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记录 page 1

2018-02-18 21:46:04作者:分录战神

《梦境记录 page 1》by 分录战神

梦的日期:2017年10月24日

须知:我只是复述自己晚上睡觉做的梦,会稍作修饰,对现实的事情没有任何意指和暗示,拿自己的灵魂发誓,这真的是我做的梦

纯属虚构,不可能雷同。

纯属虚构,不可能雷同。

纯属虚构,不可能雷同。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父子》

坐在我老爸最近买的二手皮卡上,我的心情非常低落,不是手机不好玩,也不是我老爸打人。故事要从我老爸说起,我老爸平时对别人很温和,温文尔雅,身体健壮,健谈善解人意,只要是个人都会把我爸当成居家好男人,但只有我知道我老爸的秘密,他是个犯!了十多年!老爸说他最开始是失手杀人,但是老婆跑了,自己又是个孤儿,找不到人托付我,所以不得不带着我,毕竟没办法把我抛下。在的过程中老爸又杀了很多人,只是因为他们很可疑,害怕有人认出来。

我老爸虽然是逃犯,但是这几年很低调,一直深居简出,就连这个二手皮卡还是以我的名义买的,okok,这些只是交代一下,说回我低落的原因,我老爸得到这个皮卡车以后,非说要带我出去兜风,我有什么办法?暑假不就应该在家里宅,避暑嘛!“从你八岁开始就没带你出去玩了,这次有了车终于可以带你出来了,哈哈哈。”这是我老爸原话,不过我想说八岁前我们也没有出去玩过,最多叫逃命。因为兴致实在不高,所以我一直在玩手机,车窗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车开着开着就到了一个城乡结合部,我想买瓶水喝,于是就让老爸停车,我去给咱们买水,他就跟停车场里其他的司机聊天,等我回来的时候,老爸已经想要走了。上车关上门,老爸说:“这车我们买的时候挺便宜,是因为这车有很多隐患,刚刚跟那几个司机聊天,他们说这边有一对兄弟,修车技术很不错,我们就去那儿吧。”虽然不想在外边浪费时间,但为了自己生命安全,“。。。。。好吧,反正我只想玩手机。”

于是我们换了方向去那对兄弟的住处,下车以后跟这对兄弟就打了个照面,我第一感觉就是他们俩好像,长得像性格也像,很耿直。我和这类人没什么共同话题,所以就到房子里边玩手机,不过我爸倒是和他们很投脾气,聊了一会儿就厮混在一起,开始商量怎么修车的事了,我玩着手机时不时就往外边看看他们,貌似进度很顺利,因为偶尔会听到外面三个大汉的笑声。我观察了一下,这房子挺大,因为兄弟俩的家人也住在一起,总共七口人,“真是个大家庭,家人之间互相扶持,应该很温暖吧。”我想了想自己的处境,无奈地感叹。

这一修就修个没完,我玩得手机没电,一看外边天都快黑了,找了个插头把手机放好充电就出去看了看,车已经快修好了。“修到这么晚,还怎么回家。”“没事,你两个叔叔说可以住他们这儿,明天再走。”(一个下午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感情这么好了啊??)暗自腹诽着,又回到了房子里,这时这家人把晚饭做好了,过了一会儿三个大汉也回来了,三个人惺惺相惜的样子真是那啥,啧啧。

可能是真的遇到了知己,老爸居然跟他们喝起了酒,其乐融融的气氛,让我产生一种错觉,好像就是一家人一样。不太适应的我就出去透了口气,一出去我就听到街上有人讲一些让我很精神紧绷的话,“听说今天有人看到通缉犯在这里出没,感觉好危险还是早点回家吧。”“没事,听说警察局收到情报了,警力已经在出动了。”我一下子就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想法,赶紧回到房子里了。

回到房子里,客厅里只剩三个男人东倒西歪,可能是喝的有点多。而兄弟俩的家人已经在里屋睡了。我赶紧俯在老爸耳边,悄悄说了句我有危险,老爸立马醒了酒,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看我完好,差点骂我。“什么危险?”我赶紧把他拖到外边,给他讲了我的所见所闻。他立马换了张脸,开始思考,老爸从不得意忘形,但今天他还是跟这对兄弟以及他们的家人透露了太多的信息,如果就这样走了,明天我们的行踪照样会被警察得知,实在是个威胁。老爸也没有所谓什么善念,对老爸来说,只有我和他的安全是第一指标,他最了解斩草除根的道理,所以老爸最后决定把这七个人杀了,我没有立场也没有办法阻止他。(明明答应过我再也不杀人的。。)

