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啃的青春——人生若能如初见

2018-07-12 22:58:10作者:萌小妹515

青春

“她在等你!你也别矫情,像个爷们,痛快点,要么你,现在带她走;要么你喝光桌上的酒,自己走,从此以后便是路人…”依依的闺蜜站起来指着陈凯说。

——萌小妹

《狗啃的青春——人生若能如初见》by 萌小妹515

江依依,长发及腰,标准的瓜子脸,一双棕色的大眼睛,再配上酒窝,微微一笑虽不是倾国倾城但清新脱俗也是很迷人的,还是个温柔娴雅的南方菇凉,在北方读大一。

陈凯,一个地道的北方男孩,1米8的个头,拥有黝黑黝黑的皮肤,喜欢打篮球,还喜欢笑,是那种坏坏的笑!

他们分在了同一个班。

陈凯的人缘不错,但他跟依依之间就是点头之交罢了,倒跟她宿舍的姐妹们玩得不错,偶尔还买小零食跟她们分享。

直到大学那年的情人节,整个校园都充满了玫瑰花的味道。突然陈凯在微信上调侃起了依依,想约她出来吃饭。既然都是单身,而整个宿舍又自己落了单,没多想,依依便同意了。

陈凯特地挑了家南方口味的餐厅,穿得倒是挺干净利索的,白色T桖,牛仔裤,白色运动鞋。

依依长发飘飘,穿了条牛仔裙搭双白色帆布鞋,脸上老是微笑着,像个无忧无虑的小精灵。

陈凯站在餐厅门口,手里还拿了一枝红艳的玫瑰看到微笑着走过来的依依愣了愣,心跳慢了半拍,这就是怦然心动的感觉吧。

陈凯很细心地帮依依拉椅子,点餐,连聊天的话题都迁就着她,聊最多的就是南北方的差异,以及他对南方的向往。

突然陈凯放下筷子,盯着依依,说:“做我女朋友吧?!”

“啊?!”依依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说,江依依,做!我!的!女!朋!友!”

一脸错愕的依依,拿起边上的水,连灌了好几口,冷静了一下。“我们认识不深,你喜欢我什么?”

“感觉你人挺好的,笑起来特美,很开朗,我就喜欢啊。”

“那我告诉你,你不了解我。我这个人特缺乏安全感,有公主脾气,矫情。我还是个悲春伤秋的人,爱哭,并没有表面那么乐观。我还特较真,毕业以后,我是要回南方的,你会去吗?”

“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啊。世界那么大,说不定我以后就去南方呢。我现在就是告诉你一声,我要开始追你了,江依依!”陈凯很淡定地说。

但这句话却在依依的心里荡起了涟漪,她以为陈凯会因为她的拒绝,知难而退。

陈凯说到做到了,他像所有男生追女生一样,每天早上风雨不改的给依依送早餐,下课等她去食堂吃饭,晚上没有断过的“晚安”问候。

刚开始,依依是拒绝的,可是宿舍姐妹们都起哄,撮合他们俩。时间长了,全班同学都以为他们是情侣。小灵慢慢地被陈凯无微不至的关心感动,沦陷了!觉得他是个挺实在的小伙,或许应该给彼此一个机会,依依默认了。

他们像所有的校园情侣一样,一起上下课,吃饭,周末出去游玩,偶尔小吵小闹,但还是和和睦睦的,很恩爱。

依依喜欢坐在陈凯的自行车后面,头依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能让她无比的安心和幸福。

那次依依特别喜欢的电影上映了,陈凯便拉着依依到电影院包下整场陪着她看通宵。

凌晨五六点,天刚亮起来,路上车与行人都颇少,这座城市还很安静,一切都还静悄悄,没苏醒。看完电影出来,陈凯帅气地骑车着他的小毛驴,而依依坐在车前的杠上。长长的街道,只有他们在路上驰骋。依依清香的直长发飘在陈凯的前面,美而沉醉。微风的轻抚,路灯的映射,荷尔蒙的笼罩,小灵欢快的唱起了歌。“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陈凯也一句句地附和着依依的歌。他们都幸福地觉得全世界,或许就只剩下彼此了,相爱,相拥。这就是青春的歌,纯纯的爱。

依依说,回忆这段感情还有一件事让她特别深刻。

有一天,大家都在上课,依依隐隐开始觉得肚子不舒服,估计是来大姨妈了,而且她一直有点痛经,就没多想。可是,过了会越来越痛,全身发软,冒冷汗,趴在桌子上,强忍着。

陈凯看到了,觉得不对劲,传了张纸条给她,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带她去看医生。依依回了句,没事,是痛经,放学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陈凯拿到纸条后,二话没说,当着老师同学的面,走到依依面前,说,“收拾东西。”

然后拿着依依的东西,背起她往宿舍走,留下一脸黑的老师和一帮喧哗的同学们。依依靠在陈凯的背上,觉得这肩膀如此宽厚温暖,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让她很安心,连疼痛都缓解了不少。

陈凯把她放到床上,细声细语地问,“现在怎么样?我能做点什么?”

“我想洗个头,换身衣服,睡一觉,你帮我烧壶水吧。”

“好”

陈凯把水烧好,把水温都试好了,执意要帮依依洗头。

依依说,陈凯给她洗头的时候,很温柔的按摩着头皮,很小心,怕弄到她眼睛。洗好后,拿毛巾擦干,又用吹风机吹干,说来大姨妈不能着凉了,还把依依抱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有没有红糖?”

