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笙南笙,寤寐思服

2018-02-17 21:58:02作者:柚子牧

《南笙南笙,寤寐思服》by 柚子牧

图片源于百度

卫府千金螓首蛾眉、肤如凝脂,陆黎是十分清楚的。

可任其再倾国倾城,陆黎却始终坚定,他不是个肤浅的纨绔公子哥:

未婚妻嘛,美不美倒无所谓,但偏叫他与一个素昧谋面的姑娘结姻,说实话,真真有些强人所难。

“爹,您能不能去退了这门婚事啊,孩儿暂时,还没有成亲的想法。况且,连我什么脾性都不知晓,人家姑娘亦定是不愿意的。”

“小兔崽子,别皮,人家南笙说了,非你不嫁!”

檀香弥漫的房间内,亲娘一袭话,胜过千万语。陆黎在懵了半晌后,登时惊恐得连连后退:

“她何时见过我?”

仿佛听见顽话般,雍容的陆夫人不禁掩帕轻笑,扭头朝陆老爷乐道:“琨麟,你瞧咱们黎儿,也忒傻了些,连自幼的私塾玩伴都记不住。”

轰隆隆,宛如天降三道霹雳雷,将陆黎炸得外焦里嫩:

“私塾玩伴!我和卫南笙?”

颔首间,陆琨麟亦失笑:“你这个混小子,幼时还总缠着南笙,成天囔囔要人家做你媳妇,怎么,现如今却忘光了?”

经亲爹一点拨,陆黎当即抿唇细想,约摸须臾,脑海里竟真依稀浮现出几缕残缺的记忆。

桃花灼灼的午后,他死乞白赖地拽住一软软糯糯的小姑娘,罔顾其满面羞赧,不停低声央道:“阿笙,我家里特别有钱,而且啊,我娘亲常说我长得好看,你就考虑考虑,做我陆黎的小媳妇呗,保管你以后吃香喝辣,吃穿不愁。”

往事不堪回首,陆黎追忆完六岁的“杰作”后,瞬间想一巴掌呼死自己。

简直满嘴骚话,胡诌八道!

“爹,这门亲事呐,您先莫急,待我去卫府观望观望再说。”

事已至此,他需亲自走一趟了,既然昔日乱撩,今日无论欢喜与否,都该堂堂正正地做个交代。

“小兔崽子,可别吓着南笙——”

眼看陆黎旋风似地夺门而出,二老均焦灼不已。痴儿这般,他们惶惶惑惑,到底担忧东巷那个品貌俱佳的儿媳妇,不能被顺利收入府内。

东西两巷,隔了整整一条街。

因此,陆黎紧赶慢赶,在颤巍巍地攀上卫府高墙时,腿还隐隐发抖。

略欣慰的是,他成功地遇到了卫南笙。

熙熙攘攘的金黄枫叶下,她穿着粉蓝长裙,盈眸弯弯,彼时,正晏晏地盯着手中的兔子糖人,微风拂过,恰吹起栏杆轻纱,袅袅婷婷,俨然一副清丽美人图。

陆黎趴在墙头看得愣怔,待堪堪回过神,蓦然嘴角窃笑:

唔,这个小媳妇,他十分满意。

溢彩的镂金礼箱被频频搬进大厅时,卫南笙正持着《诗经》,云里雾里中,犹疑地寻问过父亲后,她既兴奋又有点难以置信。

“爹,阿黎他前些日子还很排斥这门婚事,为何如今,如今却改变主意了?”

“先前排斥,是那小子犯浑,笙儿,你勿忧,爹定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不受半点委屈!”

“江湖第一美男给你,三千面首给我”

文 | 叶九意 01. 我站在台上瑟瑟发抖。 台下的四大长老或惊或怒地瞪着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长老终于开了金口:“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大家好,各位长老好,我叫卫萌,是两个月前厨房招进来的一名切菜工……我……我来参选魔教教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不想当教主的切菜工不是好妖女。我本来只想证明,以我的颜值,也可以当妖女,万万没想到……” 万万没想到,第三十八代教主之位争霸赛,我在台上,站...

澳洲日记(20):空调安装费4000元

文 / 墨尔本十刀姐 墨尔本进入了夏季,酷暑难耐,十刀姐家里除了一个古老的吊扇,就没有别的现代化纳凉工具,前段时间在家热得恨不得当天就去买个空调装上。于是,十刀姐开始在网上、微信里各方打听装哪种空调好。 澳洲的空调种类其实和国内差不多:分体式、移动式、中央空调、水冷空调。其中水冷空调十刀姐还是第一次听闻,听说用起来很节能,引起了十刀姐的兴趣,经各反面了解,水冷空调虽然和普通空调的制冷原理不一...

二叔,红白事的大总管

1 二叔叫孙逸才,提起他的名字,如雷贯耳,村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他是我们村红白事(喜事和丧事)的大总管。 我们村叫桃花村。村里家家户户基本上都不识字。但是,二叔却是喝过几年墨水的人,肚子里有“货”,是个文化人,大家都很敬重他。 他长的五大三粗,浓眉大眼,脸上胡子拉碴的,从外表看像《三国演义》里的张飞,让人心生敬畏,不敢接近。其实,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菩萨心肠,帮乡亲们做过许多好...

梨花落尽笙歌散 (古言)

文 | 曾以理 他的生命若被一截两段,前半段因白芙落存在,那么后半段则为萧笙而活。 【开始】 师母死了,师父深陷愧疚之中,医术高超的他救不回自己的妻,一夜之间苍白了发。 师父将师母安葬后,带着师妹和我一起离开了热闹非凡的京城,医馆也自然随我们搬去了钱塘。 一载,师父出诊,医馆里只留下我和师妹二人,晌午时分迎来了一位尊客,缠绵七日的大雪终究不停,门被推开发出吱呀一声,冷风如刀夹杂着雪花窜进来。...

分手后,关于前男友的几件事

朋友发来一张照片,是他在校门口等人,随意拍的一张。照片图景里,散漫着三轮车载的小水果摊,一个坐在车座上正给人称量的烤红薯大爷,还有几个模模糊糊看不清脸,拉手走路的男女。构图中心的大块版面上,乱入了一个背影。 背影里的那个人,顶着一头杂黄色的头发,看起来很久没有修剪,很长,乱糟糟的,像爆炸开的大盘花。上身一件宽松的藕粉色卫衣,套了件白色里衫,又单又薄的帽子从卫衣里挑出来,耷拉在脖颈后面。深蓝偏...

过去的自己啊,请你不要难过啦!

【过去的自己呀,请你不要难过啦!】在线收听_芝麻馅儿_荔枝FM 梅雨季节到来了,这是我独自生活经历的第一个梅雨季,看到消息说从入梅到出梅要一个月的时间。 头两场雨下得真大,从车站到家的十分钟路程,漫长得像是一辈子都走不完。沙子被雨水冲进皮鞋里,一点一点磨着脚。走到家冲个澡,换上干爽的衣服窝在沙发里,我没有咒骂这天气,也没有因为雨水透进鞋子里发脾气。我不知道是因为独自生活使我变得坚强,还是那时...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