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别处 (文艺)

2018-04-24 19:54:05作者:shashou

《生活在别处 (文艺)》by shashou

一、

我不知道我的生活是不是已经固定了下来。每天我都在固定地圈子里生活,在这里面吃饭、睡觉,做着一些或莫名其妙或理所当然的事情。很可能,我的一生都将在这座城市里耗费下去,或许奔波劳碌或许无所事事。

每次行走在人来人往的都市里,内心中总是会升起被走丢时的感觉。我时常会站在街的转角处,彷徨复彷徨。因为我不知道该走向哪里,每条街与每条街都通向各不相同的远方,我怕我会迷失在迷蒙的远方。在抬起头仰望天空的罅隙里,我的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梦中那个女孩流泪的面孔,在未知的莽原上,她摊开双手带些绝望地对我说:“怎么办呀,我的生活在别处!”我很愧疚,我帮不了她,因为我不知道别处在哪里?

二、

我曾长久地陷入一片深灰色的梦境当中,不能自拔。梦境中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在暮色四合的小巷里,迷茫地穿梭着。纵横交错地小巷像迷宫般铺展开来,仿佛永远都找不到出口似的。女孩的长发在夜风中飘荡着,她的步履急促却茫然。或许,她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可是,我很为她担心,因为谁都不知道危险潜伏在哪里?小巷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了人烟,没有了声音。我很想走入那片梦境中,陪她走一程,可能我帮不了她,可是我至少不会让她感到孤单和寂寞,给她走下去的勇气。

可是,我无论如何都走入不了那片梦境当中,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壁把我隔离开来,我只能观看,我别无选择。

女孩站在小巷的十字路口处停了下来,她茫然地四处张望,找不到真正应该要走的方向。每条小巷都会通向各不相同的地方,进入各不相同的天空。冷冷地晚风,一浪又一浪地扑面而来,吹乱了她披散的长发。

忽然间,在小巷的某处响起了一片男人争吵的声音,还有他们杂乱无章地脚步声。渐渐地,这群男人的轮廓在朦胧的夜色中显现了出来。过了会儿,这个女孩才意识到这群来路不明的男人是在向她跑来,她才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生活在别处 (文艺)》by shashou

女孩转过身向后跑去,她慌张地转了一个又一个弯,可是总摆脱不了那群男人的追逐,而且更加糟糕地是,那群男人的噪杂声越来越近了。受了惊吓的女孩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小巷深处的墙壁上乱跌乱撞。那群凶神恶煞地男人的声音已在这个女孩不远地身后了,我狠狠地用力捶打着梦的墙壁,大声地叫着:“你们这些畜生,这些粗鲁的强盗!”我的心嘭嘭地跳着,我真的很为这个女孩的安全着急,我真的很希望从某处蹦出某个人能够把女孩救走。那些男人已经触目可及了,我听到了他们欢呼的声音,女孩手忙脚乱的样子很让我心痛,我真的很想跳进那片梦境中,尽管我可能救不了她。

女孩忽然间灵机一动,躲进了某家门前阴暗的角落里,没有了跑动的声音。那群男人嗷嗷地大叫着,从女孩的面前跑过去。在他们杂乱的脚步声中,我却听到了那个女孩紧张地打颤声。她孤孤单单地蜷缩在角落里,黯然神伤地凝望着满天闪闪的星斗。那群男人的声音终于彻底地消失在了小巷里,女孩安然无恙。我感到很是高兴;尽管受了许多惊吓,可终究是虚惊一场。

过了会儿,女孩站起身,理了理头发,向前走去。我在心中大声地说,你别走啊,这里或许才是最安全的。可是女孩并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女孩走了没几步,身后的门突然间打开了,一阵又一阵地风从门内呼呼地涌了出来,吹起了女孩的衣襟。女孩回过身,失神地望着门内的一切,一脸地惊恐……

突然间,尖锐地鸣笛声惊醒了我的梦境,我真的很关心女孩的命运,我很想知道门内到底有些什么。可是,梦境到这里就扯断了。明晃晃地阳光挣扎着弥散在我的周身,我的神志慢慢地恢复了过来。我一下子明白了,当前最要紧地是我得抓紧离开,因为我已经站在了马路的正中央,一辆出租车司机对我发呆的样子,很是不满。

三、

我缓缓地走到路边,抬起头望了望上面的天空,正午的阳光火辣辣地刺痛了我的眼仁。我停下身,环顾四周,不知该走向哪里。受了伤地风打着漩涡,飞沙走石般穿梭进眼角所呈现地世界里。

我背对着阳光站立着,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片广场,我便走了过去。或许,广场那边有我想要的东西;或许,在广场那里我可以辨清方向;或许,在广场上有我熟知地同时也熟知我地朋友;当然,也极有可能我到达了广场那里却依然一无所获……

我一步一步地向着广场的方向走去,有时候我觉得广场离我很近,仅一步之遥;又有些时候我突然间觉得广场离我十分地遥远,远在天边。我说不清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可是,我分明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是走在一片蒸腾地雾气当中。

《生活在别处 (文艺)》by shashou

走着走着,忽然间从雾气中走来了一个头发蓬乱地流浪儿,他迎着阳光面无表情地从我面前经过。在他经过的时候,从他的口袋中掉出了一只空空的瓶子。或许他没有觉察到,依然顾自地向前走着;可是走了没几步,又从他身后破烂不堪的背包中掉出来一双筷子。

我在他身后说:“咳!老兄,你丢了东西!”

