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昭白宇琛小说《枕上婚宠:白少,怀里来!》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2018-10-04 15:08:37作者:禾木
枕上婚宠:白少,怀里来!来源禾木小说,简介:四年前,孟昭去梁市出差,酒店的门被快递员敲开:“你好,快递,麻烦签收!”她扭头去找剪刀时怎么也没想到箱子里是个大活人,一转身就被那人扑倒吃干抹净!于是身为心理医生的她,在心里留下了阴影……四年后,她再度到梁市出差,白宇琛一眼认出了她!陪她参加前男友婚礼,白宇琛嘲笑的搂着她的肩:“你不是心理医生吗?不会自我疏导?”孟昭愤愤离开。白宇琛却搂着她昭告全世界,她,孟昭,以后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家庭医生,她,是医他的药……

第三章 心理创伤
孟昭心有感激,对白宇琛印象有了些许改变。本以为他是始乱终弃的渣男,而事实上还是有正派的一面。

白宇琛本想拒绝,可眼神在触到孟昭的面上时,拒绝的话语咽进了腹中。

待他回神时,已被孟昭按在医院包扎。

医生剪开白宇琛的衣物,露出一片可怖的肌肤来。

孟昭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的捂嘴,美眸里满是惊惧。

白宇琛的胳膊裂开一道狭长的口子,鲜血正汩汩从伤口中渗出,说着胳膊的弧度蜿蜒流下。整条胳膊血肉模糊,隐隐还可见到白骨。

孟昭分明看到医生的眉头猛的皱了起来,“割伤神经肌键断。”

“医生,白先生的伤……”

“很严重,神经恢复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可能会有并发症,有一定的功能设限。”

医生一边说一边利索的替白宇琛包扎,不多时,白宇琛的胳膊便被绷带完全覆盖。医生在处方上匆匆写了几行字塞给孟昭,叮嘱了几句后投入了接下来的工作。

“白先生……今天的事,谢谢您了。”孟昭攥着处方,眼里满是感激,“您放心,我会对您负责的,您接下来的医药费等等费用,我全部承担。”

白宇琛尝试着动了下胳膊,闻言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孟昭生怕白宇琛不相信自己所说,再三保证,“白先生,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一定会对您负责……”

“我知道了!闭嘴!”

孟昭未说尽的话语因为一声冷冽男声的出现而被打断。白宇琛薄唇微珉,眉宇猛的耷拉下来,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不耐。

孟昭噤了声,只觉眼前这男人的脾气着实差。这事情会演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他始乱终弃么?

病房内安静下来,孟昭尴尬的站在一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而白宇琛一直低头尝试着动着胳膊,像是在查看自己的伤势。

“白总,叶小姐已被逮捕。”

凯文匆匆赶来,见到站在一旁的孟昭,他先是愣了愣。他在白宇琛身边多年,可未见过除却生意伙伴外的女人能在白宇琛身边待上十分钟以上的。

况且四年前的事情后,他家白总一直在寻那个人,更加是不允许别人靠近。

盯看着孟昭的凯文忽的感受到一阵冰凉到了极点的视线,立刻将未说尽的话语一股脑的说出,“警方建议我们追究叶小姐的责任。”

孟昭眉头一跳,脱口而出,“不可以!”

看到二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孟昭斟酌了下语言后对着白宇琛诚恳解释。

“白先生,叶小姐罹患被迫妄想症已经一年了,她今天会这样,也是因妄想症所害。而且叶小姐患上妄想症差不多正好是和你断了联系开始……”

白宇琛幽深的眸底散发着不可捉摸的怪异,嘴角微微上扬,勾成讽刺的弧度。孟昭语气很是委婉,可白宇琛还是听出了她在说叶婕会变成今天这幅模样都是拜他所赐。

他摆了摆手,“算了,告诉警方我们不打算追究。”

孟昭大喜,心中巨石落下。

“那我替叶小姐谢过白先生您了。”孟昭笑的开怀,晃了晃手中的处方,“白先生您先休息,我去给您拿药!”

孟昭抓着处方疾步走着,包臀的紧身裙下露出一双纤长匀称的小腿,在医院的长廊中散发着女性的诱惑。

白宇琛停了摆动手臂的动作,狭长的双眸盯看着孟昭离去的背影,眸光晦暗。

“凯文,去查查她。”白宇琛说着顿了顿,“查一下四年前她有没有来过梁市,住在哪里。”

“是,白总。”

凯文受命,立刻离开。

病房内独留白宇琛一人,他按着发涨的太阳穴,思绪不觉被勾回了四年前。

四年前他被追他的叶婕找人打晕装在箱子里被送到了酒店,醒来后发现与个陌生女人睡在一起,怕是圈套,他带着那陌生女人换了个房间。

那女人的滋味让他不排斥,甚至有点贪恋。

是她么?