  老爸轻声移步到每个卧室里,悄无声息开始杀戮然后心平气和的结束,我不敢跟去看,我想哭。十多分钟后老爸左手的刀上沾满了血迹,从里屋出来了。我轻声抽泣着,不敢发出大的声音,最后他来到了两兄弟所在的客厅,他俩喝的烂醉,老爸表情痛苦的看着两个不久前还欢声笑语互相吐露心声的汉子。平时不显山露水的老爸,此刻也有一丝,“别杀他们了吧,这两个大叔这么耿直,应该不会怎么样的。”

  我轻声地自说自话着,也许我的首肯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老爸最后还是把刀放在了茶几上,没有再做什么心理斗争,决定放过他们,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血迹之后就走了。我最后看了眼像死尸一样睡着的两人,擦了一下眼泪我也离开了。

坐上车离开之后,车上气氛一直很低沉,我一直躺在后座,而不是平时坐的副驾驶。气压都变得很低。沉默最后是被老爸打破的,“你别难过了,我知道我之前答应过你再也不杀人了,但是这次是我失算,跟他们聊的太投机,就没有顾忌太多,但是孩子我希望你能了解,我只是为了能让你过上平静的生活,等你成年能够自力更生之后,我一定会去自首,但是在那之前,我会保护好你。”其实道理我都懂,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我和他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但我不想说话。看我不理他,他不知所措的向我道歉:“对不起儿子,我清楚你的感受,我也知道你心事重重,睡个觉就好了,实在不行你玩会儿手机吧,我这次准你玩。”

  手机?!

  对了,我的手机呢?一瞬间我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机还在那个房子里某一个插座充着电呢。我一下子就坐起来了,老爸从后视镜看到我的动作,还以为我想通了,刚想开口说话,就被我焦急的打断,“赶快回去,快点!”老爸有点懵“现在已经开出了70多公里了,再回去的话可能会很危险。”“我手机落在那儿了!”

  老爸瞬间反应过来,我们只有这一个手机,一方面是钱不多,另一方面老爸设想的是万一警方定位到也没关系,因为手机是我拿着的,很难猜到我们是俩人一组行动的,但是这个手机上的我和老爸的合影,还有语音和电话记录,结合两个大叔知道的线索,抓住我们可以说是瓮中捉鳖轻而易举。于是我们急转车头往回赶,希望在他们两个酒醒之前把手机拿到,70公里在此刻显得多么遥远。

天快要亮了,我们也终于到了他们家门口,此时我的脑海里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房子里的灯是亮的,显然已经醒了过来。老爸硬着头皮打开了门,俩个大汉就那样背对着门口坐在地上,面对着茶几上血迹斑斑的刀,一言不发抽着烟,举动是这么的如出一辙。老爸默默的走了进去,微妙的距离牵动着我们四个人的心。

(老爸没有武器,对方还有两个人,老爸根本没有赢面,怎么办?)我脑海里全是这些想法,这时两兄弟里的大哥开口了,“其实早上我们就接到消息,说有穷凶极恶的通缉犯出没,”大哥比他弟要健硕一些,他的声音很响亮,但此刻却如此低沉,“我们也想到了可能会是你,毕竟我们这一带陌生人很少,”老爸也知道这一战没法避免,沉默不语,“但是你真的和我们想得不一样,短暂的相处居然让我在某一个瞬间把你当成了兄弟,”两兄弟之间的弟弟不知何时开始,流起了眼泪,即便背对着我们,我也能明白他的心情,“喝完酒我更是和你敞开了心防,给了你可乘之机,这么说来我也算是导致她们死的帮凶,”他的声音开始带起一点悲伤,“我是被血腥味弄醒的,老实说我在刚看到的时候想把你碎尸万段,现在我却不这么想,我想你也一定有自己的苦衷,我知道你们手机落在这里肯定会回来一趟,所以我们就守在这里等你回来。”

