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一句,我等你

2018-06-26 22:38:07作者:张息子

1

晶晶弯腰捡起脚下的笔,抬头时看见隔壁桌的杜宇深双手交叠,他的头靠在双臂上,脸向着这边。

她转头看看她的同桌。

江晚端正着背脊,微微低头,一只纯黑色笔握在手里,她正在计算着上节课数学老师留下的数学题,草稿纸上,都是思考与计算留下的字迹,字迹清晰娟秀,黑色的字,白色的纸。江晚肌肤白皙,窗外的午后的阳光打在她脸上,泛着透明的光辉,清甜静美,明丽灵动。她额头的黑色的细碎发丝,因为她的低头,微微垂着,有一种飘逸的凌乱美。

杜宇深在看江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在看的时候,可能都未发现自己的目光其实一直未动。

晶晶身子尽量往外,她伸手拿着手中的笔敲敲杜宇深的桌子。

杜宇深顿然坐直,眼睛有些迷茫地看向她,晶晶用自己的笔指指他,又转向,指了指江晚。

她用胳膊推了推江晚。江晚转头看向她,眼神疑惑。

“你要不要换个位置?”

“换什么位置?干嘛换?”

晶晶眼里调笑,下巴撇了撇杜宇深。此时,杜宇深一只手撑着头,低头翻书,安静看书的样子。

“他干嘛了?”

“他刚才一直在看你。”

“你胡说什么?”江晚眼睛羞涩,脸色却镇定自若。

“嗯哼,要不要换?”晶晶眨眨眼睛。

最后,江晚和晶晶换了位置。

江晚转头望了望杜宇深,在白色的笔记本上写下:

你刚刚,在偷看我,对吗?

她撕下一张已经写满字迹的稿纸,揉成团,向他丢去。

他转过脸,她递给他笔记本。

然后他看了一眼,也在上面写下:

的确。

两人一本笔记,两支笔,无声地闲聊。

江晚:不准看了,好好学习。知道?

杜宇深:遵命……放学吃什么?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小吃店,一起去?

江晚:不要,减肥。

杜宇深:你现在又不胖,减什么,再减就成圆规了。

江晚:那是我的终极目标。

杜宇深:服了。

2

江晚高中以前,是个小胖子。高中以前,她有个小名,叫江小胖。外号叫多了,别人甚至都忘记你原本的名字。当她拿着钱去班长那交班费时,班长一顺手,直接在纸上写下“江小胖”三个字,如此轻描淡写,但那三个字写在纸上时,却在她心里刻下痕迹,深深地刻着,刻得心眼痛。

平时别人只当这个外号亲近,她也只当玩闹,那时,她开始计较了。

都说能吃是福。

能吃当然是福。

前提是不长肉。

江晚开始慢慢少吃,刚开始每天跑步,晚上跑,坚持一个星期后,就坚持不下去了,后来,她把计划完成的运动项目,减去三分之二,只完成三分之一,坚持一段时间后,再继续往上加。

减肥有多难,相信每一个胖的人都多多少少有些感触,特别是面对美食,肚子饥饿,却强制自己不可以去动。

当她站在体重秤上,看着自己的体重慢慢减下去,成就感,激动,感动,欣喜,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瘦下来了之后,就很难胖回去了。她的饮食自然而然有了规律,她也有了自信,更加爱笑。同时,也不再是以前那样的拼命自我压制、强制性约束了。

3

夏日夜晚,在去往田径场的路上,会遇到几株夜来香。当走过树下时,那一股香味特别浓,浓得过于刺鼻。

江晚去跑步的时候,总会路过那里,每一次都稍稍停驻,细嗅夜来香。这股香味对她来说,是一种享受。当然,也有人觉得浓得至臭。

这一晚,江晚正在跑步时,往前跑的方向,他就站在那儿,视线往她这边。

他在看她,应该等待很久了。

“你怎么在这?”江晚跑过去,气微微喘。

“来看看,你跑完了?”