那边的孟昭抓了药匆匆赶回病房,不料一回身就撞进了一堵肉墙。

“孟小姐,您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孟昭揉着发痛的鼻尖抬眸。

“是你啊!今天的事真是抱歉,叶小姐患有妄想症,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给你们带来麻烦了。我代表她向你们道歉!”

孟昭鞠躬,神情中满是愧疚,好像叶婕大闹白氏,她有推脱不了的责任一般。

凯文见状,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孟小姐您也不需要自责,其实是四年前要不是叶小姐……”

提起叶婕,凯文只觉得她咎由自取。

孟昭愕然,“什么?”

“都过去的事儿了,不说了。”

凯文点头看了眼时间,又想起了白宇琛的吩咐,随意与孟昭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孟昭拿着药,漫无目的的走了几步后,忽的加快了速度向病房赶去。

“白先生,我……”

病房内,白宇琛靠坐在椅子上双眸紧闭,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单手护胸紧紧抓着衣襟,身子蜷伏成弓型,额上密着细细的汗珠,嘴唇微张像是在呼唤什么。

这分明是心理创伤的表现!

第四章 不可理喻
孟昭心有感激,对白宇琛印象有了些许改变。本以为他是始乱终弃的渣男,而事实上还是有正派的一面。

白宇琛本想拒绝,可眼神在触到孟昭的面上时,拒绝的话语咽进了腹中。

待他回神时,已被孟昭按在医院包扎。

医生剪开白宇琛的衣物,露出一片可怖的肌肤来。

孟昭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的捂嘴,美眸里满是惊惧。

白宇琛的胳膊裂开一道狭长的口子,鲜血正汩汩从伤口中渗出,说着胳膊的弧度蜿蜒流下。整条胳膊血肉模糊,隐隐还可见到白骨。

孟昭分明看到医生的眉头猛的皱了起来,“割伤神经肌键断。”

“医生,白先生的伤……”

“很严重,神经恢复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可能会有并发症,有一定的功能设限。”

医生一边说一边利索的替白宇琛包扎,不多时,白宇琛的胳膊便被绷带完全覆盖。医生在处方上匆匆写了几行字塞给孟昭,叮嘱了几句后投入了接下来的工作。

“白先生……今天的事,谢谢您了。”孟昭攥着处方,眼里满是感激,“您放心,我会对您负责的,您接下来的医药费等等费用,我全部承担。”

白宇琛尝试着动了下胳膊,闻言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孟昭生怕白宇琛不相信自己所说,再三保证,“白先生,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一定会对您负责……”

“我知道了!闭嘴!”

孟昭未说尽的话语因为一声冷冽男声的出现而被打断。白宇琛薄唇微珉,眉宇猛的耷拉下来,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不耐。

孟昭噤了声,只觉眼前这男人的脾气着实差。这事情会演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他始乱终弃么?

病房内安静下来,孟昭尴尬的站在一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而白宇琛一直低头尝试着动着胳膊,像是在查看自己的伤势。

“白总,叶小姐已被逮捕。”

凯文匆匆赶来,见到站在一旁的孟昭,他先是愣了愣。他在白宇琛身边多年,可未见过除却生意伙伴外的女人能在白宇琛身边待上十分钟以上的。

况且四年前的事情后,他家白总一直在寻那个人,更加是不允许别人靠近。

盯看着孟昭的凯文忽的感受到一阵冰凉到了极点的视线,立刻将未说尽的话语一股脑的说出,“警方建议我们追究叶小姐的责任。”

孟昭眉头一跳,脱口而出,“不可以!”

看到二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孟昭斟酌了下语言后对着白宇琛诚恳解释。

“白先生,叶小姐罹患被迫妄想症已经一年了,她今天会这样,也是因妄想症所害。而且叶小姐患上妄想症差不多正好是和你断了联系开始……”

白宇琛幽深的眸底散发着不可捉摸的怪异,嘴角微微上扬,勾成讽刺的弧度。孟昭语气很是委婉,可白宇琛还是听出了她在说叶婕会变成今天这幅模样都是拜他所赐。

他摆了摆手,“算了,告诉警方我们不打算追究。”

孟昭大喜,心中巨石落下。

“那我替叶小姐谢过白先生您了。”孟昭笑的开怀,晃了晃手中的处方,“白先生您先休息,我去给您拿药!”