我已经不敢再看他们了,这个时候老爸对我说,“你去拿手机吧,如果找到手机我们就跑。”我点点头,立马赶到充电的插座,却发现手机不在。“别找了,手机在我们这里。”等我到客厅里时,只感觉到两边剑拔弩张。老爸终于清楚没有退路,只有杀了他们了。

  老爸先开始了动作!只手抄起一个扳手,先向着背对着他的弟弟冲刺,手起扳手落,大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眼睁睁看着自己弟弟脑浆四溅的倒在了地上,大哥怒目圆睁的盯着老爸,将那把刀从茶几上拿起来反握,这时战斗才正式打响。

我还是没敢看下去,小心翼翼的走到已经死了的弟弟身边,找到了手机。我知道老爸还是劣势,因为钝器打中要害才有效果,而锋利的刀不管划到老爸哪里都是没办法快速治疗的伤,此消彼长之下,老爸很难赢。

拿上手机我抬起头,老爸居然还占着上风,挥舞着扳手,虎虎生风,打中了大哥好几次。大哥反而有点施展不开,一击都没有打中过,但我知道一旦划中,胜利的天平就会开始倾斜。也许是墨菲定律在发挥效应,大哥忍着痛,努力挥出一记刁钻的攻击,总算是划中老爸拿着扳手的那条胳臂。自此开始老爸的攻击变得很缓慢,没有之前那么凌厉了,好几次差点又让对方划中,于是老爸抽身退出战圈,留出一个安全距离,换了个胳膊拿扳手,老爸也转变了姿态,表情严峻。大哥像是有话要讲的样子,但总归还是收回去了。老爸替他说出了口,“不用担心,小场面,建议你还是顾好自己。”说完便以强势地贴近对方的身体。

拒绝你,只需用一个冷漠的背影

01 那年夏日,我拒绝一个男孩。理由简单明了,只是不爱。 深夜,在宿舍已睡着,被他打来的电话吵醒,朦胧间接过来听。电话里他的声音,飘忽不定,仿佛带着哭音。又听到大雨倾泻的声音,风刮过树枝的碎裂轻响。一时间,我竟感觉到异常的寒冷。 我询问,外面在下雨吗? 他说,是,在下雨。我浑身淋透。 我问,为什么?你不睡觉吗? 他说,也许暴雨可以让我清醒些。要如何才能不去爱你。 我淡淡地说,睡一觉吧。或许明...

千岁与九千岁

她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鬼,和颜悦色地坐在椅上孤独说着:“这美回殿里有个秘密,能要人命的。”

因为是你,所以做什么都愿意

1. 远方的天空已经逐渐露出白肚皮,张子豪端着马克杯站前窗前,36楼的高度视野很好,只是咖啡有些失效。 新的一天在黑暗过后马上迎来新生,而他却要沉沉睡去。早知道建筑这一行加班没有时间点,只是没想到会这般暗无天日。 毕业之前还以为自己是个高端人才,再加上“海归”的名头,应该会做一些相对轻松重要的工作,现在看来和刚毕业的大学生似乎并没有多大区别。 每天高强度的工作让张子豪和同批进公司的同事们都累...

有一条霸王龙

李茜觉得,程佑这种闷骚内敛的美男子,只要功夫深总能追到手。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半路会蹦出龙琪琪这个拦路霸王龙。

猫舍理发店,一位要剪短发的女子

文|墨下 留了很长的头发,剪掉只要五分钟,读了很多年的书,一毕业很多都忘了。当初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人,如今连长相也变得模糊,我相信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留下的只是多愁善感的感性而已。 01 街头转角新开的理发店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冷面高挑的黑长直美女,只见她身穿一件黑白格子大衣垂至小腿,配一双恨天高,黑色尖头,周身笼罩着生人勿进的薄膜。 随着玻璃门缓缓推开,风铃摇摆着欢快,收银台上缩成一团的...

帮我介绍个对象吧?

这几天频繁的听到身边的人要我给介绍对象。 公司的男同事说“上次看你秀恩爱,羡慕死我了,你认识的女生多,有合适的给介绍呗,我也该急了。”朋友A说“我要和男友分手了,赶紧给我无色个好的对象,不要外省的......”闺蜜群里G说“你都有对象了,利用下你身边的资源,给C找个对象呗.......”老乡Z打电话来说“你那个室友有男朋友没,我朋友D没有对象啊,着急......” 发现突然一瞬间,大家都来找...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