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早就不喜欢你了

2018-10-06 19:20:08作者:littlejadee

pp

6月9号的早晨

已经摆脱高三炼狱般生活模式的我早早地就醒了,在这之前我以为我会睡个天昏地暗,稀里糊涂。

这一天我和同学朋友一起聊未来,聊梦想,聊工作,聊爱情

6月10号的晚上

我准备睡了,手机QQ提示音响了起来

“睡了吗?”“你现在喜欢我吗?有很多人说你喜欢我。”

“……”

“如果是真的,那我们在一起吧,好不好?”

pp

在我很小暂且没有太多记忆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家隔壁有个比我小几个月的男孩子,那个时候的我们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大人叫我们的小名,就叫他A吧,我们每天一起去幼儿园,一起回家,放假的时候一起买糖吃。

年纪小小的我们并没有在性别上有过多区分的意识,只知道有个小孩和我一起上学,一起玩,一起吃糖果。

到了要上小学的年纪,因为一些家庭的原因,我搬到了爸爸妈妈上班的地方,也换了一所小学,在这之后的几年里,我的生活中再没有A的出现,即使是一个名字也没再响在我的耳边。

我的脑子稀疏松散的记忆碎片里会出现一张模糊的小男孩儿的脸,他坐在我家和我抢糖吃,抢糖无果,但能和我一起哈哈大笑。

其实这些零散的记忆也很少出现,但是每次想起总能想好久,让我不能忘怀,我很想找到这个男孩子,想问问他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如果记得,那他会不会也想在零散的记忆中找寻到我的身影,会不会也想问问我的名字,那他会不会知道他活在了一个小女孩儿的记忆碎片里呢?

人的一生中很多事情似乎都被安排好了,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连接紧密。

就这样,为了我考中学更方便,我又回到了小时候的家,我又见到了那个和我抢糖吃又能陪我哈哈大笑的小男孩,但是时间好像把我脑子里的记忆碎片都毁于一旦。

可能因为人类的劣根性,又或许是因为大家正在往青春期发展,也许真的是因为时间,我们变得很陌生,陌生的有那么些敌意。

偶然的一次,妈妈对我说:

“你和A怎么没有一起回来,你们不是在一个班里吗,有没有交流一下,你们之前玩的那么欢脱,现在就不认识了吗?”

“他都没和我说过话,算了算了,不说了。”

“好吧,那么久没见,可能生疏了。”

“……”

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A的名字,但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呢?我们已经不是四五岁的小孩子了,我们都长大了,时间和距离把我们的关系撕拉出了一个无法缝合的大口子。

每天在上学放学的路上我们很少碰面,也几乎是从没碰过面,但是回家之后一旦见到了两人定是面面相觑,就好像欠了谁八吊钱似的,他偶尔会突然爆出脏话,我会感觉是在咒骂我。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会和其他男孩子结伴在我家门口大叫,说出一些毫无美感的话来,我自知我没办法解决,只好紧闭家门,权当傻子骂街了。

一天天的,时间终于把我们之间曾经存在的好感都消磨殆尽了。那时候那个年纪的我想你既然这么讨厌我,那我也讨厌你,这样我们就扯平了,谁也不招惹谁,皆大欢喜多好。

在我自己能够渐渐放下那些记忆碎片的时候,生活好像不太愿意放过我,或者说命运想给我一丝渺茫的希望让我乐一乐。

很多事情也是巧的不行,我们考上了同一所中学,分到了同一个班级。

中学时的孩子情窦初开不同于之前的懵懂,渐渐地对感情也有了一点点了解,对于是非对错也有自己的见解。

这时候的我们见面时要么低眼不见,要么淡淡看一眼,没有之前的幼稚,明面上更多的是平静。

于是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了一些时间。

在一次班主任调整座位的时候,我正在写作业,我想我之前座位都没有调动,这次肯定也不会,这时的我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小欣和A你们两个座位换到这里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是在叫我吗,还是在叫A?我抬起头看了看班主任,看了看座位,然后对上了A的眼神,脸刷一下就红了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脸红,兴许是因为过分尴尬。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我们都没有说过话,甚至没有面对面过,下课就跑没影儿了,就是说话也是测过身子和别人讲。

