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味道

2018-10-07 18:26:29作者:浓睡不消残酒_9fdf

味道

火车在铁轨上飞速行驶,摩擦产生的沉闷的轰鸣像是催眠曲,孙平哈欠一声,顿生睡意。

他从布制粗糙的口袋里拿出钱包,眼光向四周转了一圈,车厢大多数人都睡着了,孙平从钱包里翻出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五官精致的女子,背景是一片盛开的菊花。

孙平看着照片,思绪穿过这茫茫夜色回到三年前。那年田野里长满菊花,玉梅站在菊花丛中,风吹起,漫山遍野的菊花簌簌作响,她长长的黑发被风拖起,菊花瓣沾在她发丝上。

孙平是离菊花地不远处的远水村,玉梅就在远水村对面的桑木村,两个村子隔着两座长着桑树的小山和一条河。孙平和玉梅从小玩到大,渐渐萌生情愫。

他们曾一起摘桑葚,孙平爬上树,用力摇桑树枝,桑果似紫色的雨落下,玉梅蹲下低着头在树下仔细的捡。

两个村子隔着桑树林和呜咽河。

秋天的鸣咽河,漂着落叶的水流的很静、很缓,孙平和玉梅牵着手沿着河慢慢走,萧瑟的秋风中,孙平对玉梅说,我要去外面挣钱,等我回来我娶你!

秋菊开了,很烂漫。在这菊花的海洋,孙平告别了玉梅,临行之前他托镇里的照相馆给她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玉梅笑的很漂亮。

列车突然剧烈震动,他从思绪中晃过神,已是凌晨三点,车厢里很安静,他看着照片中的玉梅,孙平感觉一阵温暖。

孙平深吸一口气,看着窗外的夜色,三年了,当初菊花丛中告别她已经过去了三年,她还好么?孙平想着。忽然窗外冷风一声呼啸,他心里顿生凉意,他忍不住哆嗦,在这寒冷的冬夜,哪里有比火车更温暖的地方呢。孙平看着照片,有比这更温暖,那就是拥你入怀....

许是再也阻挡不住睡意,孙平睡着了。列车窗外是如厉鬼呼啸的刺骨的冬夜。

翌日下午,孙平走了二十里山路,眼看快到家了,还有几里路,他心很激动。

孙平看着眼前熟悉的路,却透着些陌生。左边原来有座小桥,通往另一个村,桥下是流水很小的溪流,长满了水生植物,桥被拆除了,那个村的路改道在不远处新建的桥。

路上泥土混着碎雪,南方寒冷的冬天,阳光却出奇的强烈。孙平想着,或许是因为冷久了。

孙平看着前面就快到桑树林,脑海中浮现一幕幕他和玉梅甜蜜的画面,孙平忍不住想飞奔去她家,告诉她我回来了。走进桑树林,桑树褪去了三年前的翠绿,只剩下光秃秃的枯枝。忽然孙平听见熟悉的声音,他心跳加速,是她,玉梅。孙平准备朝着声音跑去时,又听到了陌生男人的声音。他放慢脚步,声音源头是桑树林后的呜咽河。

孙平眼中看到的一幕让他心碎,紧接着是愤怒,他攥紧拳头准备跑过去,却看到一一个苍老的身影,他的父亲扛一担材向玉梅和那个陌生的男人走去,那个男人搂着玉梅,孙平父亲路过时,玉梅咬着唇低下头。走过孙平父亲忽然剧烈咳嗽,玉梅关切说:“孙叔,我帮你背回家吧。

