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欢和阿沛

2018-07-12 22:58:05作者:愚欢hh

老欢与阿沛的故事,也许是所有青春男女之间最为平凡的一段故事。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段故事,却是他们人生之初的一段最为美好的记忆。

老欢与阿沛熟悉于高三。

那时,老欢还是一个有点自带文艺气质的漂亮姑娘。自然不做作,糅合了野丫头与文艺女青年的气质,加上长的还不错,在班里蛮引人注目的。

而阿沛,不出所望就是大家学生时代那个屌丝气质爆棚的承载者了,分分钟能让你笑到合不拢嘴。

老欢其实原名周紫欢,这是个多么文艺的名字啊!曾经老欢一直以自己的名字为骄傲,但是,遇见了阿沛之后,就彻底改变了。

阿沛在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叫了她一声“老欢”,然后她答应了之后,就认准了老欢这个名字。

老欢非常气愤,勒令阿沛改口,各种威逼利诱,谁知这货油盐不进,柴米不出,就是不改。还美其名曰“爸爸给起的名字,你应该引以为豪才对,怎么能这么任性呢?”

老欢嘴角抽搐,豪,豪你大爷啊!

那时年少无知的我们,在纯洁的友谊之中却总想要做对方的爸爸,可能也只有在那时,我们才会觉得这种玩笑没有什么不合适!没有所谓的成人的自尊与好强。

阿沛,原名张阿沛。这个名字,老欢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差点没给嘴里的茶喷出来。

不过,还是没忍住,喷出来了小部分,于是,第一天同桌,老欢就帮阿沛洗了个脸。

这就导致了后来他们的故事。

老欢在别人眼里文文静静的一个小女神,背的了李清照,谈的了国际天下,但是,在阿沛的眼里。这家伙简直是一个幼稚到不能再幼稚的女生了。

不说别的,就说喜欢在阿沛凳子上泼水,让他一屁股坐下去的恶趣味他真的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每每看着阿沛吃瘪的表情,老欢便能笑个不停。阿沛很不理解,真的能那么开心吗?

那就让她多开心几次吧!其实阿沛是这样想的。所以老欢每每总能得逞,阿沛有时候明知道凳子上有水却还是坐了下去。然后伪装成那副要死的表情,老欢便能笑个死去活来。

话说,老欢也不是没被批评过。一个上了高中的孩子,还像小学生一样喜欢这些恶作剧,智商真的健全吗?

但是老欢,不知道怎么的,总是对阿沛产生这种恶作剧的念头。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很放得开的女生,但是和贱贱的阿沛相处的时候,她仿佛就很玩的开。

其实高中的我们还是都很幼稚,不是吗?我们会随心所欲的笑,会自由自在的翱翔在自己的幻想乐园里。

那时的老欢和阿沛,他们彼此认为对方只是很好的朋友,从不曾想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于是,他们之间很单纯,单纯到彼此用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另一个人,那个人绝不会介意,因为……一定会用更加恶毒的话来还回去。

直到某一天的早上,老欢下了早自习迷迷糊糊补觉的时候,阿沛在旁边与另一个男生交流,老欢隐隐约约听到阿沛说喜欢谁。当时的阿欢,一下子就清醒了,然后咧开了嘴角,依旧趴在桌子上等着阿沛说她的名字。

等到了最后,老欢的胳膊都被她压麻木了,阿沛也没有讲她的名字,但是出口的全是另一个女生名字。老欢认识这个女孩子,学习好又活泼开朗,在班上很吃的开的一个女生。

老欢整整一天没有和阿沛讲话,也没有对他实施什么物理性化学性攻击。

阿沛今天仿佛也不是那么在意她,好像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于是,他们真的就一天没有讲话。

回寝室的路上,老欢想,原来,他们之间的情谊不过如此啊!老欢伤心了,是真的伤心了!

人一旦拗起来,可能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尤其是像老欢这种有主见有思想的新时代的女青年。

正好,第二天,月考结果出来了,他们又要进行一轮按成绩选座位。

老欢与阿沛本来约好了整个高三都坐一起的。但是,这次,老欢想也没想就找了单人单桌坐了下去。赌气般不回头去看阿沛那吹胡子瞪眼的表情,心里无比愤慨与失落。

下课了,阿沛来找老欢“哎,你怎么回事?敢单方面不遵守爸爸和你的约定?”

“没怎么,就是想好好学习了,你好好玩,我就不陪你了!”老欢假装认真的翻着习题,眼角的余光却都在阿沛脸上。

此刻的阿沛也觉得自己受伤了,一脸不屑与愤怒,“行,您好好学习,远离我这种不求上进的人,将来做社会的栋梁!那我就不打扰了,拜拜了,您!”

老欢假装翻书的手没有停,老欢想不能在气势上输了他呀,就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个时候的年少轻狂不明白,一句话一个眼神其实就可以伤害那个年龄的孩子虚高的自尊心。

高三的课越来越忙了,于是,老欢和阿沛越来越远了。

现在回想起来,老欢总是想对那个时候的自己说,何必呢!

其实老欢还是不懂自己,年少的时候,我们单纯,认为这个世界非黑即白,怎么会容得进沙子。心上的那颗朱砂痣一旦有变黑的苗头,我们便会迫不及待的将它摘除,即使自己也很痛。

老欢与阿沛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不,你想多了。

两年后,老欢大二,好巧不巧,又遇见了当年的那个和阿沛交谈的男生。

男生约了老欢吃饭,感叹:

“啧啧啧,周紫欢,你还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老欢有一瞬间的失神,好像除了阿沛,就没有人会叫她那个外号了。

她笑笑:“哪里哪里!”

