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娇妻绑上了眼罩

2018-05-03 07:30:40作者:来自山区的怪兽

在去年7月,周六,一个晴朗的早晨,慵懒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了脸上,“超,起床了”,妻子的呼唤让我的意识从从梦海中醒来,我慢慢起床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啊,虽然有空调的凉风,暑期的太阳还是让人感到一丝烦躁。

洗漱完毕,走到客厅,妻子不在早餐却已经备好,清粥小菜,鸡蛋馒头,让人食欲大增,这可是我们夫妇两个都喜爱的早餐。“终于出来了啊,大懒虫”,妻子的语气带着淡淡的无奈,从厨房走了出来。霎时,我眼睛一亮,眼前的丽人上身身着黑色的职业装,黑色的女士西装衬托出了那出尘动人的气质,雪白的的脸上不施粉黛却比任何一个明星都靓丽无暇,美艳不可方物,傲立的双峰在职业西装的衬托下却又使西装显出了一丝紧身衣的味道,而下身则是一条职业短裙紧紧包住了那浑圆的大腿以及诱人的臀部,黑色的丝袜从裙底探出,探进那修长的长腿下的黑色高跟鞋中,带来了一丝别样的诱惑。眼前的美人仿佛从画中走来,带着天使与恶魔的双重诱惑,让人欲罢不能,想将她狠狠吃掉,让我不禁呆住了。

“看够了吗?”,妻子已经坐下开始用勺子吃粥,一边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我不禁回神:“看够了,真漂亮!”虽然已经结婚五年,但妻子却总能给我惊艳之感,让人感觉她是跌落凡间的仙子。“看够了就吃饭,凉了就不好了”,妻子的语气没有多大的起伏,但我仍能感觉到她的开心。不过,回过神来的我却感到了不解:“今天怎么穿成这样,公司有事?”平时周末吃了饭一般我都会去书房看书,而妻子则会上网、做家务或者处理文件。“嗯,从这周开始,公司有个紧急项目,连续三个月周六早上加班。”闻言,我不禁郁闷了:“你们公司这还真是……”“好了好了,毕竟是临时项目,公司也没有办法,我吃好了,先走了,中午就回来,一起在外面吃中饭好吧。”妻子不襟摇了摇头,自己这个老公什么都好,就是对工作不够上心,老是觉得只要有钱就够了,没什么责任心。“老婆,注意开车慢点!”我害怕妻子赶时间开快车。“知道了!”

……

妻子走后,我收拾好碗筷,坐在书房,不襟愣住了,很少周末一个人在家,竟然有点不习惯,不知道干嘛。于是,随手打开了电脑,胡乱上着网。最后,无聊中干脆点开了一个老版的【神雕O侣】,从第一集开始慢慢看。可是我却越看越无聊,正无聊想关掉,却看到了尹O平“大战”小O女那一节,我忽然僵在那里,眼睛直直的盯着屏幕,明明开着空调我却感觉到了一点炎热,并且感觉到身体有一点颤栗,而血脉喷涌的感觉一直回荡在身体里,更让我慌张的是下体竟然已经挺立起来。对,就在看到小O女被隔着帕子被尹O平狂吻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久违的兴奋,就仿佛小时候那第一次看A片,仿佛和韵第一次行房。呆了一下,电视中的情节已经过去,我慌忙关上了网页,但心脏的剧烈跳动和滚烫的脸部却提醒着我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晚上,看了新闻的我们依偎着聊了会儿天,妻子突然说:“今天早点睡吧!”于是我明白了什么,拥着妻子进了房间,关上了窗帘和房门……

我把妻子轻轻放下,脱下她的衣服,当她熟悉的娇躯展现在我的面前,我便扑了上去,轻轻含住了左峰,把右峰轻轻地揉捏。“轻点”,妻子双颊有淡淡的红晕,我不由得笑了笑,这样的场面反而没有白天看到妻子的工作装那么震撼,毕竟我已经把妻子这样的美态无数次深深地印入了脑海,哪怕再诱人也已经审美疲劳了,甚至还不如今天早上看的片子震撼,等等,上午的片子……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尹O平对小O女所做的事,然后,小O女的身影与眼前的韵相互重合……我看到,韵在一个宽阔的原野上,有风吹来,迷迷糊糊地看不清,于是我往她那里跑去,却怎么都靠近不了,她似乎被谁压在了地上,然后上面的人一上一下的起伏着,两人的声音传过来已经听不清,隐隐约约只听到老婆的声音似娇喘似哭泣,忽远忽近,然后上面的人忽然使劲往下压住了她,然后韵就……“啊!!!”我一个激灵,被老婆的声音拉回了现实,看着身下娇喘的老婆,我却像跑了马拉松一样,久久不能平静。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目光有点游离。“怎么了?”老婆的声音从怀里传来,我低头看了看闭着眼睛的韵,“没事”老婆从我怀里坐起,目光平静地看着我:“超,我们是夫妻,本来就是一体,不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尊重你。”我苦笑:“是我自身的烦恼,不想牵连到你。”老婆却握住了我的手,轻轻对我说:“我爱你,那你的烦恼也就是我的烦恼,只要你有事,作为妻子的我责无旁贷,只要老公你想,我便做。”平时我们只叫彼此的名,只有每当情动深处,韵才会叫我老公,而我也如此。我很感动,拥在怀里,深情地说:“老婆,我也爱你,有烦恼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帮忙解决的。”不过,内心的我却在苦笑,我想你便做吗……自从我那天晚上与老婆交过心后,我便松了一口气,可是内心的欲望却让我渐渐控制不住,开始在网上找一些淫妻文来排遣欲望,最开始只是带入文中的男主角,后来渐渐变本加厉,无意识地把韵也带入了女主角,而这也让我内心的欲望越来越不受控制,每次射过留下的却是更多的空虚和进一步的欲望。而我也终于在多次的挣扎之后放弃了抵抗,让自己一步步走入了深渊……