直到一节语文课上老师让同桌之间进行讨论,我们还是没说话,老师可能是注意到了,说:

“同学们啊,低着头看不出花儿来的,同学之间讨论一下不丢人。”

于是我们开始了较为腼腆的对话,这次讨论也许就是我们之间平静过后小小的开始。

在这之后我们渐渐可以面对面讲话,侃天说地,我也把之前的反感都忘掉了。

在一次写题的时候,我那天可能是生病了脑子停滞了,一条辅助线绞尽脑汁想了十几二十分钟愣是想不起来,就在我万分焦虑之时

“辅助线这样画不就好了”

边说着边拿着笔伸过手来指了指,我恍然大悟。

“哦~这么简单啊!”

我看着他笑了笑,他也笑了笑。

过了几天,又一次写题的时候,L问A一个问题,A不会,A就问问我,我正准备说的时候老师扔了个粉笔头砸了我一下,我就不想继续下去了,但是A让我重新写在纸上给他,我就权当助人为乐了。

在这之后,我们会互相嬉笑打闹,故意把笔扔下去,在对方捡笔的时候压住对方的脖子,调侃对方的缺点……

一天笑着笑着停下来过一会儿,他突然一本正经的说:

“欸,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我愣了一下,想想,如果他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那我说出来得多尴尬啊,又想了想,说:

“你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

“啧,我们当然是小学我转学到你们学校的时候认识的呀。”

“哦,对,就是就是的。”

我没继续说下去,他也没继续说下去,就这样我们没再说什么。

又换了座位,他的同桌是我的好朋友H。

我换了同桌有些不习惯,有一次不知我是怎么的,突然和H说:

“我好像有点喜欢A。”

她应了几声,然后我又讲了我们之前的事,怎么说呢,可能那些只是我记忆中的事情了。

我开心,H也陪我一起开心,就像两个吃了糖果的宝宝。

谁知,上过一节课之后,H慌慌张张地跑来和我说:

“小欣,我刚才不小心脑子一热就和他说了你喜欢他的事情,我对不起你啊!”

“啊?你没说别的吧,别人没听见吧,我说好像,我没说肯定啊我的天哦!你想气死我吗?你走开!”

之后的一节课我没法集中精神,想想也想通了,也没啥好急的,算了吧,都过去了。下课后H迎着笑脸又来了,我也没那么生气了。H又说:

“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气,刚才我和A说你生气了,他说你气不了太久的,过一下就自己会好的,他还蛮了解你的。”

我继续沉默。之后我和A见到的时候他总能完美地避开我的眼神,就像没看到一样。

后来我有向A借过书,我说完之后放学准备拿书,正巧赶上L也借这本书,然后他说:

“这本书L也要借。”

“我看到她向你借了,可是不是我先借的吗?”

接着A理都没理一下我,我借机拿桌上这本书,谁知A突然凶起我来了还抢过书,我就看着他把书送到L手里。

之后我也没想用热脸贴冷屁股,也没多大意思,后来又不知道怎么的,一个同学问起我又没有喜欢的人,我鬼使神差地说了句:

“算有吧。”

“谁啊?”

“可能是A。”

再后来这就传遍了全班每个人的耳朵,我本来想说这是个笑话,可是谁会信呢,是八卦不好听还是嘴不够碎呢。

时间很快,我们上了同一个高中,但不在一个班级,不过到达我的班级需要经过A的班级,即使我们之间没有交集,但每次经过又会鬼使神差地往里边看上一眼。

路过的时候,跟很多班级一样,门口都有很多人站着透透气,聊聊天。我们也权当不认识,就像从没见过的陌生人

就这那一天,我又从那里经过,有人扯住了我的帽子,我转过身,A松开了手,我笑着说: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

A立马撇过脸走开了。

在我刚抬脚走的时候,听到有人起哄,有人问到:

“怎么,你认识她?”

