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大学说再见

2018-05-11 07:22:06作者:shashou

这是我在山J的最后一个秋天。正这么悲伤地想着,只听见“吧嗒”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我的头顶上。我以为是我把老天感动地落泪了,可是,身边的地面并没有湿;我便漫不经心地用手一擦,感觉不对劲,再放在眼前一亮,呀,他妈的,是鸟屎。

我翻遍全身的口袋,发现并没有带手纸。情急之下,就把从外面买来的汉堡派上了用场。擦完手指后,对着曾经美味的汉堡,一阵地恶心。

这条路是出入山J的必经之路,被我们形象的称为“圣水之林”。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路两旁长满了参天的梧桐树木,梧桐树上住满了圣水的施者——喜鹊。凡是在山J生活的人们,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样的身份以及什么样的性别,都必须接受圣水的洗礼。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是个例外,不料天降UFO,居然在今天应验了。看来真理是不可抗拒的,马克思说的没错。

在路的尽头,拐个弯,就走出了“圣水之林”。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觉沉甸甸的。我已经上大四了,大四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有你亲身经历才能明了。现在正是开学的时节,全国各地的小弟弟小妹妹们怀揣着梦想兴高采烈地踏入山J这块土地;哪怕是身上落满了“圣水”,他们依然是激情似火。 我想起了,在三年以前我也是和他们一样,有色彩缤纷的理想,有溢满心田的壮志,逢人笑得比花都灿烂;可是现在它们都去了哪儿。一想到这里,眼睛里酸酸的,谁也不想自甘堕落,可是现实逼得我不得不堕落,我也没办法。我越来越感觉到,大学是一座魔窟,走进去的是人,走出来的是魔鬼。或许……

正这么想着,突然有人撞了我一下,而且也把我手中的东西给夺了过去。

“喂,叶飞你这个臭小子,又在打哪个MM的主意呢?”

我兀地醒了过来,看到了笑得诡异的“孙子”。“孙子”是我曾经的好兄弟,之所以说曾经后面会说到。这家伙全名孙海建,就因为多读了几本古书,就学人家老子庄子孔子墨子他们,非要在姓后面加个子字以示尊贵。可不幸地是,姓什么不好偏偏姓孙。在宿舍里,他曾耐心地教过我们:孙要念平声,子要念上声。不料,我们都图省事,直接念成去声,张口闭口都叫孙子,特没地位。一开始,这家伙很不习惯,哭着喊着要我们改,可是久了,也就这样,没人在意了。

“算你小子走运,本大哥就给你留个面子,就不揭发你了;不过这块汉堡就归我了。”老孙不怀好意地说。

“那可不行,那……”我忽然间想起了圣水,便立马换了副口气说,“我得考虑考虑!”

“考虑个屁!”说着,老孙猛咬了一口。

看到“孙子”开吃了,我心里乐呵呵的,此举正合我意。

“嗨,不跟你废话了,我得执行任务去了。”老孙一边咬着,一边向女生宿舍楼跑去。

“干嘛去啊?”

“找雪可去!”

一听到雪可这两个字,我心里就很别扭。因为雪可曾经是我的女朋友,这已经是大一时候的事情了。那时我和老孙是好哥们,因为我们一直从高中走过来。追到雪可后,我曾把雪可领到老孙面前。老孙瞅了我们好半天才说:“你们俩不合适,肯定不能长久!”很不幸,真的被他说中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之所以说我不合适,原来是他早已图谋不轨。也就从那天起,在我的心中,老孙不再是我的兄弟,我们之间也就只是普通同学关系而以。

雪可,是我所喜欢的那种女孩:矜持、善良、身上始终都散发着无拘无束的阳光般的味道,可是那已经是记忆中的事情了。现在只要我一想起她,我的心就会隐隐作痛,她,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在回去的路上,我故意围着教学楼转了四五圈。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安慰自己:我这也算是在自习室学习了。可是究竟学会了些什么呢,我扪心自问。想了好久,我终于想通了:我学会了绕圈。一提到学习,我就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老吐,不是因为他学习好,而是因为这家伙非同寻常。

老吐这称号的由来,还有一段不得不提的佳话。其实,一开始这家伙是我们院公认的标准美男子:中等个头,枯瘦如柴,善于运动,富于交际,偶尔文思如尿崩,总是说一口自以为是的外语,以及那时常赶在时代前列的魔幻发型。这些特点把我们班的女生迷得死去活来,而且有了一个太帅的美称。太帅在上英语课之前,总是拿着牛津词典查一些怪癖的单词,然后在上课的时候当场问老师。老师答不上来,太帅就把事先背好的再背一遍,把老师比得无地自容。太帅的这一举动,常常引来班上女生的连连称赞声。事后,太帅对我们解释,我这叫自问自答,英语老师算个屁。不过,太帅的这一美称并没有维持多久。在全校的足球比赛上,我们院过五关斩六将最终杀入决赛,并且与法学院来争夺冠军。开场还不到五分钟,太帅和对方抢球占不到便宜,就把球忘回传。可是这球力度太大角度太刁,门将扑救不及,皮球最终溜进了网兜。我对此记忆犹新,因为那时的门将就是我。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大叫:“妈X,出了内奸,这球没法踢了?!”我们班的女生见此状晕的晕吐的吐,一片的狼藉。凭借着这粒“宝贵”的进球,法学院最终捧得了冠军的奖杯。只是到了后来,老吐才告诉我们,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的女朋友是法学院的。知道真相后,我们都恶心呕吐了好几天。自此老吐的雅号开始流传起来。

