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之子

2018-07-25 13:58:03作者:苏羽Loner

《绝望之子》by 苏羽Loner

“醒醒,醒醒,该你了。”

我睁开眼,眼前的强光让我什么都看不见,待我适应了温度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病房的手术台上。

“来人啊,来人啊。”

门被猛地推开,一群陌生人鱼贯而入,将我围住。

我的头有些痛,努力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环顾四周,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医生,你们是研究出治愈我病了吗?”我摁了摁胸口,叹了口气。

他们互相递眼色,异口同声道:“对,治好了,开心吧?”

我摇头,“不,开心不起来。”

“怎么?”

“活得太累,一直绝望。离异的寂寞,贷款的催还,社会的冷漠……你们最近有刷微博吗?据说25万支幼儿疫苗出了问题,不知道多少孩子要遭殃,我女儿也扎了……”

为首的医生挥了挥手,让其他人出去了,嘟囔了句“微博跟疫苗是什么”后又是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苏先生,你一定要开心点,疫苗有问题你就让医院随便再扎点什么,反正大概率是有问题的药,以毒攻毒,总会得到解决的嘛。实在不行……多吃点东西,我查过资料,很多都是地沟油制品,防癌不说还能治愈各种绝症,隔壁病房的植物人都已经起来跳街舞了。”

我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突然想到了我女儿,挣扎着站了起来,却被他拦住去路:“你要去哪儿?”

“我女儿姗姗呢?这个时间她要放学了,我必须得去接她,不然女老师凶她怎么办?男老师猥亵她怎么办?”想到这儿我竟然已经快要哭了,又想到了那个因为被教授上下其手导致留下阴影,最后在世界的冷漠下自杀、在欢呼中坠楼的女大学生。

我一把推开他,冲出了病房,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医院。

走廊里惨白的灯光晃的人有些头晕,两边的墙壁十分破旧,破旧外面裹了一道道鲜红的血迹,血迹下面还有些字依稀可见,分别是“仁义”跟“道义”。走廊里站着刚刚那帮人,他们褪去了白制服,身着战甲,手持武器,与场景的凄惨交相辉映着。

身后的门被推开,我扭头一看,是刚刚那个男人,我刚想问他自己身在何处,却被他一拳正中胸口。眩晕感让我一个趔趄栽倒在地,挣扎了几下试图站起,还是没了知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被绑在一个凳子上,头又开始痛,记忆变得模糊,但大概还能记得眼前这帮人。身上连通了很多机器的感应器,他们所有的人分站两侧,还戴起了头盔,为为首的那个人戴着口罩,声音有些低沉:“你得想办法高兴起来。”

“你们到底是谁,如果不是医生,看来我的病还是没得治吧?”我顿了顿,又好奇道,“你们穿这么厚,真的不热?”

他摇了摇头,看向机器旁的一个人,那个人也摇摇头。

“这么糟糕的环境,你们也住的下?”

我远眺,远方的天空雾蒙蒙的,大多大多黑色的云在气流的作用下快速地飘动着,从一处暗流驶向下一处暗流。天空中没有一丝蓝色,甚至连近处氤氲的空气也透着压抑与苦涩。在重重黑暗之后隐约有一道淡黄色的光在忽隐忽现。透不过来,却也从未离开。

“我们早就习惯了。”我笑笑,“这算好的,还能看到太阳的影子呢。”

“快看,他笑了!”为首的人欣喜若狂,再次看向机器旁的人,那个人依旧摇了头。

他变得有些烦躁,在我面前不住地踱步,让手下拿来了凳子,坐在了我面前,随后给我松了绑。

“好,那我就直言不讳了。我们来自苏格拉行星,过阵子是我们公主的生日,她想要一个星球当纪念,偏偏选中了地球。我需要地球博取她的欢心,如果她高兴,没准愿意跟我在一起呢。”他话锋一转,“所以,我必须把这个星球的所有人清空才能送给她。地球上所有人都被我们转移到其他星球了,只剩下了你。我们传送器的使用要求是被传送者必须心情愉悦,但我们发现你生命里只有绝望,没有半点开心。”

我将手伸入口中沾了沾口水涂到了眼角,“接下来应该

感恩戴德的哭一下吧?我这个角色是群演不?多少钱一天?”

为首的他抬手试图打我,发现我一动不动后放下了手,“我没空跟你扯淡,公主明天生日。你说说,你有什么烦心的事,你才三十几啊,……你们地球有句话,什么三十猛如虎,四十能吸土……”

我想他大概都不知道地球有很多国家,更不知道那句话是用来形容女性的。

“我生母在一次旅途中认识了我生父,两个人做爱后生了我,生父却抛弃了她。她怀胎九月生下我后却又跟他联系上,携手再次演绎抛弃。于是,我从小活在人言可畏之下,我是孤儿,是野种,是全世界最不该存在的存在。我花了十几年追求自由,又受尽苦难十几年,最后认识了我老婆,生了女儿……”我再次想起了我的女儿,吼道:“我女儿呢?也被你们送到别的地方了?危险不危险?她怕黑怕饿的……”

他示意手下再次把机器连到了我的身上,“这不是挺好的吗?想想你的家庭,你的女儿,你的工作……”

“婚后不久我跟我老婆就离婚了,唯一的要求是女儿,她却开出一百万的价格。我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家人,只好去贷款、卖房卖车……你别……”

他手里正拿着我的手机开机,“怎么了?我给你们学校校长打电话问问吧,新星球跟地球通讯互通的,也是为了方便我们对你们进行跟进观察。你放心……”

“嘟嘟”,“嘟嘟”,“嘟嘟”……

从他开机后那个手机就像闹钟一样响了起来,持续了足足三分钟。

“这是……”

他一条条翻看着我的短信,我也没去阻拦,反正他只是个陌生人,仔细想想,有时候我们对熟络的人的态度比对陌路的人还要不堪。

那是十几家催债公司的还贷短信,我已经还不起贷款了,绝望的生不如死——不死是因为我还有女儿,如果我死了她怎么办呢?

