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让我说声我爱你(文艺)

2018-05-12 11:22:08作者:shashou

1

自由舰在路上颠簸,像船航行在海上。我闭着眼睛,头靠着车窗。不用看,车外面尘土飞扬,像日本鬼子进村。这是李叔的开车风格。李叔以前开面包车出过洋相:四个车轱辘开掉三个,方向盘也拔了出来。

“河里流水蛤蟆叫,叫得大爷心里闹,抓了几只下酒了……”李叔自顾自的唱了起来。

我心烦意乱,寻思这老家伙还真是乐观,都快吃不上饭了,还照样能唱出来。作为后生,我服了。

“我的热情就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哦,太阳见了我……”李叔开始嚎叫。

我实在受不了了,睁开眼,哀求说:“叔,给我留条活路。”

李叔笑了,一拍方向盘:“年轻人,不要灰心,日子还常着咧。”说完,李叔露出他的大黄牙对我笑。

我说:“叔,这才第二天,我能活过今天吗?”

李叔右手拍着我的肩膀,双眼定定地看着我说:“小同志啊,刚开始就受不了啊,叔都干了三十多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莫灰心,莫气馁,年轻人,多像叔学习,能屈能伸,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李叔说得眉飞色舞,“21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最重要;什么样的人才最重要,复合型的人才最重要。你看,叔就是复合型的人才……”

我打断说:“叔,看路。”

“轰”得一声,自由舰钻进了猪圈。

我们当时都蒙圈了。过了片刻,李叔喊:“还活着不?”

我回答:“叔,还活着。”

李叔推开车门,说:“那好,下车。”

下了车,李叔左看右看,说:“我先把车倒出来。”

李叔又迈上车,突突地几脚油门,自由舰倒了出来。

猪圈塌了,一头母猪一声哀嚎,命丧黄泉。

李叔摇下车窗说:“坏了,猪圈里怎么还有猪啊。”

我说:“叔,猪圈里要是出来牛,还能叫猪圈吗?”

李叔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说:“本来是民事纠纷,这下上升到刑事案件上去了,快,上车,准备。”

我刚上车,还没来得及跑。村子里蹿出三四十个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拿菜刀的,有拿锄头的,有拿铁锨的,还有拿铁棍的。他们都双目瞪圆,把车围得水泄不通。

李叔叹了口气说:“看了没有,今天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我说:“叔,你怕了吗?”

李叔不屑地说:“怕?开玩笑!要是我跟你这岁数,早他妈冲出去把他们一顿海扁,还敢跟我玩楞。”

我说:“叔,俗话说的好,好汉不吃眼前亏。”

李叔说:“正有此意,英雄所见略同。”

我们下车,把双手举过头顶,怂了。

最后,我们烧了纸,以告慰母猪的在天之灵;并赔了二千块钱,了事。

2

“叔,车盖子卷了,还修不?”

“修个屁。”

shashou
shashou  作家 那迈过的脚步,如今难以企及花朵不朽。天堂完整。而将来只是一个诺言。

爱情爱到最深处,就是不爱了。

爸爸,让我说声我爱你(文艺)

跟大学说再见

单位(写实)

生活在别处 (文艺)

我老婆是婊子

文/如马 01 凌晨一点钟,张盛打来了电话。接通之后,就听到他满嘴胡咧咧:“这个婊子,操他妈的,这个无情的婊子。” 我愣了一下,这显然是喝了酒的呀。 “盛,出什么事儿了?”还好我今天赶稿子,不然的话,还真没办法接到张盛的电话。 电话那头,张盛突然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骂:“这婊子,给老子带绿帽,给老子带绿帽……他妈的,被老子发现了,要离婚。” 不科学呀,李艳出轨?还要离婚? 我和张盛是一届的,...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在昙花林一家书店的温柔光影当中,我蹲下身子任目光逡巡在乏人问津的旧书群里。 一边感慨着这里由西方名著冠名的咖啡饮品和黯淡昏黄灯光营造出的王家卫落寞忧郁情调等酝酿出来的令人沉着笃定的诗意气氛,一边在心底回想着张之前说的一句话。 他说,越来越感到,人应该对自己好一些。我回他一句,如果是像我这样的孤家寡人,倒还说得过去,但是像你这样有女朋友的人,如果还一心一意地只关心自己,是不是有失稳妥。 然而他...

【简友联合】放下是最后的结局

文/苏悸婉 今年我终于如愿以偿的乘坐飞机飞往美国,这个曾经是我梦寐以求都想去的地方。 彼时的你已经是美国一家公司的精英人士了,时隔多年你变了许多,变得更加优秀 ,我一直知道你很优秀。 见到我的时候你明显很惊讶,和我聊了一堆话语,你谈起你在美国留学的经历,谈起你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我很认真的听着但是不说话。 我和你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你的世界是那么的金碧辉煌很多东西你只要想要随意的动动手就能够...

苏小小墓:自古英雄多迟暮,不许美人见白头

前言:自古英雄多迟暮,不许美人见白头。美人如此,昙花一现,香消玉殒。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然,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一切皆成空。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柳深处是苏家。 时至深秋,夜半的西冷桥畔寂静幽深。今夜无风,冷月高悬空中。有一书生路过,惴惴不敢前行。这一带夜深素有森森阴冷之气,传说闹鬼。忽然,前方有人缓步前行,书生赶忙跟上。 “兄台,请稍等片刻,一起走如何。” 前人仿若未知,继...

中出体验

姨妈期刚结束听说是安全期,就和男票试了一下内射。昨晚第一次的时候他还是戴套了的,说是蛮久没射了液体可能比较浓稠怕怀孕几率大。第二次他就不想戴了,然后全都射

我喜欢的男生被我睡了

① 凌晨两点,我喝到半醉走到卧室,一股脑扎进床上,感觉今晚的床软乎乎的,伸手一摸,触感还十分好,于是手不由自主的摸来摸去,突然听见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别摸了。” 我一哆嗦,坐了起来,“谁?谁说话呢?”“你说是谁?”那个声音反驳道。我定住神,四处瞅着,想要寻找声音的来源,突然,一只大手朝我伸过来,我自然的落在了他怀里。 本该对这个人充满敌意的我,竟然,格外的安心。...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