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戚负往生

2018-07-12 20:48:08作者:紫陌辰

《戚戚负往生》by 紫陌辰

戚戚负往生

我在世间飘飘荡荡几十年,见过许多悲欢离合,原以为我已经可以平淡地回忆过往。可是每每我到忘川河前忆起前生,那燃烧的火舌依旧历历在目,我仿佛又一次置身那熊熊烈焰之中,深深地绝望弥漫开来。

天朝民风开放,是以女子得以和男子同样的权利。父亲膝下仅得我一女子,珍爱异常。十岁那年,父亲让我和五哥们一同去城里有名的书院读书,自此我的生活与书院密不可分。

五哥因比我早上两年书院,是以处处以学长自居,惹得我总是忍不住要讽刺他。我和一些没读过书的子弟们被先生分到了一起,同我一起读书的还有一些女子,有的比我要大上一两岁还有的甚至比我还要小些。

时间久了,我们这些小孩子逐渐熟识了,同是在如此小的年纪就离家,难免会多一些相互同情。我本是立志要成为朝中的沈状元那样的伟女子,五哥说要想出人头地必须受常人不能受之苦,于是我每每看到同屋的薛雪那样废寝忘食的读书的样子,心中便会抵触一二,渐渐地更是消了那份心思。

没了雄心壮志的我和一群年龄相当的人打打闹闹便度过了几年光阴,五哥年年是书院里的第一,夫子们经常把他的名字挂在嘴边。于是我所经之处,便也多了几道艳羡或者其他复杂的目光。许多和我认识的不认识的女孩,也都突然和我相熟起来,为我带一些可爱的玩意或者女孩喜欢的首饰什么的,我倒也乐得享受这些。

我一直都知道段离是个纨绔二代,段家世代单传,段父四十而得嫡长子,在府里对他更是溺爱万千。段府一连请了十几位教书先生,本是打算在眼皮底下管教段离的,可是后来段父发现段老太君和一干夫人们总是各种借口让段离偷懒耍滑。为了段家的未来不败在段离手上,也为了段离能改掉身上已经形成的那种纨绔之风,段父最终是忍痛把心头肉送到书院。

这个段离到了书院,算是别开了一番天地。平日里被变相的困囿于家中,闲来无聊只能调戏一下稍有姿色的丫头,终是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如今书院里有各色美人,又都对他不畏畏缩缩,反倒激起了他的征服欲,只是大家都知道他的品性,对他自然也就多了几分敷衍,只是不明说而已。

那日段离大约是瞧上了薛雪这种才貌双全的美人,于是下了堂课,他凑到我们桌上“美人,听说今夜的月亮格外圆,鄙人略备薄酒,不知佳人赏脸否?”我拿着书,目光忍不住斜了过去,只见薛雪认真地盯着书卷,目不斜视道“今日上弦,何来月圆之说?自古郎才配女貌,不知公子可知寒来暑往下句是什么?”

薛美人一眼都不曾给段公子,然后捧着书卷去找靳阳茗,靳公子去了。无趣的段离瞥了我一眼,无所谓地耸耸肩,然后去和张琳说笑了。

薛雪喜欢有才华的男子,好不凑巧,靳阳茗就是我们这一批里屈指可数的才子,那相貌也是千里挑一。于是我们这些小女孩也难免以和他搭话为荣。也只有我们的谈论涉及到靳阳茗的时候,薛雪才放下书卷,侧目听上一会,偶尔还会说上一两句。

她们有了不懂的文章会去向靳阳茗请教,而我自从弃了梦想之后对那些不懂的文章便得过且过了。我心里有个小小的秘密,那就是我特别喜欢段离那种满不在乎,吊儿郎当的调调,我甚至有些小期待,希望他也能像和其他小姐搭讪那样和我搭讪。可是他每每眼神扫过我后便转向了一旁,或者是畏惧五哥,或者是我不够美丽。

薛雪说我是绣花枕头的时候,我曾暗自欣喜,可是揽镜自照,再想想段离的态度我对自己的容颜有了几分的怀疑。平日里交好的辛蓉蓉扯着我去找靳阳茗请教问题,薛雪不屑地看了我们一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蓉蓉生气地扭过头,扯着我便走。

靳阳茗耐心地给蓉蓉讲解,我坐在一旁百无聊赖,又不敢乱动,要知道读书好的都是有洁癖的,曾经我动了五哥的书,被狠狠的骂了一顿,我动了薛雪的书,她几个月不曾理我。

无奈的我只能东瞅瞅西看看,两人在一起好像也没有个结束。我偷偷看看认真讨论的两人都不曾注意我,于是偷偷伸伸腿,刚刚举起双手想要伸个懒腰,却发现靳阳茗直勾勾地盯着我,尴尬地我只能挠挠头,假笑着缩下胳膊。

段离鬼鬼祟祟的在我和薛雪桌子前面游荡的时候,我正进门。四目相对,他尴尬地将手背在身后“早啊。”

我狐疑地走过去“早啊。”他退后两步“封乐,你可知薛雪喜欢些什么?”

