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礼物

2018-04-13 12:26:11作者:三千墨M

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  雨

《老人的礼物》by 三千墨M

今天在单位因为评先进的事情跟领导大吵了一架,觉得不公平,累死累活地拼了一年,评奖的却总是那几个处事圆滑的人。领导才不管那么多,一句话砸来:“不公平?脚下的路都有不平的时候!”

我竟一时语塞,闷闷地扭头离去。走出单位,不想开车,不想太早回家。

家里还有一大摊烂事等着呢!小孩这次考试退步千万里,我总认为是他妈妈太宠溺他了,舍不得让他吃苦,养成了他懒散的习气。昨晚跟老婆提出这个问题时,她还不乐意了,跟我生起了闷气,早饭也没有做给我吃。

心里憋着一团火,无处发泄,心想走走路吧,累了就什么都忘了。

因为心情差看啥都不顺眼:走在路上的人匆匆忙忙地赶着去投胎一样,树叶焉着无精打采地焉着,车子横冲直撞地像喝醉酒似的,最可气的是这路上时不时出现的垃圾,难道就没有人清扫的吗?

正在我嘟嘟囔囔的时候,脚下没注意滑了一下,身子往后仰。心想脑袋准要磕在地上,人真是一倒霉什么祸事都跟着来了。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疼痛的到来。

一只手从后面稳稳地扶住了我,唤道:“小伙子,你没事吧?”

什么味道?一股垃圾酸腐的臭味钻进我的鼻子里。我睁开眼,身边一个环卫工人打扮的老大爷正关切地望着我,刚才是他出手相救?

我掩饰好嫌弃的情绪,道了一声谢,然后转身要走,脚部却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脚扭伤了?先到我那里坐一会吧!”那个老头指指路边小区。

我皱皱眉,心想反正也不想太早回家,坐会缓缓也好,一瘸一拐地随着他来到他的房子里面,其实就是一个小杂屋。他赶紧拿出一张凳子给我坐下,里面乱七八糟的,一只狗跑了过来,先是对我嗅了嗅,然后转身找到老头,亲昵地伴着他坐了下来。

我发牢骚道:“老伯,路上好多垃圾呢,怎么也不扫一下呢!”

老头忙回道:“不好意思啊,刚才给乖崽弄吃的去了,估计又是哪个司机随手扔的垃圾,防不胜防啊!我先去扫一下,你在这里坐会。”

“乖崽?”我疑惑道。那只狗马上支楞起耳朵,瞪着眼睛望向我,尾巴犹疑着摇摆起来。哦,原来乖崽是它啊。

三千墨M
三千墨M  作家 写文不容易,一字万分力。本人文字已申请原创,若要转载请与本人通气,谢谢!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他的命中有四个孩子

猫之报恩(男友篇)

他必须拿回那把伞,否则......

老公这招真狠

老公车子里的秘密

【乡土】阴  婚

今年的清明依旧阴雨绵绵,只是比往年更冷一些。 坟包上的草还没长起来,光秃秃湿漉漉的,坟头似乎又矮了一截。 老栓用铁锹培了点土,又四下里整了整,然后把四样吃食一字排开,点上四柱香。他叹了口气,蹲在一边抽开了烟。 风从坟头吹过来,香头上的烟雾卷着老栓嘴里吐出的烟,又钻进他的鼻孔,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老栓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树上有只老鸹叫了一声,老栓扔掉烟头,用衣袖擦了一把鼻涕,站起身来到坟前,把...

真没想到,倒贴居然找上了我老婆

那天早上,同事王老师在学校食堂吃早点的时候,向食堂的一领班----他的一个酒肉朋友大吐苦水。 真没想到,倒贴居然找上了我老婆。 说这话的时候,他情绪亢奋,拳头捏得紧紧的,看出他内心的愤怒与焦躁。 那个领班安慰他,不要听信谣言,你老婆不是那样的人。 这事你还有我清楚,哼!没什么说的了,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离婚! 没那么严重吧,老王。 还不严重,绿帽子都给我戴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你没看见她在扣...

对不起,是军人啊!

1 大白学校毕业后回到自己的老家,自己把自己打回原籍,在市里的电视台做实习生。 之所以叫大白,是因为她长的太白了,经常许的愿望就是自己能黑点,显得健康。有多白?远看上去她的脸可以与白色的瓷砖融为一体。若全身纯白,往墙上一站,只觉得是墙上多了一道口红与黑发。 大白对军人不怎么感冒,觉得那是帮糙汉子,那份霸气威武他消受不起,洪亮的口号会吓人。男人有点抗压能力就足够,太热血沸腾了,真怕往敌人身上...

木妻和懒夫的爱恨情仇

夫哎!上一秒妻想杀了你,可念在你是孩子爸的份上,终归是没谋杀亲夫,孩子的亲爸。 懒夫一个,穿了的鞋袜衣服,总是妻捡起洗干净,并且要特意的帮你折叠好,放至一边,不然,懒夫会喊!“妻,衣服在哪里?” 十分的搞笑,懒夫却是一个有耐心的爸,洗衣,做饭炒菜,样样家务会做了,大大的狡猾,会收卖人心。 还有一个搞笑的事情,妻开心时要你做家务事,你总是不做,你非要惹得木妻生气了才做,懒夫,此时费力不讨好了,...

入我相思门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小说作者:七苓 【一】 春夜里,我站在在望仙楼上,半倚朱窗,抬眼便是朝元殿的方向,重重树影间透出点点的灯火。殿中传出击缶鸣钟,琴乐声声悠扬,我能想象大殿里歌姬起舞、莲步倩影的场景,大殿上方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大燕年轻的帝王,宝座两旁是鎏金竹节铜熏炉,升起袅袅轻烟。 听闻,几日前,陈国使臣前来,趁着大燕困于天灾久旱之忧,提议引水入燕来换我燕关东肥...

老师,我喜欢你很久了

文|渡鹤 -1- 香草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秘密,在心底的最深处。 我在镜子前庄重仔细地系好领带,紧了紧衣衫。今天是我的婚礼,这是我一辈子最幸运的事。 时间即将到,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也等的很辛苦。 可是,香草进来了。我很诧异,她冲我淡淡一笑,说出了心中那个尘封已久的秘密。 她始终牵挂着一个人,那个教过我,也教过她的老师。 风卷过记忆的目录,惨白的过去被轻声柔语狠狠地揪了出来。那段让我害怕的回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