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催命电话

2018-04-21 14:02:04作者:忆寒枫

《意外催命电话》by 忆寒枫

文/李海超

马家堡的一口枯井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刑警罗刚急忙带着几个人赶了过去。据法医初步检验,死者死亡时间在一年以上,死者为男性,年龄三十到四十岁。案发现场最有用的线索是一对金手镯。

调查发现,两年前,常有个下乡的手工艺人,给村民们打些戒指、耳环、手镯之类的。大多都是妇女喜欢这些小玩意儿,只有一个叫田西风的男人打了一对金手镯。当时还有人开玩笑说:“西风,你又没得婆娘,打手镯是要干啥嘛?”

田西风笑着说:“说的都是甚话,人嘛,三十年河东,再三十年河东就习惯了。现在没得,不代表以后也没得啊。”

看来死者就是田西风无疑了,而且田西风失踪的时间也很吻合,去年春节过完不久,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村里人都以为他外出打工去了。

死亡原因是被重物击中脑部而亡。据村民讲述,田西风木讷寡言,三十多了还没娶上媳妇,一直靠侍弄庄稼地为生。按说,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有什么仇人的。

经过摸排调查,还真找到一个与田西安关系密切的人。这人叫叶明朗,是个外来户,脑子活络,颇有人缘。前几年,他承包了一片果园,人手不够,便叫田西风过去帮忙。

罗刚立马带人来到了叶明朗家中,看到罗刚一行,叶明朗忙殷勤地迎上来,让进屋里,又打发妻子谢芷雪端茶倒水。谢芷雪三十来岁,身材高挑,颇有几分姿色,只是神情很落寞。

叶明朗问罗刚一行人来这里所为何事。罗刚就把田西风尸体被发现,以及田西风何时失踪等情况做了简单说明,希望叶明朗能协助调查。

叶明朗说:“你们也知道,田西风这人不太爱说话,还有点憨,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我和他走得是有点近,因为田西风这人虽然脑子不灵光,但干活是把好手。至于说他失踪前有啥异常……对了,去年年前,他一直念叨着要娶个媳妇,但是过了年没多久,他就失踪了,大家估摸着是去城里打工了,要存钱娶媳妇嘛。”

罗刚让叶明朗带路,一行人来到了田西风的家,只有三间旧瓦房。罗刚他们强行撬开门,发现屋子里的陈设极其简单,可以看出来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叶明朗捂着鼻子说:“罗队长,我们还是走吧,这儿都荒废一年多了,不会有什么线索的。”罗刚看了看,无奈地点点头。

案件到此陷入了僵局,因为死者社会关系非常简单,同时也很穷,估计最值钱的就是那对金手镯,但是凶手也没有拿走,这就排除了仇杀和劫杀的可能性。剩下的就是情杀了,但是谁会和一个智障有感情纠葛呢?罗刚突然想到那对手镯,叶明朗和其他村民都说过,田西风失踪前一段时间,一直念叨着娶媳妇,难道在田西风身上发生了什么?

罗刚知道,关于感情八卦这种事,是村里头大妈们最热衷的话题。从村民们的闲谈中,罗刚捕捉到一个重要的线索,前年,叶明朗和谢芷雪的感情亮起了红灯,两人经常吵架,甚至闹到大打出手。但自从田西风失踪后,两人突然就和好了,再也没有听到过争吵声。

罗刚想起那天在叶明朗家里看到谢芷雪的情景,似乎存在一些疑点。没等罗刚找过去,谢芷雪却自己主动找上门了。

谢芷雪半天不说话,罗刚给她倒了杯水,让她不要着急,坐下慢慢说。谢芷雪犹豫着说:“那个……其实……我怀疑叶明朗就是杀死田西风的凶手。”

罗刚问:“你这还准备大义灭亲?为什么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吗?”

谢芷雪犹豫了很久,才难为情的说:“他总怀疑我和田西风之间有私情,有回他喝醉后说要杀了田西风。”

“叶明朗只是这样说过,你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对吗?”罗刚问。谢芷雪无奈地点点头。“那么你和田西风真的有什么私情吗?”罗刚又问。

谢芷雪气愤地说:“怎么可能啊,谁会喜欢上一个傻子?”