“好了,走吧。”

杜宇深拧开了瓶盖,递水给她,多么自然。江晚喝了几口,清凉的感觉,沁入心脾,舒爽极了。身上的汗水,夜晚的清风,清风里弥漫着夜来香的芬芳。

两人慢慢地走着,江晚望了一眼树上,低头,前面有一滩水,一滩装满月色的水。

“杜宇深,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静静的夜里,她的声音特别清冷。她的眼睛在月色的倒映下,皎洁冷静。

“你别喜欢我了。”

她并没有看他,但话是说给他听的,他也听到了。

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两个人,怎么可能听不到,想装傻都无法。

更加安静了,杜宇深轻轻地叹息。

“喜欢你,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好,你聪明,理性,也感性,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努力的目标,我也有自己努力的目标,但是,喜欢你,完成我的目标,这两者并不冲突。”

他望着她,站在她面前,认真肯定,仿佛经过深思熟虑。

“我知道你会说我们现在的思想行为都不成熟,觉得我们都还小,觉得我们这样是不负责,是自毁的行为,但是,江晚,我可以喜欢你的同时,也可以为自己的目标努力,你给我一个机会吧,当然,我并不是说,你一定要做什么,扮什么角色,我们还是这样,顺其自然。如果我影响你,那么我后退一步。”

江晚低头,望着脚下不远处的那滩水,心里微乱。

“我们给彼此一个等待的机会吧。”她深呼吸一下,语音清晰道。

“你是说……”

“等待,一次等待。”她看着他,眸眼清亮,她神情柔和,仿佛刚才的疏离与清冷本就不属于她。

机器人姑娘也忧郁

【一】 凌晨四点,86岁的馆长徐恒拄着拐杖走进了空无一人的博物馆,他来到一排陈列架前,用钥匙打开门,艰难地将里面的仿真机器人艾娃抱了出来,他将艾娃放在陈列架前,然后伸手摸索着艾娃的后脑勺打开了开关。 艾娃的眼睛亮了起来,手脚也活动了起来,她将头侧向徐恒,咧开嘴笑着问道:“师兄,你是要喝茶,还是喝咖啡?” 徐恒看着艾娃温柔地笑着,摇头道:“这里没有茶,也没有咖啡。” 艾娃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那...

记录羞羞哒一天~

昨晚和小哥哥聊天~然后(省略聊天内容……被删怕了)……然后给了我一个小任务知道小任务后心痒痒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都在被窝里来回翻腾今天早上起床早早去了教室~

千夜 | [9] 想象里,我们一生的故事

夜宿峰顶寺,举手扪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李白 我曾经有过很多奇怪的想象,这些想象的发生全凭无意的直觉,在思索时,并未掺杂多少有意的理性,或是感性,而且,对于想象之中所发生的那些,自己也多深以为然,单纯地认定其或许是真实的,当然,也仅仅止步于或许。 在我的想象里,我曾遭遇过诸多的故事,一切都是突然而至,奇怪的...

与周少的93天

快乐是真的,伤心也是真的;笑容是真的,眼泪也是真的;爱是真的,痛也是真的…… 从Kris 第一次出现在排练厅,到我目送他离开,过了93天。这93天,仿佛历尽了数年的人生之味。 93天的消耗,让我这样自诩生命力旺盛、旁人看来爱折腾的人,开始渴望“岁月静好”的日子,开始意识到自己再也不想折腾,且完全折腾不起。所有的气力似乎全在Kris 身上耗尽。 原来,你一直一直在飘,又一直一直敢飘,是因为耗尽...

青春欺

01 那天的天气一反常态,热阳在连续几天大雨的间隔中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天很蓝,阳光刺眼。阳台上依旧晒着成群列队的湿衣物,八点的清晨正在告别着连夜的雨珠。 闹铃惊醒了靠门边一位上铺的男生,他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坐起了身子按下了闹铃,拿起凳子上的衣服站在镜子前端端正正的穿着,同时给镜子里的自己一份纯真的微笑,伴随着一...

落花流水17

昨晚有比较帅的小哥哥约我吃饭看电影,追我一个多月了,认识也就二个月,期间约过我几次,知道他想睡我,也是爱玩的主,知道我结了婚,老公一直不在家后还是一直联系我,我也蛮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