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是今生的大幸运

2018-09-19 10:48:03作者:墙角落魄

遇见

认识希,约莫是在十年前,在我们的高中生涯刚刚开始的时候,那时候的她,身材轻盈,长发过肩,略显婴儿肥的脸上总是漾着两坨红扑扑的笑意。十几岁的少男少女,正是青春萌动的时候,而我们的故事,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拉开了序幕。

-------题记

那时学校总共有五层楼,我们教室在三楼最北面的位置,从教室的北面窗户向外望去,就是一片大操场。而她,就坐在最靠近窗户的位置,我坐在她的右手边。那时候的女学生还不会使用香水粉底之类的东西,可每有清风吹过,姑娘长发飘动之际,总能送来淡淡的女子香,很安静,很祥和的味道。透过飞扬的长发,阳光被梳成丝丝缕缕,映出那时我们青涩的模样。

高中的学习是紧张的,背诗词、通古今、知天文、晓地理,文能勾三股四弦五,武能跳远跳绳俯卧撑,大家都在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奋斗。书声琅琅中,一些小小情绪在不经意间已在心底深处悄然诞生、扎根、发芽,却不被你我知晓;奋笔疾书中,书香、幽香、墨香交融,使人心境平和,心静则神安,精力便会专注于某一件事情,可惜专注于书桌太深,以至于俯首抬头之间,我们已经结束了高考,走完了高中这段岁月,这段被浸染上独特味道的岁月。

此后便是彼在南方,我在北方,山高水长,鸿雁不传。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凝眸,才能换来今世的插肩而过”,那我想,前世我肯定在佛前无数次叩首,才能获得垂青,在岁月的洪流中失而复得,散而复聚。一回首,四目相对,三生有幸。

三年,是我们相识并相处的时间长度,三年,也是相离到相聚的时间宽度。所幸,容颜虽改,初心未变。那人儿站在人群中,眼似水波横,眉如远山黛,山水之色,一如我心之所念。

《三体》中描述高维物体向低维物体展开时,会出现一个全新的视觉现象:无限细节。那种视觉冲击,大概正如此时我在这熙攘人群中,看着那姑娘,姑娘笑意盈盈间,被光阴偷去的这三年,一瞬间被渲染上水光山色,一片空濛。

银月如钩,已悄然挂上柳梢头。左肩以左,是姑娘的右肩。月光在我们身后投射出两条修长的影子,这夜晚如此静谧,依稀回到往日教室自习的场景,鼻尖又传来阵阵香气,我不禁向姑娘靠近了些,身后我的影子也迈着坚定的步子向左走出了那一步,另一个影子在一阵抖动后,便也轮廓清晰下来,距离终归是缩小了,但这一歩走完,仿佛这三年积攒下来的勇气便已经消耗殆尽,再不敢越雷池半步。月上中天,这条小路大半身躯已被甩在我们身后,清风徐来,路旁柳树梢也扭动着腰肢伸向路中央,路过柳树下,扭头避让之际,左眼眼角余光瞥见身后影子已迫不及待的先我一步提前黏上姑娘那纤细的影子,在这影影绰绰的地面间显得各位融洽,惊讶之余一阵羞涩甜蜜涌上心来,不禁轻声傻笑了一声,姑娘略显诧异,侧过头来看我,只一瞬间,想必也是看见了身后已水乳交融的影子,顿时低下头去,却并无要加大距离的举动,仍是缓步前行。只是此后的路程,彼此都找到了曾经的默契,那笼罩在水光山色之间的三年,终于开始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原来,我在南望的同时,姑娘亦在祈盼着北归啊,这玲珑骰子上的入骨相思终究圆满。回程时,左肩以左,仍旧是姑娘的右肩,只是身后影子,再无隔阂。

又是一个周末的清晨,看着自己左手右手中拎着的大包小包,早餐、芹菜、牛肉。。。,不禁抬头看着面前正在和卖菜阿姨奋力砍价的姑娘,结婚三年,姑娘也早已从当初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蜕变成了为三五毛钱和阿姨整整砍价五分钟的贤妻良母,在晨光的照射下,姑娘脸上透明的绒毛折射出金黄的颜色,仿佛又看见当年青涩的姑娘。在一阵你来我往中,砍价顺利以姑娘胜利而收尾,姑娘转过头的瞬间,只见语笑嫣然,眼中笑意荡漾,在这喧嚣早市中,繁杂俗世间,又映出一片水光山色,山水间我的倒影清晰可见!

那片海,我再也回不去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我总觉得我长了两颗心,一颗用来感受阳光,该笑的时候就热情昂扬地笑,一颗用来躲在幽暗的角落瑟瑟发抖,却装得坚硬顽强。 我总觉得我眼中的世界和别人的不一样。当我看着别人用弹弓打鸟的时候,不知为何,我内心也会颤抖,而他们,只会兴高采烈地欢呼。当我看到一只硕大的老鼠躺在地上,抽搐地摇动着微型的四肢的时候,我会错开眼神,一是不堪,而是不忍,虽然它们造孽,但也着...

成年人讲究缘分,少年才不死不休

一、 D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2018年七夕他和相恋八年的女朋友正式领证结婚。 领证的头两天还给我打电话:“你说,我去领证的时候,要不要给工作人员带点喜糖,发两个红包啥的?” 接到他打来的电话,我当时认为他只是在跟我炫耀他跟女朋友正式合法同居了,并没有感同身受他的婚前焦虑,所以只是说:“你干啥?发点喜糖得了呗,给红包?你是想离婚的时候能插队是怎么着。” “哦,那我就光准备点喜糖吧。”他语气木讷...

怎么突破yue的心理障碍?

网上骚得天花乱坠,一到要动真格就害怕其实内心很期待,但就是不敢迈出这一步所以你们都是怎么开始的? 一楼寄几坐~ @会玩的S:很多人都会怂恿你约,其实如果你能忍住,还是

大学宝典青芒杯征文 吹笛子的少年

参赛编号:1126 文/向向想说 大学宝典·青芒杯征文大赛 打心底里,叶悠然就承认,自己是个怪胎。 她喜欢黑。半明半暗的黑。这是大自然给她的保护色。 在叶悠然的枕头底下,藏着五颜六色的眼罩。凶猛的鳄鱼怪兽,憨态可掬的大脸猫,还有滑稽可笑的海绵宝宝。说穿了,叶悠然也是个女生。只是这些眼罩随时都起着作用,并且无处不在。二十个小时的长途火车,两个小时的飞机,甚至三十分钟的公交车,她总带着它。戴上眼...

惊喜!昨天晚上多年的啪友突然联系我说年前约一下。描述一下这个

惊喜!昨天晚上多年的啪友突然联系我说年前约一下。描述一下这个啪友,刚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上海某大学大二的学生,现在她已经大四实习了。刚开始特别听话,在床上让

是她心心念念想遇见的人啊

1. 网上流传的图片,很普通的图片,在人多的地方随手一拍。配的文字却很走心。 “你随意遇见的陌生人,可能是别人日思夜想相见却不能见想见却见不到的人” 初中时他是别的班的男孩,你每天捣乱不听话只为了让他注意一下。 高中时她是别的班的女生,你努力学习每天熬到深夜只为和她并列被老师提起。 大学时他是别的专业的同学,你每天逛遍校园里他可能出现角角落落,只为遇见时能打个招呼。 工作时她是别的部门的同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