孙平父亲没看玉梅,继续拖着缓慢的脚步走。玉梅抢下孙平父亲的柴,朝着呜咽河对面的孙平家走去。

孙平感觉他的心要被撕裂了,他很想揍那个男人,他一抓把土,狠狠砸在地上。桑树枝头又响起呼啸的寒风,似呜咽河在哀嚎。 他回想着三年来为了挣钱,付出了多少辛酸。他记得独自一人刚到那陌生的城市,谁都不认识,孙平想着如果有一天他死在这城市里,估计没人会知道他来自哪里吧!孙平来自农村,要赚钱只能靠用他的力气,所以他每天早上会去工地揽活。每天来这个城市揽活的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很多,孙平只是最普通的一个。由于做完一个工地孙平不得不去找另外的工地揽活,在此之间或许有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日子没事可以做,最让孙平发愁的是在此之间住的地方,宾馆是“城里人”才能住的地方,宾馆孙平想都不敢想,他只能睡大街,和许许多多揽活的人挤在一起,有时还会被城管在梦乡中叫醒赶走。

想着想着这些记忆的碎片,孙平哭了,有委屈,有心痛,也有孤独。

冬天的夜幕又从天穹压下,仿佛把地狱带到人间,去折磨像孙平这样的人。

家就在呜咽河对面,孙平直到夜色黑了才回家。咚咚,残破的勹吱呀-一声打开。开门的是孙平的母亲,“妈,我回来了。”

孙平母亲顿时双手颤抖,紧紧握着孙平的手。孙平看见母亲手上满是皱纹,离开家三年了,在外地的无数个梦中,这双手给孙平做他爱吃的热汤面,孙平忍不住鼻子一酸。孙平母亲混浊的眼中满是泪。

孙平看着母亲抹眼泪,他也是泪光闪烁。

孙平啊,你可知道,这三年间母亲流的泪如呜咽河中的水,多么沉重!

“儿子回来了! "孙平母亲沙哑对孙平父亲喊。

孙平父亲迈着急促的脚步,从厨房走来。孙平父亲吹灭烟筒。

“外面冷,赶快来厨房暖暖身子。

“孩子他娘,赶快煮红糖水,别让儿子感冒了。” “哦哦哦,我这就去这就去。”孙平母亲一边拍打着补丁的麻布衣,一边匆匆忙忙去厨房。

“孩子他娘,我去老四家整些猪肝,你快些先下米煮饭。"孙平父亲向厨房喊。

“父亲,别整这么多,我不饿。

“你赶快去厨房烤火,外面这么冷,别冻着了。孙平父亲缩着脖子,把手藏在兜里,走进门外寒冷的冬夜。

孙平看着往.上窜的火苗发呆,脑中满是玉梅的影子,眼中的闪着泪花,倒映火光。眼睛烤的滚烫烫的,孙平很想低头大哭,但是看着灶台忙碌的母亲,他强止住,把泪水往心里咽。

玉梅,你为什么不等等我,三年间你一直在我心坎里,每天都在想你,幻想把你娶回家,幻想在桑林中我打桑果你捡桑葚....

为什么不等等我,为什么....他拿出那张照片看着,双手颤抖。

突然,孙平听到门被大声推开,是四叔的女儿孙红英,她跑到厨房,喘着气:“二叔摔倒了,快来!”

说完,她拉着孙平,冲进寒冷的冬夜。

孙平母亲也慌了,不知所措。扔下手中的锅铲,也去了。

孙平父亲提着猪肝快步回家,碎雪混着泥泞,路滑摔倒了,不幸额头正好撞,上石块,昏了过去。孙红英听说孙平回来了,正去找他唠嗑,却在途中发现已昏迷的孙平父亲,孙红英发现孙平父亲双手缠着似抱着什么东西。孙红英叫不醒也背不动,赶快跑去孙平家。

孙平父亲被孙平背着回家,孙平母亲急的边哭边叫,像热锅上的蚂蚁。

孙平背父亲时感觉父亲厚厚的粗棉外衣似乎硌着什么东西,他翻开一看,是去四叔家讨的猪肝...

孙平跑去玉梅家,因为附近村只有她的父亲是医生。

他边跑边哭,泪水早已抑制不住涌出,滴落在桑树林和呜咽河冬天的桑树林和呜咽河像极了迟暮的老人,来往的游子啊,莫等但桑树腐朽,呜咽河千才忆起这是家乡!

