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别处 (文艺)

2018-04-24 19:54:05作者:shashou

《生活在别处 (文艺)》by shashou

一、

我不知道我的生活是不是已经固定了下来。每天我都在固定地圈子里生活,在这里面吃饭、睡觉,做着一些或莫名其妙或理所当然的事情。很可能,我的一生都将在这座城市里耗费下去,或许奔波劳碌或许无所事事。

每次行走在人来人往的都市里,内心中总是会升起被走丢时的感觉。我时常会站在街的转角处,彷徨复彷徨。因为我不知道该走向哪里,每条街与每条街都通向各不相同的远方,我怕我会迷失在迷蒙的远方。在抬起头仰望天空的罅隙里,我的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梦中那个女孩流泪的面孔,在未知的莽原上,她摊开双手带些绝望地对我说:“怎么办呀,我的生活在别处!”我很愧疚,我帮不了她,因为我不知道别处在哪里?

二、

我曾长久地陷入一片深灰色的梦境当中,不能自拔。梦境中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在暮色四合的小巷里,迷茫地穿梭着。纵横交错地小巷像迷宫般铺展开来,仿佛永远都找不到出口似的。女孩的长发在夜风中飘荡着,她的步履急促却茫然。或许,她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可是,我很为她担心,因为谁都不知道危险潜伏在哪里?小巷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了人烟,没有了声音。我很想走入那片梦境中,陪她走一程,可能我帮不了她,可是我至少不会让她感到孤单和寂寞,给她走下去的勇气。

可是,我无论如何都走入不了那片梦境当中,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壁把我隔离开来,我只能观看,我别无选择。

女孩站在小巷的十字路口处停了下来,她茫然地四处张望,找不到真正应该要走的方向。每条小巷都会通向各不相同的地方,进入各不相同的天空。冷冷地晚风,一浪又一浪地扑面而来,吹乱了她披散的长发。

忽然间,在小巷的某处响起了一片男人争吵的声音,还有他们杂乱无章地脚步声。渐渐地,这群男人的轮廓在朦胧的夜色中显现了出来。过了会儿,这个女孩才意识到这群来路不明的男人是在向她跑来,她才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生活在别处 (文艺)》by shashou

女孩转过身向后跑去,她慌张地转了一个又一个弯,可是总摆脱不了那群男人的追逐,而且更加糟糕地是,那群男人的噪杂声越来越近了。受了惊吓的女孩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小巷深处的墙壁上乱跌乱撞。那群凶神恶煞地男人的声音已在这个女孩不远地身后了,我狠狠地用力捶打着梦的墙壁,大声地叫着:“你们这些畜生,这些粗鲁的强盗!”我的心嘭嘭地跳着,我真的很为这个女孩的安全着急,我真的很希望从某处蹦出某个人能够把女孩救走。那些男人已经触目可及了,我听到了他们欢呼的声音,女孩手忙脚乱的样子很让我心痛,我真的很想跳进那片梦境中,尽管我可能救不了她。

女孩忽然间灵机一动,躲进了某家门前阴暗的角落里,没有了跑动的声音。那群男人嗷嗷地大叫着,从女孩的面前跑过去。在他们杂乱的脚步声中,我却听到了那个女孩紧张地打颤声。她孤孤单单地蜷缩在角落里,黯然神伤地凝望着满天闪闪的星斗。那群男人的声音终于彻底地消失在了小巷里,女孩安然无恙。我感到很是高兴;尽管受了许多惊吓,可终究是虚惊一场。

过了会儿,女孩站起身,理了理头发,向前走去。我在心中大声地说,你别走啊,这里或许才是最安全的。可是女孩并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女孩走了没几步,身后的门突然间打开了,一阵又一阵地风从门内呼呼地涌了出来,吹起了女孩的衣襟。女孩回过身,失神地望着门内的一切,一脸地惊恐……

突然间,尖锐地鸣笛声惊醒了我的梦境,我真的很关心女孩的命运,我很想知道门内到底有些什么。可是,梦境到这里就扯断了。明晃晃地阳光挣扎着弥散在我的周身,我的神志慢慢地恢复了过来。我一下子明白了,当前最要紧地是我得抓紧离开,因为我已经站在了马路的正中央,一辆出租车司机对我发呆的样子,很是不满。

三、

我缓缓地走到路边,抬起头望了望上面的天空,正午的阳光火辣辣地刺痛了我的眼仁。我停下身,环顾四周,不知该走向哪里。受了伤地风打着漩涡,飞沙走石般穿梭进眼角所呈现地世界里。

我背对着阳光站立着,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片广场,我便走了过去。或许,广场那边有我想要的东西;或许,在广场那里我可以辨清方向;或许,在广场上有我熟知地同时也熟知我地朋友;当然,也极有可能我到达了广场那里却依然一无所获……

我一步一步地向着广场的方向走去,有时候我觉得广场离我很近,仅一步之遥;又有些时候我突然间觉得广场离我十分地遥远,远在天边。我说不清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可是,我分明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是走在一片蒸腾地雾气当中。

《生活在别处 (文艺)》by shashou

走着走着,忽然间从雾气中走来了一个头发蓬乱地流浪儿,他迎着阳光面无表情地从我面前经过。在他经过的时候,从他的口袋中掉出了一只空空的瓶子。或许他没有觉察到,依然顾自地向前走着;可是走了没几步,又从他身后破烂不堪的背包中掉出来一双筷子。

我在他身后说:“咳!老兄,你丢了东西!”

