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截断指

2018-04-22 17:30:04作者:破壁人你好

“李师,你中了几个号。”赵克拿着手里那张只中了一个号码的彩票说道。

“中个屁,老子一个号都没中。”李鹏程说完,一口老痰就吐了出去。

“不是吧,你不是说你这组号码至少中二等奖吗?”赵克调侃道。

“老子要是中了五百万,还修个蛋的车啊,你小子就喜欢扯淡。”李鹏程说道。

赵克是一个修理厂的钣金工,李鹏程是他的班主,闲来无事两人就喜欢研究一下彩票,保不齐哪天就发财了。李鹏程每次都是煞有介事地说,这次肯定要中,赵克很清楚他的尿性,从来没相信过。

修理厂不大,钣金组就他们两个人,一个老麻雀加上一个熟练工,也足以应付了。无事时,两人不是在研究彩票,就是在研究女人。李鹏程是个离了婚的中年男人,也是个老色胚,就喜欢给赵克讲一些酒池肉林的故事。而赵克呢,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儿,哪能听得这些,经常被李程鹏说得高顶小帐篷。李鹏程对于这件事情乐此不疲。

这天,李鹏程正在和赵克讲到他有一次去叫鸡碰着一个俄罗斯女人的时候,活儿来了。

“老李,这是个大活儿,你要整巴适哦。”经理说道。

“你就放心吧,我这干多少年了。”李鹏程说道。他这不是说大话,老麻雀的活儿那是相当好的,不管是哪方面。

车间外,拖车拖来了一辆被撞得面目全非的越野车,车头已经完全变形,引擎盖就指甲盖翻出了肉一样折了,保险杠也掉了,宛如一个洗碗的钢丝球。

“小赵,来,把车打起来。”李鹏程大喊道。

赵克屁颠屁颠地把车推到举升机上面,把四脚固定好,按了按遥控器,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这个庞大大物像个小孩一样被举高高了。

李鹏程站在车子下看了几分钟,皱着眉头对经理说道:“大梁断了,要大修。”

经理马上就心灵神会,大修就意味要把车拆光,修理费不是一个小数字,有时候大修的费用都是要赶上买新车的费用了。

修理厂是很乐意接这样的活儿的,但是对于拿月薪干活儿的人来说,这是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经理乐呵呵的跟车主商讨道:“叶老板,这个,车子损毁比较严重,大梁都断了,这个修理费可能要这个数。”说着,经理就拿手比划了一下。

叶老板正在通电话,只听到他说着不用报保险的事情。听到经理的话,叶老板一边用手捂住手机,一边礼貌地点点头回答道:“修,马上就修,钱不是问题。”

叶老板开了个汽车租赁公司,老有钱了。但是他为人低调,一般出了事故的车子,他都是让下面的人过来处理,这一次可能是太严重了,他不得不亲自出马。

“小赵啊,你今晚加个班,把车子拆出来,明天机电组的要抬发动机,我有事情就先走了。”李鹏程拍着赵克的肩膀说道。

“不是吧,李师,又来一套?你是不是要去吃酒,又不带我?”赵克愤愤不平地说道。

“吃酒,你小子就知道吃酒。改天老子带你去吃花酒。”李鹏程笑着说道。

“靠……”

一个人孤零零地挑灯加班,赵克心里有一万句脏话,说出来能把人淹死。再有怨言也得乖乖的干活儿,谁叫自己不是班主呢。

卖力的拆着,赵克在拆除水箱的时候,一个东西掉了下来,刚好落在赵克的脸上。赵克把那个东西拿在手里一看,“卧槽”,瞬间头皮发麻,赶紧扔了出去。

那是一截人的手指。

赵克心惊肉战,瘫坐在地上。那一截手指,在微弱的灯光下似乎在发着亮光。这让赵克又感到一阵好奇,想要探个究竟心里却又怕得要死,最终还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

他战战兢兢地用一个尖嘴钳夹起了那截手指,拿到灯光下晃了晃,发现那亮光的东西是一枚钻石戒指。

赵克想把它取下来,又拿了一把尖嘴钳,一个夹着手指另一个夹着戒指使劲地扯。但是钻戒很顽固,就是不肯下来。现在恐惧已经荡然无存了,财迷心窍的赵克索性把尖嘴钳扔掉,直接用手拿着扯,扯了半天也只动了一点点,最后竟是用嘴巴咬住才扯下来了。

他把钻戒清洗干净,拿在手里把玩着,多么璀璨的钻石啊,一定值不少钱,这可比买彩票实在多了。

抽完一支烟,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敲了赵克一下。那截光秃秃的手指,该怎么处理?烧掉?不行,那样这整个车间都会充斥着人肉的味道。扔掉?貌似也不妥,万一被人捡到报警怎么办。

心花怒放|女摸自己下面全看视频_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

年轻时老胡结过一次婚,可身娇体弱的老婆根本经不住精力旺盛的老胡折腾,没两年就离婚了。 老胡也曾想过再找个媳妇,但无奈家境太穷,离异过,再加上他很挑剔,找老婆非要找胸大屁股翘的。 眼高手低,导致他一直单身。 刚到大学当门卫那段时间,老胡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着身材苗条、白皙娇嫩的女大学生跟女教师在学校门口路过,过过眼瘾也不错。

《离人醉》小说完整版章节阅读

离人醉简介:城市不夜的天空,总有一些异乡人在努力拼搏。生命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唯有生前留下痕迹,才能无悔青春。 离人醉第一章:诱惑 大学毕业后,因为没钱租房,恰好母亲的闺蜜苏烟在我工作的城市居住,于是我就暂时寄宿在苏

超好看言情《婚情萌动:老公大人千千睡》顾千千小说阅读

《婚情萌动:老公大人千千睡》小说精彩赏析:软绵绵的顾千千瞬间像被点燃的爆竹,“为什么我喝醉了酒都能看到你,纪凌绰,你走开,别打扰我和帅哥谈恋爱……” 第5章 我保护你 “这样的女人,你说我对

角斗场的清魂

【北荒】 北荒是我见过的人心最极端的世界——男人女人的眼中透着淡漠,没有光芒,亦没有希望,却沉迷于角斗场的腥风血雨。 弥漫在北荒的空气热浪压得我喘不过气,一路上走得歪歪扭扭,竟撞到径直走来的一个身板。 “哎哟……”我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有些愠怒地想要把我近几日来在北荒的不满发泄出来,抬眸间粗鲁的话却说不出口——因为后冲的力量将他整个人都栽倒在地,墨发凌乱地散落在肩,红衣款款,白色的内领松开,...

渣女之路

壹 大一快结束的时候,她遇见了初恋。 那时,她是一个刚刚减肥成功、脱去城乡结合部气质的还不太自信的腼腆姑娘。 偶然见过一次后,初恋便开始攻势迅猛的追她。也许,不是攻势迅猛,只是她和男生接触太少,觉得是攻势迅猛。他总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些让她脸红心跳的文字。而她愈发的腼腆、脸红,愈能激起他追求的脚步。 终于有一天,他逼她,“做我女朋友吧!我身体不好,耗不起。你...

浴室前后夹击不要了h文 浴室playh文/偏偏喜欢你

“大柱,你干嘛顶我啊,快松手,我那小黄牛可遭不住老黄牛那么搞.....”一边说着,田秀香一边朝屁股后面一挥手。突感异样,猛地一把抓住了那根儿,惊愕的盯着李大柱。“大柱,你这啥棒,好粗啊.....”问完之后,田秀香顿时羞红了脸。这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