孟昭抓着处方疾步走着,包臀的紧身裙下露出一双纤长匀称的小腿,在医院的长廊中散发着女性的诱惑。

白宇琛停了摆动手臂的动作,狭长的双眸盯看着孟昭离去的背影,眸光晦暗。

“凯文,去查查她。”白宇琛说着顿了顿,“查一下四年前她有没有来过梁市,住在哪里。”

“是,白总。”

凯文受命,立刻离开。

病房内独留白宇琛一人,他按着发涨的太阳穴,思绪不觉被勾回了四年前。

四年前他被追他的叶婕找人打晕装在箱子里被送到了酒店,醒来后发现与个陌生女人睡在一起,怕是圈套,他带着那陌生女人换了个房间。

那女人的滋味让他不排斥,甚至有点贪恋。

是她么?

那边的孟昭抓了药匆匆赶回病房,不料一回身就撞进了一堵肉墙。

“孟小姐,您没事吧。”

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孟昭揉着发痛的鼻尖抬眸。

“是你啊!今天的事真是抱歉,叶小姐患有妄想症,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给你们带来麻烦了。我代表她向你们道歉!”

孟昭鞠躬,神情中满是愧疚,好像叶婕大闹白氏,她有推脱不了的责任一般。

凯文见状,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孟小姐您也不需要自责,其实是四年前要不是叶小姐……”

提起叶婕,凯文只觉得她咎由自取。

孟昭愕然,“什么?”

“都过去的事儿了,不说了。”

凯文点头看了眼时间,又想起了白宇琛的吩咐,随意与孟昭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孟昭拿着药,漫无目的的走了几步后,忽的加快了速度向病房赶去。

“白先生,我……”

病房内,白宇琛靠坐在椅子上双眸紧闭,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单手护胸紧紧抓着衣襟,身子蜷伏成弓型,额上密着细细的汗珠,嘴唇微张像是在呼唤什么。

这分明是心理创伤的表现!

第五章 你敢拒绝我?
推门而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小小身影的瞬间,孟昭所有的疲惫都一扫而光。

“小意,妈妈回来了。”

沙发上的小小男孩儿藏不住眸底的欣喜,小小的泪痣随着眼眸弯弯而被睫毛隐藏。纵是欢欣到了极点,小意却还是不紧不慢的向孟昭走来。

孟昭张开双臂,将小意抱了满怀,“小意,想妈妈了吗?”

小意埋在孟昭发间用力嗅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淡淡的点了点头。

习惯儿子的这番姿态,孟昭将他抱起,另一只手拎着行李箱往屋里走着。

孟母坐在沙发上,身子未动,不断的换着台,脸色差到了极点。

“妈,我回来了。”

孟母没给孟昭好脸色,甩了遥控器进屋。

孟昭忙将小意放下,又从包里拿出一早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了他,“小意你先自己玩会儿,妈妈一会儿就过来。”

屋门虚掩着,孟昭推门蹲在孟母身前,轻声说着,“妈,您怎么了?”

“我就问你,什么时候去相亲!”

孟母声音很大,气的脸上涨红,“小意我给你带到三岁了,你说说你都多大了,难道真的要一辈子不结婚吗?!”

“不是的,妈!”

孟昭着急的解释,可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一二三来。三年前她一意孤行的生下小意,但为了养家不得不出去上班,照顾小意的任务便交给了她的母亲。

照料孩子有多么辛苦,有多么不自由,她心知肚明。

“我不是逼你,可是昭昭,妈已经这个年纪了,又能照顾你和小意几年……”

孟昭心中泛起酸涩,抱着孟母的膝盖将脸贴在了她的腿上。

“妈,对不起,我明天就去相亲,明天就去!”

终于安慰好了孟母后,孟昭终于展开了笑颜,“对了,妈,我也给你带了礼物,你看看喜欢吗!”

包里东西太多,孟昭只好将文件夹拿出放在床上。孟母无意瞥了一眼文件夹上的照片,面色骇然。

从包里拿出礼物的孟昭抬眸,恰好将孟母的表情看在眼里,疑惑道,“妈,你怎么了?”

“你怎么可以和她有接触?!”

孟母神情大变,如临大敌。

“妈,叶小姐是我的病人。”孟昭见孟母神情带着浓浓的排斥,慌将文件夹翻转盖住,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妈,你认识叶小姐?”

“不……不认识!”

孟母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妈只是看她面色奸佞,不像个好人。”

“妈你就是太迷信了。”

孟昭拆开礼物,正准备向孟母介绍这个东西时,手腕猛的被孟母抓住,迎上了她严肃的眼睛。

“昭昭,妈不会害你,离她远一点,她不是好人。”

孟昭心中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她是心理咨询师,自然能察觉出孟母此时的紧张。想了想后,她温柔一笑,抚慰着孟母焦虑的心情。

……

半廷咖啡厅,孟昭拘谨的坐着,像个货物般被媒婆介绍着。

对面的男人看起来四十上下,头已经秃了,啤酒肚撑的衬衫都要裂开。孟昭珉了珉嘴,将视线挪到了窗外。

“孟小姐,听说你是从X大毕业的高材生。”

孟昭回神,这才发现媒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问话的人是她的相亲对象,姓谢,是一家装修公司的老板。

孟昭点点头,“是,我学的心理学专业。”

男人上下打量过孟昭,神情略过不屑。

“不是吧,你才二十六岁孩子都三岁了?你这学历不会是造假的吧?我可听说了,现在花钱弄个学历很容易的事!孟小姐,你不要为了自抬身价从我这多捞点彩礼钱,就弄虚作假!”

