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写实)

2018-04-30 18:18:05作者:shashou

如果有一架战机飞过惠县的上空,我会命令飞行员——别他妈的怀疑——快点摁下导弹发射键。喷火的导弹要沿着南关大街暴走二百米,然后第一个路口右拐,进文安东路,再途径一个红绿灯闪烁的路口,最后抵达一家没有牌照的三层建筑,建筑物坐北朝南,编号249。

导弹直钻房顶西北角的中心点,房顶下面是一张可围坐十人的大圆桌,而圆桌就是导弹的目的地。导弹钻进圆桌,别他妈的犹豫,废了那屌,动静越大越好,威力越猛越好,把那龟孙圆桌爆个稀巴烂。但,且慢,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导弹废了桌子目的就达到了,不能伤人,因为我就在现场,是那不幸的十分之一。

此刻,我心如蚁咬,坐如针毡,祈祷着导弹快点到来,中国的导弹要是没空,美国的也行,美国的太远,俄罗斯的也行,操,实在不行朝鲜的也不介意——唯一的要求不能跑偏,这里离250太近。

“哈哈,大王一张,双扣。”老王兴奋着,呲牙咧嘴,扔出三张牌。

跟老王一伙的小林乐了,敛罗分数,5,40,80,100,120,小林越数越兴奋,那架势就像狗看见屎,140,150,最后一张了,小张从手掌里排出,“我靠,160,蹦三级,打K。”

老张和老顾面带黄花,惨笑,面面相觑。剧情早就设计好了,老王要是不舒坦,今晚谁也甭他妈的想囫囵。

女服务员端了一大盆汤上来,摆到圆桌的正中央,说:“菜都上齐了。”

老王突然甩出三张牌:“我叫了。”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三张牌扣反了,一对梅花8压在了王上面。常理是,王朝上,对朝下。但老王就是老王,逆向思维。

小林提醒说:“行长,牌扣反了。”

老王摸了一张牌说:“没事儿,要的就是这效果,咋了,咱打的是明牌。”

老张咕哝着:“不行不行,升级没这打法啊。”

老王一合牌说:“规矩都是人定的,今天换个打法,让你这秃驴开开眼界。”

老张下意识地摸了摸头顶,恨不能的摸出一脑袋头发。

老顾瞪了一眼老张,说:“就是嘛,俗话说,聪明的脑袋不长毛,娘的,你这家伙把俗话给颠覆了。”

可怜的老张啊,我笑了,心说,这傻帽两头不讨好。然后我心里又多了一丝庆幸,以前总是老张咧嘴笑我,自从小林顶替了我之后,我洒脱多了。狗咬狗一嘴毛,说这话的人真是一人才。

女服务员笑得前仆后继,那样子真是笑尿了。我拍了拍那女服务员,指了指门,示意她去门外撒野。

我以为老张又要当缩头乌龟,他都缩了三四十年了,也不差这一天半天的。

熟料,就在小林想拾那四张底牌的时候,老张一咬牙:“我顶。”说着,摔出两张大王。

我震惊了,这缩头还有这么勇猛的时候,我打开一套餐具,斟上一杯茶,细细品味这出戏。

小林说:“还没扣对呢!”

老张威猛劲儿上来了,扔出一对红桃K,说:“今天咱也打个明牌。”老张得意的但并不自然的笑。

老王愣住了,他额头上像生了疹子一样,冒出了一层汗珠,他的面子被老张掀了,而可气的是老张还是他十几年的下属,老王嘴里嘟囔着:“这……这……你顶啊,行,我看看我怎么治你。”老王咬着那个“治”字,从头到尾的翻牌,但无奈俩大王实在没治。老王擦了两遍汗,又想擦第三遍,但汗还没生出来。老王把牌一丢,发一道命令:“饿了,吃饭!”

一看散了,我连忙拿着茶具,占了四宾的位置。老王毫不犹豫且毫无悬念的坐在主陪的位置。但副陪的位置却空了出来,没人去坐。

《单位(写实)》by shashou

老王跟往日一样,笑着说:“哎呀,我们聚在一起就是缘分,今天办公室的女同志都没来,少了半边天,但是我们的主力还是在的,服务员,”老王见女服务员进来了,“别愣着,倒茶,上酒。”

老王一瞅,空了五个座位,又对着服务员说:“服务员,把多余的座位给撤了。”

屋子里又走进了一个腰精瘦胸极大的服务员,搬来了一箱酒。我们的目光像铁,被吸了过去。

“别离得那么近,都散散,桌子那么大。”老王发话。

shashou
shashou  作家 那迈过的脚步,如今难以企及花朵不朽。天堂完整。而将来只是一个诺言。

爱情爱到最深处,就是不爱了。

爸爸,让我说声我爱你(文艺)

跟大学说再见

单位(写实)

生活在别处 (文艺)

精彩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全文在线阅读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简介:布桐在路边捡了个帅到惨绝人寰的老公,婚后,厉先生化身妻奴,宠起老婆来连老婆本人都怕... 第1章 好好玩死你 布桐被绿了。 车里一对男女忘情拥吻的身影,狠狠刺进她的眼。 阳光下,布桐感觉到头上

霸气总裁被暗恋最新章节(叶晓离萧彦南)

霸气总裁被暗恋最新章节(叶晓离萧彦南),简介:脑中电光一闪,叶晓离猛地扭头朝身后斜对面看了一眼。几乎没多想,她就跑了过去。刚出来时候,她一眼瞥见那个房间又灯光透出来,门应该是没锁死的。三步并两步的跑到跟前,叶晓离狠

雨后(三)

毕业回来后,先到县城与萍履了约,然后一踏进家门,我就找哥谈了自己打算去新疆部队当教官的想法。 哥听了我的话,他不容我多说,就表示他坚决不同意。理由很简单,母亲体弱多病,而且岁数又渐渐大了,对我又最疼爱,如果我现在就离开她身边,远去新疆,而且一去就是十七年,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得了呢? 提到母亲,我不由得沉默了。 我在有外出从军的想法时,何尝没有想到过母亲,自从那天我给刘厚清同志去了那一封信后,...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没有他就没有呼吸

嗨,你好啊 我是颜沫言下之意,言末。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和别人分享我的情绪。 也不知道你们此刻在做什么。 “遇见你那一刻的烟花太美 ,燃尽了此刻余生的年华” - 你有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所有美好的事情想要第一时间跟他分享,对方皱一下眉头就担心他不快乐,对他比对自己还好。 他是手中宝,是心头肉,是今生渡不过的劫,是多看一眼就心软,拥抱一下就沦陷的生命之重。 易瑶和初恋分手至今,已经足足空...

我不相信爱情,但我相信你

夜里十点钟的时候,一一的一条朋友圈刚发完,底下的评论立刻炸开了锅。原因是两个,八百年不发一条状态的人竟然发朋友圈了,更为重要的原因发的竟然是一张牵手的照片,照片没有过多的修饰,但两只手好看的醒目。 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一一谈恋爱了,想着她终于走出来了,能够重新面对接受爱情了。是的啊,一一曾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爱情,从高一相识到高三毕业在一起,从大一到大四,从实习工作到谈婚论嫁,从谈婚论嫁到结束,整...

情感口述小说 n个男人轮流上的故事

玩玩事后王峰点了一根烟,他这下玩爽了,轻轻吐出一口烟圈,很惬意的冲林曼曼说道:林老师啊,大家都是出来玩玩没什么的,你放心,我保证你之后工作顺风顺水,过几天我就给你翻双倍工资。林曼曼低着头很沉默,过了一会淡淡的说了一句让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