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吧,你还在想他

2017-11-28 17:38:11作者:鹿小漠童鞋

《承认吧,你还在想他》by 鹿小漠童鞋

今天逛街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我瞄了一眼,是陌生电话,地区显示,云南大理。

我愣了一秒钟就按下了接听,话筒里传来了冰冷的机械语音,是个骚扰电话。我挂掉了电话,就听见旁边目睹全过程的朋友笑着说,这么明显的骚扰电话,你居然也会接。

我笑了笑,边收起手机边解释道,在云南有相识的朋友,以为换了新号码。

朋友继续吃着蛋糕,拍着美景,我摸了摸怀里尚有余温的手机,脸上波澜不惊,心里翻江倒海。

因为那一刻我想到了你,我知道可能不是你,应该也不会是你,可一秒钟的时间我的理智尚来不及做出判断,本能就已经替我选好了答案。

又或者是,哪怕是一个不可能,我也不愿意放过任何关于你联系的可能。

有人说,不应该在太早的年纪遇见很喜欢的人,因为难以忘记。而如今,我二十几岁,却好像真的不太能喜欢上一个人了,至少不会再有一个人,让我在不经意间想起,让我忍不住幻想有一天可以在街头擦肩而过。

在繁华的街头,形单影只的路人比比皆是,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在陌生的城市努力地生存,好好地生活,偶尔看见十指相扣的情侣会生出几抹欣羡,然后下一秒又会不自觉地想起某个已经快记不清长相的脸。

你会在夜深人静听许多歌,会看一些风花雪月的句子,偶有触动心弦的地方你会转载,会复制粘贴,然后发朋友圈,当关心的朋友问起的时候,再笑着解释,只是文艺病犯了。

每次看青春片,看街上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笑闹着的学生,都会格外羡慕,因为他们张扬,敢爱敢恨,并且从不会觉得丢脸。可是我们却不一样,我们长大了,明白了得不到的感情就要放下,明白了感情的事情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得到,明白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一定非要不可。

如今的我们学会了伪装,学会了演戏,学会了在所有人面前扮演云淡风轻的角色,有时候甚至连自己都很明白,已经不爱了,是真的不爱了。

但是偶尔,还会想起他。

“真正离开的那次,关门的声音最轻。”我们学会了用无言代替告别,学会了笑着说再见,我们不再那么潇洒,因为开始懂得并且相信,爱情啊,它真的不是生命里的唯一。除了爱情啊,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做,要赶早班车,要准备会议记录,要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要努力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可是认识了很多好的人,在“不错先生”中间来回挑选,谁都好,谁都可以结成伴侣,你知道这样不是你想要的,你也想很硬气地说一句“我不愿将就”,却发现,你连将就的人都没有。

那个可以将就的人呐,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种想念,或许只是一种习惯,或许已经成为了你情感的一种宣泄,或许只是因为你还没有遇见对的人而暂时只能把自己的感情搁浅在记忆的海岸,但这没什么,谁都会这样。

这世界有太多爱而不得的人,却也同样有太多得偿所愿的人,你不用觉得过了三年五年你依旧还在想那个人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你也不用强迫自己一定要忘记他。

有什么好忘的,又不是得了健忘症,如果偶尔想他会让你感到充实一点,那就索性让自己好过一点,毕竟那个人你已经得不到了,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想念会逐渐淡忘,从经常变成偶尔,从总是变成总不是。

你想他不是因为你还爱他,只是因为这段感情于你而言太珍贵了,珍贵的东西总是会让人念念不忘的,尽管这份珍贵并不怎么完美。

就如同开头时的我,在学会忘记他的那段时光里,我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方法,我把对他的种种想念全部写成文字,整夜整夜。一开始我会强迫自己,到了后来我释然了又会去顺应自己。