“在第二个柜子里有。”

陈凯倒了杯温水,加了点红糖,摇了摇,自己尝了口,蹲到依依的旁边说,“我听说女生来大姨妈喝红糖水好,给你泡了杯。我尝了口还好,不烫,你趁热喝下去,看会不会舒服点。”

“你刚换出来的衣服呢,我给你洗了。”

“不用了,我自己洗,可以的,而且那上面有血呢。”

“你现在不要碰凉水,躺着休息就好。”陈凯说着就拿起盆,洗衣液往卫生间走去。

依依躺在床上,眼泪啪啦啪啦地往外流,此时她觉得这能让她在床上打滚的痛已不算什么了,围绕着她的是满满的幸福感。她从床上跑下来,抱住在洗衣服的陈凯,“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你是第一个!我从小就在寄宿学校生活,放假了也是寄住于亲戚家,寄人篱下,不用看人脸色生活已经很好了,哪敢要求别人的爱呢!?你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办呢”

陈凯转过身来,吻住了依依的眼泪,捧起她的脸,说“傻瓜,我是你男朋友,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呢。不要哭,你笑起来才好看,以后我不许你哭,知道麽?快躺着去。”

那时依依的心里想,这辈子非他莫属了,而陈凯也是如此疼爱这小妮。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总是会长大的,都是在变化的。

特别是,快面临选择实习地点的时候,矛盾和不适合全都冒出来了。

陈凯,迷上了玩游戏,刚开始依依觉得娱乐一下也没什么,就挣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陈凯变本加历,不但课去,有时还会通宵。特别是邻近实习,大家都很迷茫,抓紧时间复习及修学分时,更是找不到他人影。

终于,爆发了!依依看不到未来,连陈凯的努力都没有,她跟陈凯大吵了一架,陷入冷战,还提出了分手,这样伤人的话。

但是他们总归是相爱的!依依心软,陈凯只哄哄她,逗逗她,便也就算了。这就是选择游戏,还是选择女朋友的梗。

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离别!

曾经他们争吵过八百多遍的实习异地问题,最终还是不过现实,依依接受了家里的安排,回南方实习,而陈凯却选择了留在北方。

但是临别时陈凯许了依依一个承诺,便是一放假陈凯就去南方找依依,等他一两年有资本了就去南方发展,娶她。

誓言总是美好的,现实又是何等残酷!

开始了,异地恋。

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依依,会因为陈凯没回她短信而猜测他在干什么,会因为他没接电话而担心,更会因为他玩游戏忽视自己而胡思乱想。

烟花里的爱情

1 “爸,以后我帮你去蹬车吧?”史晓云低着头,看着碗里说道。 老史一愣,瞪了女儿一眼,“瞎想什么,还有一个半月高考,考个好大学,是你现在最大的任务。”老史气不打一处来,“小姑娘去蹬三轮?”老史冷笑一声,“你不嫌丢人啊?” “蹬三轮有什么不好?你看现在每年那么多人来扬州旅游,蹬三轮车带他们逛逛东关街,转转瘦西湖……已经是扬州旅游的一个特色了。” “你懂个屁”,老史夹了一筷子干丝到碗里,紧扒了两...

男生的呻吟也会有诱惑吗

作为看过小的人,对于女生情到深处不自觉的叫喊真的没啥感觉,但是特喜欢男生隐忍不住的那一声声低吟,甚至会忍不住某一股热流,是我脑子有问题,还是男性的呻吟太有诱惑?

转角街头(言情)

1. 八月十五,中秋节。叶子又悄悄的拿出了自己的宝贝盒子,她深吸一口气,慢慢地揭开了盖子,里面是一叠厚厚的信件。不知是因着时间太久,还是经常翻阅的缘故,好多信件都有磨损,纸质也渐渐泛黄。 不过,这些都不能影响她的心情,真正能够影响她的,是心中的执念。十年过去了,她已经不是个小女孩了。可她的心还跟十年前一样,固执而深情,守着自己这不为人知的感情,孤独而幸福。 她拿起最早的那封信,看着信封上...

你以为你全心全意就能获得爱么?

姑娘啊,爱情里你当真以为你全心全意爱着对方,对方就一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么?我只能说一句:很傻,很天真! 我依然相信爱情,也相信世上还有矢志不渝的情感。只是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两个人碰撞以后产生的某种化学反应即多巴胺的分泌,它是有时效的,正常它的存在期限为3到24个月,时间到了,它就退休了。那么有人要说了,别瞎叨叨了,那么多白头到老的夫妻,按照你的说法,他们算什么?嗯,多巴胺退休前,...

【短篇小说】花开花落

1、 出差到这个城市。最后一天要离开的时候,我来到母校。 所有的气息既陌生又熟悉。男生的红砖楼、女生的灰楼以及气派的研究生楼在九月的微风中原地伫立,看起来依旧如昨。 这种“如昨”让我安慰。现在,世界什么不在变化呢。几年前朝夕相处的硕士同学都陆续在大小不同的城市结了婚,生儿育女的消息此起彼伏。仕途上,有的当了组长,有的升为主任。 什么都在变化,城市,还有容颜。座落在世界一角的我的母校,因为偏远...

王小姐的婚纱店

【1】 梨花街的尽头左拐有一条叫巷道叫梨花巷子,路不是很宽,有民宿小店也有住家,一眼看去花花草草摆放的也不整齐,王小姐的婚纱店就开在这里。 “你好,欢迎光临。” 推开那扇木门的一刹那,你会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离门最近的那棵梨树,个头不高,花开的却很好,洁白的花色,嫰绿的枝叶,连带着那些被用心摆放的白色纱裙都多了一丝香气。 见有客来,女子站起身,步态轻盈,端起那绿色水壶倒好一杯茶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