这一晚,玉梅也来了孙平家,可他们一句话没说,孙平只注视跳动的火焰,等待父亲醒。

.....

又一年了,桑树萌生翠绿的嫩芽,冰雪融化,呜咽河水变的清澈,鱼儿跳出水面,泛起阵阵涟漪。

又是一年漫山遍野的菊花,风吹过,田野泛起阵阵黄油油的浪花。

孙平背起行囊,再一次外出闯荡,此次不为那句“等我”,只为了家乡!

孙平父亲和母亲看着儿子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灿烂的菊花海洋,他们手握着手,笑了。

代孕婚妻:总裁借我生个娃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

代孕婚妻:总裁借我生个娃第一章 拿掉孩子“下一位,穆陶!”护士的声音响彻整个寂静的医院长廊上,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吃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哎,来了。”扶着自己高隆的肚子,穆陶是开心的。这时一个

坦白说 我终于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和你说说话了

不深不浅,两句问候。 【一】 QQ新上线了坦白说的功能。 以前有悄悄话这个功能的时候我是毫不在意的,即便有人给我发悄悄话我也不会回复,总觉得和一个不知道名字的人聊天太浪费感情。 后来当我想用悄悄话和一个人浪费感情的时候,悄悄话这个功能已经下线了。 很无奈。 还好,现在有了坦白说。 其实心里是窃喜的,在我们闹掰之后,我终于终于有机会可以和他聊聊天了。 【二】 这已经是我第四篇关...

【爱情】缘来是她

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 晴 想要洒脱的爱,我若芬芳,爱必归来。 爱情第六问:为什么要因为她的离开把自己封闭,将爱抛弃? 二哈告白: 我见过你流泪、娇羞、失落、开心……几乎所有模样,可是你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每次我只有抬起头,才能看得清你。 曾经我无比确信你只是我一个人的太阳,直到你把我的心烧得滚烫,我才发现,原来爱到浓时,就会变成一种煎熬,一种明知会痛还死不放手的挣...

晚点遇见你,我想嫁给你

文:千松雪 -01 我一直都觉得,人和人之间的喜欢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就好像是谈恋爱,如果没有恋爱可以谈,我不会知道,原来我身边的朋友都是诗人一般的存在。 从明媚的春光到凛冽的寒风,从璀璨的星河到弯弯新月,甚至是突然降下的大雨,淋湿的长发,雨水滴滴答答落下的屋檐,在她们的眼中都成了最美的风景。 如果没有恋爱可以谈,我不会见到她们甜蜜爆炸的样子;不会发现她们偷偷垂落的泪和深夜里低声啜泣的声音;...

周瑾年和林婉婷

就在昨天,我和周瑾年吵架了,吵的非常激烈,一气之下我说了分手,就跑出来住酒店了。 对了,差点忘了给大家介绍。周瑾年,我的霸道总裁前任男友,白手起家,今年刚二十八岁,我是不是说的有点过了。 该吃则吃,该喝则喝,该睡则睡。可是,一直到了中午都没有任何一条消息,哼,周瑾年太过分了,把我惹生气也不哄我。 他变了,男人才是善变的,没追到手就是宠爱,追到手就是随便一放。 他肯定是外面有别的女人了,要是敢...

长安妖祸

1 长安城里闹妖祸,几年过去了,不管爆出多少坊间谈资还是深宫秘闻,这依然是风头最盛的消息。 许多百姓都扬言,看到一个白衣女子面露凶相,飞沙走石间掳走孩童,留下家人在风中痛哭。还有人说看到这个白衣女子生食人脑,将人吸干成尸。更有甚者讲到曾目睹女子血刹手段,挥手之间将满门上下尽数诛杀,老幼不论... “危言耸听。” 伴随着一声冷哼,闻声望去,只见一负剑青年抱胸而立,俊朗的脸上满是不屑。 细观其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