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风从哪里来

2018-07-12 20:48:06作者:十三夜

文|十三夜

《我不知道,风从哪里来》by 十三夜

本故事,纯属虚构

1

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我用一场声泪俱下,确认了这个事实。

那你呢?还会想起我吗?我不敢问,怕问候最后都成了打扰。

青春若是一场盛宴,那些如繁花般的记忆,我将如何搁置,是铭记还是抹去?

张爱玲说: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若不是你被人群推挤至前,我想,我是不会看见你的,脸盲症又犯的我,居然将你误认为相识的人,还一脸无辜朝你微笑。

彼时,你站在台前,演绎着你们小组的方案,一脸认真地模样。

我在心底悄悄感叹,认真的男人,真帅。

周围都是不熟悉的人,我在那里局促地不知如何是好?

看见你,才将心里的警惕放下一点点。

晚宴聚餐时,我又犯迷糊坐错了位置,尴尬地反应过来,此人非彼人。

我用了很久的时间,才明白,那不是偶然,是故事的开始。

2

白璐,念你的名字时,我的心脏,依旧滚烫。

我不知道,风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你要去向的世界?

只不过,JD5158航班抵达萧山之前,我经历了一场最深的绝望。在那场失意里,我好像花光了所有勇气,也变得小心翼翼,也以为,这青春,至此终年。

夏蝉秋落可知了,北雁南归盼一人。

爱不是候鸟,它没有归期。

曾经,有人告诉我,当你不能再去拥有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我想,我会记得,延安路干净的街道,和那家叫做“根据地”的酒吧,对面的你一脸欢喜对我说:“听,这是我喜欢的歌?”

我一回头,传来乐队主唱好听的声音,“拿什么比较才算特别,对你的感觉强烈,却又不太了解,只凭直觉,你像我在被子里的舒服,却又像风,琢磨不住.......”

我调皮地要给你拍照,你双手捂脸青涩的模样。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百威冰镇啤酒在口腔弥漫开来,你说,我看起来,一脸纯真又写满故事的味道

是的,我不属于江南水乡里的婉约柔情,我来自高山原野,桀骜不驯,落拓倔强。

3

母亲生下我的那一年,才19岁,待我会走路的时候,外祖父把我抱走了,我是外祖父带大的,和谁都不亲。许是从那时起,骨子里就清冷寡淡,自带疏离。

遇见了南往北来的人,也谈过几次恋爱,有的相谈甚欢,有的不欢而散,有的视我为仇人,有的视我为路人......

后来呢?我还是一个人。我学会了一个人好好生活,将孤独变成朋友,与寂寞握手言和,我在几个城市里奔波劳碌,落魄至极。

或许,青春是一场无知的奔忙,总会留下颠沛流离的伤。

我们孤单地走着,蓦然回首,才发现,那些原以为痛起来会死掉的伤,时光会为你轻轻抚平。

此时呢?你还好吗?我的城市下起了雨。

那天,我想跟你合影留念,你说下次吧,下次我们再合影,你笃定,我们还会相聚,毫无由来的伤感灌满我的心脏,我害怕,我们之间,再无下次。

我不知道,遇见你,是宿命还是劫数?

但此去经年,我都会记得,七月的盛夏光年,空气里的热浪和你身上温暖干净的气息,记得你看我时,如湖泊一样澄澈的眼睛。

记得你对我说:愿你永远纯真。

4

我翻开《眠空》,看见那一段话:

一些年之后,我要跟你去山下人迹稀少的小镇生活。清晨爬到高山山巅,下山去集市买蔬菜水果。烹煮打扫。午后读一本书。晚上在杏花书下喝酒,聊天,直到月色和露水清凉。在梦中,行至岩凤尾厥茂盛的空空山谷,鸟声清脆,一起在树下疲惫而眠。醒来时,我尚年少,你未老。

余生,我们还会再见吗?

倘若,你我再次相聚,我想,我会勇敢一点,带你看我心里的绝世风光,还是想和你一起聆听老挝琅南塔寺庙的风铃声,一起看丽江古城月色清冷,一起看大理洱海云雾缭绕,牵你的手,去尼泊尔.......和你奔赴一场命定里,盛世烟火。

年华是一封无效的情书,盛开在我们如火如荼的岁月中,往返在印象中,永年无边无际的方长中。

愿你安好,成为自己的太阳。

欢迎你参加十三夜28天写作训练营

十三夜
十三夜  作家 已出版《还未拼尽全力,就别说自己不可以》新浪微博@拼命十三夜个人公众号:遇见每一个你(ID:shisanye1994)温馨提示:文章使用或者转载之前请一定联系本人开白,不要等通知侵权了,又来处理。

我不知道,风从哪里来

我依然放不下你,但也不会再联系你

那个我喜欢了很久的男神,我终于放弃了

与其整天抱怨,不如努力去改变

女孩子,比起经济独立更重要的是精神独立

我不是懂你,我是懂我自己

朋友又来向我哭诉她分手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管谁分手,或者遇到感情问题,都喜欢找我这个母胎solo的人寻求帮助,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的我,大道理却一大堆。 “因为你懂我啊!你总是能说到点儿上!”朋友带着哭腔对我说。 其实,我不是懂你,我是懂我自己。 你很优秀,大学里系上的歌唱比赛基本都会参加,并且取得好的名次,声音很好听。成绩基本是年级前几名,,虽然在专科班,本科生却都考不过你。衣品很好,懂时尚...

那个男孩结婚了

阿颜是我在微博上认识的一个朋友,说起两个人的相识,现在想想,倒也是缘分。很狗血的剧情,去年6月初,刚刚失恋的我,只能靠每天刷微博上的心灵鸡汤浑噩度日,偶然在一个公众号下面两个人深有同感,然后就开始私信聊天,然后就加QQ,加微信,那段难熬的日子,真的是多亏了她陪着我。​ 和我一样,她也是那个夏天刚刚到来的时候就分手了,两个人也算是同病相怜吧,所以很聊得来,我和她大概就是网上说的那种彼此了解...

鬻地(1/3)

一、老莫的问题 住宅日照标准:大寒日不少于两小时,冬至日不小于一小建筑不应低于冬至日日照两小时的标。 ——《国家标准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 "老子死也记得今天!"老莫冲手机那头狠狠地说,"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号,农历冬至日。 “就在这一天,照你们这些学问人的说法就是,'太阳光直射南回归线';就在这一天,你小莫兴建的十七层高楼大厦挡住了你爹的自然采光;照法律上讲,就是他娘的'使全...

傻子和傻子

“今天没干活就别吃饭了,知道吗?明天早上,和我早早地出工,一天拿不回来500,我他妈弄死你。”说完老王又踢了小七两脚。

独自一人节日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没有例外。在我们最需要有一个人

独自一人节日好像每次都是这样,没有例外。在我们最需要有一个人去依靠的时候,往往到最后都是自己一个人挺过去。 ​​​​

不能说的秘密 / 云的舞蹈

文/不不不不不不热 楔子 天上的云飘来飘去,无依无泊,不时变换着形状,似乎在跳舞,又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看云,还是深山里的效果更佳,更白一些,更低一些,更柔一些。看久了,却也最容易,看腻。 没去过穷山沟的人,一定想象不到那里的人是以怎样的姿态过着怎样的生活,小小的地方聚集了不计其数的光怪陆离。一个太阳下的世界,是真实的千差万别、截然相反。 农村人根深蒂固的迂腐,该怪他们吗?他们又何尝不是受害...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