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呦呦鹿鸣

2018-07-12 22:48:03作者:薄清欢

《青青子衿,呦呦鹿鸣》by 薄清欢

接到王卫婚礼请柬的时候,阿伊拿着手机的手不自觉晃了一下,不是因为在失落王卫的结婚,而是她接起电话的时候,瞥见了墙上的日历。

三年了。

时间好快,却恍惚觉得很漫长,漫长到一下子所有的结局都写好了。

回去参加卫哥哥的婚礼时,晚间逛超市的空档,阿伊在酸奶区晃荡却看到一抹旧年里的灿烂背影。

小女孩奶声奶气拉着男人的衣角“爸爸,我想喝蓝莓味的酸奶。”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也很好听,他手里拿着一瓶酸奶,“是这个对不对?”

阿伊忽然笑了。

他好像胖了一点,但是没有一份来自中年人发福的油腻,依然如那年一样的清澈。

记忆的闸门一下子开始打开。

“你遇到过,像星星那样闪耀的人吗?”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01

阿伊从来没想过有一天“鹿”这个姓氏会让她觉得这么好听和特别。

阿伊这两天在失眠,满脑子都在晃着一个人的影子。

关于那个人的一切,阿伊实在是说不出来。

“一见钟情?”不是,“日久生情?”也不是,阿伊连话都没跟人家讲过,那是什么呢?

那就算是一见钟情吧。

阿伊只记得那天的天气还不错,那个穿着松散宽大黑色T恤的人,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阿伊看到他在笑,很干净的笑容,跟围着他的那些孩子们脸上的笑容一样。

那一刻,阿伊站在门外看着他,不知怎么的,阿伊觉得站在那里的人特别好看,说不出的耐看。

再一次见到他是在大班孩子们的课上,阿伊为孩子们准备好午餐甜点,正看到他在陪小朋友们做游戏。

他好像是故意一直在输,小朋友奶声奶气开心得手舞足蹈从他手里接过奖励。

那天的天气也很好,阳光透过玻璃窗刚好打在他的身上,眉眼分明清澈,阿伊默默看着忍不住抿着嘴笑了。

那天跟她一起忙活后厨的李老师一直追着阿伊问,阿伊今天的脸为什么那么红啊,什么事情笑得那么开心。

阿伊有些害羞低下头,小声扯着衣角嚅嗫,李老师你别乱说了,哪有什么开心的事啊。

可分明就是很开心,说不出的开心。

02

从那天开始阿伊就开始失眠了,睁眼闭眼都是那个在光下笑着的眉眼分明清澈的人。

“李老师啊,上课那个男老师是谁啊,孩子们很喜欢他呢。”

问完这句,阿伊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情,心里却砰砰直跳,耳朵根发红。

“嗨,他呀,那个小伙子啊,是鹿老师啊,你不知道吗?很不错一个小伙子新来的,叫鹿鸣,”说完李老师不忘在围裙上蹭蹭她油腻的大手。

“阿伊啊,孩子们今天两点有加餐,咱们要快点烤这个蛋挞了。”李老师站在那吆喝着,似乎并未来得及察觉到阿伊的异样。

阿伊抱着模具开心得要跳起来,“原来是鹿老师啊,”她在心里偷着乐,“鹿鸣,”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名字呢?

从那天起,阿伊总能在幼稚园里处处听到鹿老师这三个字。

孩子们放学的时候咿咿呀呀挥手,“鹿老师再见!”鹿鸣站在夕阳的余晖里笑容灿烂如朝阳,阿伊看得有些醉,心里一直溢满了甜。

现在的阿伊最喜欢在园子里忙活了,因为在停着的空当可以偷偷看到鹿老师的身影,尽管鹿老师好像一直没有看到过她,可是阿伊还是会觉得说不出的欣喜。

原来偷偷喜欢一个人那心里也是会开出一朵花来,虽然别别扭扭不能张扬肆意盛放,可每日的小心思小思念辗转,也是这么婉约朦胧的美。

03

阿伊看过很多故事,有时候她也会想,她和那个鹿老师之间会不会也会有一些故事呢?可是阿伊似乎忘了,故事是故事,而生活只能是生活。

阿伊每天的日常就是为孩子们准备午休、课间休息的点心,穿上整洁的后厨制服在规定时间给孩子送过去加餐。

偶尔送到鹿鸣的班级时,阿伊拿着餐点的手都会不自觉地抖,控制不住地紧张,有时候她看着鹿鸣,很想说点什么,比如一些特别老套的搭讪台词。

“鹿老师,上课呢。”

“鹿老师,今天天气不错呢。”

“鹿老师,今天的点心是新品种要不要尝一点?”