流浪儿不动声色地走着,这次又掉了件大东西,而且是全部的东西。先是掉下了背包,后是上上下下的衣服都依次掉在了地上。流浪儿依然走着。我冲他大叫:“你他妈的装什么傻逼呀,你的东西全掉啦!”

流浪儿听到了我的话,便全身裸露着回过身。雾气在我的周围,时浓时淡。流浪儿背对着阳光,笑着说:“该掉的就掉吧!”

我满脑子疑惑:“那你怎么活呀?什么都没了!”

shashou
shashou  作家 那迈过的脚步,如今难以企及花朵不朽。天堂完整。而将来只是一个诺言。

爱情爱到最深处,就是不爱了。

爸爸,让我说声我爱你(文艺)

跟大学说再见

单位(写实)

生活在别处 (文艺)

100封情书,触不可及的爱情

01 清晨的阳光微微刺眼,照在身上,暖烘烘的,就像移动的暖炉,驱散了凉意阵阵的晨风。南方十月份的天空,蓝蓝的,间或飘过几朵白云,蓬松柔软,像是带着甜味的棉花糖,让人忍不住想凑前咬上一口。 学校街道两边被早餐小贩占得满满当当的,蒸肠粉、炒面、煎饼、营养粥、糯米糕……花样的早餐让人看不过来,各种香味交织在一起,勾起了胃里的馋虫,禁不住掏出兜里的钱,买上一两份爱吃的,满足叫嚣的胃。 小雨提着两袋小...

老舅(真实记录)

老舅 作者:知秋 01 村里人都说老舅的一辈子是跌宕起伏的一辈子。 幼年时期,姥姥家生活贫苦,老舅喝羊奶长大。五六岁后老舅特别淘,爬墙头,上树。人人都说他是羊奶喝多了。 青年时期,老舅很帅,翻看着老舅当年的照片,老舅穿着喇叭裤格子大衬衫时,烫的小卷发,很是时髦。老舅长的特别像吴奇隆,老舅擅长去家附近的大河里游泳,到房后的大草原骑马。老舅不抽烟不喝酒。老舅很善良,冒生命危险救...

觞尽灯盏长花

我们都是细微的沙尘,都会四下零散,但我只奢求做阳光下最耀眼亦离你最近的那一粒…… 楔子: 不知不觉,竟与仅一窗之隔的你有了时差,守望湖的狂风,凝绝崖的灯塔,已于无形中拉开了我们的边界;载着无限的哀叹与孤影,驶向浩渺与纷繁的彼岸错综。 而上一次说晚安,也似乎只剩下模糊的印痕与满怀的憧憬。 01 晚期雨水依赖症少女 “任时间过往匆匆,轻易就远去无声,在人潮之中,想要拥抱你,哪怕片刻永恒……” 砰...

相亲对象是个富家女

文 / 施页 听表哥说要给我安排相亲的时候,既开心又紧张。 单身27年,还没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有过好几个暧昧对象,可一转身她们就跟其他人结婚生子去了。 介绍的这个女生是表哥同事的妹妹,相互加了微信,聊过几次。 对她的了解并不多,看过照片,知道姓名,听说前段时间刚从日本回来。从朋友圈里看不出她做什么,只是全世界到处飞,坐标不停换,晒出来的照片都是名牌包包和化妆品。 其实我打心底有点自卑。 上...

一万字的你我

喜欢不能强求,厌恶不能强加。 幸运到能认识如此有趣的你。 不幸到我怎么都不是你喜欢的人。 谢谢你曾在一次次聊天中逗笑了我。 从你喜欢什么极限运动?涂涂指甲油的自问自答;到我脚受伤时,你问我是不是在学校里蹦极了;到你听我抱怨课太多时,说我天天不听课的人抱怨什么课这么多;到你兄弟开着飞机来看你;再到我榨的牛油果果汁被你说成了豆腐皮,到太多太多写不完整记不全的句段,却永远舍不得忘记的快乐点滴。 谢...

请教一下用过的

异地,给我买了这个,以后也用过,什么都是他帮我的,可现在一个用完全没感觉是怎么回事 说以前也用过 @l如果没有如果l:身体习惯了它的刺激。更换一种新鲜的物品会收获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