我不知道他怎么回答,撑死了也就是个关系惨淡的老同学。又过了几天他找我聊天

“你是不是喜欢我,很多人这么说的呢。”

“你就当八卦笑话听听得了,别当真。”

看他这么问我有一种愉悦感,就好像他要和我表白一样,我也沉浸在了自己的幻想当中。好奇心促使我点开了A的QQ空间,又点开了留言板,接下来看到的东西把愉悦的我摔下了万丈深渊。

留言板里有很多L的留言,每一条A都回复了,之间有一种暧昧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感觉,那时的我就觉得自己像一个傻子一样。

我又仔细追根溯源想了很久,我好像从头到尾都给自己创造了一个的空间,里面装满了用于满足我的不实幻想。

除了QQ聊几句,我们再无任何交集,聊的也是亘古不变的话题,总是那个八卦传闻。

pp

就这样持续了很久很久

高考后的6月10号,我看到A发来的消息,我浅笑,发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早就不喜欢你了。就这样吧,这样挺好的(微笑)。”

最后,我想说,莫要沉溺于一颗不能生根发芽的种子,不实的幻想终究是会破灭的,向前看,会有人在未来等着你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猎场》 终究自此流年各天涯

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猎场 喜欢胡歌的我自然一直都也在追剧 故事剧情的曲折变换随时都会来一个360度的大转弯 让我心里来180度转换 其中里边最让我心心念念并不是秋冬和伊人之间感情坎坷 而是赵见蜓在美国留学期间和台湾女孩蔡婉妤的爱情故事 看完这部剧已经大半个月了 无数次的午夜梦回都会让我想起他俩 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因为家族的利益无法跟相爱的人在一起 还记得台湾女孩说的一句话 我们都无法弃自己的...

女孩,余生还长,你别慌张

文/吟十七 01 对象什么的,有了随缘,没有,更要随缘。 而很多傻女孩,因为单身多年,看着身边同龄人恋爱的恋爱结婚的结婚,就开始否定自我,怀疑人生,甚至随意将就。 真的,不要这么傻,好吗?女孩,余生还长呢,你千万别慌张。 沈从文说: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一直很喜欢这句话,我觉得,这是单身时最好的状态,不骄不躁,顺其自然,在把自己变得更好的路上,静待缘分,不慌张。 02 昨天难得刷了下空间...

不批不进步

任小兵从军校毕业到师干部科报到时,在干部科碰到了他的老连长李大忠,任小兵激动地跑过去,敬了个礼,叫了声“连长”。 干部科周科长笑呵呵地说,“他现在是三营营长,今天,他就是来接你们几个新排长的。” 李大忠笑着拍了拍任小兵的肩膀,“跟我走吧,你小子还能跳得出我如来佛的掌心啊!” 就这样,任小兵又成了李大忠的部下,李大忠又成了任小兵的领导。任小兵对于分到李大忠手下,是感到比较庆幸的,因为他比较了解...

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

文/一生一起走 如果说选择军恋,就是选择孤独,就是选择寂寞,就是选择平凡,就是选择辛酸,就是选了牺牲,就是选择奉献,就是选择坚强,就是选择……但只要我选择爱你,就会义无反顾的去追随你,此生不移。 昨晚和你视频,我就知道,你六月份的休假计划又要泡汤了,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婚礼又得推迟。我强忍着内心的失落,努力的让自己不哭出声来,可我真的很想很想你,心里真的特别难受。从得知你六月份打算休假开始,我就...

鲲九和李剑白

三月惊蛰,春雷阵阵,微雨洒落整个山谷,桃花始华,仓庚初鸣,满山苍翠欲滴,像望不尽边际的绿色海洋。 我在屋檐下煮茶听雨,难得的懒散时光,好像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被雨丝浸润,沁人心脾。 我来白云山隐居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三年前,我毅然决然辞去优越的工作,不顾亲朋好友的劝阻,来到这片绵延大山。我是红尘中人,更看不破这万丈红尘,只是我不想像原来那样的活着,所以我选择了这里,荒无人烟,只有青山绿水作伴,慢...

恐怖言情系列_鬼妻子上官凯唐小倩全文在线阅读

恐怖爱情小说鬼妻子上官凯唐小倩全文已出,一场意外的回家探亲,一场隐藏多年的真相,离奇的乱坟岗之谜,引发出惊天秘闻!血婴?僵尸?道法?茅山?种种离奇事件朝我逼进!约定,一个来自灵魂深处的约定……第一章:乡下遇鬼首先,我要声明,世上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