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是节还是劫

2018-01-10 07:38:08作者:安狸洛

遇见

《遇见你是节还是劫》by 安狸洛

文|安狸洛

阿水家门前还挂着那两个大红灯笼呢,如果有风路过,那灯笼总是要嬉闹一番,扭动着着身姿转着圈,身下的飘穗也随着身体的摇晃而摆动着。

这对灯笼是阿水的男朋友力华送过来的,说是结婚时挂着可喜庆了,可是如今阿水成了没人要的姑娘了,她的男朋友或者说是未婚夫,从订婚宴上消失了一个多月了,准确来说是消失了一个月零一天十个小时。

-01-

阿水生在一个南方小镇,最近几年旅游区的建立,让这个默默无闻的小镇顿时人声鼎沸。

家家户户都找到了赚钱的商机,开旅店的,导游的,酒店餐馆的,卖纪念品的等等应有尽有,阿水家没有多余的资金,只能把自家的房屋空几间出来做民宿,在旺季做个兼职导游,阿水就在街上摆摊卖点手工纪念品赚点钱。

阿水和力华是在镇上的一个小酒吧里认识的,那天阿水去酒吧找爱喝酒的二叔去大伯家吃饭,被几个醉汉拦住调戏,18岁的阿水站在那里惊慌失措。

在拉扯推搡中,有人扯破了阿水的衣服,那衣服是阿水最近新买的,一直舍不得穿。

顿时泪珠像串了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往外跳,跳到脸上衣服上地上到处都是的。

力华的出现就像电影里的王子一样,三两下打跑了醉汉,扶起了被推在地上的阿水,脱下自己外套披在她身上,外套上有着淡淡的烟草味和肥皂香味。

秋后的暖阳透过酒吧的窗户,霞红的阳光披在力华脸上、身上、手上、然后是脚上。

看着他的侧脸简直帅呆了,可在他转过头后,阿水从他白皙的脸庞上发现一道狰狞的疤痕,疤痕从左眼下方跨过鼻梁延伸到右边额头。

如果没有那道疤痕,他看起来应该特别帅气吧,毕竟五官端正,眉眼俊朗,修长的身材,都让人感觉特别舒服,还有他那从内而外散发出的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让人对他更加有好奇心。

“谢谢......谢谢你。”

“嗯”他似乎从鼻腔里发出的一个音节,然后又回到座位上品尝着他的美酒。

阿水四处张望还是没看到二叔的身影,开始朝酒吧里头走去。

“赶紧回家,一个女孩子跑这里干嘛,我要走了,待会要是又遇见坏人,可没有这么好运气再遇见我了。”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撑着微醺的脑袋,眯着眼睛,睫毛像扇子一样啪啪的拍打着下眼睑。

“我找我二叔回家吃饭,找到了就走,他好像不在这里额。”

前一句似在回答他的话,后一句似乎是自言自语,阿水挣脱开被拉住的胳膊,跑了出去,她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红,已经分不清是阳光的颜色还是皮肤的血色了。

阿水又去镇上林嫂家询问,果不其然二叔在她家,和林叔两人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都快把牛皮吹到九霄云外去了。

和二叔两人回家后,阿妈说来了个住宿的客人,住在303单间,阿水并没有在意这个客人,每天来旅游的客人那么多,谁又记挂得了呢?

-02-

这个客人起先住了两周,经常去酒吧喝得烂醉。后来偶尔去坐坐喝得烂醉,更多的是在房间阳台上眺望着远方发呆,阿水总是看到他晕晕晃晃地上楼,听见开门声关门声。

他又续租了两个月,每天依旧还是做那些事,阿水没事就会去坐在他旁边跟他说话,可是他只是静静听着,或者发出单音节的词“嗯”“哦”,久而久之阿水不再上阳台找他了。

后来他似乎也发现了商机,每天不再总是坐在阳台上发呆了,他会背着画板出去晃悠,遇见小情侣会主动给他们临摹一张附带着当地的特色景点,并且送给他们,这些人会适当给他一些酬劳,无论多少他只是笑着接过。