因为我知道,如果挂掉电话,我会继续浮想联翩,我会开始设想或许会是他呢?我知道他的冷酷,可是现实总是会比知道更容易让人清醒。

承认吧,你还在想他,看见熟悉的地址会想起他,看见人潮涌动会想起他,难过的时候会想起他,委屈的时候也会想起他,哪怕是一地落叶,一派衰败景色你依旧会想起他,因为这像极了你的爱情,如绚烂的烟花,开了又散,快乐不过一瞬间。

有什么大不了呢,黑夜终究还是会来,度过了白日喧嚣,烟花会再度绽放。

只是等待的时间,或许会有些久,但是别怕,还有无数单身的人,在陪你一起等待。

鹿小漠童鞋
鹿小漠童鞋  作家 火星级颜控,一个自称“小王子”的十八线透明小作者,喜欢一狗两人三餐四季的生活。微博@鹿小漠童鞋,微信公众号:云深时现鹿(Lxm4207)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或简信告知,比心~

他说,老婆不能宠

故人重逢,才是最尴尬的事情

不谈恋爱,你会死吗?

我把回忆撕掉了,却还是放不下你

承认吧,你还在想他

孪生。

一深冬,小雪,一声啼哭,满身血渍,一个新生儿离开母亲温暖的子宫来到了这个世界,她的小手紧握,仿佛唯有此才有力气发出最敞亮的那一声啼哭,看她哭的样子好像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多么不情不愿的一件事。她的母亲没来得及看她一眼就失血过多晕了过去,父亲仍在外地,连女儿的出生都赶不及迎接。 这就是良芡生命的第一个小时,世界用观察室里惨败的灯光和冰冷的机器拉开了她生的序幕。 几天后她的父亲赶了回来,看着亲爱的女...

别再说我骚了,比你的嘴干净多了

很多男人动不动就说女孩骚,如果一起啪过,你还有发言权,没啪过就说,纯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即使啪过,我怎么就骚了?每次不都是你直接分开我的双腿,嘴贴上来就开始吸

彼岸花‖我的酒窝为你而显现

文/孟可可渴 我是彼岸花旁那个傻女人,我始终等不到你。可我,依然会在未来爱你。 2017.11.13 晴 星期一 酒窝,亦称笑窝或笑靥。我是有两个酒窝的女人,但欣赏我酒窝的你还没出现。 传说酒窝的来历是这样的: 相传人死后,过了鬼门关便上了黄泉路,路上盛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路尽头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奈何桥。有个叫孟婆的女人守候在那里,给每个经过的...

有没有像茄子一样粗的男孩子……

有没有像茄子一样粗的男孩子…… @一个性欲强的老板:应该是非常少,那种会让你下面撕裂@养猫猫的我:为什么不回我呢。我可以拍给你看。绝对够你用的@空空仙人:要看

乌托邦02 亲爱的翻译官

1. 偌大的紫禁城中,行人穿梭,马匹横行。 李自成仰天喝了一口清酒,把葫芦递给刘宗敏。二人坐在奉天殿前台阶上,一脸懵逼地一脸不安地看着眼前的熙攘。 李自成盯着前方,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捷轩,战打完,队伍反而不好带了。” “闯王……呃,不!皇上……叫皇上还是陛下?”刘宗敏愣了一下,见李自成不置可否,便接着道,“大哥。我虽然是大老粗,但也听说过,文以治国,武以安邦。打天下咱行,治天下,还得找些读...

那个平平无奇的小伙子,凭什么当上带头大哥?

今天聊啥大家应该都猜到了,四大难卦、困、坎、蹇、屯咱们己经掰扯了仨,这第四位,应该算是一个来自远古的男人吧--我们唤他屯哥。 屯哥来历可不简单,他是乾父坤母头胎生的娃儿,都说头胎最难生养,屯哥的下卦为震,震为动;上卦为坎为水,坎为险,“动乎险中”,有点难产的迹象。 万物之生,必因于水,水中包裹着生命,就像小蝌蚪找妈妈,游来游去找不着,因为初生到这世界,啥经验也没有,所以困难重重,屯蹇难安。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