首先,这种事要有一个周密的计划,不能让事态失控便要有一个可以控制的男人,而这个人我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王虎,又称王三胖,45岁,一个曾经公司做黑生意倒闭,因负债累累而入狱,最后在我的帮助下出狱并复仇的中年胖子,因为不怎么光彩,我也没公开过我和他的关系,而他也改邪归正,做些正经生意,私下里也对我以兄弟相称,多年了和我也有了不错的关系。在收到我的联系后,他表示不解,平时咱俩也不会在这个时间联系,而等他听完了我的计划,却震惊地快说不出了话。“兄弟,这样不好吧,对你们夫妻的生活肯定会有影响,而且对弟妹也不好啊,我变成什么样无所谓,当年你帮我干掉那些狗杂种时,我这条烂命就随你了,但是这对你的家庭真不是什么好事,听我一句劝,算了吧。”“我,我也很挣扎啊,但是这几天我,我感觉自己快被折磨疯了,如果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还不如让虎哥你帮我,这样至少还能把事情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好吧,我帮你。”

在一家餐馆里,当一身壮膘的王虎接过韵的照片后也被震撼的久久地静不下来,我也准确地把握住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欲望,心中的欲望一下就升腾了起来了。“兄弟,我在行动的时候要做到什么程度呢?”王虎忽然望着我。我一思索,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犹豫了许久,一咬牙:“虎哥你就照自己希望的来,越投入越好。”“可是,我一投入就会过了,怕你接受不了啊。”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曾经是阅女无数的王老板,各种玩法恐怕是少不了,就是怕韵被搞到受不了。我说:“只要在韵的承受范围之内,随便你弄!”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就我所知,弟妹这种性格,只要放法得当,那承受范围,可是相当大的。”闻言,我却觉得小腹一片更加火热了。

……

我在网上订购了眼罩,绑索,变声器,和一部拍片专用的高清摄像机,并把计划针对韵的性格再详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老婆,今天我来接你,我们去度假村度假吧。”某个周五,我对妻子说道。“可是我换洗的衣服还没……”“我有事想跟你说。”听到我严肃的语气,老婆想起了这段时间我的不寻常反应,便迅速答应了。我接到了老婆,让她把她的车放在公司里并带她去往了周围一个比较偏僻的山区度假村,这里虽然偏僻了一点,但是风景却意外不错,而且度假村的环境和设施格外的好,我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这个地方。而那里,我们会遇上一个“意外”的朋友。

我和老婆到了度假村安顿了下来,“超,这里真不错啊,难得你会找到这么个好地方。”妻子呼吸着新鲜空气,一天的疲劳也消解了不少。“是啊,我也是偶然才发现的,不说了,先去吃饭吧。”我有点心虚,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狂乱的兴奋。到了饭厅,我便带着韵走向预定的雅间,而这时,一个“久违”的身影却“闯入”我的眼帘。“咦,你,难道是虎哥?”“你是?你,难道是阿超!”“是啊,虎哥好久不见了。”我上前给了王虎一个大大的拥抱。“阿超,这位是……?”“哦,老婆,这位是王虎,虎哥,曾经对我们家有大恩的,虎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媳妇儿。”“哦,原来是弟妹,我叫王虎,你也叫我虎……”话没说完,王虎便愣在了那里。眼前的美人是多么靓丽啊,凹凸有致的身材,绝美的瓜子脸,滑嫩的肌肤仿佛能掐出水来,上身的职业装凸显了她的知性美,挺拔的双峰虽然显眼却绝不会过大,职业短裙包裹住了那修长的黑丝腿以及绝美的翘臀,形成了一个充满诱惑的弧度,那黑丝腿以下的三寸金莲更是惹人遐想……