诸如此类老套的台词,阿伊想了很多种,可没有一次是说出口的。

一次都没有。

每天好像只是不断的擦肩,看起来和他的距离并不远,可是每次鼓起勇气想靠近却又会忽然觉得相隔了几亿个光年。

阿伊常常想,如果她不是个后厨就好了,这样她就可以坦然地和鹿老师聊聊教学,如果她再好看一点就好了,如果……

暗恋的心情,开心难过辗转反侧,好像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兵荒马乱。黎明黑暗交替,可那个人却总是无关痛痒过着自己的生活。

阿伊每天晚上都会写日记,每天晚上的日记里都会写上一句话。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阿伊想,写够52个她就去勇敢的和鹿鸣说话,哪怕只是一句,“早上好。”

爱一人会心甘情愿为他低到尘埃里,阿伊只觉得他就像天边最闪耀的那颗星星,一直在阿伊能看到的地方远远地发着光,阿伊想触碰,却常常无措。

抬起手来更多的是不安和慌乱,可骨子里的倔强一直在拼命的坚持。

7月17号阿伊写下了第52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那天晚上阿伊心里既紧张又开心,明天就是第五十二个,明天她要和鹿老师道句:“早上好。”

那天早上阿伊起得特别早,一路上在想着待会要说的话,明明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可是对于阿伊来说,真的是她期待了很久的事情。

还没到幼稚园阿伊在路边想吃点早餐,进门的功夫,她看到一张再熟悉不能熟悉的脸,那张脸依然是那样的清澈,笑起来依然灿烂如朝阳,是她心心念念的鹿老师。

薄清欢
薄清欢  作家 走的很慢,踏实坚定。「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青青子衿,呦呦鹿鸣

阿花的香草抹茶

阿花的香草抹茶

洗净这满身泥,换我拥抱你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过去的自己啊,请你不要难过啦!

【过去的自己呀,请你不要难过啦!】在线收听_芝麻馅儿_荔枝FM 梅雨季节到来了,这是我独自生活经历的第一个梅雨季,看到消息说从入梅到出梅要一个月的时间。 头两场雨下得真大,从车站到家的十分钟路程,漫长得像是一辈子都走不完。沙子被雨水冲进皮鞋里,一点一点磨着脚。走到家冲个澡,换上干爽的衣服窝在沙发里,我没有咒骂这天气,也没有因为雨水透进鞋子里发脾气。我不知道是因为独自生活使我变得坚强,还是那时...

清净红尘

风水,很久以来被国人视为封建迷信。 其实,风水的核心内容是关于人们居住环境进行选择和处理的一种学问,其范围包含城市、村落、住宅、宫室、寺观、陵墓诸方面,涉及陵墓的称为“阴宅”,涉及其它方面的称为“阳宅”。 风水施加于居住环境的影响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对基址的选择,即追求一种能在生理上和心理上都得到满足的地形条件;第二,对居处的布置形态的处理,包括自然环境的利用与改造,房屋的朝向、位置、高低...

我的羞羞日记——我的成长

羞羞妞——离殇——夭精三个名字见证了我的成长这会是一个很长也会很短的故事慢慢写,不急,不急…… 来到他趣的时候是2017年5月24号记得好清楚。因为三天后,我们将

虹化身(上)

那天阳光很好,透过叶隙洒在地上,恰似一地碎金。骊珠至今都记得那糕饼的味道,以及五叔的笑容。

我要是能自攻自受,还谈什么恋爱啊!

变异 文:苏民 一、 王纹和叶展志的第一次相遇,正是王纹第三次辞职,外出旅行的时候。那时,王纹已按照攻略独游了A城的各个景点,来到A城的机场准备飞离。当她背一只单肩包拖着一只24寸行李箱走进候机室的玻璃门时,就看见叶展志夹着一只公文包大跨步从她身边斜超过去。她留意到了他颀长的身形和笔挺的西装,但情感上的矜持和一贯的自尊心让她不会产生一见钟情的冲动,她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男人外形还算飒爽。 如果...

内蒙行之一

八十年代初的某年,有两个月的时间,我曾辗转于内蒙古自治区的一些旗县。 那是一次意外的游历。 山西与内蒙隔河相望,那河是黄河。 其时是早春时节,天还冷,我到达了山西省河曲县。它在黄河边,因河水由东、西、南绕境流过得名。 河曲县在黄河南岸,北岸是内蒙古区域。 我打算在河曲县待几日,听听民歌,看看黄河,然后返程。 到达河曲县的当天,我就听了民歌,在县招待所的餐厅里。 餐厅独立在招待所住宿楼的对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