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我相思门

2018-05-08 14:18:15作者: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入我相思门》by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小说作者:七苓

【一】

春夜里,我站在在望仙楼上,半倚朱窗,抬眼便是朝元殿的方向,重重树影间透出点点的灯火。殿中传出击缶鸣钟,琴乐声声悠扬,我能想象大殿里歌姬起舞、莲步倩影的场景,大殿上方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大燕年轻的帝王,宝座两旁是鎏金竹节铜熏炉,升起袅袅轻烟。

听闻,几日前,陈国使臣前来,趁着大燕困于天灾久旱之忧,提议引水入燕来换我燕关东肥沃之地。

今夜,虽是皇上大宴,但群臣们都在隐晦曲折地商议陈国与燕国之事。陈国本东临燕国,若论国土民众,皆不及燕国之数,但其河湖众多,更有汎河从西北流向东南,贯穿全国,使得其每每都能免于大旱之苦。

凭大燕今日国力,完全有能力与陈国一较高下,且战役之后,大燕便有汎河可用,也不用再忧虑每年的旱季。

朝堂如今分为两派,国君一党主战,祖太后一党反对。反对者认为燕国的实力不足以保证大获全胜,若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反倒得不偿失。况且两国交战最忌师出无名,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此士气、胜算皆低人一等。沉思半晌,我感到无能为力,手握紧成拳又渐渐松开。

而我的阿驷呢?他一定忙于商讨外邦割地之请,疲于应付两国交好之事,不知可否有闲暇加餐饭,可否有好好休息。如今天下局势紧张,自我踏入燕皇宫嫁给他的那刻起,曾经言笑晏晏不谙世事的时光,便一去不复返了。我们都多了许多身不由己,难有当年的时时相伴。我不介意他忙于国事,但我在意他因国事而忧。

近来他总忧心忡忡,而我却无可奈何。叹一口气,我懒懒地把玩起身旁的弯牙匕首来,若是……一个念头闯入脑海将我吓了一跳,我赶忙说服自己忘干净,手指轻轻摩挲着剑柄所刻“入我相思门”的蝇头小楷,过往的回忆不断涌入脑海。

我低头看着指尖的蔻丹,鲜红透骨,经年不消,就像大婚那日的素红嫁衣。当时燕王有旨,迎巫祝嫦入宫,册封为长夫人,以安天下。

【二】

我便是巫祝嫦,古时事鬼事者为巫,祭主赞美者为祝,现主掌占卜祭祀,测国运,远罪疾。少时我以轻纱覆面,随师父周游列国,看着她为达官贵人或国君们占卦,每次师父都会收取百金作为报酬,之后便要我背着钱同她继续远游。

师父教诲过,世人皆道巫祝天赋异禀,上可接神,下可通鬼,所以作为一名巫祝,最重要的是要保持神秘感,不可轻易被人寻到踪迹。

然师父暮年之时,似是无力远行,遂隐居于燕陈交界之处的寒山脚下。对于前来占卜之人也是来者不拒,若碰上死缠烂打的君主,师父便告诉他们:“占卜数一则可,多则祸福无门,天机若透,则有伤命数,国运不寿。”之后便故作高深,沉默不语,吓得那些君主们立马噤声告辞,唯恐时运不济。

而今王室衰微,连年天灾,诸侯国割据为王,各国战台高筑,战事一触即发,百姓苦不堪言。师父尚未将所有的本事交给我,便仙逝了,我只学了师父六十四卦的皮毛,便依葫芦画瓢,以为人占卜为生。

我明白占卜之事,本为太极,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怎么说都对,怎么说又都无法全对,全凭占者语,全凭听者思。于是我见到好战的君主便劝其休养生息,切勿大动干戈,见到厌战的君主便劝其厉兵秣马,以备不时之需。

每次我拖着素白雪锻长锦衣,送他们离开寒山时,都要长吁一口气,其实我哪里有什么通天彻地之能,不过是有样学样,自天佑之罢了。但世人并不晓得师父已驾鹤西去,久而久之,传言盛行,都道那寒山有巫祝,晓天命时数,能占天下事。

我哪里管什么传闻,只顾在寒山乐得逍遥。直到盛夏那日,一切都变了。

【三】

来人是一位英姿挺拔、丰神俊朗的男子,那日他着一身墨色玄纹衣袍,露出暗金镂空飞龙镶边,头发以羊脂白玉簪束起。我正在屋里饮着梅子汤,他撩帘而入,听到响动,我从桌案上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明眸如水,却又透着些凌厉,也正望着我。

只那一眼,他便走进我心里。我想所谓情动,不过是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巫祝大人,驷承父君旨意,今日前来,只为大燕求一卦。”他恭敬地作揖道,语气却隐隐透出不悦和勉强。