“虎哥,虎哥。”“哦,哦,真是失礼了,第一次见到弟妹这么漂亮的人,我真是失态了。弟妹,真的对不起。”纵然看过了照片,虎哥却依旧被老婆的美给震撼到了,还好我早有准备,不然就不好做了。果然,老婆见到虎哥的眼神就沉下脸色,不过虎哥这么诚挚的道歉过后,涵养很好的老婆反而对“虎哥”高看了一眼,她对自己的魅力也有自觉,而虎哥这样为“小事”道歉的不多,也说明了眼前这个卖相不好的胖子涵养很好。而老婆的好感也顺理成章的让王虎进入了我们的雅间进餐,让我的计划得以施行。有了虎哥,那么我们便有了喝酒的理由,我们三人酒量都不错,也没喝多少,待的老婆脸上有了一点微微的红晕,我便示意王虎,差不多饭局结束,开始计划。

于是虎哥先假装喝多了去雅间厕所蹲坑,我却对老婆开始了倾诉……

“老婆,你知道我要说一些事,乘着酒劲,我就大着胆子说了。”我一脸严肃。而老婆也直起身认真听我说……

我把性欲变化的事告诉了老婆,却没有告诉她实情,只是说感觉传统的没有意思,渐渐丧失了激情,想试一些新花样,说想试试捆绑play,而变声器,摄像机,眼罩和绑索准备好了也诚实地告诉了她。第一次就玩这么过本来就很有可能失败,不过我也决定了,一旦老婆拒绝了,那我就永远也不做类似的事了,大不了饥渴了就看小说撸管。韵深深地看了我很久,看到了我的害怕、不忍、挣扎、后悔和兴奋,想起了这几个月来我的难过与苦恼,终究在我复杂的心情中点了点头……

“弟妹,我出来了,你不是要去洗手间吗,快去吧。”在沉默之际,王虎的声音传了过来。韵则像难一样进了卫生间,不用说,这也是我和虎哥有意无意间让韵喝了大量水,却不让老婆有机会去厕所的。而老婆出来时正好看到我们喝最后一杯的场景……

我和虎哥交流了一个眼神,各自回房了。

夜已深,我和老婆坐在沙发上,彼此有点不安,老婆想去洗个澡,可是我却说,希望今天她就以这样纯净的姿态过夜,最后在我询问的眼神下,韵平静地说,“超,你来吧。”

套路,现代速食爱情的打开方式

林军宿舍里一哥们儿正暗恋一姑娘,那姑娘脾气性格都好,长得也标致。温温柔柔,婉约可爱。 哥们儿喜欢她两年了,但性格内敛,从来没有主动和女生接触过,到目前为止,做的最大胆的事就是找姑娘聊天,告诉姑娘自己单身。 林军总嘲笑他怂,哥们儿却不管不顾。每天跟姑娘说早安,晚安。临睡前播报第二天天气情况,嘱咐姑娘多穿点衣服,别忘了带伞,比天气预报还贴心。 但一直守礼克制,不敢说乱七八槽的话,也不敢做出格的事...

百合,花香

女诗人舒婷,在诗作《致橡树》中描绘了伟大的爱情,里面有一句: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和爱的人一起享受最好的,一起承受最坏的,确实是人生之幸。 一. 绿博城是本市最大的一个商业综合体,星巴克就在东入口旁边。罗子琦点了一杯绵云焦糖玛奇朵,点完付账,在柜台前等了一会,取走了她最爱喝的玛奇朵。星巴克的人很多,子琦好不容易找到空位子,坐下后,她喝了一口,低温度的冷饮进入口腔...

漂流瓶 分享 续

漂流瓶 分享 续 一楼 准备更新 上集说到 漂流瓶了 马上见面了 也真是偶然的 她说不加 死活不加 最后还是加了我 我也对她爱答不理 其实我也没打算约她

那样的夜晚和奇怪的艳遇

夏日的傍晚,我同友人并肩漫步于昌吉某街区,口渴,驰目作茫然的顾盼,水果摊服装店一色琳琅的门面中寻找清凉的去处,啜饮柠檬水或扎啤。 五色中一抹嫩绿,茶饮店,旋踵即赴,我已幻想把凉丝丝的液体灌进喉咙。友人拉的我一顿,顺他的目光看去,我见到奇怪一幕。 暗青色的马路,一个妙龄少女瘫在地上。手臂伸长,长发散乱,瞧不见面孔,其穿着不像疯子或乞丐,那么她怎么会躺在地上。 不由自主趋近了。路人投来诧异的目光...

请教各位司机都是如何挑选炮友的?

请集邮爱好者回避。各位司机都是怎么挑选合适的炮友的呢?炮友指能够持续一段时间的周末情人,双方各自有自己生活,定期见面。 表示自己强行被风口,很惶恐。 @中年腊

同学聚会

这次老同学的聚会中,我可以和嫣嫣久别重逢,实在太兴奋了。高中毕业以后才第一次见面,一别就是十二年,双方都是已经三十岁左右了。当时在内地就读高中三年级的时候,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