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还在爱,是因为还生活在一起

2018-07-12 23:28:07作者:驿路花开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前几天值班时,看见了一个很脸熟的男人。

他正在细致入微地照顾一个看起来比他小很多而且又年轻的女孩,一会儿给她倒点水,一会儿女孩吐了,又在旁边耐心仔细地给她擦着嘴巴,一点都没有嫌弃的样子。

看两人亲密的样子及年龄差别,也不像父女关系。不过这样的事情见的多了,我也没有八卦的心,就去忙自己的了。

“你好,你还记不记得我啊?”我在专注自己的事情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回头看,正是刚上班时看到的那个比较脸熟的男人,“你好,不好意思,你看起来很面熟。”我尴尬的说着,实在想不起来他是谁。

“你不记得了吗?过年的时候,我来给我妻子开死亡证明,还是你帮我找的医生呢!”男人笑着解释说。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这不,现在刚娶的媳妇儿不舒服了,我来给她看看。”男人又继续解释说。

“哦,原来这样啊,那你可得照顾仔细了。”我打了个哈哈说,然后转身就去忙自己的了。

其实,我内心已经惊讶万分了。

说起这个男人,为什么我对他印象这么深刻,主要是因为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太让人惊奇及意外了,真的可以用飞来横祸来说。

除夕那天晚上,他们全家都在临街的家中收看春晚,突然间有一辆汽车没有任何征兆的就穿过了他家的玻璃门,压过他妻子的身体,撞在墙上停了下来。

全家顿时陷入一阵恐慌之中。

当我们120救护车赶到现场时,发现妻子倒在血泊中,已经呼吸心跳停止,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

而男人除了身体有轻微的刮蹭伤之外,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于是,夫妻二人就在这样一个祥和普天同庆的夜晚,从此以后阴阳两隔了。

当时男人的表情是恍然无措的,我们从现场出诊回来,还对他的遭遇唏嘘不已,同情万分。

然而,就在春节小长假过后,行政单位刚开始上班的时候,男人拿着各种证件,来医院开妻子的死亡证明了。

当时正值假日期间,急诊科还是相当忙的,男人等得有些焦急。

正好我在急诊大厅待着,于是男人就走过来问我能不能快一点,他还有急事要办呢。

于是我给他找了一个大夫来开证明,在开的过程中,男人等在一边。

此时男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惊慌失措,甚至连一点悲伤的影子都看不见,反而是说起话来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从他的描述中可以知道,肇事方全责,他可以获得一笔不小的赔偿款,而且,他此前他还为妻子买了一份意外伤害保险,同样可以获得一笔份额较大的赔偿,这两笔钱加起来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难怪男人不仅没有一点悲伤反而很开心了。

记得上学的时候,有一位大学老师曾经说过,人到中年,特别是男人,最喜欢的三件事就是:升官、发财、死老婆。

当时年轻的我们,对于前面两项还是理解的,但是对于第三项怎么都不理解的。

后来,诸多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此时的男人无论是阅历,还是经济基础,社会地位都有了很大的提高,最不堪忍受的,恐怕就是家里的黄脸婆了。

也许没有发生事故之前,夫妻二人还能相扶相携,共度此生。一旦有一人不幸离去,尤其是女方先离去的,男人一定会很快另有新欢。

其实,他另外娶妻这一点,是让人可以接受的,人总不能孤单一辈子。可令人无法无法认同的是:时间离其前妻故去还不到半年的时间,这么快就有了新人?

那他与其前妻的情分在哪里呢?

还有一对老夫妻,大概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夫妻感情那是相当好的,可以说二人携手并肩走过了不少风风雨雨。现在妻子生病了,老大叔照顾的细致入微。让人不禁感叹,真是少年夫妻老来伴儿,为他们的感情感动。然而不幸的是,妻子突然间就病逝了。

在我以为大叔会伤心很久的时候,没想到几个月过后,大叔又娶了一个新老伴。

都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如此的冷静,真的让人哑然。

难道说,人到中年,之所以还在爱,是因为还生活在一起吗?

假如真的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夫妻间的感情是不是真的脆弱到一拍两散的地步了?

这真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世界呢,可以情深似海,也可以淡如空气。

吃错药遇到对的人

小天呐,别忘记带药了啊。 哦,好的,快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身体素质就差,经常生病,也做不了任何的剧烈运动,我觉得挺奇怪的,现在是2166年在这个时代医学技术已经很发达了,可依旧调理不好我的身体。 1 今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有一个酒会,听朋友说参加这次酒会的有好多世界名流,很多有身份的人隐藏在其中,我可不想错过一个这么好的机会。 不知道是我睡的太死了,还是闹钟出问题了。 ...

我要是男孩子该多好,就能喜欢你啦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 ——《起风了》 文/小蘑菇 【一】 惊蛰过后,让菌子又恨又爱的南方小镇刮起了阵阵妖风。 一连好几天,她从教学楼走出来时,都只能一手提着电脑包,一手往下扯着裙子。 虽说是长裙,风再大也不至于走光,更何况,裙摆在风中飞扬的样子有多美好她知道。 敏感于她,介怀的是,这份美好只想留给那...

将安将乐,弃予如遗

月老说:天上人间,他已整整寻了我七千四百一十五年了。 我拿着鬼骨头的手抖了一抖,原来,我在这地狱里已经整整七千四百一十五年了。 不闻人烟,不见天日。黄泉地狱没有时间,只有永无止尽的轮回和数不清的鬼。 世人皆知,这黄泉地狱有一个孟婆。姣姣佳人,却满头白发。 她日日在那忘川河畔,奈何桥边,驱忘台上熬着孟婆汤。 地狱所有轮回的鬼都需得喝一碗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了却爱恨情仇,才能去向彼岸投胎重生。...

暗系治愈者09 一枚智性恋

也说不清楚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在周末去吃早午餐。 咖啡馆和小餐厅出乎意料地总是拥挤的,只要有阳光的周末,街道总是熙熙攘攘,也有人丝毫不介意偶尔的阴风会吹皱大马克杯的咖啡,喜欢沿街坐在室外。 每个人吃早午餐的时候都很慵懒,时间纬度被自动拉长,大都可以待到女服务生对进店的客人喊出“下午好”的时候。 班尼迪蛋配上烟熏三文鱼和荷兰蛋黄酱,刀叉轻轻一戳,金色的蛋黄立刻溢出浸润了面包。...

李白星之极乐之宴

话说,明朝的街巷上出现了这样一件怪事儿。 正月十六这日,元宵节后这一天,太阳从西边如往常般落下,夕阳东侧的星星发出了耀眼的光,以至于人们在阳光下都发现了它的存在。 此时,南锣巷口第一家肉铺的老板娘怀胎十三月,生下一子,取名李淮梓。 名是淮河边撑船的老人家起的,无人知他姓名,但往来淮河两岸的乡民都管他叫陆伯。陆伯通晓天文地理,虽委身于一叶小舟,但颇为乡人所重,凡是婚丧嫁娶,生子育儿都回来请教吉...

我眼中的爱情

你遇上一个人,你爱他多一点,那么,你始终会失去他。然后,你遇上另一个,他爱你多一点,那么你早晚会离开他。直到有一天,你遇到一个人,你们彼此相爱。终于明白,所有的寻觅,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