每个月的钱还不起每个月的欠款,但孩子上学又每个月都要交钱,公司又在这个时候辞退了我,而在那之前的一次体检中我又被查出了绝症。

我已经不觉得绝望足以形容我最近的心境,心如死灰?不不不,我已经很久都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了。为了女儿而贷款最后被逼的要疯掉,又因为女儿而不能疯掉,老实说我有点恨那个女人,如果我们没分开,大概一切都还好吧?

“不要什么事儿都怪女人。我们苏格拉星球没有货币,没有交易,同时也没有谎言。但爱情美满,家庭幸福,都过得很好。我们的天空跟你们地球招商引资广告上画的环境一样好,而且我们吃的没问题,用的没问题,也从没有所谓的明星,更别谈税了。”他一股脑儿语重心长地说了很多,又回归了自己的劝诫,“所以,你还是跟我们去新的星球吧。”

电话响了起来,我挂断,又一个新的电话很快打了进来,我再次将手机关机了。

“你女儿叫什么?”他又问道。

“陈姗姗。”

他走到一个手下前面低语了几句,那个手下在空中划了个圈,那个圈立刻变成了一个屏幕,从一个个人的脸上扫过。所有的人都满面愁容,甚至憔悴不堪。

那个手下被他打了一下,将那个圈变成一个手环套在了自己手上,对那边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我们在试图帮你寻找陈姗姗。”他解释道。

“如果可以,也帮我找找陈思媛吧。”

苏羽Loner
苏羽Loner  作家 乖,读者群:250111285。微信:jy5599suyu [旅行•在路上]专题相关解答:http://www.jianshu.com/p/9fd2bcb1e743首页投稿拒收解答(可留言提问):http://www.jianshu.com/p/7314ddb4d640其实我是一个写小说的。个人简介:http://www.jianshu.com/p/2e0d7162de23。

同居男女

有孤小楼

北方以南,南方以北

绝望之子

砂舞女肖姬

完结篇【顾少的闪婚新妻】顾默深秦冉小说全集章节免费阅读

秦冉整个人瑟缩了下,下意识就要抽回自己的脚。却被男人倏的用力,牢牢困在掌心。她有些窘迫的开口:“先,先生……”顾默深,不急不缓的解释:“你的脚刚刚沾上雪,不擦干净,一会儿会冷。”“……”秦冉有些想骂人,占便宜还占的理由

独家霸道总裁《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亲爱的妹妹,铭哥哥现在和我在一起。盛世,6009,欢迎你一起来玩……哈哈哈哈……”手机“叮”一声,叶唯又收到了一条信息,这是一张照片,她男朋友秦子铭和叶安好纠缠在一起的照片!死死地盯着这张照片,叶唯只觉得有一把刀,扎进了

手伸进岳母裙子,揉搓着饱满_女婿操的我好舒服|我回乡的那些年

“我说,你们俩一个舅妈,一个外甥,年纪轻轻的岁数差的也不大,平常的时候就隔着一堵墙,你心里会不会有点啥想法?” 张曼雪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 “姐,你说啥呢,我们俩可是亲戚呀,我怎么可能会对张云有想法呢。” “谁信呢,隔得这么近,你又常年没个男人,我就不信你真的没有那方面的需要。” 说话的功夫,苗翠花探起身来,伸手就在张曼雪的裆里掏了一把。

对不起,我没能等你到成熟

大多数年少时的感情,都在成长中走向了毁灭。 距离梁昕和W先生分手那一天,已经过去三年了,三年里梁昕一个人生活地充实而精彩,忙忙碌碌占领了生活的大部分,很少想起他,只是偶尔拐过生活的匆忙情绪抵达到内心的时候,会忽然浮现他的脸。 在世界上许多分手的桥段里,梁昕和他之间并没有任何不同,甚至是平淡无奇,但却在梁欢心里,烙下了深红色的疤痕。 不会痛,也不会消失。 和平分手,两个人相互没有怨言,至少梁昕...

曾有云苔等春水

她以为她可以等,可以等到张春水放下过去,等到他愿意重新拿起相机,她以为她可以等的。

桃子、陶子都是春天的

一、 “林小春!你快给我出来!” 马晓陶在院子里声嘶力竭。林小春赶紧又喝了口豆浆,左手赶紧抓了个肉包子,右手赶紧拿了个桃子。匆匆往院子里赶。 马晓陶背着个书包,正坐在自行车上,左脚撑着地,踮着鞋尖,看着林小春,眼神愤怒又无奈:“林小春,你能不能快点?这周我们都迟到两次了。” 林小春一手包子,一手桃子,赶紧把屁股挪上陶子的“宝马”后座。 马晓陶收起左脚赶紧出发,蹬得飞快。 “林小春,你要是再害...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