我的心沉了下去,冷冷地说道“不知道。”

段离凑了过来“书院里谁不知,薛雪平日里只和你说话。”我看着他英俊的容颜,喷薄而出的愤怒简直无法压抑“我说了我不知道。”

他却锲而不舍“封乐这么漂亮,一定也有一颗举世无双的善心。”他潋滟的眸子渴求的望着我,怦怦乱跳的心让我瞬间失去了火气。

我借着为他打听薛雪的喜好的由头,日日听着他的甜言蜜语,恍惚间仿佛自己是他生命中的主角。而蓉蓉却时不时的拉着我去向靳阳茗请教,我不厌其烦却也无可奈何。

那日段离瞅着一窈窕女子良久对我说“可惜我偏爱才貌双全之女子。”

我望着身边的人脸上竟是少有的认真,心中某个角落如同塌陷了一般难受。

再和蓉蓉一起去找靳阳茗的时候,我也多了几分认真。

再看薛雪认真学习的模样,我也真的觉得十分美丽。五哥以为我转性了,高兴的带着我和他要好的几个人出去大吃 了一顿。

段离依旧那样,有时也会有其他班的女子过来和他闲聊,言谈之间腻腻歪歪,惹人遐想。

一群人过来找段离挑衅的时候,我正在安静的背宋词。那些少爷们的模样我仿佛在哪儿见过似的,薛雪听到喧哗声嗤了一声,然后继续低头看书,而我却再也无心看书了。段离被他们围在中间,拳打脚踢,缩成一团,我想要上前却被蓉蓉一把拉住。我撒腿跑着去找五哥,五哥来劝走了他的朋友们。

五哥让我离段离远点,说是他和尚书家的小小姐牵扯不清,尚书家的公子气愤不过,所以便打了他。我莫要与一个登图浪子生出什么感情,最后自己徒伤悲。

段离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他抬眸看了我一眼,眸中灼灼的光华刺中了我的心。我忍着泪水把药瓶送给他,转身就想离。

靳阳茗说我十分聪颖,假以时日定能成为书院的顶尖人才。我心不在焉地应着他,一门心思地沉沦在对段离的担心之中。

伤愈后的段离对我多了几分关心,我受宠若惊的,小心翼翼地享受着他的目光。薛雪有时候会鄙夷的看着我“封乐,你莫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蓉蓉最近也不再找靳阳茗了,我问她原因,她总是吱吱唔唔不想说,对我倒是一如既往的关心。每次我去找五哥的时候她总是积极雀跃的,让我忍不住想入非非。

有一次,我问的急了,她红着双颊忸怩道“父亲说,你家不日将去我家为你五哥提亲。”我诧异极了,家里竟有这么大的事情瞒着我。

自从我私下悄悄叫蓉蓉五嫂开始,她对我的事情更是上心了,她问我可是喜欢段离。我想着姑娘们都喜欢靳阳茗,我若说出我的想法定是要背小姐妹们耻笑的,于是附和着点了点头。那个以五嫂自居的蓉蓉沉思了良久“乐乐,封家和靳家也算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我甚是尴尬地看着她,八字都不曾有一撇,亏她还能说出口。

段离在与我整日腻腻歪歪的时候,还总是去和其他女子牵扯不清,蓉蓉终催我和靳阳茗说些话儿。也不知蓉蓉对靳阳茗说了些什么,总之感觉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五哥金榜题名的时候,书院里沸腾了许久。当今圣上展颜大喜,书院一时间甚嚣尘上。书院外人满为患,达官贵人争先恐后的将自己千金少爷们送进书院。

五哥曾说过“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书院如今风头正盛,无意间竟也引来了许多人的嫉妒。当初的平静也一去不复返了,日日受着各种声音,再也无法静下心来读书了。薛雪听说五哥和蓉蓉的事情后,眼神桀桀的看着我“封乐,我竟不知封辛联姻,是我多想了。”

我竟不知何时她也对五哥生出了那种念头,枉我和她一起住了这几年,竟不曾真正用心去和她相处。不过我小小的心思中还有一丝窃喜,段离喜欢薛雪这种才貌兼备的女子,殊不知这种女子却是仰慕五哥那种男子的人。

那日大火突然就在我们的学堂周围蔓延开来,一发不可收拾。屋里只有我、蓉蓉、段离、靳阳茗和薛雪,平日里娇生惯养的小姐少爷们望着熊熊烈火都失了主意。靳阳茗慌乱了一会,让大家脱下外衣,扔进水桶里递给我“封乐,披了这些湿衣服,快些出去,叫人来救火。”段离被一根柱子活活的压住了双腿,我们却无能为力。

大家望着汹涌的火势,瞬间明白了什么,我转身还给了靳阳茗,他又递给了薛雪,薛雪又给了蓉蓉,蓉蓉又要给我。我凑过去轻声叫了声“五嫂,以后要多多照顾五哥,这里有我爱的人。”

我从未见过那么干脆利落的薛雪,她麻利地把衣服披在蓉蓉身上,一把推了出去。我们几个安静的站在一起,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只是转瞬,烟雾越来越大,模糊中我摸索到段离身边。恍惚中我转过头在他耳边低语“来生,莫要招惹那么多小姐们,只招惹我一个足矣。”

我忽略了身后靳阳茗的眼神,望着一脸平静的薛雪“你为何要把生的机会让给蓉蓉?”