饶是孟昭修养极好,也不由得怒从心中来。

“谢先生,如果你对我不满意你大可直说,没有必要侮辱我的人格!”

说罢,孟昭抓过挎包就走。

谢老板抓住孟昭挎包,按着她坐下,“欸,怎么就恼了呢!我就开个玩笑嘛!”

孟昭努力保持着面上的微笑,心里则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用力拽过挎包,孟昭往后退了几步,与谢老板拉开了距离。

“抱歉谢老板,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有缘再见。”

谢老板拦去孟昭去路破口大骂,“你个臭婊子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拒绝我?!”

这次孟昭连反驳的欲望都没有了,推开谢老板,她绕道而行。还未走出几步,就被人给抓着头发给拽了回来。

头皮被撕扯的剧烈疼痛让孟昭不由得尖叫。

“啊!”

谢老板抓着孟昭头发,高高扬起了手臂。孟昭瞳孔猛的放大,想躲却又挣扎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记巴掌落下。

眼睛闭上,孟昭准备承受那剧痛。
一次失败的约

压抑太久,昨晚就用某信搜索附近的人,从近到远加了个遍,全都没回复,顺便把漂流瓶也捞完了,忽然,有个通过信息发了过来,头像是一个笑脸如花的女孩, 过了,接着更,她通过验证

再不睡,等着猝死吧你!

你见过凌晨三点的肯德基吗? 我告诉你,我见过。 01 前几天,我跟处了三年的男朋友吹了。 他说我什么都不会,就像个废物一样,我骂他整天沉迷游戏,一点上进心都没有,积攒了许久的不满,在瞬间爆发,我们就这样对骂着,最后不欢而散。 “叮铃铃” 手机闹钟响起,刚好是凌晨三点,我合上笔记本,游戏的界面瞬间黑了下来,这已经不知道是我第几天熬夜了,以至于白天一条虫,晚上一条龙,老板终于看不过去,炒了我鱿鱼...

谁敌一介青衫

吕西窗,你今日要还敢跑出去找隔壁小红,我便打断你的狗腿!那拿着戒尺缓缓渡步而来的是一位长衫破烂的老人。 不用多看,这身打扮一定是个穷酸书生了。吕西窗缩起头唯唯诺诺的看着这位老人,可先生教我的功课都做完了啊。 那也不可,老人吹胡子瞪眼的喝声到。只见这位雉童老气横秋的叹了一口气说到,小红,一日如三秋啊。 那书生打扮的老人听到这句,气不打一处来,戒尺一下就落了下来,只见这吕西窗,一个驴打滚...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没有他就没有呼吸

嗨,你好啊 我是颜沫言下之意,言末。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和别人分享我的情绪。 也不知道你们此刻在做什么。 “遇见你那一刻的烟花太美 ,燃尽了此刻余生的年华” - 你有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所有美好的事情想要第一时间跟他分享,对方皱一下眉头就担心他不快乐,对他比对自己还好。 他是手中宝,是心头肉,是今生渡不过的劫,是多看一眼就心软,拥抱一下就沦陷的生命之重。 易瑶和初恋分手至今,已经足足空...

浮梦,若梦

浮梦,不要醒 浮梦庄是柳家在金陵城外的一处别所,十年前为体弱的三公子修养而建。 浮梦庄苍翠山为屏,浩淼水为帐,周围一片枫林红叶如火四季不败,话说那柳三公子在山庄内生龙活虎,只要一出枫林便又体态不堪。众人传言那柳家三公子是被山神看中,特以此结界将其护养。 传言不假,这柳家三公子确是被异类看中,只是这异类不是神明,而是幽魔。 柳三公子生于农历七月初七,欢喜的乞巧节。因着柳家世代德行不浅,这男童体...

我不是你最温顺的玩具

当我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我知道我将再次失去他,我的前夫。在我们离婚的时候,我就已经失去过一次,但我以为,他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现在,到了我扭转残局、改变命运的时刻了,我将彻底失去他,我将迎来全新的自我。 01 那天,陆凡又回来找我。在例行公事一般和我翻云覆雨行完夫妻之事,又变魔法一样拿出一件精美的礼物。 我满心欢喜地打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是一支金属外壳、造型典雅的钢笔。他知道我平时喜欢用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