阿水缠着他,让力华给她画一幅,因为她看到了今天他给那对情侣画的画像加背景可好看了,可是力华却没有理她,任凭她劝说得口干舌燥的,阿水只能蔫蔫地下楼摆起自己小摊了。

力华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收捡东西的阿水笑了笑,连带着那条疤痕也有褶皱了。

两年了,他一直是一个人住着,阿水面对这个天天出入自家门的陌生男人,她总是微微脸红,恰似当年初见时的秋后阳光般晕红。

两年来阿水只有寒暑假时才会回来,平时都在学校住宿,以前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家乡风景如此让人思恋。

安狸洛
安狸洛  作家 文字治愈一切,书写生活中的小细节,为回忆找一个寄宿公众号:安狸洛欢迎来敲门

遇见你是节还是劫

我想看你笑着送我离开

我是个死婴,我杀死了我的爸爸

01 我是个死婴,生于2017年11月22日,死于2017年11月22日。我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妈妈的奶,我就死了。 刚出生的死婴不能投胎。因为他们都是被诅咒的,下咒的正是他们的妈妈。 只有诅咒被解除,他们才能进入转世通道投胎再世为人。否则,将终身沦为孤魂野鬼,游荡在人世之外,幽冥之界。 要解除诅咒,就要找到妈妈,问明自己为何会死。如果原因能接受,就可以选择原谅自己的妈妈。只要妈妈被原谅,诅咒...

我喜欢的男生,明天就要向我表白

我等你的表白,都快等过了青春。 01 有句话这样说:“一个男生在学生时代连追求自己喜欢的女生的勇气都没有,今后还能追求什么?” 虽然很武断,但不能说没道理,诚然,邵然就是这样的人,或者说,八九不离十了。 认识邵然是在高中,隔壁班,一起上周末培优。他个子中等,长相中等,不过,人挺好。我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友好随和的都愿意去结交。 下课我会留下来复习当天笔记,邵然是住读生,走很晚。教室里只剩我...

别因喜欢而耽误了爱情

关于喜欢和爱,一千个人对此有一千个解读。 韩寒在《后会无期》里说:“喜欢是放肆,但爱是克制。”,这是历经无数风花雪夜,阅人无数的作者对两者最动情的概述。有人说:“喜欢是解你的衣扣,爱是解你的风情。”这或许是直白赤裸但颇为真挚的诠释。也有人说:“喜欢是清浅小溪,欣赏你的光芒,爱是深沉大海,包容你的一切。”这又或许是久经情场历经情爱之人最肺腑的心声…… 无论你如何去诠释喜欢和爱...

那个字“输液”的大夫死后

我大概是在梦中。 恍惚之间,置身一片竹林,听见有人在哭泣。 不是梨花带雨,而是歇斯底里。 闻声上前,是位半裸的大哥,正跪在铁匠炉前,嚎啕大哭。 我瞥了一眼他攥着的手锤,十分热心地问道: “兄弟,哭个锤子?” 此人正发泄得尽兴,忽然被吓了一跳,蹭地站起身来。 一米八几的身高,相当标准的人鱼线,布条束发,颇有野模之风。虽然浓密的眼睫毛上有些娘炮地挂着几滴泪珠,我还是要负责任地承认,这哥们帅得有点...

《情动》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半生缘》 夏,白昼总会突如其来。鸽子早已迎着黎明的熹微晨光出巢,白色羽翼扑闪,消失在尚未苏醒的城市上方。天空寥落着几点残星,广袤苍穹在渐亮的天际边铺展。红砖墙面的二层老建筑上挤满茂密爬山虎,满眼翠色蔓伸至阳台,包裹一方天地安然。 岁月静默,沉寂一晚的时光微凉绵长。 她打开窗,依然稍有倦意。喝下一杯温开水,趿拉着棉布拖鞋洗漱,换衣,吃...

我不确定是否爱你

“你爱我吗?” 一次嘿咻之后,苏意如赤身侧躺在石嵩润身边,枕着他的胳膊,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问。 她以为这是一个很容易得到答案的问题,却没有立即听到石嵩润肯定的声音,心里一紧,停下画圈,支起身子,俯看他的脸。看到的却是一张迷惘挣扎的脸,皱着眉头,眼神发散,陷入回忆中。 忽然,一种混合了气愤、懊恼、委屈、憋屈、羞辱的情绪,在胸口酝酿、膨胀,继而冲上头,让苏意如呼吸急促,手脚发软,身子发颤,带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