住末笙的手,摁在墙上,力度几乎要把她掐死,“昨晚是你故意挂向晚电话的?”

06 和厉御南离婚我养你


末笙紧抓住厉御南的手臂,吃力的说,“是。”

厉御南满眼血红,痛恨的目光注视着末笙,有失望,也有厌恶,“要是我再晚去一步,她就死了!”

什么?

末笙震惊,怎么可能会这样?

末笙不太明白,昨晚纪向晚明明还好好的,哭着喊着要厉御南去陪她,她只不过挂了电话而已,就酿成这样大的事?

“我不知道。”

“是你见死不救,向晚向我求救,她被人抢劫,差点遭到强奸,在最后一刻打电话给我,你接了,你不但不救她,还不报警,如果不是她拼死抵抗,她早就被人糟蹋了,现在还在医院重病监护室,刚刚抢救过来。末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蛇蝎心肠了!”

厉御南死死的抠住末笙的脖颈,像是要她去给纪向晚陪葬。

不是这样,昨晚纪向晚哪里遭到强奸,分明就是陷害。

“她没有向我求救过,也没遭人强奸,她打电话过来就是单纯的让你过去陪她。”

末笙望着厉御南的眼睛,他给不了末笙任何的信任,相反,恨不得末笙立刻就去死。

“你在狡辩,难道向晚受伤是自己弄的?末笙,你骗谁!”厉御南厌恶的把末笙甩开。

跌坐在地上,末笙浑身都在疼,可心上的疼几时能愈合,末笙无力的哭泣,抱住了厉御南的腿,“御南,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没有见死不救。”

厉御南背对这末笙,绝情的甩开了末笙的手,语重深长的说,“末笙,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不恨你,但我从来没想过爱你。”

一句话直戳末笙的心窝,厉御南从未想过爱她。

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末笙知道厉御南不会回来了。

末笙望着地上编制一半的围巾,又拿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做了一半的事,她总得要做完,熬着夜,末笙专注的把围巾编制好,又在围巾的最边上绣了“末笙”二字,代表着是她末笙。

半个月,末笙都没和厉御南见过面,反而末笙嗜睡有些严重,她把事情给简笑说了,简笑担心她的身体一定要带着她去医院,末笙做了个身体检查,医生直接让她去妇产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对她说怀孕了!

末笙原本低落的情绪迅速高涨了,抬头惊楞的望着医生,“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怀孕了吗?”

“是。”医生肯定的回答,又难为的说,“你现在的身体怀孩子会很困难,可能对你的生命会造成威胁,最好是打掉孩子,赶紧治疗你的胃病,这不能耽误。”

“不,我要生下来。”末笙抚摸着肚子,脸上染着母性的光辉。

简笑得知末笙怀孕了,也很高兴,她们同为孕妇就有共同的话题。

“你们结婚五年,是时候要孩子了,要不要打电话给厉御南,让他也高兴高兴。”简笑欢喜的道。

末笙摇摇头,“不用了,估计他也不会喜欢。”

“说什么傻话,难不成他还不要孩子?”

“对啊,他不喜欢孩子。”

“算了,也不指望他了,末笙,以后我养你,你和厉御南离婚吧。”简笑心疼她,拉着她的手说道。

“你老公怎么办?”

“他啊,没你重要。”

“好,等我离婚后,你养我。”末笙笑着说。

正好,厉御南就在对面,把她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纪向晚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厉御南在这里守了半个月,只是没想到出来就见到末笙,末笙和简笑的那些话他听进去了,脸色十分难看。

他没说离婚,她们操心为时过早。
失恋姑娘

前几天收到了好久没和我联系的她的留言,感觉她肯定发生了什么,因为有男朋友的她从未把时间腾出来给我们这些旧朋友。说来可笑,好像每个恋爱的人都是这样,会把圈子慢慢变小,最后集中在伴侣身上。酸甜是他,苦辣是他,阳光是他,风雨亦是他。当然,那些极其优秀的,崇尚灵魂独立性的人当然是话题之外的。 这个姑娘个子挺高的,曾今和我手挽手去过学校马路旁的小卖铺,去过楼梯深处那个充满气味的厕所,去过那个中午晒着...

江湖传奇实录

1. 未入江湖,常闻江湖事,江湖是什么?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人心即是江湖。世人皆传,江湖里有刀光剑影,有快意恩仇,更有美酒佳人,令人好不向往。冀州富商柴家二公子易江寒家境殷实,无须为生计操劳,他完全可以像大公子一样,终日呼朋唤友吟诗作赋,落得清闲自在,但他却义无反顾地踏入了江湖,立志要闯出一番名堂来。 踏足江湖方才知晓,江湖并非传闻中那样神圣,不但卧虎藏龙,而且鱼蛇混杂,有尔虞我诈,有道貌岸...

没有你我也能活下去,但我无法活着而不爱你-《被爱的人》

这是一部典型的法国音乐片,它讲述了一对母女奋不顾身的爱情,贯穿全剧的是母亲玛德琳的那句:“没有你,我也能活下去,但是亲爱的,问题是我无法活着而不爱你。” 电影从玛德琳,一个娇俏短发的法国女人讲起,她有着所有女孩的天真与贪婪,用身体去换取高跟鞋。她天真无知,又充满着小女孩的幻想。高跟鞋象征着欲望,当她穿上那双红色高跟鞋的时候,也就踏入了必然的命运。 如巴黎给人的感觉是浪漫,玛德琳也是一个浪漫的...

(短篇小说)生意

——这年头,赚钱不容易哦…… 老李微微抬抬头,他眯起眼睛透过门前绿色的香樟叶间的缝隙看天,天气很好,太阳很大。老李今天穿的是一身灰色条纹有领短袖和黑色长裤,翘着二郎腿,脚上是一双儿子淘汰的半旧黑色运动鞋,叼着燃了一半的香烟,坐在一把掉了漆的深色三角高凳上面,椅子放在这家前店后室的杂货店门前。 老李的身子斜斜地半靠着老旧的玻璃柜台,这个玻璃柜台并不算太干净,柜台上放着老李的玻璃杯,柜台的玻璃下...

八旬老夫妻恩爱59年的秘诀:做到这一点很重要!

文/叶小禾 01 视频中的这对恩爱老夫妻,是来自于上海的徐汇,老爷爷今年86岁,老奶奶84岁,两人结婚已有59年了,从小就住在一条街上,两人可谓是青梅竹马。 虽然结婚多年,但是两人依然是恩爱如初,走到哪里都是手牵着手。 聊起日常生活,老奶奶性格开朗,开心的说着往事,言语中是满满的幸福。 而坐在一旁的老爷爷,虽然言语不多,却用肢体语言表达对老伴的赞同,时不时的点头,一脸宠溺的看着老伴。 老奶奶...

告诫约炮的各位大神!!!艾滋离我们很近!

对话是我和我炮友的他男闺蜜是个gay,但是最近检查出艾滋,她喝过他的水一次,没做过!祈祷她没有被传染 真心劝各位大神,安全第一我是要告别圈 还有炮友的男闺蜜是误诊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