流浪儿不动声色地走着,这次又掉了件大东西,而且是全部的东西。先是掉下了背包,后是上上下下的衣服都依次掉在了地上。流浪儿依然走着。我冲他大叫:“你他妈的装什么傻逼呀,你的东西全掉啦!”

流浪儿听到了我的话,便全身裸露着回过身。雾气在我的周围,时浓时淡。流浪儿背对着阳光,笑着说:“该掉的就掉吧!”

我满脑子疑惑:“那你怎么活呀?什么都没了!”

shashou
shashou  作家 那迈过的脚步,如今难以企及花朵不朽。天堂完整。而将来只是一个诺言。

爱情爱到最深处,就是不爱了。

爸爸,让我说声我爱你(文艺)

跟大学说再见

单位(写实)

生活在别处 (文艺)

《有山有田有郎君》顾长海郑珠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七章 胶皮手套郑珠买胶皮手套,而且一下子买那么多,顾长海不是没有疑问,可是他从来都没有问过,他觉得这是对女性郑珠最起码的尊重,这跟他以前的经历有很大关系。“长海,你知道我买这么多手套干嘛用么?”这几天相处,郑珠和

情非得已|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_上课夹住了不准拿出来(情趣高h文)

两人新婚燕尔,对床笫之欢的渴望自然较为强烈,但碍于借宿在村民家中,木板墙完全不能隔音,只得忍住欲望。 有天给学生补课,林雨和老公回来得晚,刚进屋就听见隔壁传来女人嗯嗯啊啊的叫声,床架子也嘎吱嘎吱的响个不停。 两人对视一眼,明白是主人家陈二牛在和媳妇在行周公之礼,便悄悄退回院子,等着隔壁的战斗平息。 夏夜依旧闷热,林雨撩起衣角扇了扇汗,满脑子都是陈二牛媳妇的叫声,心里没来由的烦躁。毕竟快半个月没有跟老公做那事,有点心痒也属正常。 过了大半个钟头,屋里终于安静,林雨这才叫了老公进去歇息

做条咸鱼,有何不可?

夏天的夜晚总是格外漫长,昏昏沉沉中进入梦乡。 梦总是如此的亘长,梦中置身于小学课堂上,我们的班主任向我们大家抛出一个问题,你们这些祖国未来的花朵,都有什么梦想呢?话语落下,大家便在下面你望我,我瞅你,众人窃窃私语起来。 一道怯生生的声音传来,李老师,梦想是什么?我们大家转头望去,原来是我们班的小不点,立夏,看不出来嘛,小不点这次倒是挺积极的,李老师随之给我们解释起来,梦想就是能让...

双腿张开轮流 (爱如潮水)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我看着嫂子的那里被小侄女含进嘴里,让我想起了昨晚她在床上疯狂撩乱的一幕。过了一会儿,小侄女就吐出了那里,嫂子把另一边送过去,小侄女竟让开了,嘴里吐出了奶泡沫,看样子是吃饱了。嫂子摸了摸没被吃过的奶子直皱眉,鼓鼓囊囊

锦衣卫主角凌云峰全文在线阅读

《锦衣卫》小说简介:行人打量着腰挂绣春刀、身穿飞鱼服的凌云峰,仿佛见了怪物一般,甚至有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已经打开微信发朋友圈了。凌云峰见状,怕惹来更多的路人围观,赶忙笑着解释......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全文目录在文章

凤临天下小说大结局章节_凤临天下小说免费阅读

苏家的二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趣了,这可不像他印象中那个温柔腼腆的苏浅浅。 苏浅浅用力的扣住了男子的两条胳膊,盯着男子的眼睛,恶狠狠的说道:"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是不说实话,小心小爷我阉了你!" 男子乖巧的点了点头,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真是迷死个人了! 苏浅浅冷着脸一字一句的问道:"在醉欢楼是你强了我?" 男子很老实的点头承认,继而很妖媚的一笑:"其实也不算我强了你,当时,人家只是满足你一下而已。" 男子的语气十分无辜,精致绝美的脸庞如皎月清辉一般纯洁。就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