她捂着口鼻,泪水模糊了她秀美的容颜“因为我不希望他失去妹妹还要失去爱人,蓉蓉是个好姑娘。”

我守在段离身边,他一下下掰开我的手指“封乐,一直以来我喜欢的都是薛雪那种女子,对你不曾有半分喜爱之情。”

混沌中显出清明,我愣愣地呆在哪里,靳阳茗扶起我,我看着段离绽开的笑容被火光吞噬,看着我们被大火湮灭。

后来,那场火灾的始作俑者在几家的联名上书中被株连九族,我看着亲人为我伤心不已,然后淡忘。

而我始终不肯渡过黄泉路,也不愿轮回,于是只是在世间四处飘荡,我喜欢看人间的悲伤离别,直到渐渐忘记自己是谁。那日我见到一个和我一样的游魂,他仿佛认识我,日日跟随我,我哭他哭,我笑他笑,有时他会在我休息的时候为我讲一些久远的故事。他的故事反反复复都是宦家少爷爱上宦家小姐,小姐芳心他许,他死生相随,为伊不愿往生。

紫陌辰
紫陌辰  作家 打算写盛唐美人泪系列,由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女眷们开始,欢迎围观。

戚戚负往生

凤阳情事

血脉可相负

这个师父有点坏

浮生若离梦

明知有距离,还是喜欢你

“魏礼二十号就拍毕业照了,你要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吗?” 周周刚一睡醒,就收到这么一条短信,睡意即刻烟消云散。宿舍里又静又暗,她的手机屏幕发着荧光,照得她眼睛又干又涩。 魏礼,好久不见。周周默默地想着。 1烘烤 那年,夏蝉在树上聒噪着,窜进考生耳朵里的每一声都像在说:“该学习了!该学习了!” 15岁的周周顶着大太阳出了门,躲在屋檐下抢救即将融化成水的冰淇淋,兜里揣着老妈给的一百块钱,准备到书店...

文姜(下)|关于文姜,你所知道的仅仅是兄妹间的不伦之恋吗?

文 | 风的衣裳 承接:文姜(上篇) 齐文姜一夜之间变成了寡妇,她也不想这样,毕竟她也知道与齐襄王是没有未来的,她在鲁国是名正言顺的国君夫人,鲁桓公对她百依百顺疼爱非常,她也并非不知感恩之人,桓公的死,她也难过,而且死因她心知肚明,她心里对鲁桓公是很愧疚的。 只是她太爱齐襄公,她无法为鲁桓公讨说法,只能作为遗孀同鲁桓公的灵柩一起回鲁国。她一路走一路思量,走到齐鲁国境线时,却说什么也不肯走了。...

我也是第一次追别人,请多指教

文/一粒少女 在追浩辰之前,我犹豫了好久,到底要不要主动,毕竟我是一个女生,好像没有什么女生主动追男生,好像女生太主动了,更容易被拒绝。 可是我不追,我不甘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难道就这么放弃吗?不行,我不能怂,遇到喜欢的人就应该勇敢一点,爱情来了,管什么男女。 在听到网上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成纱,让我鼓足了勇气,开始了我的女追男之路,忘了介绍,我叫李西,现在是一名大一学生。 ...

原来,是悬疑片啊

文/梅公子 人啊,有时候还真奇怪,你心心念念了许多年的一个人,忘掉或许就如那戛然而止的音乐,只需一瞬。 01 那段时间正在和老公闹离婚。 老公是个直男癌晚期患者。 严重到什么程度呢? 比如我在外面受了气,回家跟他抱怨几句,本想得到一丝安慰,结果总能归结到我的不对,然后我再受他一肚子气,最后还说为我好,我这脾气不改改总要吃亏。为我好他个JJ! 再比如他认为的幸福生活就是不吵架,不生气,能给你足...

喜欢你,无关乎性别

天使本无性别。当爱上男人,便成为女人。当爱上女人,便成为男人。而当两个天使相爱,他们的爱将无界,也更纯粹。爱,就是爱。 ——《小命运》 即使没有光明正大牵手的爱情,也会有相濡以沫到老的陪伴。 “英子,我今天遇到他了。”张禹发了一条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的信息过来。 那个他,这么多年还是出现了。那个张禹爱了、想了六年的人,终于回来了。 张禹是我的发小,也是我最珍贵...

曾经默默喜欢你,不问结局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火苗,咱邻班的小义和你同岁哎,你不考虑让他做你男朋友吗?”宿舍好友庆云说。 “我俩又不熟,你别开玩笑了,再说人家也没说喜欢我啊。”我不好意思地说。 “这样吧,如果你敢主动和他说句话,我请你吃大餐,如果你不敢,你点请我。” “你……,你明明知道我有点恐男,不敢和男生说话,还为难我?你还算不算朋友了?” “看来你是不敢喽,那改天请我吃饭吧!” “等等,既然打赌,点有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