回到宿舍后,发现老吐、眼镜、孙子他们都在。我们宿舍受党和人民的特殊恩惠,只分配了四个人。起因是这样滴:我、老吐和孙子的学习成绩那可是出奇地惊人,常常拖我们院的后腿。辅导员见我们可怜,总不能让我们挂科吧,于是就把我们班的“高材生”眼镜分过来辅导我们的学习。在眼镜的无私帮助下,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总是以0.5分的巨大优势力压老吐和孙子。我的成绩由倒数第一上升到倒数第二,再由倒数第二上升到倒数第三。很遗憾,成绩停留在倒数第三就不动了。这是因为倒数第四始终都是眼镜。不过由此可见,我还算是个有良知的人,懂得该如何知恩图报。我总不能把自己的大恩人给踩在脚下吧。不像有些人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风水就泛滥,常常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我一进宿舍,老吐就忙不迭地抱怨着:“谁他妈的又偷吃了我的苹果,也太没良心了,连个渣都不留!”老吐是来自烟台的,每次来都带着正宗的烟台苹果。虽说老吐长得很帅,但是上帝还是毫不留情地给了他缺点。除学习不好外,还有一很大的缺点,那就是记性不好。为此,我没少偷吃他的苹果。这个苹果也是我出去的时候,按照惯性拿走的,可是我忘了,拿走了这一个后,整个箱子就空了。妈的,这也不能怨我,谁让烟台苹果那么好吃呢。

我露出牙齿,贼喊捉贼似的说:“哼,我们山东人哪能干偷鸡摸狗的勾当,该不会是……”说着,我们三人的目光便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了坐在了上铺的眼镜身上。因为只有眼镜一人是来自湖南农村的,据说是毛主席的故乡。

眼镜有些不自在地推了推厚厚的镜片,摆着双手说:“别……别……别看我,没我啥事。”

“没你啥事,你紧张什么啊?肯定有鬼!”

“我……”

孙子见状急忙地补道:“我听说眼镜的抽屉里有一根没吃的鸡腿?”

“没……没有……”说着,眼镜准备下床。

说时及那时快,我们三人猛扑过去。老吐大叫着:“妈的,居然敢私藏鸡腿,舍法处置!”在一片混乱中,鸡腿由孙子一人抢得。

我连忙大喊:“一人一口。”

孙子猛咬上两口,老吐抢了过去,老吐嘴里流着垂涎三尺的口水,张开嘴欲要吃。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一把夺了过来,一下子全含在了嘴里。

shashou
shashou  作家 那迈过的脚步,如今难以企及花朵不朽。天堂完整。而将来只是一个诺言。

爱情爱到最深处,就是不爱了。

爸爸,让我说声我爱你(文艺)

跟大学说再见

单位(写实)

生活在别处 (文艺)

【职场理想国5号征文】老板娘,你无耻!

文/西风念 (一)要债讨上门 “娜姐,楼下商店有几个满身刺青的粗壮汉子,挺恐怖的。”小燕有点害怕的走到我身旁。我是财务主管,我们公司主要代理销售家电产品,楼上办公,楼下商店,因为以批发为主,所以平日里商店都是门可罗雀,今天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实在打眼。 “小明,这些人是你朋友吗?”我刚下楼就发现这些人中领头的那个在纠缠着小明,我担心小明吃亏,就把他叫开了,他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如果言语冒失得罪...

你不了解的那种情感

文/瓦力 无人知晓 认识你三年有余,虽然中间的一年半并未见面,也很少联系,可是丝毫没有影响我对你的眷念。好像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对你的情感反而从模糊到清晰了。再次是从肯定到否定,最后到否定之否定,或许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自以为是。 刚开始对你的第一印象是有风度,又有内涵,而你也有着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尤其的绅士般平易近人激情满满,极富感染力;另一个极端是严厉的暴君。我喜欢你极其...

每个人都找到了幸福,除了我

(1) 2018年6月22日上午11点,忽然很想一个人,也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冲动,给他发了一个微信,问了一个很直接的问题:“找到对象了吗?”几分钟后,他发来消息:“婚期已定。”在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心里很乱很乱,也很难过。 2014年,如果不是因为异地,也许我们已经结婚了。4年后的今天,我还是孤家寡人,他要结婚了。 我关上房间门,忍着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终于忍住了。 我暗自庆幸,今天尽管很冲...

等我戒了酒,就会戒掉你了

记得我们以前分开的第三天,我收到了我们当初一起买的酒,我把它们一瓶一瓶摆在了窗口,怔怔地发起了呆。 恍惚间,我有一种错觉,好像我只要像当初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笑嘻嘻地给你打个电话,告诉你我们的酒寄回来了,你就能说一句等我,然后马不停蹄地朝我奔赴而来吧。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我也知道,你不会来。 所以晚上的时候,我一个人喝完了所有的酒,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宿醉让我的头疼得快要炸裂,但那是你走...

男生喜欢白虎还是野生纯天然?

女生之间都会讨论一些小话题。昨天我们就讨论到了男生喜欢女生下面那里得毛多毛少这个问题,所以就想请教各位老司机你们喜欢白虎还是纯天然?然后,是不是看到白虎会

意外催命电话

马家堡的一口枯井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刑警罗刚急忙带着几个人赶了过去。据法医初步检验,死者死亡时间在一年以上,死者为男性,年龄三十到四十岁。案发现场最有用的线索是一对金手镯。 调查发现,两年前,常有个下乡的手工艺人,给村民们打些戒指、耳环、手镯之类的。大多都是妇女喜欢这些小玩意儿,只有一个叫田西风的男人打了一对金手镯。当时还有人开玩笑说:“西风,你又没得婆娘,打手镯是要干啥嘛?” 田西风笑着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