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喜欢你,你不知道

2018-05-31 22:38:03作者:陈深是我

平凡是人生常态,暗恋也是。

《我多喜欢你,你不知道》by 陈深是我

文 陈深

01

时间倒回十年前,我十五岁,上高中,要是那时在大街上看见南乔,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往地上摸一把泥土糊在脸上,吹鼻子瞪眼睛,有多丑扮多丑。

而十年后的今天,若还有机会再见南乔一面,我猜我一定可以泰然自若地、笔直地从他面前走过。昂首挺胸,眼神中不再带有一丝闪躲。

因为时间教会我很多东西。

在这漫长的十年,我一个人走了长长远远的路,去过形形色色的地方。

知道这世上除了南乔,成绩好长得帅的男孩子大有人在。知道这世上最愚蠢的事,莫过于偷偷摸摸地跟踪在暗恋对象身后,被发现后,哪怕地上有陀狗屎,都得蹲下去做出假装认真研究它的样子。

当我可以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来回地出入纸醉金迷的名利场之后,当我可以挥挥手拒绝一批又一批疯狂的追求者之后,当我再翻出旧相册手指抚过照片中男孩熟悉的眉角嘴角时,我依然没有忘记南乔。

完整意义来说,南乔已经不仅仅是我的暗恋对象,他甚至是少女心中全部的信仰。

我曾为了这种信仰疯狂。

02

高中时期的南乔,是那一带的神。南乔打球时分分必中,南乔走路时脚底生风,南乔写题时神采奕奕,南乔铲屎也像打高尔夫。

南乔是三中千百女生心中最耀眼的存在。每次路过他路过的地方,都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那里的风是活的,吹拂在脸上,像是南乔的手在上面轻轻摩挲。

除了校服之外,南乔常穿紫色衣服。

我回家将衣柜里一众黑不溜秋的衬衫统统扔掉,换上了求着妈妈买回来的崭新的紫色T恤。每天冒着被登记的风险穿着紫色T 恤假装不经意地从南乔身旁路过,在听到别人说“哇!你今天跟南乔穿了同一样的颜色耶!”之后偷偷笑个半天。

校服和紫色T 恤被我当成和南乔的情侣服,神圣地洗了又熨,熨了再洗,直到表层磨出来一层薄薄的绒毛。

03

没有什么比体育课更能让我喜笑颜开。因为在体育课上,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拿着水跑到篮球场边上坐好,等到上半场结束兴冲冲地带着水跑到南乔身边,再若无其事地从他身边路过。

幸运一些,我可以看到南乔游泳。泳池只对游泳队开放,但南乔曾经是游泳队队长,他有随意进出的特权。

天气稍微热了,南乔会呼朋引伴到泳池游泳。他和他朋友们美好精壮的肉体,通常会引起趴在泳池护栏上一众迷妹们的狂呼。

我是里面最不积极的一个,却是最坚定的一个。

我甚至为了看得更仔细些,特意绕到后面找一棵芒果树,坐在上边一看就看到忘记上课时间。

见了南乔我要失眠,见不到南乔,我要失心疯。

04

校运动会来临之际,班级缺少积极报名参加的人。旁敲侧击得知南乔报了跳高之后,我也举手,说体委我代表女生去跳高吧。

这不是意气用事,这是蓄谋已久。我老早见识过南乔跳高时的帅气样子,这一次,我下定决心要与他靠得更近一些。

当我换上运动服随着运动员们绕着跑道走圈的时候,我五点零的视力准确地捕捉到举着班级旗子走在最前边的南乔。

当我双腿发抖跟在南乔后边到指定地点签到的时候,我与南乔的距离离得最近。我想只要我轻轻伸出手指一碰,就能触到南乔刚跑完步汗涔涔的后背。

纪念我们的那些年和青春

你是我青春里最浓烈的酒,我是真的认真的醉了。 我们认识在八年级,已经六年多了。初次见面,我背着包拿着书,气喘吁吁的站在班门口喊报告,而你坐在第一排扬着脸坏笑看着我。 每当回忆起八年级,记忆里都是晴朗的天气。也许真的是因为那年天气晴的很好,也许是因为那年遇见了你。总之,那年我过的很快乐,一切都很顺利。 你是个调皮的男生,我们认识没多久我就发现了。 每次...

如同尘埃,不知归处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 ——张爱玲 在我这纠结混杂的二十二年里,终于出现了这样一个人,让我低到尘埃里,也能在尘埃里开出花。 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认知是潇洒腹黑的天蝎,遇到情爱里那些矫情的、复杂的桥段我都会嗤之以鼻,并自认为面对虚幻的感情时,我能独善其身,不使我处于被动的局面。 依据以往的经验,我是做到过才能得出这样的结...

#\/我要开班\/#――撩

教你撩起来,全体成员,各种撩,不限人,不限时间,不限地点

拐兔为妻

壹 城东有座葡萄园,每逢初秋季节,藤蔓上便会硕果累累。圆润水灵的大葡萄晶莹剔透,颗颗泛着亮彩,清风曳过,空气中都浸出丝丝缕缕的香甜,委实诱人。 此外,尚且诱兔。 孚琚是只妖龄长达五百岁的兔子,明明已经在得道的边缘徘徊,却并不热衷于修炼成仙这档事。 滚滚红尘、繁华人间里,金银首饰她不爱,华阁美楼她不爱,唯独偏爱各式食物,满满当当地塞一怀,能浴着阳光喜滋滋地吃上半天。 葡萄园内的葡萄,是最令孚琚...

明知无法触及的明天

(1) 江白露说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所以你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势必要先付出某些东西。江白露又说,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所以一条性命,远远无法等同于另外一条性命。江白露说这话的时候,乐小麦正出神望着眼前走过的女人,直至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拉住女人放声大喊,但浑身上下像是被灌足了铅一样沉重,连呼吸都显困难。好久之后她从魔怔状态中脱离,恢复意识那会自己后背已是冷汗涔涔。早秋斜阳煦暖,将往来路人们的身影映得...

关于他,我大概永远都忘不掉。

文/橘九喵 尚尚问我。 你有没有以朋友的身份爱过一个人? 时间追溯回十二年前。 那时候很喜欢一个男生,暂且称他为N。 N长得很清秀,言行举止都很ok,成绩在班上也算拔尖。 他啊,应该是属于大众男神那样的男生吧。我只记得当时就我们班就有好多女生喜欢他,那时候我刚转学到这个班,性格比较内向也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一向脸盲的我竟然一眼就记住了他。 那时候,我自知与他应该是不可能会有过多交集的。 一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