“怪不得当年阿沛那个家伙喜欢了你那么久,想想还是阿沛有眼光。”

“噗…”

又是一口茶,“你说什么?”

老欢有些迷离,抬头看了看天,很蓝,有很多硕大的云朵在漂浮。

老欢想,是时候,漂泊的人应该归去了!就是不知道,故人依旧!

好的,老欢和阿沛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别问我结局,某人现在正躺在我的旁边看着我在电脑上敲下这一段故事。

而且不厌其烦的用他的呆毛蹭着我的胳膊……

“老婆,我想吃你煮的泡面了!”

我扶额。

怎么会有这种人,天天心甘情愿吃泡面就算了,还要天天腻在我身边。

但是看在这个人有那么一丝丝的鉴赏能力,只愿意吃我煮的泡面的份上……各位看官,我去煮泡面了。

“嗯!好哒,你的面面马上就来!”

其实,遇见老欢之前,阿沛从来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女孩子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想要保护,想要一辈子在一起。

老欢换位置的那个时候,他其实心里真的伤心死了。却依然佯装嬉皮笑脸的想去搞清楚原因,得到那个回复,他的心都要碎了。从此,不敢主动去接近她,只能躲在属于他的小角落里偷偷的关注着她。

也会偷偷的在她的桌子里面放不二家的棒棒糖,哈密瓜味的,他知道她的喜好。也会课间趁她睡觉的时候,去帮她偷偷打了开水……

毕业那天,他看着她的背影。觉得这一生可能再也见不到老欢了,他的心已经冷了。

从此,他变得中规中矩的,不再那么嘴损,也不再那么吊儿郎当,在本地上了大学,过着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活。

愚欢hh
愚欢hh  作家 愚人得其乐,心诚欢自来。鄙人愚欢,请多指教!

老欢和阿沛

寸铁千元征文 【校园暴力】再也没人能欺负我

文|魏安 参赛编号·036 01 他们为什么要把脚踩在我的身上? 可能是因为我上课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吵到他们睡觉。 可能因为我下课没听到他们呵斥,反应迟了两秒。 可能因为我上学路上遇到漂亮女孩,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可能因为我放学害怕的走不动路,到门口少跑了几步。 我专门去图书馆查过资料。书上说,人挨打的时候要用手掌护住自己的后脑。双臂盖住太阳穴,夹紧。膝盖并拢,弯曲后收缩。护住自己的腹部...

【我要开付费】【看图写故事】借梦诊所

乔是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胡须也苍白的像雪,常年戴着一顶浅黄色的帽子。他是混血儿,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日本人,但是却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小时候学过小提琴和吉他,后来迷上摄影和茶艺。直到暮年的时候才在镇上买了套旧房子,然后开了一间店。 生活过的并不富裕,直到有天乔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后庙失火的梦。醒来的时候他并不能确定那是梦还是臆想,但是看到枕头边莫名其妙出现的照片,和梦里场景一模一样的照片,他开...

一个精神病男人的自述

我和陈朵儿走进了妇产科医院里,在长长的走廊上经过身边什么样的女人都有。有骄傲挺着大肚子的,有小腹微微隆起的,还有弯着腰捂着腹部的……这儿是妇产科。医生的诊室外站了一排挺着大肚子的,候诊椅上却坐着几个脸色蜡黄的女人。终于有人起身,陈朵儿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累死了!” 我拽了一下她,指了指旁边的孕妇示意她让座位,她瞪大了眼睛,薄薄的嘴唇立刻动了起来:“谁是你老婆?” 我无语,遇到这样不讲理的女...

【军旅爱情】阿宁   军恋路上,你是我镜头前最好的模特

2018.04.21 星期六 雨 这一路,不倾城不倾国,只想倾我所有,与你铺纸写纸写下余生的篇章。 写在前面:大家晚上好,周末如期而至,筱筱又跟大家见面啦~今天故事的讲诉者阿宁,是一位正在异地军恋、热爱摄影的西安姑娘。阿宁跟她的男友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微信上认识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聊着聊着,两个人生命的红线便系在了一起。当筱筱问阿宁,这段军恋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什么呢?阿宁说,她也不知道,她...

早曰神人与我

早 早国姬罗山脉住着盘神与纪明神。二神远离神都而居,为追求自由摆脱了仙官之籍。神明降旨,令他二人在姬罗兼任着土地神,管着一方百姓。再怎么说,身为神仙也要护佑着信念着自己的黎民百姓。 早之国是命神大人一人掌管,下领千百神仙管理这一方神仙之国。命神大人身自无尽春秋中诞生于一黑漆古木上,无人知晓,命神大人生命有多长。千万年来,凡人与神仙为命神修建了一座百国中最为庞大的宫殿,名曰衍洛帝宫。其名意为万...

再见,我十年的初恋——林木森版

暗恋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是在盼望、期望、希望、失望中不断挣扎,直到最后绝望的过程。 1 暗恋上林书晗以后,我变得自恋又自卑。 我叫林木森,一听这名字,你就知道我五行缺木。 我第一次知道林书晗,是因为捡到了她的学生证。 学生证上的她,樱桃小丸子一样的学生头,咧开了嘴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 我很好奇,一般拍证件照都是抿着嘴很矜持含蓄,哪有笑的像她这样欢的。 我并没能见到她本人,而是把学生证交到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