“既然如此,叶明朗凭什么怀疑你们俩呢?”罗刚质疑道。

“这谁知道呢,也许是他自己不行,所以才疑神疑鬼的吧。”

罗刚准确地捕捉到谢芷雪话里的意思。如果叶明朗是杀人凶手,那证据呢?罗刚决定再去叶明朗家里一趟,没想到几天不见,叶明朗瘦了一大圈。罗刚很纳闷,询问叶明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叶明朗摇摇头,又点点头,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罗刚见此状况,只得告辞离开。离开前,罗刚嘱咐谢芷雪好好照顾她丈夫,谢芷雪低着头,答应着,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就在崔罗刚为案件冥思苦想时,叶明朗却死了。罗刚急忙带人赶了过去。案发现场就在叶明朗家两层小楼里。据谢芷雪讲,当晚叶明朗喝了点酒,下楼梯时不小心摔了下去。罗刚很不解,听说叶明朗平时酒量不错,而且这几天像是一直在生病,怎么会喝酒呢?谢芷雪解释说,叶明朗最近几天一直怪怪的,精神也很差,但是那天晚上不知为什么,显得很兴奋,就一个人喝了起来。

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但是谢芷雪的反应让罗刚有些不解,如果说由于夫妻关系不和,谢芷雪对丈夫的死并不太悲伤,这可以理解。但是谢芷雪的表现太正常了,根本不像她以前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仿佛是突然就挺直了腰杆。

罗刚把叶明朗所有的遗物都带回了局里,随后他在叶明朗的手机上发现了玄机。五天前,叶明朗先是接到了一个邻市打来的电话,时间显示叶明朗在接到这个电话后,立刻往邻市打了好几个电话。

罗刚试着顺着已拨号码打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了,是叶明朗以前的生意伙伴,说是叶明朗让他帮忙找一个人,叫田西风。其他几个号码的主人的说法也差不多。

罗刚猜测,叶明朗之所以这样做,一定和接到的电话有关。电话那头的人告诉叶明朗,田西风没有死,而且就在邻市,因此叶明朗才会拜托在邻市的朋友找田西风。说不定这个电话就是田西风打来的,因此叶明朗才会如此惊慌失措,说明叶明朗心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说田西风没死,那么枯井里的尸体又是谁呢?罗刚一边拜托邻市的同事们寻找田西风的下落,一边加派人手,扩大搜索范围,看看还有没有符合情况的失踪人口。一个星期后,两边都没有任何发现。

罗刚突然想到,死者也许不是本地人,村里很少来外人,只有叶明朗和外人有来往。死者会不会是叶明朗的朋友呢?但是叶明朗的朋友很多,要排查起来颇费工夫。罗刚让手下尽可能多地调查叶明朗手机通讯录上的所有人,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主角时湘莫仁杰《独家老公限量爱》最新章节

主角时湘莫仁杰《独家老公限量爱》最新章节,简介:晚八点,莫氏集团总监室。摘下口罩,时湘疲倦地靠在椅背上,半阖着眼睛,纤瘦的身体藏在黑色的座椅中,胸口微微起伏,透着说不出的苍白。为了莫仁杰一句三日期限,她硬是托着流产后

可惜啊 弄脏了身体的农村女孩

文/安然 当我还在实习的时候,我做了她的心理辅导老师。 八月伊始,我在外科忙得不可开交! 我收到了六年没有联系了的老同学的一声亲切问候,虽然只有简短的三个字“你在吗”?但我茫然了,不知道怎么回复…… 待我把手里事情处理完,已是中午时分。我回了一句“你吃饭了吗”?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口,如何说,只是到了这个时间点,为了躲避尴尬而找的借口罢了! 但是她也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内向,孤僻,单纯,简...

腿上按下去有个坑 哦,用力,别停,使劲干菊花

同时我还继续推拿,她还闭着眼,似乎没发现我越来越大胆。把那两个罩儿也轻轻向下一拉。顿时我瞪大眼睛,从来没见过的美妙东西就这么跳跃在我眼前。我忍不住伸手就抓,这种零距离接触,可比隔着衣服爽多了。看着那顶端迷人的颜

【大结局】——《一纸婚契:总裁嗜宠小娇妻》——全文在线阅读

一纸婚契:总裁嗜宠小娇妻 简介:夏清勾唇一笑,矮身上了车。后座上坐着的男人一言不发,甚至看都没看她,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清冷的感觉仿若断雁孤鸿。夏清侧目,清眸不觉闪了闪... 第一章:我不会娶你 临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 好紧太大了太深了

宝贝的蜜汁淫水都泛滥了,把自己粗大的肉棒狠狠的往里面一捅,一插到底,重重的撞击在女子敏感的花穴深处...“啊…好深啊……啊啊……不要……不……要那么快……啊啊...第一章 相亲“真……真的能摸?”看着眼前的V字领口

这些年,我教会的那些男孩。

我喜欢比我小的男生,他们的眼神清澈,却有着一种想要把你吃掉的原始兽欲,虽然我遇到的他们大多经验不足,技巧不够。但是我喜欢的正是这些可以培养的优质肉体,把他们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