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而未恋

2018-07-01 20:58:10作者:张息子

鞋底下,柔软的感觉,那是堆积了几层的落叶。秋风凉凉,渐扫落叶。

教学楼前,有一棵大榕树,枝叶繁茂。

树下,不时走过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学生。

“这么冷的天,你就穿那么点,不冷吗?”

秦安和木楚每人手里提着一把扫把,今日他们负责打扫教学楼前区域的卫生,包括这棵大榕树下的落叶。

木楚低头瞧自己,现在她穿着一件短袖和一条九分裤,刚才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运动过后有点热,她把外套脱了,外套已经被她收到书包里了。

秦安上白下黑,一如往常,外套是白色薄款的翻领宽松运动开衫,内搭是纯白色T恤,下身穿一条黑色修身的运动裤。在这凄凉的秋季,依旧干净阳光。

“不冷啊。”

一阵风吹起,树叶飘落。

秦安在风中眯眯眼睛,眼睛难以睁开,他摘下眼镜。此刻泪液不断被分泌。他不断地眨眼睛,试图通过泪腺分泌泪液,除去眼睛里的异物。

木楚看见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扫把支在手边。她走过去。

“你怎么了?”

“沙子进眼了。”

“你不是带着眼镜吗?怎么就被吹进去了。”

“可能是这粒沙子有点特殊吧。”

“要不我帮你吹吧。”

“就这地儿,我让你吹,你敢吗?”他眯着眼睛,还不往调侃。

“你千万别用手揉眼。”

“我知道。”

秦安眨眨眼,眼睛里的异物已经出来了。

而小组里的其他人陆陆续续地来了,人多果然力量大,不一会就完成了今日的打扫任务。

秦安和另外一个男生去倒垃圾,木楚去上厕所了。

木楚从女生厕所走出来,就看到秦安背着他的黑色书包在外面站着,左手收入外套的口袋里,右手提着她的包。

“快走吧,要不然赶不上公交了。”秦安催促她。

“这趟赶不上,那就等下一趟呗,不着急。”

“我急。”看到木楚拿着纸巾慢慢擦手,秦安转身快步地走,越走越快。

“你倒是把我的书包给我啊。”这人也不等等,木楚赶紧追上去。

“快点。”秦安背对着她,再次催促。

两人来到公交站,这个时候,人挺多的。

“我希望我们乘的那辆人不多。”

“过这边来。”

秦安对木楚说。

“秦小安,车来了你就叫我,我玩会手机。”

“你玩吧,来了我叫你。”

公交车来了,但不是他们等的那辆。

“明天周末了,你有什么安排吗?”

“写作业啊。”

“你的人生能不能多点乐趣。”

“难不成像你一样熬夜刷剧,就是人生多点乐趣了?”

“滚。”木楚翻了个白眼给他。

“白眼翻太多了,眼睛会不好看的。”

木楚哼了哼,没理他,继续玩手机。

“木楚,车来了。”

秦安怕她被挤开了,就牵住她的手。

她的手握在他手里,随着他手的力道,牵引着她。

两人走到车后座,坐在最后一排。

“你牵我手干嘛?”

“还不是怕你走丢了。”

“那现在呢?”木楚问。

现在为什么还牵她的手,拿开也不是,一直握着也不是。

“好牵。”

这什么鬼理由。

秦安放开她的手。

车子缓缓前进,木楚低头看手机,秦安望着窗外的车流。

“下一站就是你的了。”

“我知道。”

“东西带好,我可不想又在你背后捡漏。”

木楚背好书包,走到后门等候。

秦安也跟着走下来。

“你下来干嘛,你的不是还没到吗?”

秦安的声音从她头顶洒下来,低低沉沉的。

驾校里的人和事

站在家里二楼向南面的阳台上,看着西南方百米处曾经被废弃的小学操场,正在热火朝天地翻新整修。操场上的部分水泥地面已经铺平干透,倒车入库和侧方停车的项目点已经完成,曲线行驶弯道两侧用黄色油漆正画着边线。靠最南边的场地边上,几个泥瓦工忙着堆砌坡道,再过些时日,便能投入使用。 村里的小学在十年前就已经停止教课。孩子们都跟随大人一起出门了,能留在家里读书的孩子寥寥无几。即便是有,也都去了乡里或是镇里的...

感情中如何让对方回头

情比金坚、真爱无价或许是一直藏在我们挽回客户心中的信念,看到无数痴男怨女为了那个一直爱的人,义无反顾的找到了我们,对于我们教授的挽回方案奋不顾身的执行者着! 看着他们破镜重圆,甚至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深深的感受到我做这个行业的意义就在于此! 但挽回比脱单的难度系数高,不能有一步走错,不然就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分手会出现两种情况“真性分手” “假性分手” ,所以很多时候因为你搞不清楚究...

(6)在酒店房間 遇到戴維斯先生

01 時間轉眼就到了2003年聖誕節。 聖誕節是酒店的淡季,因為西方人一般都會留在家中和家人過年,不會出來旅行。 那天早晨,我敲16樓一間豪華套房的門,准備打掃。 “Housekeeping,may I come in?”我一邊敲門一邊問,房門燈顏色顯示里面有人。 馬上有人出來開門,是一位留長胡子的老人,他的胡子全都白了,他是白種人。 出於禮貌,我馬上說:“聖誕快樂!" 老人好像很高興我的打...

纵然黄粱梦

(一)梦归何处 又是那一抹墨白色的身影出现在语嫣的视线里,明明人已不知去向,但那抹身影却刻在语嫣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小姐,该回府了,老爷还在等着呢”语嫣身旁的婢女轻轻拽了拽她的袖子。 语嫣淡淡地点点头转身往纳兰府的方向走。当然,在她转身的同时自然也没看到有一点墨白在远方注视着她。 (二)寄情池边 “爹?”语嫣跪坐在纳兰清风的旁边哭的梨花带雨。 “是真的,嫣儿啊!你应该感到高兴...

那个爱而不得的人,我终于舍得放弃你了

据说两个人相遇的概率是0.00487,于茫茫人海中相遇本已不是易事,秉性相投、相惜相爱又是多么难得。 人生难的是遇到一个愿意终其一生去爱的人,难过的却是那个我花光心力想要每日相拥的人却不能成为枕边人。 当我心里有你的时候,你便成为了我的光 都说恋人最好的相处状态是:男人望向女人的目光满是宠爱,女人看向男人的眼神满是崇拜。 当一个人心里有你的时候,你便会在TA心里被层层打磨,加上滤镜、磨皮,一...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生活处处有坎坷,看你如何去面对。学会坚持,学会珍惜,学会面对,学会克服,学会忍耐,持之以恒,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要有不达目标不罢休的精神胜利就会属于你,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