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记】苏堤伪谋杀案

2018-04-02 15:54:03作者:七喜2007

文:七喜

《【姑娘记】苏堤伪谋杀案》by 七喜2007

夕阳映照花港观鱼

正是桃红柳绿,樱粉长堤的季节。西湖早早就泛起游舟,一盏盏在绿荫荫的湖面荡来荡去。

游客来的也早,戴着红帽子的旅行团在第一抹阳光洒上柳树梢的时候从北山街涌进苏堤。本地人还没到,红帽子们显得格外自在,赞叹西湖美景的嗓门惊起休憩在矮枝上的鹭鸶。

有一对情侣悄然跟在旅行团后面,满目满眼肆意绽放的春天也让他俩惊艳。女孩拿着手机,一会儿拍自己,一会调着角度拍西湖。

“和老家的湖也没多大区别。”身边的称男孩已经不合适了,大约四十多岁,略微有小肚子,手里攥着皮包,眼睛下方浮着眼袋。

“我觉得还是不一样。”女孩兴致不减,站在一块湖石上,调好了镜头,“你帮我把后面的雷锋塔拍下来。”

男人听话地接过粉红色手机壳的手机,一抹碎流苏从他粗糙的手掌中挂下来。他对准女孩,嘴里倒计时“1、2、3,茄子”,咔咔连拍几张,“好了”,把手机还给女孩。

“拍的这是什么呀!雷锋塔在哪?”女孩看了一眼,生气了。

“这不是吗,雷锋塔”,男人凑过去,在手机屏幕上拉大镜头。

女孩懒得解释,把照片删了。男人看她一眼,似乎习惯了她的骄纵,也一副不与她见识的表情。

“上次你要买的笔记本,下个月给你买吧。”男人随着女孩往前走。

“真的?”女孩突然就高兴了,之前照片的不快像没发生过。

男人料到她是这般,“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反悔过。”

女孩不好意思,又嘟起嘴翻他一眼,手腕却挽上去。两人慢悠悠地走走看看。

经过几座桥,湖边有船夫候客。女孩想坐船,上前打听费用。

“360。”船夫看她一眼,报了价。

“一个人?”女孩有点迟疑。

“一条船。”船夫补充道。

“哦……”女孩很动心,眼睛望向一边的男人。

男人不动声色的皱眉,这是一条八个座位的船,两个人是不是奢侈了点。

正僵着。横里冲过来几个红帽子。

“多少钱,坐船?”七嘴八舌地问船夫。

“360,一条船。”船夫干脆答的一步到位,“来回50分钟。”

红帽子连小孩一共五个人,摇摇晃晃地跳到船上。

“走不走?”船夫上船前看看两人。

“走走。”女孩不再犹豫,率先跳上船。这笔帐怎么算都合适,男人也很快跟上来。

船夫非常健谈,一路坐船听船夫侃湖景和八卦,大家都很开心。男人也放松下来,时不时跟女孩悄悄逗笑。

红帽子里有一个五六岁的男孩,从上船就在研究他们。他妈妈拿了山楂片给他吃,他接过来吃了,眼睛却不曾离开女孩。

七喜2007
七喜2007  作家 向西而行,对云当歌。且行且停,莫失莫离。

姑娘记:城市之光

姑娘记:平遥

【姑娘记】苏堤伪谋杀案

姑娘记:木偶

又遇何律师

所谓巧合,大致可以理解为:你喜欢撒娇,而他刚好吃这套;而命中注定,则是无论以何种稀奇古怪的方式,绕过多少的弯弯道道,“相遇”这个事儿,任你们谁都躲不掉。 ——题记 故事,有人帮忙开了个头 “操,妈的,还以为自己是个处呢!摸一下都不成,就她那飞机场爷稀罕!”。 男人懒散地靠在那辆保养的比镜子还亮的黑色“人”标车上讲着电话,细长的香烟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间纠缠。电话里的人不知说了什么,引起他一阵放...

女教师的肉洞好紧阅读_小浪货夹得好紧太爽了(只想撬开你的心扉)

她站在阳光下,如果不是倚在顾南非的劳斯莱斯车身上,只怕已经倒在地上了。 阳光很暖,她却只觉得冷。 所经的人,全都鄙夷的看着她,对着她指指点点。 她是一个代孕的生育机器,刚刚办证大厅里的人全都看见听见了。 吴沁芯挽着洛景天从她面前经过,她的眼里只有两个人并排在一起的影子打在脚下,那般的刺目。 “景天,幸好你没有要过她,听说顾南非有病呢,要是他传染了你,就糟糕了……”

新书~《撩妻上瘾:总裁的头号私宠》全文完整版试读

豪门言情《撩妻上瘾:总裁的头号私宠》小说正在上线中,小说内容精彩,作者文笔老练,是本值得阅读的精品好书。经历过失败的爱情,方落落本以为,再也不会相信任何爱情.... 撩妻上瘾:总裁的头号私宠 第1章撞破他出轨  最近公

抵在 洗手台 挺进 撞击_强行 乳,律动 液体噗嗤

就这么把我当成傻瓜一样玩,什么玩意每天加班,我看是每天晚上跟奸夫一块去吃喝玩乐、卿卿我我去了吧,我他妈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我立马掏出手机来,给老婆拨通了电话,但是没想到被老婆给挂了。 妈蛋!不会是又在跟情夫偷情吧?怎么不接我电话? 我又给打了过去,这次响了几声后老婆终于接了。 “喂,老公,怎么啦?”老公的声音似乎有些气喘嘘嘘,我心头一震,他妈的还真的在做那种事情啊! 可是仔细听又不像,我就问道:“你在干嘛呢?” “老公,我刚才在跳舞呢,公司最近准备举行一个晚宴,

(宿命)妖狐公主

上篇 景元四年三月,番邦屡次挑衅,时任羽林卫中郞将的秦无商力请出征。 七月,秦无商力挫番邦主将。 八月初二,番邦头领向天朝请和,并将公主嫁入后宫。 番邦和亲的公主叫做阿兰若,年纪与我相仿,形容秀美,与我想像中的番邦女子不同。自到后宫以来,阿兰若总是闭门不出,偶尔在御花园中遇到,她也是神色凄楚,拒人于千里。 将近重阳,我带着阿狸到御花园中采摘菊花——阿狸是无商哥哥送给我的一只小狐狸,皮毛洁白无...

男频小说《少年天子》完结版全文阅读

龙玉看着吴双玉双目深邃好似要将吴双玉看透将手中李东伟的奏折放下大声呵斥道:“朕问你吴将军可能战否?”龙玉没有称呼吴双玉为吴大人而是称呼吴双玉为将军,因为兵部尚书并非文职而是武将,乃是大梁国武将官至极品的武将,大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