原来是太子为讨父君欢心,不得不来啊。“承父君旨意?尔乃燕国太子?燕驷?”我按捺住胸腔里让人脸红的心跳,面不改色地一边嚼着他的话一边细细打量他。

“正是在下。”他直起身,顿了顿,欲言又止。

“占卦可以,不过……”

“驷明白巫祝占卜的规矩,这是五百金,请巫祝笑纳。”不等我说完,他便让随从打开锦盒。说罢他冷眼看我,嘴角勾起嘲讽的笑。 

师父占卜尚且只收百金,这燕国倒是出手阔绰,难不成以为黄金越多占卜越吉利吗?还是我用铜钱占卜免不得染上了满身铜臭,让人瞧出来我这寒山巫祝乃贪财之人啦?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作家 艺心等你,创作非凡!艺小创的听说铺子欢迎你来听故事说故事~ 微信公众号:【艺小创的听说铺子】长期有偿征稿五千字以上小说,稿费从优,咨询微信:yixiaorui0224投稿邮箱553672378@qq.com

薄雾浓夏

伪女神的恋爱记

乌月落风惊尘

精神病院的千千岁

无 尽 梦 魇

[看图写故事]时光尽头的爱

菁子和小艾这次到江边的时候,天气还很清冷。四月的哈尔滨算不上是春天,姐妹俩裹着大衣,紧挨着蹲在江边的大石上。 “艾,你说阿华他到底怎么啦,为什么就不理我呢?难道大学里的爱情终究是经不起毕业的考验吗?不行,还有三个月才毕业,我一定得做些什么!”菁子落寞地述说着。 小艾伸出右手,轻轻地放在菁子肩上,开导她:“阿华应该不是那种人吧,他那么喜欢你,怎么会呢?菁,你能不能冷静些...

花花,不能离开我哟

边陲古镇,有夕阳晚霞,有碧草映阶,有寻常巷陌,还有邱璃和她的花花。 花花是只猫,准确些讲,是只猫妖,因为它可以幻化人形。 邱璃与花花的初次邂逅,发生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早晨,彼时,她作为悲惨的十八线网文写手,百般头痛于新书的构思之际,忽然就心念电转,扛着把纸伞兴冲冲地出了门。 缘何?觅灵感矣。 依山傍水的古镇虽小,却也五脏俱全,玲珑通透。邱璃打着哈欠买了杯抹茶咖啡,雾气氤氲间,竭力睁大自己惺忪的...

我不拐弯

向远是个直来直往且从不认怂且不要命的人,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因此,在他居住的小镇,各路熊孩子纷纷对他俯首称臣。在向远刚上一年级那年,他众望所归地成为了小镇四轮帮的老大。四轮帮的交通工具其实就是自行车,但因为有俩侧轮,所以命名为四轮帮,帮里的成员到小镇各处玩耍都是骑着“四轮”结伴而行,到达指定地点后,把“四轮”整齐地停一排,然后集体和稀泥,弹弹球之类。 然而,向远刚当上帮主不久,四轮帮...

其实没有他,你会过的更好

01 苏琦打电话过来说她搬家了,明晚过去吃饭,庆祝她乔迁之喜。 我第一反应就是她终于买房了,心里却在嘀咕,买房了也不告诉我,装修好了,搬家了才通知我过去。 她说没买,只是跟宋军分手了,所以自己搬出来了。 我一听就乐了,分手了呀,那必须庆祝呀。我说这话的时候确实是带着笑,从心里开心出来的那种笑,完全忘了苏琦叫我过去她家吃饭是为了乔迁之喜。 待我反应过来需要安慰一下苏琦的时候,她已经很平淡的说,...

我多喜欢你,你不知道

平凡是人生常态,暗恋也是。 01 时间倒回十年前,我十五岁,上高中,要是那时在大街上看见南乔,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往地上摸一把泥土糊在脸上,吹鼻子瞪眼睛,有多丑扮多丑。 而十年后的今天,若还有机会再见南乔一面,我猜我一定可以泰然自若地、笔直地从他面前走过。昂首挺胸,眼神中不再带有一丝闪躲。 因为时间教会我很多东西。 在这漫长的十年,我一个人走了长长远远的路,去过形形色色的地方。 知道这世上除了南...

相爱的两个人,要有多坦诚?

有个粉丝来信咨询,她说自己快要结婚了,未婚夫对她很好,他们之间总是坦诚相待。 我说那真是太好了,恭喜你们啊! 她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低声说,可是我有一个秘密,不知道该不该说。 她说在遇到这个未婚夫之前,有过一段长达四年的恋爱。在那段恋爱里,她和男朋友同居了,当然,这些在订婚之前她就已经全对男方坦白了,男方说不介意,而且觉得男女朋友之间就是该这样坦诚相待,他很感激女生把这些告诉自己。 可是,...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